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一章 落草再为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感谢兄弟们的热情捧场……)

    陈寻瞠目结舌,实在不知道紫衫女是发哪门子神经病,竟要拉他们一起落草为寇。【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为掩藏身份,马夫做得、苦奴做得,落草为寇自然也做得。

    为了稳住紫衫女,陈寻倒是不介意先跟紫衫女玩角色扮演,但李余怎么可能同意这种荒唐之极的事情?

    李余为赤枫堡惨败自责甚深,以致愧回千剑宗面对纪烈及同宗,藏在此地疗伤,誓要杀卫瓘为惨死宗门弟子报仇雪恨。

    现在要李余同意在紫衫女手下落草为寇、一起干打家劫舍的营生,陈寻觉得还不如叫他一头撞死在石壁前更容易一些。

    见李余勃然色变,无意再在紫衫女之前委屈求全,陈寻暗感糟糕,他琢磨不透紫衫女的脾气,心想就算这女魔头不当场发作,将他们丢在这里任姜行空过来收拾,他们也是九死一生。

    “咳,”陈寻抢在李余断然回绝紫衫女之前咳嗽了两声,截过李余的话头,跟紫衫女说道,“前辈真要在沙海开宗立派,晚辈自然效犬马之劳,但这破寨子太寒碜了,会不会有损失前辈的声名?”

    紫衫女嫌弃的环视石穴,外面仅剩几堵残墙的破寨子自不用说了,眼前这天然形成的石穴,仅能汇聚周遭方圆数里的灵气,连半个灵穴都算不上。

    灵脉、灵穴通常都是一派宗门最为重要的根基,无论是弟子修炼,还是育植灵草、豢养灵兽、炼制丹药法器,都需要有充足的灵气供应。

    倘若没有天然形成的灵穴、灵脉,宗门也不是就没有办法立足,通常可以在天地钟灵毓秀之地,布设护山法阵,利用阵势将方圆数百里甚至数千里天地所生的灵气汇聚一处。

    但这个护山法阵跟寻常意义上,布局灵穴灵脉的护山法阵又有所不同,可以说是以天地为灵穴、灵炉。

    通常的护山法阵,都是两者结合,布局灵穴灵脉之上,汲取灵气运转阵势,继而将方圆数十里、数十里的山川湖泽笼罩汇聚灵气,不叫灵气散溢出去。

    而无论从哪一点来说,这处残寨实在不算是开宗立派的好地方,够两三人在这里苟且偷生,倒也勉强足够。

    陈寻恭维话说得漂亮,紫衫女却是警惕的盯着他,说道:

    “就干打家劫舍的营生,你讲究那么多干什么?”

    陈寻嘿嘿一笑,说道:“晚辈这不为前辈考虑周全吗?再说了,前辈此时不想师门知道此间事,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是往后消息传回前辈的师门,前辈就愿意同门师兄弟知道前辈所占的,就是眼前这座破败寨子?”

    说罢这些话,陈寻都暗暗得意,他都想不明白,紫衫女还要怎么辩驳他的这番宏篇大论。

    “到时候我杀你们俩不就得了,还能有谁知道我在这里干过打家劫舍的营生?”紫衫女不屑的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这寨子多半是栖云山弟子所破,你是不是想挑唆我去打赤枫堡,你们趁机报仇?你当真以为我就那么好骗?”

    陈寻一愣,没想到他还没有说,紫衫女就猜出他的意图,讪然一笑,心知紫衫女行事率性而为,实在叫人难以琢磨她的心思,根本就不是他有可能牵着鼻子走的。

    “前辈若打赤枫堡,李余愿效犬马之劳。”李余毅然说道。

    李余此时也明白陈寻拐弯抹角说这番话的意思,他身为纪烈的师兄,在千剑宗地位尊高,但若能杀卫瓘为同门报仇,他可以从此隐姓埋名,跟紫衫女、乌寻在这片沙海落草为寇。

    不然的话,李余实不知道他此生有没有机会替同门报仇雪恨。

    陈寻千方百计诱她入彀,紫衫女恨得不脚将他踹成石壁上的烧饼,没想到一声不吭的李余,此时竟然也以占据赤枫堡作为落草的条件跟她讨价还价,问道:“你们整天都打打杀杀,干打家劫舍的营生,偶尔叫别人杀死一两人,好意思喊打喊杀找人家报仇去?”

    既然决定落草,就决不能牵累千剑宗的声名,李余一张老脸憋得通红,只是不吭一声。

    “前辈在途中说栖云山派人将周遭的地泉都堵上,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说法?”陈寻突然想到紫衫女在与姜行空遭遇之前,自言自语所说的那句话。

    “那是自然,”紫衫女说道,“外面有人说赤枫堡的那眼灵泉,接的是地穴,也有人说,二十年大震过后,地下灵脉震开,与灵泉相通。而赤枫堡地底下是地穴还是灵脉,也只有赤枫堡的弟子心里清楚,我也是闲着无事,跑过来看一眼就走。”

