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三章 身世之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黄金盟兴业联合兄弟的慷慨捧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羡慕兄弟们休假,更俗这两三天也会缓一缓,构思一下情节,更新较少,还请兄弟们谅解……)

    从八荒旗落地生根瞬息造就千丈冰原的异象来看,其威力还在紫衫女从元武侯府偷得那樽降龙桩之上,陈寻估计在没有将八荒旗收入囊中前,姜行空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姜行空不来,陈寻倒也不怕他手下那些黑甲骑将在紫衫少女面前,能玩出什么妖蛾子来,故而也就安心的留在残寨石穴之中疗伤,揣摩汲灵法阵的炼制之法。

    这两三年来,陈寻难找到灵气充裕之地修炼,九气炼阳诀、雷音剑诀、青焰莲诀的修炼进展缓慢,但他无时不在参悟、研究玄衍诀。

    有关汲灵法阵,青木道人曾经就提出过很多的设想。

    只是当时青木道人限于真阳境修为,一没有能力,二没有资源,这些设想都没有去尝试,但给陈寻的启却是极大。

    这两三年来,陈寻的法器、法阵炼制水平,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紫衫女原本没指望陈寻真有什么炼制法阵的本事,但看到陈寻三五天就炼制一件新的聚灵伏元阵,她没有说什么,消失了一天,回来丢给陈寻一只储物袋。

    陈寻倒出来见竟是满满一袋的赤精铜,足有三四十万斤之巨,也不知道沙海附近哪家倒霉透顶,叫紫衫女看上洗劫了一遍。

    李余忧心忡忡。

    他原先以为紫衫女是哪个大宗门的弟子,在沙海落草为寇不过是想游戏风尘,但看紫衫女这趟出去,带回来三四十万斤赤精铜,身上仅有不小的伤势,才知道他此前还是将紫衫女看浅了。

    紫衫女的修为深不可测,消失一夜之后负伤而归,可见这三四十万斤赤精铜定是她强闯哪家门派的山门强抢回来的。

    而李余看紫衫女囊的那根降龙桩,越看越像是山河镇魂阵的九根镇魂降龙桩之一。

    元武侯府以出产法阵出名,像四柱山河阵的盘龙铜柱,都叫降龙桩,但这些降龙桩实际都是那九根镇魂降龙桩的仿制器,威力落差极巨。

    真正的镇魂降龙桩,每一根都是顶级的地阶法器,柱桩及盘柱神龙周身密密麻麻所镂刻的玄符秘篆玄奥莫测,而九根镇魂降龙桩组成的山河镇魂阵,更能幻化蛟龙法相,是姜氏称帝云洲、分封诸侯、赐给元武侯府的镇岳至宝。

    而九根镇魂降龙桩被人抢走一件,元武侯府竟然没有大动干戈,仅仅是派出姜行空率部追回,这叫李余深感疑惑,难道元武侯府真正就是忌惮紫衫女身后的师门?

    紫衫女就算出身强大宗门,这个宗门也绝对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看她任性而为的性子,她的师门难道是七大邪宗之一?

    李余不知道陈寻有没有看出些什么,但见陈寻全身心的炼制新的法阵,心里想,陈寻本是沙盗出身,或许是真想唆使紫衫女在沙海落草。

    因此,李余心里更是忧虑。

    虽然紫紫衫女嫌弃聚灵伏元阵粗陋,而看到陈寻三五天就能炼制出一件新的聚灵伏元阵来,李余也是瞠目结舌。

    聚灵伏元阵汇聚灵气的能力,远不能跟宗门护山法阵相比,甚至都不能算得上入阶法器,紫衫女嫌弃其粗陋,也是有道理的。

    然而,除了山河镇魂阵等极少数的护山法阵,可以缩小装入储物法器之外,通常可见的宗门护山法阵都极端复杂,亦极其庞大,一定据山川地脉之势布下,就很多随意移动。

    仅五寸见方的降灵伏元阵,不用储物法器,甚至能装入行囊随身带走,这对还胎境修士出门在外,辅助修炼就太有用了。

    虽然千剑宗百年大乱时,李余也是刚进师门,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李余实在想不透,乌寻不过是一介落草沙盗,怎么可能在法器炼制上有这么高深的造诣?

    陈寻说是幼时意外得到一本秘籍,才有这一身的修为,但李余不会相信。

    世间有机缘的人多了,或许偶得玄功秘诀、又有神丹服用,顺利冲开玄窍,晋入还胎的都不在少数,但说到法器、法阵之炼制,绝非闭门造车就能有如此之高造诣的。

    李余怀疑陈寻很可能跟紫衫女一样,也是私出宗门的弟子,因种种原因才在这里落草为寇。

    不过,李余指望陈寻帮他瞒住千剑宗的事情,也知道谁都有不堪回的过往,自然也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去追问陈寻的真实身份。

