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四章 庚金百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过了两日,紫衫女将须弥戒还给陈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现他藏在须弥戒里数十锭赤乌金、九幽铁以及《分影诀》等秘本帛书,一件未少,甚至连那具星铁魔躯都还像一堆废铜烂铁似的躺在储物空间里。

    陈寻此时都没有能力修复这具星铁魔躯,紫衫女还是拙计无策。

    那数十锭赤乌金、九幽铁价值连城,除了炼制法器之外,还可以作为硬通货拿到大城市场交换修炼资源,但紫衫女看什么心喜之物,喜欢强抢豪夺,这些赤乌金、九幽铁对她来说也就成了身外之物了。

    至于《分影诀》等玄诀秘术,自然更入不了紫衫女的眼。

    不过,紫衫女将须弥戒还给陈寻,是有条件的,就是要陈寻炼制一件真正能辅助她修炼的聚灵法阵。

    紫衫女临了还丢给他一本厚厚的帛书,上书《庚金百法》四字。

    陈寻起初不知紫衫女何意,但翻开来,心生狂喜,《庚金百法》所录都是金石类法器、法阵炼制之法,可以说是一本炼器师的金石百科全书。

    虽然此书并不涉及到地阶以上的法器炼制之法,也远不及玄衍诀繁杂深奥,但陈寻心里清楚,这本书对提高炼器水平,对他参悟玄衍诀将有何等重要的意义。

    陈寻第一次觉得紫衫女还不算太坏。

    沧澜虽然对外出售修炼法诀、丹方,唯有将炼器之法列为不传之秘,禁止私授部族及其他宗派势力。

    而在沧澜,哪怕是一张九阳丹的丹方,就要十数万符钱。

    任何一件符器的炼制之器,其价值绝对不会在九阳丹的丹方之下。

    陈寻粗粗翻看,《庚金百法》共录得六十七种符器、二十六种入阶法器、七种法阵的炼制之法。

    他心里琢磨着,这段时间来,他对玄衍诀的所悟甚深,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有足够的金石材料,这二十六种入阶法器、七种法阵,他差不多都炼制出来;而将这二十六种入阶法器、七种法阵炼制出来,他对玄衍诀的掌握,也将进入一个前往未有的水平。

    陈寻虽说早就掌握玄衍诀第一层法诀,但掌握跟悟透是两个概念,至少玄衍诀第一层法诀,还有太多的妙处他都没有完全吃透。

    要将这些妙处都掌握、吃透,陈寻即使暂时还无法炼制地阶法器,在炼器师里也堪称宗师级的人物。

    然而翻开《庚金百法》的最后一页,看到有元武侯府的藏书印戳,陈寻也是哭笑不得。

    想想也是,从四柱山河阵与镇魂降龙桩一脉相承,就能看出沧澜学宫设于缚龙山巅的六十四根盘龙铜柱及护法大阵,实际应该就出自元武侯府。

    元武侯府实是西北域第一炼器世族,《庚金百法》若不是从元武侯府偷得,陈寻也想象不出,炼器水平如此之差的紫衫女,会随身携带炼器类的秘籍;实不知道除了镇魂降龙桩,紫衫女还从元武侯府偷出多少好东西。

    陈寻同时也好奇紫衫女跟元武侯府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寻现在连紫衫女的姓名、宗门都不知道,自然不会相信紫衫女的那番说辞,倘若紫衫女仅仅是一时意气,偷走镇魂降龙桩,元武侯府因为畏惧紫衫女背后的师门,不敢下辣手围杀,只能将东西夺回,息事宁人,这事还情有可缘。

    要是紫衫女将元武侯府席卷一空,将元武侯府搅得天翻地覆,元武侯府还温温吞吞的,跟没事人似的,那就诡异了。

    元武侯府是熹武帝朝世封的郡侯,当代元武侯是上一代熹武帝的四世孙,是姜氏族人,跟帝室的血脉还没有分离太远。

    只要占住道理,元武侯府哪怕是将龙门宗的嫡传弟子、将陶景宏的嫡亲孙女给杀了,陶景宏还能仗剑将元武侯府掀翻了?

    紫衫女见宝物就抢的性子,陈寻怀疑她从师门偷跑出来,可能随身任何法器都没有带,他往石殿外瞅了瞅,怀疑那辆青玉车都是从元武侯府抢过来的。

    陈寻怀疑那头看不出有没有结丹的乌鳞狡,命运可能跟他与李余一样,都是被迫给紫衫女卖命。

    换作旁人,绝不敢轻易私学元武侯府偷出的玄法秘术,一旦叫元武侯府察觉,绝没有好果子吃,轻者抹去魂识,重者当场击毙,但陈寻是虱子多了不怕咬。

    他要是连庚金百法都不敢翻看,岂不是叫紫衫女瞧扁了?