    被姜行空率部追得跟丧家之犬似的,陈寻怀疑紫衫女是不是真有闲情逸致跑到赤枫堡来看灵泉。

    倘若有开宗立派价值的灵脉,就不难解释近十年来,栖云山为何频频派出那么多的弟子清剿沙海里的沙盗营寨,填堵泉眼。

    主要还是地泉在地下大多数都是相通的,唯有将其他绿洲、沙盗营地的泉眼都堵上,才能确保灵脉或灵穴渗入地泉的灵气,最终都从赤枫堡灵泉灵溢出,确保都为赤枫堡一家所用。

    求道修炼,实是窃天地之元气。

    从这角度来看,真是一点都没有错。

    “栖云山占下赤枫绿洲,筑堡开矿已有百年,而二十前大震涌出灵泉之后,更是派出六名还胎修士驻守,”陈寻说道,“前辈莫要小看这六名还胎修士,在背后赤枫堡还设有四煞阵、八凤焰海阵等护山阵法以据外敌,而元武侯府与栖云山交好,姜行空多半会到赤枫堡落脚,我看就算我们三人有心想占下赤枫堡,也绝无半点可能,还需要从长计较……”

    紫衫女冲着陈寻冷冷一笑,不屑他这拙劣的激将法。

    从储物囊中掏出青玉小车,往石殿前的空地一扔,毫光四溢即化作一辆三四丈见方、门户俱全的青玉车,紫衫女钻入车中之前,说道:“要不要落草,明天给我一个准话,不然姑奶奶我也不留在这里待你们俩……”

    ********************

    “李前辈,夺下赤枫堡不是一日之功,这事还要我们先在这里扎下根基,然而再从长计议。你想啊,等我们兵强马壮,这寨子不足用,前辈她还不得想办法夺下赤枫堡开宗立派啊?”

    陈寻知道紫衫女会将他的话都听过去,但他现在只能拿这话劝李余。

    就算要跟紫衫女翻脸,也要等他与李余的伤势治愈再说,不然明天紫衫女一走,他与李余如何去面对元武侯府的追兵?

    紫衫女说八荒旗落地生根,短时间内很难再移动他处,姜行空也就身不得自由,但姜行空透过八荒旗,灵识极其强大,似又吞卷八荒的气概,即使身在石穴之中,他都隐隐有被窥视的感觉。

    这说明姜行空能感应到他们走进残寒、走进石穴,一旦他们与紫衫女分开,姜行空极有可能派人过来杀他们泄恨。

    姜行空今日要不是被他所伤,绝对不会如此狼狈。

    李余抬眼看着昏暗的石窟穹顶,长叹一声,对陈寻说道:“罢,罢,罢,总之我也是无面目再回宗门,一切都听乌兄弟就是。”

    此时紫衫女倏然推开车门,叉腰站在车内,说道:“算你们识抬举……”

    说罢,她从储物馕中掏出此前力压姜行空那根盘龙铜柱。

    盘龙铜柱初时只有绣花针粗细,见风就长,瞬即长成十五六丈开外,顶天立地卡在石穴地面与穹顶之间,就见盘柱神龙像活过来一张,张口龙吟雷啸,陈寻只觉石穴里的空气都叫这盘柱神龙吞吸过去。

    眨眼就见淡青色的灵气从石壁丝丝缕缕的透出,比石穴此前利用天然地形汇聚灵气的速度竟然快了数十倍、上百倍。

    “你那破汲灵法阵拿给我,”紫衫女跟陈寻说道,“我想想,那破汲灵法阵也不是全无用处……”

    陈寻当然明白紫衫女的意图。

    聚灵伏元阵是聚而不汲,也就是说,法阵能将周遭的灵气汇聚过来,但不吸到法阵之中,这才能形成浓郁的灵气漩涡,供人身处其中修炼。

    而这盘龙铜柱此时吸噬灵气的动静极大,有吞吸云气、惊天动地之异相,但灵气汲足后,盘龙铜柱就不会再汲取灵气,跟聚灵伏元阵有着本质的区别。

    若将聚灵伏元阵加以改造,将盘龙桐柱视为汲灵的部件,与聚灵伏元阵的阵盘结合起来,实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汲灵法阵,所形成的灵气漩涡,不要说陈寻、李余疗伤了,紫衫女修炼都绰绰有余……

    只是聚灵伏元阵跟眼前这盘龙铜柱比起来,太微型了,陈寻不觉得将聚灵伏元阵的阵盘拆下来,就能跟盘龙铜柱组成新的汲灵法阵,除非重新炼制超大型的阵盘……

    陈寻再想到他手里就有一套四柱山河阵,要是真能与四柱山河阵配合,炼制新的汲灵法阵,送到寒潭,焉不是老夔吞吸灵气、恢复神魂的速度也会倍增?

    紫衫女接过陈寻递过去的聚灵伏元阵,挠首端详,喃喃自语道:“这法阵看着粗陋,细看倒也有些窍门,这篆符到底该从何处先刻画?”

    陈寻心想紫衫女少说有天元境中期的修为,解析聚灵伏元阵应是轻而易举之事,未曾想他一站就是半天,最后紫衫女恼羞成怒的将聚灵伏元阵扔地上:“什么破玩艺儿,拿出手我都觉得丢人现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