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章 后会有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夏相宜心想,此次常曦将元武侯府折腾得天番地覆,元武侯府那边也是留足的情面,姜行空提出的要求也不过分,他要再坚持下来,反而叫别人误以为他真怕了常曦。【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也不去看常曦一眼,夏相宜如藏雷电的双眸扫了陈寻一眼,说道:“念在你们曾追随常曦的份上,你们走吧;行空兄是守信义之人,我想他三日之内不会为难你们。”

    神宵宗!

    陈寻心生狂澜,他看紫衫女行事任性妄为,肆无忌惮,还以为她是邪门出身,怎么都没有想到她竟然是神宵宗的弟子?

    看李余目瞪口呆,想来他心里也极是意外。

    真要叫神宵宗的人误以为是他们将胆大妄为的紫衫女拉下水、落草为寇,他与李余没事凑到神宵宗去,多半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陈寻将李余从地上背起来,朝紫衫女抱拳说道:“大当家,咱们这就后会无期了啦!”

    紫衫女还想要陈寻坚持一段时间,待她回宗门后说清原委,就会再回沙海找他们,但见夏相宜眉头微挑,蓦然意识到陈寻当着众人的面,故意喊她“大当家”,实是在夏相宜跟前揭穿她曾在沙海落草为寇的行径。

    紫衫女没想到陈寻逃亡之际,竟然还记恨旧事,不忘反咬她一口,恨得牙痒痒的,转念又想到,陈寻故意揭穿她落草为寇的事情,多半是不想跟她去神宵宗,心里冷笑:你小子以为能逃出老娘的手掌心?

    陈寻相信夏相宜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至少姜行空不会当着夏相宜的面追杀他与李余。

    而就算夏相宜羁押紫衫女离开之后,姜行空他也未必能脱开身来。

    除了要守住落地生根的八荒旗之外,姜行空更重要的,还要先将镇魂降龙桩、玲珑玉车、霹雳雷光翼等一干重宝送回元武侯府外。

    姜行空在此地,除了手下十名黑甲骑将与栖云山的弟子,也抽不出多少人手追杀他们。

    陈寻整了整行囊,又与姜行空说道:“咱们就后会有期了!你有本事,三日后就亲自来杀我们,不要再到处卖可怜。要是三个月内,你都没本事杀我们,也只是证明你没本事而已。”

    说罢这话,陈寻背起李余,纵身就跃下石岭,化作一道流影,直接往涂山东岭方向行去。

    姜行空每根血管都在抽搐,然而跟夏相宜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他也只能等夏相宜走后,再部署围杀之事。

    卫澈在夏相宜面前只能执晚辈之礼,要不是常曦三番数次滋扰赤枫堡,他也不会助姜行空围擒常曦。

    他上前给夏相宜行过礼,侧头看向化身流影往涂山方向疾掠的陈寻,眉头轻蹙。

    赵添贵说这人是他亲手擒获,但他没有什么印象,而此子藏踪匿迹,甚至在赤枫堡甘当苦奴,还真是耐人寻味啊。

    只可惜赤枫堡一战过后,赵添贵迫不及待将与此子一同擒获的苦奴都清理掉了,也无法追查此子的真实身份。

    然而再细想,威力堪比青焰莲爆符的青焰霹雳子,两次在此子手里现形问世,可见青焰霹雳子应是此子之物,卫澈也不清楚,栖云山要不要派出人手,与元武侯府一起,将此子擒获……

    *********************

    “你将我放下吧,我不能拖累你。”李余挣扎着要从陈寻背上落地。

    夏相宜不会为他们这两个无名小卒,真在沙海里守着姜行空三日;而一旦夏相宜押着紫衫女返回神宵宗,姜行空多半会立即部署人手赶过来追杀他们。

    三日之约,都是狗屁,姜行空没有当面击杀他,就是已经是给夏相宜的面子,这也是姜行空要堵住紫衫女的口实,叫紫衫女日后没有借口找他的麻烦。

    事实上,留给他们逃亡的时间实在有限得很,李余不愿拖累陈寻。

    “还没到放弃的时候,”陈寻嘿嘿一笑,说道,“你也甭跟我客气,我要觉得真没能力救你,会拍拍屁股就走。我要现在就将你丢下,日后也不好意思再去见纪真人。说起来,剑诀修炼上,我还有好些地方要找纪真人请教呢。”

    陈寻说得市侩,李余知道他实是古道热肠之人,心头一热,也不再多说什么,打定主意,真要到危急之时,宁可自尽,也绝不拖累陈寻。

    陈寻抬头看着远山之巅的天焰霞光,跟李余说道:“咱们还得接着往里走啊……”

    陈寻知道姜行空灵识透过八荒旗,能追踪千里之外,八荒旗神异之处,无异在他人体内种下万里追踪符。

    八荒旗毕竟跟万里追踪符与追魂印等法器不同,只要有机会混淆掉姜行空的灵识感应,陈寻就不怕姜行空还能将他跟李余从茫茫人海之中分辨出来。

    不然的话,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姜行空,在围追紫衫女的同时,完全可以派人到残寨来杀他,以报肉身受创之仇。

