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七章 伏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不想去管紫衫女的死活,但紫衫女却无放过他之意。【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紫衫女在半空气急败坏大叫,顿时就有几道灵识从空中扫来,想必是姜行空等人引起警觉,怕此地真藏有紫衫女的同伙。

    陈寻静伏沙堆之中,一动不动。

    沙海荒漠,沙堆有深有浅,浅者挖开十数米就能看到岩石跟干涸的土壤,深者本来就是数百米深的深谷,吹填沙粒而成。

    陈寻所藏的这处沙堆位于石山之下,不深,但也有一百多米。

    沙堆不比坚实的岩层,但也能削弱灵识感应。

    陈寻本来就擅长藏踪匿形,老夔在沧澜万年都没有被人觉,更是藏踪匿行的老祖宗。陈寻跟老夔一切磋,水平暴增,不然也无法化身苦奴藏在赤枫堡大半年都叫卫瓘等人毫无察觉。

    此时紫衫女气急败坏大叫,自然会叫姜行空等人警觉,但陈寻知道,姜行空要想将紫衫女留下,根本不可能停下来一寸地一寸地的仔细搜查。

    就凭着这仓促之间的灵识扫视,陈寻才怕姜行空能觉他的藏身之处;相反,紫衫女的大呼小叫,更有可能叫姜行空怀疑她是在声东击西,故意扰乱他们的注意力。

    真有同伙埋伏在此,谁会傻乎乎的在敌人面前道破?

    陈寻就想着等紫衫女将姜行空他们引远,他再往反方向逃命去,不然以他这点实力,掺合到紫衫女与姜行空的恶斗中去,纯粹是嫌命长。

    异兽铁蹄有如重逾万钧的重锤,擂动天地,砂石飞腾,狂风大乱,转瞬之间就踏到陈寻的头顶之上。

    力道经沙堆分散,再传到陈寻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然而此时,陈寻脑海闪过一个念头,就像一道闪电将他劈中。

    紫衫女为何不收起青玉车,骑上乌鳞狡逃命?

    乌鳞狡就算没有结丹,就算遍体鳞伤,驱使雷光翼掩曳青玉车踏空而行,也要行比异兽稍快;倘若将青玉车收起来,紫衫女直接踏乌鳞狡而行,不是更省力一些、更快一些?

    陈寻陡然想到他为什么现在都没有看见李余的身影!

    不是被紫衫女抛弃,实际上李余就在车里!

    要不是李余身受重伤,不得不用青玉车载他,紫衫女确是可以逃得更快一些。

    陈寻没想到紫衫女竟然没有将身受重伤的李余抛下不管,心想她总算是有些良心,这么看来,她之前的药毒之论,确定没有说谎。

    陈寻心思也简单:你不弃我,我不弃你。

    陈寻心念闪过,手里动作也是不慢,雷陨剑斩出一道剑芒就将藏身的沙堆劈开。

    驰至沙堆之上的黑甲骑将虽然惊惶沙下真有埋伏,但动作也不稍慢,陈寻刚从沙坑腾身跃出,四杆乌黑长戟就闪电一样刺来。

    陈寻以剑当盾,被四杆长戟打得差点吐血,但唯有硬扛这一记,才能以最快的度将手里六枚青焰霹雳子一起往四面八方掷出。

    能不能帮紫衫女解围,能不能活命,就看这六枚青焰霹雳子能不能威了。

    “霹雳子!”

    想来黑甲骑将吃过青焰霹雳子的亏,看到陈寻将六枚黑铁珠子像闪电一样掷出,都大呼小叫起来,然而众人却无闪躲,手里同时斩出十数道枪芒剑气,一起劈往那些黑铁珠子,想要将这些青焰霹雳子压向陈寻,一心想着反过来将埋伏沙堆之中的小子炸他娘的粉身碎骨。

    紫衫女通过万里追踪符,能清晰感应到陈寻的所在,故而直接从他头顶飞过。

    黑甲骑将紧追不舍,自然也是控驭异兽,直接从石岭跃至陈寻的藏身地,未料陈寻劈沙钻出,就在他们最密集的阵势之中,也恰好将他们密不透风、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玄奥阵势破掉。

    以前的青焰霹雳子是简陋货,只能当铁珠子扔出去后就无法控制,只要不让其近身或者提前用剑芒劈裂,就能限制青焰莲爆的杀伤力,手脚足够快,甚至还可以打回反制。

    黑甲骑将是从紫衫女手里见识过青焰霹雳子的威力,也知道以枪芒剑气打回反制是最佳的应对之策,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陈寻掷出的这六枚青焰霹雳子却是升级后的版板,是纯纯正正可以通过灵识控驭的法器。

    六枚青焰霹雳子在空中划过诡异的曲线,闪过斩来的枪芒剑气之后,就轰然炸开……

    以陈寻为核心,青黑色的莲焰仿佛一张巨大的黑幕,极往四面八方扩散,一瞬之时遮闭天地……

    十数黑甲骑将阵势被破,纯粹只能靠自身实力抵挡青焰莲爆的冲击力,一个个都如流星殒石往后飞坠……

    陈寻如蛆附骨、如影附形,分影云遁齐施,紧追一名黑甲骑将之后,手起剑落,就朝那人脖子割去。

    那名黑甲骑将被青焰莲爆打得神魂暗昧,都没有觉察到有人逼近,级就哗啦从沙堆滚落下去……

    “恶贼找死!”姜行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瞪爆,然而他紧追紫衫女不舍,人在两三千米的半空之中,转身劈出一道灭空剑芒。

