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二章 汲灵法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着紫衫女关门闭户躲入青玉车中,陈寻无奈的将聚灵伏元阵捡起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李余走过来,踞地而坐,伸手在地上写出一行字:“此女什么来头,怎么会有元武侯府的降龙桩?”

    陈寻抬头看了一眼吞吸灵气的盘龙铜柱,心想这法器竟然还有这么响亮的名字,在地上写了四字:“或偷或抢……”

    李余瞠目结舌,他活了一百多岁,还没有见过能进元武侯府偷东西或抢东西的人。

    而紫衫女抢了降龙桩,都已经叫元武侯府的人盯上了,不想着赶紧跑路,竟然还想在此落草为寇,脑子里到底搭错了哪弦,李余也实在是想不透。

    陈寻猜想,紫衫女不是不想逃,很可能元武侯府对这根降龙桩有特殊的感应,除非紫衫女逃回山门,或者将这根降龙桩丢掉,不然元武侯府总有办法找到她。

    既然如此,紫衫女还不如不逃。

    元武侯府或有晋入元丹境的人物,而之所以令姜行空率众追赶紫衫女,没有派出更厉害的角色围杀紫衫少女,很可能是忌惮紫衫少女背后的师门。

    修士在晋入还胎境中期以后,直至寿元将近,容颜都不会再蓑老,故而很难从容貌判断修士的年龄。

    李余看着仅有六十来岁,但他身为纪烈的同门师兄,实际上都有一百一十岁的高龄。

    紫衫少女看着心思玲珑剔透、反复无常,但陈寻直觉她的年龄不会太大,可能就二十岁左右。

    紫衫少女如此年轻,就晋入天元境中期,其背后的师门又将是何等的高深莫测,怎么可能不叫元武侯府有所忌惮?

    即使是姜行空追赶紫衫少女,似乎也未敢下辣手真将紫衫少女怎么样。

    真要将其背后的师门惹出来,谁知道会是怎样的滔天祸事?

    陈寻看李余愁眉苦头的样子,猜想他或许也在猜测这紫衫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头?

    陈寻心里则在琢磨利弊,考虑有没有必要再滴水不漏的将行踪掩藏下去。

    就目前的势态来看,沧澜学宫、玄寒宗、夷山宗等家的注意力都已经从玉柱峰转移开,他们更相信他手里除了从元武侯府换得的天量炼器材料之外,还有一两件得至秘密的宝物,但绝想不到玉柱峰下所藏是能叫整个云洲都为之疯狂的虚元秘殿。

    而陈寻此时就算露出行踪,也不用太担心沧澜学宫、玄寒宗、夷山宗等势力会大举杀上门来,毕竟沧澜学宫、玄寒宗、夷山宗疑心甚深,更可能会猜疑这或许是敌方设下的圈套。

    陈寻更担心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露出脸的青阳子。

    他在夔龙天图上造假,唯一有可能看出破绽的就是青阳子,而青阳子也更想知道他到底从秘窟得到什么好处。

    陈寻这两三年东躲西藏,主要躲的就是青阳子。

    与姜行空一战,陈寻硬接三招,几乎被打成废人,但也给他强烈的信心。

    他只要晋入还胎境中后期,能炼洗开辟九条灵脉,玄冰火湖能储存更多的灵力,能够施展青焰莲爆、雷音剑诀等强大的术法剑诀,能将从虚元秘殿带出的数樽守殿战兵修复一二,能随时布下四柱山河阵御敌,就算青阳子找上门来,他也不会没有一战之力。

    想到这里,陈寻悄然走到石殿后面的解落,张口将第二只小乾坤袋从腹中吐出来,然而小乾坤袋刚落入手中,一道微风从身后拂来,下一瞬,这只小乾坤袋就已经落下紫衫少女的手里。

    “哈哈,我就猜到你们干打家劫舍营生的,必定狡兔三窟,”紫衫少女掂量着那只小乾坤袋,有着说不出的得意,招手问道,“你还有没有私藏了,不要让我动手搜啊!”

    陈寻垮着脸说道:“大当家,你这真是冤枉死我了。我就想着大当家手里头可能比较紧,就想着将最后这点私藏拿出来献给大当家壮大山寨、招兵买马,其他是真没有了。而且大当家要在这里开宗立派,也总得讲点规矩,弟兄们的财物,大当家以后可不能随意就抢啊,不然叫我们以后还怎么招兵买马啊?”

    “你负责抓人过来就成,不愿意入伙,砍条胳膊,还不愿意入伙,把头割下去,你还怕招不到招不到兵马?”紫衫少女不屑的说道,将小乾坤袋丢给陈寻,“你解开让我看看里面有什么破东西……”

    陈寻将四柱山河阵从小乾坤袋里倒出来,无奈的垮着脸说道:“这是前两年有个书生路过这里,将这套法阵送给我。”

    “送给你的?”紫衫少女笑了起来,拍了拍陈寻的肩膀,“那你想办法,让过路人多给寒子送些礼物过来,也省得大家出去打家劫舍太辛苦了。”

    “这是四柱山河阵啊,”李余是识货人,走过来将四根小型降龙桩跟阵盘捡起来,说道,“元武侯府世封元武郡,其先祖从帝室得至宝山河镇魂阵锁元武城苍龙岭,三百年前,元武侯府有一位太上供奉,犹擅炼制法阵,在山河镇魂阵的基础之上,炼制许多厉害法阵,四柱山河阵是较为常见的一种,一些中小门派通常都会倾其所有,也要从元侯府换这四柱山河阵……”

    李余随身最厉害的那件古铜镜法器,毁于火凤焰海阵前,此时看到厉害的法器都会爱不释手,俄而就有发现,讶然说道:“这四柱山河阵竟然还没有祭炼过?”

