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六章 星铁魔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紫衫女与李余,还有那头乌鳞狡走后,陈寻清静下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而紫衫女专程去找姜行空的麻烦,陈寻也不用担心姜行空还闲工夫找到这里来,在外面设了几个隐秘禁制,就专心藏在石穴里炼制青焰霹雳子。

    短短大半年的时间,陈寻的炼器水平可以说是突飞增涨。

    以前两三个月才能炼制一枚的青焰霹雳子,他此时三五天就能炼制一枚,甚至在青焰霹雳子上多加两层阵法禁制。

    表面禁制,叫青焰霹雳子看上去像是普通的火雨法珠,汲足灵气能施展三道覆盖三四丈方圆的普通火雨术,威力甚至都不及烈炎冲击术,但内核同样是可以储存九枚青焰莲火的空腔,而隔开空腔的铁片则镂刻熔断禁制,仅需透入一点灵识,就能将隔片熔断,激活青焰莲爆……

    陈寻炼制了六枚青焰霹雳子,都不见紫衫女与李余回来,而残寨外百许里都不见异常,他则将那具从虚元秘殿带出的星铁魔躯掏出来。

    星铁魔躯并不仅外表损毁严重,傀儡战魂的殒灭,才最为要命。

    陈寻神魂修炼,远没有常真那么强,没有傀儡战魂的辅助,以他的灵识根本就驱动不了这具残缺不全的傀儡魔躯为他作战。

    不过,再复杂的法器、法阵或者傀儡战兵,都是由不同的禁制阵法组成,而傀儡魔躯所涉及到的禁制法诀,都涵盖在玄衍诀之中。

    而当初老夔劝服常真同时将玄衍诀授给陈寻,也是将修复这些守殿战兵的希望寄托在陈寻的身上。

    陈寻想要修复损毁最严重的星铁魔躯,非要将玄衍诀彻底悟透不可,但陈寻从虚元秘殿带出来的这具傀儡魔躯,可以说是最完好的一樽。

    陈寻以前对玄衍诀的参悟远远不够,而他这段时间来,对禁制炼器之道的理解,实际上都不止上升了一个台阶。

    陈寻花了三天时间,将这樽傀儡魔躯好好的研究了一遍,发现其表面所穿的衣甲、玄兵损毁严重,但内部的禁制构造大体保存完好,没有遭到严重的破坏。

    最为重要的,这樽傀儡魔躯自身带有的修复禁制,没有一点损毁。

    这个发现也叫陈寻暗自心惊,一樽能自我修复、用星辰秘铁炼制的傀儡战兵,再配上常真这种级数的傀儡战魂,是个什么概念?

    只怕比常真肉身未毁之前,实力还要强大许多吧?