    姜行空暴怒之下,灭空剑芒长愈百丈,劈天盖地而来,更透漏凶恶煞杀之剑意。

    陈寻见识过千剑宗四代祖师融入山门石像之中的大逍遥剑意,在那道横卧天地之间的大逍遥剑意之前,姜行空的剑意实在是有些不够看了。

    陈寻浑不受姜行剑意影响,而他此时还胎境初期已臻至圆满境界,毫无费力就化身六道神魂虚影。

    灭空剑芒疾劈三千米外,犹能以一化七,可见姜行空修为是何等的强悍。

    然而陈寻此前就能扛住四分一道灭空剑芒,就算此时姜行空暴怒之下,用出全力,然而陈寻修为也要比数月前精进数分,叫姜行空七分之一道剑芒打了一个跟头,恰好也滚到下一个黑甲骑将落马处,手起剑落,又收割一颗头颅!

    姜行空气血翻涌,暴跳如雷、嗷嗷大叫。

    “人剑如龙姜行空,十三黑甲追敌踪!”

    十三黑甲人人都有还胎境中期巅峰以上的修为,组成八荒骑阵能扛天元境巅峰强者退辟三舍;姜行空手持八荒阵,与十三黑甲部将曾有过打退元丹真人的惊天战迹。

    姜行空也是因此战而名动天下。

    十三黑甲竟然叫眼前这小贼如切瓜剁菜一般杀死两人,姜行空胸臆怒火腾起,气得神魂欲狂。

    陈寻手底下丝毫不慢。

    十三黑甲骑将都有玄甲护身,修为又都极强,青焰莲爆想将他们击毙没有可能,但在这么近的距离炸开,除了陈寻所处六枚青焰霹雳子的核心,能正好抵消掉冲击力之外,其他人都难逃神魂振荡、玄甲破裂的噩梦。

    而最大的噩梦就是陈寻离他们都不到二三百米距离。

    陈寻将分影诀、云遁术施展到极致,百米距离仅需半息时间,差一点就能破音了,而这点时间还远不够黑甲骑将从神魂振荡中恢复过来。

    姜行空想救部属,但紫衫女怎可能容他轻易脱身?一对诱人心魄的魔足,踏出数朵灵元青莲往卫澈击去,更是将灵元狂注镇魂降龙桩中,往姜行空轰砸而去……

    紫衫女修为比姜行空还略胜一筹,她只怕姜行空与十三黑甲骑将所组成的八荒骑阵,此时见陈寻切瓜剁菜,瞬眼间竟然杀死三名黑甲骑将,八荒骑阵摆不出来,紫衫女哪里还会畏惧姜行空半分?

    陈寻想杀第四名黑甲骑将时,这名黑甲骑将已经从神魂振荡中恢复些灵识,拳腿如雷往陈寻轰来。

    陈寻情知屠杀黑甲骑将的时机已逝。

    倘若他被拖在这里,姜行空暴怒之下,只要有一丝可能,哪怕承受紫衫女全力一击,也有可能出手将他击毙。

    时机已逝,陈寻毫无犹豫往右翼疾掠。

    恰好乌鳞狡拖曳青玉车飞来,陈寻跳上车顶,与紫衫女汇合。

    姜行空虎目怒瞪,但十三黑甲转瞬之间就殒落其中,八荒骑阵被破,就算有卫澈相助,也无法将紫衫女留下;要是还紧追不舍,反而有可能将剩下十名黑甲都折损掉。

    姜行空想收手,紫衫女却不如他所愿,祭出聚灵山河阵,吞吸云气,在昏黑的暮色之中,青色灵气从昏沉暮色中分离出来,如有匹练往青玉车缠绕而来。

    紫衫女消耗怠尽的灵元,再一次迅的恢复。

    姜行空那张如拿雕刀精心琢出的英俊脸庞,狰狞扭曲,虎目眼睑欲裂,就是这交战之时还能源源不断吞吸天地灵气的聚灵法阵,叫他们始终无法将紫衫女拿下。

    而在同一区域呢,谁有能力吞吸更多的天地灵气,也就意味着有更强的持久力、更强的战力。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弱肉强食。

    姜行空再不甘心,也只能从怀中掏出落地就生半年之根的八荒旗插下沙地,瞬间化作千丈玄黑冰原,一条黑色蛟龙,仿佛幽灵一般从八荒旗中脱形而去,瞬息滋长百丈,啸天龙吟,响彻天地,天地间的云气在瞬时被龙吟撕得粉飞,狂风挟裹黄沙,形成更为巨大的沙龙,往青玉车卷来。

    这一瞬时,陈寻神魂一昏,差点被这一声龙吟震落青玉车下,紫衫女连续踢出十数朵灵元青莲,才将沙龙震碎,散入暮色之中,然而黑色蛟龙却夷然无损,头颅狰狞的横空杀来……

    聚灵山河阵汲足灵气,紫衫女催动灵元,亦从四柱降龙桩幻化四头青蛟,往黑色蛟龙缠杀而去。

    而乌鳞狡趁着这片刻时间,则将青玉车以及站在车顶的紫衫女、陈寻拖出两三千丈之外。

    “你那破球,再给我几枚!”紫衫女朝陈寻伸手讨要青焰霹雳子。

    见紫衫女说这话时,竟然舔了一下嫣红娇唇,眼眸里露出凶焰,陈寻打了一个寒颤,心想紫衫女过去这些天,大概是给姜行空率部追狠了,这会儿极欲杀人泄愤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