    陈寻担心苏家在这四柱山河阵里留有什么特殊的印记,平时都不敢将四柱山河阵从小乾坤袋里拿出来,更不要说滴血祭炼了。

    紫衫少女则说道:“他打劫别人得来的东西,大概都不知道怎么祭炼吧?这四柱山河阵,我要了,反正你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陈寻恨不得拿起一根降龙桩,朝紫衫少女的后脑勺砸过去。

    “我这里还有一本讲解法阵、法器炼制的帛书,大当家要不要一起拿过去参详?”陈寻从怀里掏出那本他在这两三年来研究玄衍诀的心得,给紫衫少女递过去。

    他此时知道紫衫少女修为极强,但对绘符炼器之道实在是疏忽得很,连个聚灵伏元阵都看不透彻,陈寻自然不能指望她能炼制出真正的汲灵法阵来。

    紫衫少女接过帛书,翻看数页就秀眉大皱,盯着陈寻问:“这本破书,你能看懂?”

    “勉强能懂一二。”陈寻说道。

    紫衫少女伸手散出一道灵光,拂过四柱山河阵,就见阵盘之上有根灵线似的东西浮现出来,随后叫紫衫少年随手掐掉。

    做好这些事,紫衫少年才将四柱山河阵都丢给陈寻,说道:“你这人脑子不算笨,猜到人家在法阵里留有印记,没有急着祭炼,不然被你劫杀的书生师门跑上门来,就有你好看了。不过,对方也不是多强,你不用担心什么,我已经帮你将印记抹掉,你要能炼制出真正的汲灵法阵,我就让你当二当家的……”

    陈寻就猜到苏家对他就没安好心,将四柱山河阵重新装入小乾坤袋中,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要是苏家的气量足够大,足够光明磊落,他就算将苏家拉进来一起参详虚元秘殿的秘密也无不可,眼下看来,苏家始终是他要防备的对象。

    ***********************

    陈寻先炼制数座聚灵伏元阵嵌入石壁之中,将石穴汇聚灵气的能力提高了近一倍,才着手研究四柱汲灵法阵的炼制。

    陈寻灵脉受了重创,而据紫衫少女的说法,他的神魂命元之强,大多是靠后天丹药添补,这就使得诸多药毒融入神魂命元。

    在晋入还胎境之后,神魂命元融入灵脉之中,要想洗尽药毒,就只能将灵脉震碎重塑,不然他将来想晋入天元境,必受药毒炼心之劫。

    不管紫衫少女是不是唬他,陈寻听着有些道理,也不敢等闲视之。

    故而李余可以服食纪烈为他炼制的丹药快速恢复伤势,陈寻只能利用石穴汇聚的微薄灵气,洗炼重塑灵脉。

    这个过程倒是无碍陈寻的修炼。

    晋入还胎境之后,最重要的就是神魂命元融入灵脉,可以导引灵气淬炼。

    陈寻导灵气入体,洗炼重塑灵脉,同样可以增强神魂命元,算是一举两得。

    在晋入还胎境之后,神魂命元融入灵脉,魂海不在,而两肾之间会形成一片灵空,寻常修者灵气入体,会在此处形成漩涡状的灵气之海,故又称灵海。

    身具荒古血脉者,灵气之海还是会呈现血脉异相,陈寻的灵气之海就是玄冰火湖。

    随着修炼的精进,玄冰火湖会越发的凝炼、神魂命元也将进一步的精纯跟强化,能洗炼开辟更多的灵脉,同时也影响到修士实力的强弱。

    灵气入体、灵力消耗,这是一个循环过程,也唯有不断的反复循环,玄冰火糊才能越发的凝炼,神魂命元才能越发的精纯,修为才会精进。

    故而绘符炼器,虽然耗时、耗力,但对修士来说也是修炼。

    此前陈寻需要顾忌的地方太多,而这时紫衫少女都没心没肺的留在残寨石穴之中,陈寻自然也将一切杂念撇到一旁,一边疗伤,一边研究汲灵法阵的炼制之法。

    四根降龙桩超过陈寻的炼制能力,但将四柱山河阵的这四根小降龙桩,与聚灵阵盘结合起来,组成新的汲灵法阵,倒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这样,陈寻与李余在石殿修炼疗伤,紫衫少女躲在她的青玉车里,倒也相安无事的相处下来。

    虽然不时有元武侯府的黑甲骑将逼近察看,但紫衫少女浑不当回事,陈寻与李余自然也暂时就不把这事放心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