    陈寻急于修复一樽星铁魔躯,也是有原因的。

    老夔肉身损毁之后,残魂只能寄依在虚元秘殿之上苟延残喘,甚至就连天元境后期的玉瑶子反击,都能叫他深受重创,最终不得不寄望陈寻借虚元珠将虚元秘殿从玉柱峰下移出。

    陈寻要是能修复一樽星铁魔躯,叫老夔的残魂能寄附其上,老夔不仅能将星铁魔躯的威力真正的发挥出来,同时老夔也能脱离虚元秘殿活动。

    如此一来,至少在百年之内,陈寻他们守护虚元秘殿的实力将得到极大的增强,甚至有元丹境强者过来找事,也不足为惧。

    陈寻此时的修为,还不足以驱动这樽魔躯,但他此时开始参悟玄衍诀的第二层法诀,重新激活魔躯体内的修复禁制则不是什么问题。

    差不多将大半灵力注入禁制之中,就见星铁魔躯周身电光流转。

    接下来,陈寻只要将源源不断的往修复禁制里注入灵力,那周身流转的电光就自动熔炼九幽铁,将其导流到魔躯残缺之处……

    看到这一幕,陈寻暗暗兴奋,真要能将这樽星铁魔躯修复,实不冤他这三年多来吃那么多的辛苦。

    不过星铁魔躯完全具形后,有三丈多高,一杆完好的星杆长枪怕有四丈多长,哪怕用九幽铁修复这杆长枪也是天数。

    出售夔龙天图,陈寻前后总计获得四十万斤赤乌金、四万斤九幽铁,这虽然远远抵不上那副夔龙天图的真正价值,但放在云洲也是骇然听闻的数字。

    陈寻在石穴外设下禁制,紫衫女与李余迟迟未归,他陆续将四万斤九幽铁耗完,星铁魔躯才修复残躯部分,衣甲还没能补全。

    星铁魔躯完全具体之后,半截星铁长枪就像一根乌黑的短铁棍,浮现密密麻麻有如星图一样的玄符秘纹,只是长枪禁制没有补全,无法发挥

    然而除九幽铁之外,陈寻将赤乌金熔炼后滴到星铁魔躯之上,则全无反应。

    看来星铁魔躯极为挑剔,在云洲珍异无比的九幽铁,已经是其认可的最低级修复材料了。

    只是这樽星铁魔躯的攻击禁制,都在星铁长枪之上。星铁长枪没能修复好,根本就无法将这樽星铁魔躯的威力真正的发挥出来。

    就算如此,星铁魔躯完全具形之后,重愈二三十万斤,驱动举手投足就有山岳倾压之势,实不比还胎境后期甚至天元境初期的蛮武稍弱,现在就差一个能将星铁魔躯驱动的傀儡战魂。

    ************************

    李余不回千剑宗,就有求死之志,陈寻不会过度牵挂他的安危。

    而紫衫女嘛,陈寻宁可她死在姜行空手下,他正好得到解脱。

    陈寻等了一个多月都不见紫衫女与李余返回,就走出残寨,转身往涂山东岭方向,往茫茫沙海的深处走去。

    沙海荒漠深处,光秃秃皆是狂风砂石,常常走上数百里都看不到一点水迹,偶尔落一场小雨,不多的雨水也是眨眼间叫沙海吸尽,但也生存一些生命力极为强悍的荒兽。

    陈寻没去赤枫堡看热闹,进入沙海深处,就是要取这些沙海荒兽的魂魄,炼制傀儡战魂。

    陈寻此时才开始修炼融魂秘术,只能找铁鳞蜴、沙蛇这类低级荒兽融炼魂魄。

    前后吃了一个月的辛苦,陈寻炼制出一个初级傀儡战魂,将其禁锢到星铁魔躯之中。

    陈寻将星铁魔躯具形到与他差不多高的程度,然而初级傀儡战魂置入其中,就像挡车的螳螂一样脆弱,陈寻灵识控制星铁魔躯往前“吱呀”走出两步,傀儡战魂就崩溃化作碎芒散溢……

    陈寻想到那面九相灵旗。

    很多法器、道法玄诀都是老夔到云洲之后,陆续收进虚元秘殿的,故而也都稀疏平常得很。

    唯有九相灵旗、星铁魔躯等物,是自虚元秘殿坠入云洲之前就存在的法器,虽然数量极微,却都是真正强大的天道至宝,不过绝大多数都严重损毁。

    陈寻心想,他此时要是有九相灵旗相助,融炼妖兽魂魄,再融入他自身的神魂命元,说不定就能够炼制出高级货来。

    不过世事没有后悔药可吃,要不是九相灵旗转移沧澜学宫等势力的注意力,指不定湖泽荒原早已经叫人挖了一个遍。

    失败乃成功之母,初级傀儡战魂仅能支撑星铁魔躯走出两步,这恰恰证明星铁魔躯的强大。

    陈寻盘膝坐在石岭之巅,看着石坳子里一动不动的星铁魔躯,心想以后叫虚元魔兵这个名字,或许听着更威风一些,以后没事做,就炼制一千樽虚元魔兵杀到沧澜城下,到时候不知道苏孚琛、苏竣元这些人脸色会变得多难看……

    想到这里,陈寻嘴角挂起邪恶的微笑,就觉这个理想真是激励人心,振衣而起,想要到沙海深处继续寻找能融炼傀儡战魂的沙兽。

    隐约有霹雳轰天一些的响声传来,抬头远望,就见极远天际有数道流光快如闪电往他这边掠来。

    陈寻将虚元魔兵收入须弥戒,取出雷陨剑、青焰霹雳子就藏身石后,转眼前就见紫衫女的座骑乌鳞狡拖曳那辆霞光流溢的青玉车破空掠来……

    陈寻始终没能看透那头乌鳞狡体内有没有结丹,但当初与姜行空等人接战时,乌鳞狡敢朝姜行空手下的十三黑甲骑将横冲直撞,其战力不在寻常天元境武修之下。

    而此时乌鳞狡遍体鳞伤,鲜血淋漓而下,仿佛喷落的岩浆,瞬息时变化赤红烈焰燃尽消散;乌鳞狡的后背展出一对长达十数米的巨翅,巨翅之上雷光流溢,雷风鼓动,竟然是一对翅形飞行法器,拖着青玉车如电疾行。

    陈寻就知道紫衫女的囊中藏有很多好东西,不管是不是从元武侯府抢过来的,这对翅形飞行法器实在是叫陈寻羡慕,要是能搞一对给阿青戴上,实在是威风。

    紫衫女衩落衣残,鸦色秀发迎风狂乱,遮住她似玉花颜,而紫色罗裙截掉半截,露出晶莹剔透的雪白小腿,她赤足站在青玉车顶,祭出镇魂降龙桩频频往青玉车后狂轰烂打。

    姜行空、卫澈在其后紧追不舍,各祭法器灵剑抵挡紫衫女的狂轰烂打,频频暴出烈焰强光,将昏晦的天际耀得有如雷霆贯顶。

    看不到李余的身形,而除了姜行空、卫澈、紫衫女三人在空中缠斗之外,还有十数人骑驭异兽贴身而行。

    那种异兽高愈两丈有余,浑身裹覆乌黑的铁鳞,凶眼露出赤焰光芒,在昏晦的暮色仿佛从地平线浮起来的幽暗鬼火,铁蹄踩沙踏石而行,火星四溅,行速竟不比姜行空、卫澈、紫衫女三人御空飞行慢不了多少。

    看这情形,姜行空、卫澈是想将紫衫女缠住,然而等众人合围上来,合力将紫衫女擒住。

    还胎境修士虽然也能御气踏空而行,但速度有限,还不如骑兽贴地狂奔。

    紫衫女往这边逃,必然是通过万里追踪符知道他准确的方位,是想跟他汇合,摆脱姜行空等人的追围,而姜行空、卫澈等人不可能知道他在此地……

    陈寻才不去管紫衫女的死活,当下就整个人就钻进石山下的沙堆里。

    眨眼过后,陈寻就听到紫衫女人在半空中气急败坏的大叫:“你个混蛋,还不出来帮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