    而他要将四柱降龙桩融入聚灵禁制之中,实非易事,亟需要有《庚金百法》这么一本金石炼器类的百科全书,印证他此前对玄衍诀的种种参悟以及在禁制阵法上的一些构想。

    紫衫女要求他炼制一座能真正辅助她修炼聚灵法阵,实非易事。

    紫衫女少说有天元境中期的修为,她吞吐灵气用于修炼的能力,可能说比他与李余要强上十几二十倍。

    也就是说,要是此时石穴里的灵气浓度刚好够他与李余修炼,那此时的灵气需要强上十数二十倍,才能不拖慢紫衫女的修炼度。

    紫衫女若不回宗门,整日在外云游浪荡,唯有将四柱降龙桩作为聚灵铜印,融入聚灵禁制之中,才有可能在荒山野岭汇聚充裕的灵气供她修炼。

    而倘若将这么一座聚灵法阵布置在石穴之中,维持充足灵气供给,那根从元武侯府盗出的镇魂降龙桩在紫衫女手里,威力少说还能再增强四五成。

    到时就算姜行空再携八荒旗来战,紫衫女都未必要再避其锋芒。

    陈寻所新构想的聚灵法阵,尺寸与四柱山河阵一致,阵盘直径达四尺,就算都用赤精铜铸制,总重亦高达三万斤。

    陈寻仿照九兽炼阳炉以及庚金百法里所录的秘法,先炼制一种能将天地灵气转为玄阳之火的炼炉,在李余的帮助下,前前后后又耗用两个月的时间,才耗用四万斤赤精铜,将法阵坯座铸成。

    当然,这段时间,陈寻更主要的还是参照《庚金百法》,继续完善聚灵禁制。

    唯有完整的玄符阵法,才能称得上一道禁制。

    禁制镌刻单件的器物之上,则是法器。

    法器依照玄符阵法的繁杂程度以及所能演化术法神通的威力强力,分入阶(或人阶)、地阶、天阶、道阶数种。

    禁制同时可以镌刻在不同构件上,组合在一起同样可以演化术法、神通,即为法阵。

    故而法器、法阵并无本质上的不同。

    青木道初创聚灵法阵,可以说相当粗陋,到陈寻手里才算完善起来,能真正称得上是聚灵禁制。

    陈寻待灵脉上的伤势也好了七七八八,找到紫衫女告诉她,熔铸法阵坯座容易,但要将聚灵禁制镌刻在结构本身就异常复杂的法阵铜盘之上,中间灵气运转不能有一刻稍停,就远远过他的能力范畴。

    “你要借我的灵元洗炼灵脉可以,但倘若这聚灵阵盘炼制不成,你仔细我将你的皮都扒下来。”紫衫女恶狠狠的说道,但她也知道想要将四柱降龙桩融入聚灵制禁之中,必然要比普通的聚灵伏元阵复杂百倍,也只能她亲自出手助陈寻炼制法阵。

    ************************

    紫衫女端坐陈寻身前,将体内精纯无比的灵元化作灵气喷吐而出,仿佛一尾白色雾龙往陈寻身上缠来。

    而此时,陈寻犹感紫衫女的修为深不可测,其修炼的灵元之精纯,远非他体内玄冰火湖所化的灵力能比,甚至堪比当年他与阿青分食那枚鸠鹏蛋所蕴的生命精元。

    陈寻不失时机的将紫衫女灵元经灵脉导入灵海,仿佛润物无声的春雨悄然潜入,叫融入灵脉之后静寂无不存在似的的神魂命元,也萌生盎然生机,蠢蠢欲动起来。

    陈寻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异象,但也知道他若再能将紫衫女渡入他体内的灵元,融入神魂命元,必能轻而易举的突破还胎境初期。

    不过,陈寻可不敢在紫衫女的眼鼻子底下,融炼她渡来的灵元,聚精会神于赤精铜盘之上,将紫衫女渡给他的灵元转为玄阳真火镌刻聚灵禁制,生怕有一丝的错漏。

    十日之后,陈寻终于将聚灵禁制镌成,心神消耗过巨的他,瘫坐在地,只能看着紫衫女将四柱降龙桩嵌入阵盘之中。

    紫衫女注入一点灵识,嵌入聚灵阵盘之中的四柱降龙桩即啸出龙吟之声,石穴不过数十丈深丈,但搅动风起云涌,动静之大丝毫不在那根正牌的镇魂降龙桩之下。

    灵气漩吸而来,渐成天青色的云气,陈寻心里也满是激动。

    虽然最为复杂的四柱降龙桩还不是他此时有能力炼制,但这融合他与青木道人两人之力的聚灵禁制,其价值实不在普通的地阶法器之下,实足以叫他自傲了。

    这聚灵法阵还可以与此前的四柱山河阵嵌合,这意味着此前只能布置在灵穴、灵脉之上的四柱山河阵,此时哪怕是放在荒效野岭,也能挥四五成的威力,可以说是全新的聚灵山河阵。

    陈寻心想,他此时再与姜行空这一级数的天元境强者相遇,只要对方没有八荒旗那样的逆天法器,他凭借聚灵山河阵,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这是我的……”紫衫女一句话,直接打碎掉陈寻的幻想。

    陈寻心里再一次将紫衫女的祖宗十八代跟师门十八代祖师都问候过一遍,笑眯眯的说道:“只要大当家喜欢,尽管拿去好了。”

    陈寻心想拿聚灵山河阵换《庚金百法》,也不算太亏,当下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我对你也挺喜欢的。”紫衫女瞅着陈寻上下打量。

    陈寻像被扒光似的,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不过就凭紫衫女自身灵元就能供他十日炼器消耗,陈寻也知道没有一两件天阶至宝在手,实在不是紫衫女的对手,只能笑眯眯的说道:“我对大当家还能有点用处,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