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章 有女如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现在出去吃饭,还有一更,夜里回来再写,等不及可以明天再看……感谢黄金盟生蚝医院2、感谢新盟主黑暗白起的慷慨捧场……)

    陈寻祭出黑蛟灵旗,将垮塌甬道里的砖土都清空,都感觉体内灵脉都快完全破裂了,见紫衫女犹自闲适的骑坐乌鳞狡背上,似乎还嫌弃残寨太过破落,心里恨得牙痒痒的。【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将聚义堂下的甬道清出来,陈寻几乎摸着石壁走下石穴,才勉强没有当场摔趴在那里,而紫衫女跟在陈寻身后,看到藏在石穴残殿里疗伤的李余,嫣然笑道:“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一个废物……”

    陈寻见李余额头青筋暴露,心知李余修为虽然才还胎境后期,但身为纪烈的师兄,在千剑宗的地位崇高,叫紫衫女当面骂废物,没有一掌劈过来拼命,就算是脾气好的。

    “李前辈,这位前辈刚狠狠教训了元武侯府的姜行空一顿,有些力乏,想在这里歇两天脚……”陈寻怕李余气伤了身子,忙拖着伤躯走过来介绍道。

    “人剑如龙姜行空?”李余也是吓了一跳,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与这位前辈遇到的是人剑如龙姜行空?”

    当世陌生修士之间,多以境界论辈份。

    要是紫衬女能力压姜行空,李余在她面前也只能以晚辈自居,受点气也只能忍了。

    陈寻苦涩的点点头,要不是姜行空这个剑人凶名在外,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他第一剑绝对会毫不犹豫劈向紫衫女,就紫衫女见面就骂人废物的德性,不管姜行空事后对紫衫女是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他都会乐意帮忙摁手摁腿……

    只是眼下他也只能委屈求全,在没能摆脱姜行空的威胁之前,在他伤势还没有稍稍好转之前,还得求这姑奶奶在这里多留两天。

    “你那柄剑好像不错,拿过我看看。”紫衫女跟陈寻说道。

    纪烈亲自接引九宵落雷所铸之剑,自然不可能是凡品,但陈寻琢磨不透紫衫女的脾气,心想就算她想横刀夺爱,这种情形也只能乖乖将雷陨剑送上。

    “不情不愿的,是不是怕我夺这剑?”紫衫女蹙着眉头问道。

    “晚辈不敢,实是伤了灵脉,取剑不便。”陈寻说道,他此时神魂昏晦,玄冰火湖都几乎要破裂,哪怕是开启小乾坤袋所动用的那点灵力,都叫他如受针扎。

    “那我自己来好了……”紫衫女随手一招,陈寻手里的小乾坤袋就脱手而飞。

    陈寻吓了一跳,这只小乾坤袋是他很早就祭炼使用的,当时还没有将六臂巨魔血摄入虚元珠中,亦有一丝气息留在这小乾坤袋上,他担心紫衫女抹去袋上神魂印记会发觉出一点异常来。

    见陈寻这般模样,紫衫女秀眉微蹙,不悦的说道:

    “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知好歹,不识好人心,是不是心里早就将我恨透?我看你虽然开辟六条灵脉,但多半是服药强行增添许多神魂命元所致,你的灵脉必融有残余药毒。你此时不破而后立,以后想要晋入天元,就要先受药毒炼心之苦……”

    “前辈多虑了,晚辈断无不敬之心,”陈寻心里对紫衫女颇为不屑,才不信紫衫女的见识能强过老夔、纪烈,小翼说道,“这小乾坤袋,晚辈用秘法炼制,多加了一层禁制,前辈解开可能会稍稍麻烦些,还是让晚辈帮前辈。”

    “……”紫衫女自然能看出陈寻说这话言不由衷,寒着脸不吭声,将小乾坤袋丢给陈寻解开,不屑的说道,“多半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除了雷陨剑、苏灵音送他的那柄灵剑、纪烈为李余炼制的丹药、聚灵伏元阵、两枚青焰霹雳子、黑蛟灵旗、几瓶丹药以及一些零碎杂物外,这只小乾坤袋里也没有藏其他东西。

    陈寻早就将须弥戒跟另一枚小乾坤袋吞下腹中,以秘法隐藏,除非将他开膛破腹,不然外人极难察觉。

    陈寻接过小乾坤袋,强忍剧痛,将他附在上面的神魂印记抹掉,将递给紫衫女查看。

    但见紫衫女接过小乾坤袋时,脸色隐有不忿,陈寻心念一动,暗道紫衫女或许没有骗他,也没有拿这话骗他的必要,很可能紫衫女跟他有一样,早期都是通过服用丹药,强行弥补神魂命元的不足突破境界,早已经承受过药毒炼心之苦,才知道药毒之事。

    想想这也不奇怪,老夔长成就是堪比天元境后期的神魔异兽,对天境界以下的修炼都不是很熟悉;而千剑宗百年前差点就断了传承,纪烈在山门枯坐十年悟法,继而成为元丹真人,对丹药一事也不甚了解。