    陈寻心想也真是命苦,他这三年多来东躲西藏,就是怕被青阳子现行藏,没想到青阳子这个麻烦还没有解决,又跟姜行空、跟元武侯府这样的势力结成死仇。

    陈寻以往都以为元武侯身为郡侯之一,势力是要比苏家强,但料想不会强出太多,然而这段时间所见所闻,陈寻才知道他此前是错得太离谱了。

    元武侯府与栖云山等西北域宗门势力勾结甚深,暗中助栖云山侵夺千剑宗的矿脉、灵泉,这已经叫陈寻相当吃惊了,更叫他没有想到的是,元武侯府同神宵宗的关系竟然是如此的密切。

    四千年前,神宵宗、龙门宗等七大宗门,助姜代伐姬氏称帝云洲,而后四千余年,这七宗在云洲拥有极然的地位,甚至能干涉帝位之继承。

    神宵宗不仅是云洲七宗之一,同时也是西北域诸宗之。

    说实话,陈寻与李余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紫衫女常曦竟然是神宵宗的弟子。

    而他们此前也没有想到,身为西北域诸宗之的神宵宗,暗里与元武侯府的关系如此密切。

    要知道,元武侯姜矍虽是帝室族人,但元武侯府的地位,是根本无法跟七宗之一的神宵宗相提并论的。

    也有可能,元武侯只是跟常曦、夏相宜的授业师尊私交甚厚而已。

    不管怎么说,元武侯府藏在水面之下的潜力大得惊人,这也难怪苏家当年力促元武侯府得到夔龙天图。

    陈寻考虑过,是不是要跑到千剑宗寻求庇护,转念想千剑宗仅靠纪烈一人支撑,有些太艰难了。

    紫衫女常曦冒充千剑宗百里静容走入元武城,元武侯府都敢出手,想要用锁魂印将人控制住,想必是压根都不把千剑宗放在眼底。

    他此时背着李余跑去千剑宗,未必就阻止元武侯府跑上千剑宗讨人,还会给千剑宗带去大麻烦。

    眼下之计,他与李余只能先往涂山深处跑。

    横卧涂山绝岭之巅的天焰,对普通人来说,仅仅是天地至纯至阳罡气所化的一道瑰丽霞火,横卧绝岭之巅、不时游动。

    然而对修士来说,这在涂山之巅游动的天焰则是禁狱魔焰,不要说还胎、天元修士了,就算老夔修炼万年的肉身,沾天焰也会焚炼无形。

    天焰能焚毁一切携灵之物,但对不同修为境界的修士,有着不同的感应。

    这是天地至纯至阳灵气之间的感应,与敛息藏踪无关。

    体内修炼的灵气、灵元、元丹越是精纯,无事走进涂山绝岭,越是有可能引来天焰焚身之祸;反而修为境界差的,相对要安全一些。

    陈寻要逃避元武侯府的追杀,还要采药炼丹给李余调养伤势,唯有进入涂山绝岭深处,才能周旋更多的时间……

    **********************

    夏相宜在石岭守了半日,就带常曦返回宗门;卫澈也与姜行空辞行,往赤枫堡赶去。

    在回赤枫堡的半道上,卫澈叫赵添贵截住:

    “卫瓘在沙盗的残寨里,找你过来。”

    卫澈知道他这个族叔,同时又是栖云山同门的师兄弟,足智多谋,即使只有还胎中期巅峰的修为,宗门依旧让他负责赤枫堡的事务。

    卫澈不知道卫瓘现了什么,当下随赵添贵往沙盗残寨疾掠而去。

    残寨叫数十头凶残的沙狼占据,赵添贵拦住卫澈,没让他出剑诛杀这些沙狼,说道:“卫瓘说留着这些沙狼有好处……”

    卫澈释出凶煞剑意,将数沙狼暂时骇走,与赵添贵从聚义堂殿后的甬道钻进石穴。

    卫澈出手剿灭这伙沙盗时,曾进入石穴,还出剑轰塌半片石殿,后又打塌外面的通道封住石穴。

    然而再走进石空,卫澈陡然感觉到跟上次最大的区别,讶然道:

    “好浓郁的灵气,他们又重新挖开地泉了?”

    “没有,你看这些……”卫瓘举火照亮石壁。

    陈寻离开时,考虑过有可能再回来,就没有将所有的聚灵伏元阵都拿走。

    实际上,陈寻过去五六个月,一共炼制了二十多只聚灵伏元阵,须弥戒、小乾坤袋也装不下这么多的聚灵伏元阵,他只能挑了几只他最得意、也是最接近最终聚灵禁制的法阵,装入小乾坤袋带走,然而剩下近二十聚灵伏元阵,都留在这石穴之中。

    “这些法阵竟然都能汇聚灵气!”卫澈看到四面石壁上所形成的灵气漩涡大小不一,也是叹为观止,没想到常曦不仅随身带有一件能吞吸天地灵气的聚灵法阵,就连落脚之地也如此奢侈,竟然硬生生的将一处石穴改造成能汇聚灵空的石穴。

    这难道是神宵宗弟子的派头?

    “不,你再细看这些法阵,是不是都是一样?”卫瓘指着四壁的十九件聚灵伏元阵说道。

    “哦!”卫澈这才注意到这些聚灵法阵大体相似,而细看实际上每一座法阵从阵眼到阵盘都有极为玄妙的变化,十九件法阵,十九种不同的聚灵禁制……

    这一幕叫卫澈目瞠口呆,难以置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