    当日在赤枫堡,陈寻能仗义援手,之后又不辞艰辛将东泽送回千剑宗,此时又千方百计的将女魔头留下来,庇护他们疗伤,这就足够了。

    而李余此时也确信,那几枚看似粗陋的青焰霹雳子也应是陈寻炼制,他们当初逃离赤枫堡时,就见过这种黑漆铁球有多强的威力。

    而眼光甚高的紫衫女都迫不及待的将这两枚青焰霹雳子据为己有,也足以证明陈寻炼制法器、法阵的水平之高,实非寻常的炼器师能及。

    三个月时间过去,姜行空那边全无反应,陈寻都在用紫衫女打劫回的赤精铜炼制聚灵伏元阵,不过陈寻此时炼制的聚灵伏元阵,相比较当初已经有极大改变。

    他此时不断烧制不同的玄符铜印充当聚灵部件,以改善汲灵聚灵的能力,而玄符铜印选择不同,与此契合的聚灵阵盘自然要不断的修改。

    反正赤精铜得来不用珍惜,陈寻就通过不断改进聚灵伏元阵,对汲灵法阵进行最彻底的剖析、研究。

    虽然大量的赤精铜炼废掉,但三个多月的时间,还是叫陈寻炼制出十余件规制不一的小型聚灵法阵来。

    而在炼制法阵过程当中,陈寻不断的导灵气入体、消耗灵力,将近崩溃的灵脉也渐渐痊愈。

    这段时间来,陈寻与李余坐在石殿内,乌鳞狡在石穴里打盹,仿佛一匹老马,似乎都没有清醒的时间,而紫衫女绝大多数时间都藏在青玉车中不露面,大家也都相安无数。

    一日,陈寻尝试将锁魂印甘入聚灵法阵之中,然而他刚将一枚锁魂印炼成,紫衫女就青玉车里飘身而去,一把将锁魂印夺过去,面露寒霜的盯住陈寻:“你怎么会炼制锁魂印?”

    紫衫女透漏而出的煞焰杀气,如利刃直刺陈寻的脏腑,与当日姜行空施展暗无天日一般,陈寻灵脉、玄冰火湖一起被这无可匹敌的雄浑杀气锁住。

    陈寻心生惊骇,他犹不怀疑他的回答倘若不能叫紫衫女满意,紫衫女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击毙掌下。

    锁魂印的炼制之法,虽是老夔所授,但实是玄衍诀炼制傀儡战兵衍生出来的一门神通。

    若不是将人兽神魂禁锢其中驱动傀儡战兵,而仅仅是靠炼制者分出一道或数道灵识控驭,那还不如多控驭一件法器与敌搏杀更便捷、威力更大。

    强大的傀儡战兵,需先炼制强大的傀儡战魂,到时候仅需透过灵识出指令,就能使傀儡战兵独立与敌搏杀,这才是傀儡战兵的强悍之处。

    若不是常真等人,自愿将肉身损毁后的神魂作为傀儡战魂,永世禁锢在星辰秘铁炼制的魔躯之中,那虚元秘殿那几十具傀儡战兵,如何能有资格随真君征战诸多天域?

    而说到炼制傀儡战魂,拘魂、锁魂、融魂等术法则都是必学的神通。

    而说到拘锁神魂术法,苏氏有搜魂之术、传说中的大衍门也是以炼制傀儡战兵名闻于名,当初老夔送给苏棠的御灵符,以及云洲一些驭兽宗门,都有传承。

    陈寻没有想他仅仅炼制一枚锁魂印,竟叫紫衫女有这么大的反应?

    难道紫衫女吃过锁魂印的亏?

    紫衫女对元武侯府虽然极为不满,以致极尽戏弄,但也不像是恨之入骨的样子,倒不知道谁得罪这个女魔头,竟叫她将怒气撒到他头上来。

    陈寻真怕自己死得不明不白,当即将深藏不露的须弥戒吐出,将一具星辰秘铁炼制的傀儡魔躯释出,这也是他从虚元秘殿带出来的唯一守殿战兵。

    傀儡魔躯虽然残缺不全,像一堆废铜烂铁瘫在地上,但星辰秘铁在光线幽暗的石穴里,浮现像星辰秘图一样的玄异纹泽,叫人看过就知道绝非凡物。

    陈寻坐在地上,平静的说道:“我一生所愿,就是修复这具傀儡战兵,故而削尖脑袋钻研法器、法阵炼制之法,要不是遇到大当家,我过段时间就会去找大衍门……”

    “传言沧澜有个家伙,极其奸滑,在玉柱峰下得到好几件天阶至宝,但在拿出一副夔龙天图,将沧澜搅得风起云涌之后,就消失无踪,”紫衫女敛住杀气,眼眸犹不放松的盯着陈寻,问道,“这人就是你喽?”

    “大当家明察秋毫。”陈寻知道他身具玄冰火湖异相、六根灵脉都瞒不过紫衫的眼睛,而他这段时间又展示在炼制法器、法阵上的天赋,还将四柱山河阵、黑蛟灵旗等物都拿出来,往后在紫衫女与李余两人面前,掩不掩身份,都没有太大的必要。

    只要紫衫女与李余真有心打探他的身份,就不难看出蛛丝马迹出来。

    李余生性介直,陈寻倒不用担心他会出卖自己;而紫衫女敢抢元武侯府的东西,多半也不会向元武侯府或苏家出卖他,反而要担心她以后会不知节制的从他那里压榨好处。

    紫衫女绽颜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不吓唬吓唬你,你不会将老底揭出来,听说你将夔龙天图售给元武侯府,得到好些好东西,是不是都在这枚戒指里?”一把将须弥戒从陈寻手里抢过去,又将地上那具星铁魔躯装入囊中,毫无客气的说道,“这些都是我的……”

    紫衫女虽然恢复之前没心没肺的女寇模样,但陈寻能确信,锁魂印是叫她受过刺激,不由的好奇起她的身世来:

    谁会对她使用锁魂印?或者说谁敢对她使用锁魂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