    这么说来,紫衫女如此折腾他,可能也不是完全是恶意。

    不管怎么说,紫衫女伸手就要他将储物法器交出,而且无缘无故的将他拖入无妄之灾,也绝对不会什么讨人喜欢的角色。

    “这瓶丹药不错,竟然是专门用来冶愈灵脉伤势了,我要一半了,”紫衫女掏出纪烈给李余炼制的那瓶灵丹,见面就黑掉一半,剩下的直接丢给李余,跟陈寻说道,“你要信我的话,就不要用这丹药疗伤……”

    这瓶灵丹都叫紫衫女黑去一半,剩下的也就够李余疗伤。

    陈寻挨着石殿墙壁一屁股坐地上,与李余相对苦笑,遇到这位脾气琢磨不透的主,他与李余就算不受伤,两人也斗不过她,只能随她折腾去。

    紫衫女将雷陨剑把在手里,随手一抖就有一道雷光从剑首射出,炸得陈寻聩耳欲聋,赞到:“真是不错,”转身见陈寻眼巴巴的盯着雷陨剑,不宵的说道,“这柄剑虽然不错,但不合我用,你不要这样子看我。”

    陈寻在肚子将紫衫女的祖宗十八代又挨个问候了一遍,你娘不知廉耻的打劫老子,老子看你一下都委屈了?

    “前辈喜欢就拿去。”陈寻谄媚的笑道。

    “真的?”紫衫女问道。

    陈寻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刮子,四柱山河阵不能随便布置,雷陨剑是他此时所能施展的最强法剑,真要给这娘们黑了,他得先找个角落哭一会儿。

    “就知道你舍不得,还给你。”紫衫女不屑的将雷陨剑跟苏灵音所赠的那一柄剑都丢到陈寻的跟前。

    紫衫女又将聚灵伏元阵掏出来拿手里看看,不屑的问道:“这汲灵阵也太简陋了吧,你是不是遇到骗子了?”

    陈寻在心里回了一句:骗子你娘!这聚灵伏元阵在紫衫女眼里自然是精陋不堪,但她不知道青木道人在真阳境就能炼制法阵,是何等的不易!

    “这个是什么?”紫衫女将一枚青焰霹雳子,好奇的透入灵识探察,直叫道,“有趣有趣,这破玩艺儿里竟然蓄有九枚青焰莲火。哈哈,我知道了,震破隔片,就能九焰合一、施发青焰莲爆,难怪你这家伙敢居心叵测的跟在我后面,原来真是想对我有所不轨啊,但你以为这玩艺儿能伤了我,就太天真了……”

    陈寻途中看到一匹瘦马拖着一辆旧车在沙海独行,情形如此诡异,不想惹出是非,才没有随便超过去,没想到紫衫女张嘴就颠倒黑白。

    陈寻心里无语,心想,你要拿什么,尽管拿走,何苦找这种无聊的借口?

    转头见李余看他的眼神苦怪,陈寻更是哭笑不得,他是在千剑宗弟子跟前承认自己是沙盗流寇,之后不敢与栖云山弟子卫澈正面为敌,才故意被捉到赤枫堡为奴的,此时紫衫女的话自然叫李余深信不疑。

    “虽然丑了点,但真是有意思,这两枚破铁珠我都要了,”紫衫女毫不客气的将两枚青焰霹雳子收进她的储物袋中,又问陈寻,“你手里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又对这里地形这么熟悉,半途上还对我居心不轨,你是不是真就干强盗营生的?”

    陈寻无法反驳,只能承认:“前辈洞察。”

    “做强盗有意思吗?”紫衫女好奇的问道。

    陈寻心想:你抢了元武侯府的宝物铜柱,又将青焰霹雳子跟纪烈为李余所炼制灵丹抢走,爽不爽还要问别人?

    “这寨子若是没有被卫澈所灭,当沙盗倒也逍遥快活。”陈寻说道。

    “这寨子是被卫澈所灭?”紫衫衣讶然问道,“卫澈仗着牛鼻子老道给他的法器,是很招人厌,但你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啊?”

    “晚辈是有那么一点还手之力,但卫澈身后是栖云山,胳膊拧不过大腿,晚辈也只能忍气吞声啊……”陈寻无奈的说道。

    “那你做强盗还有什么乐趣可言?”紫衫女问道。

    “前辈不会也想落草为寇吧?”陈寻问道,见紫衫女心思游离,心想这女的指不定就是个神经病。

    “……”紫衫女失了一会儿神,落草为寇这个念头叫她极为动心,但俄而又坚决的摇头道,“我跑出师门,是要出来开宗立派的,要叫我师父知道我在外面落草为寇,事情就麻烦了,说不定就剁我了脚,再也不许我出山门了……”

    “那贵师门知道你从元武侯府偷了东西吗?”陈寻问道。

    “这个不会,”紫衫女摇头说道,“我在元武城冒充千剑宗的百里静容,姜行空竟信以为真,还想对我不轨,我自然不需对他们客气。”

    陈寻与李余对望一眼,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这紫衫女,只想着找机会早早摆脱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

    “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紫衫女俄而欣喜的叫道,陈寻不知道她脑子里闪出什么念头,直觉大感不妙。

    “我们就在这里立寨,我当太上寨主,你们两个出去招兵买马、打家劫舍,我藏在暗处,平时不用我出手,要遇到什么强敌,我就替你们杀了,”紫衫女绝美双眸放出湛然奇光,一时沉浸在她的伟大设想难以自拔,问陈寻、李余,“你们说好不好?”z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