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章 无妄之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有多少兄弟是休七天假的?)

    离开千剑宗,陈寻沿固山南麓一路西行,将近赤枫堡时,才收敛气息,从山野驯服一匹野马,拿出全套行囊,扮成苦旅孤客。【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蒙山是固山的余脉,南北绵延两三百里,横亘在乌腾沙海的边缘,也是乌腾沙海的边界,蒙山以东沃土青山,以西皆是石岭秃山、沙海荒漠。

    蒙西小城也是固山郡进入乌腾沙海的最后一站,但从蒙西往西进入沙海荒漠的深处,包括赤枫堡在内,还分布许多小绿洲,多为沙盗马匪占据。

    但凡只要有人,哪怕是沙盗马匪,就有商货贸易,不然沙盗马匪打劫来的财货,又拿到哪里去销赃?

    而敢跟沙盗马匪打交道的货栈,背|景自然也绝不简单。

    陈寻穿过蒙山,没在蒙西小城驻足,就直接往穿过荒漠,想要赤枫堡的南面绕过,到残寨找李余汇合,然而离蒙西小城不足百里,看到有一辆铜车叫一匹枯瘦老马拖着,沿着光秃秃的石岭南行。

    车辕前坐着一个昏睡的老仆,车顶的帷帐放下来,看不到车里的情形。

    铜车瘦马老仆看着普通之极,但在这烈日暴晒的沙海荒漠之中,越是普通之极,越显得十分诡异。

    陈寻自然不会去触霉头,散出灵识探察铜车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存在,看铜车似往赤枫堡方向而去,不知道铜车主人跟栖云山什么关系,他小心翼翼的骑着马,落在铜车的后面,甚至压住马速,想待铜车远离视线之后,他换个方向绕过去。

    几堆残墙,几株老柳枯死后,犹立风沙之中。

    看到这几株枯柳,一路昏睡的老仆蓦然睁开眼睛,似喃喃自语,又似跟车里人说话:

    “栖云山这是要将沙海里的地泉都堵上啊!”

    说者可能无心,陈寻耳力甚健,隔着两三里远还是将老仆这喃喃自语听入耳中,心念一动,心里暗想,难道卫澈出手剿灭沙盗另有所图,并不是纯粹为赤枫堡开矿采石虏掠苦奴?

    一声厉啸从西南方传来,陈寻抬头见一支响箭带着刺耳的呼啸,刺入青空。

    陈寻勒马驻足不再往前挪动一步。

    这一箭非同寻常,但那三四千米高的薄云还是此箭带出的气浪震得四分五裂,不管是谁藏在石岭之后朝天射箭,都应该是冲前面那辆铜车而去,陈寻才不会无事生非,跑上去凑什么热闹。

    俄而急于暴风骤雨的蹄声像是巨锤擂动大地,陈寻远在十数里外都感觉下马蹄之下的大地在颤栗。

    十数黑甲武士骑着黑色鳞甲异兽马踏山踩岭而来,玄符秘篆牵制天地之力,一道道青郁灵气缠绕其身,挥舞割戟战矛,往铜车合围而来;一杆黑色大旗上绣“元武”二字古篆迎风怒展。

    而为首那名青年,更有着吞吐山河的气势,背负一柄乌金大剑,勒马停在铜车之前,沉声喝道:“静容姑娘不告而别,怎么没有东归,反而带我们绕到蒙山来了?”

    看着元武侯府人马的架势,随随便便就派出一名天元强者,陈寻心想千剑宗此时已经衰败得连元武侯府都远远不如了,也不知道藏在铜车里的那个静容姑娘是什么来头,竟然要让元武侯府搞出这么在架势来阻截?

    陈寻早就看到铜车、瘦马、老仆诡异得很,就没有透出灵识探察,以免无事生非。

    未曾想那佝偻背的老仆慢慢挺直身子,似有一层清雾剥离,竟然是一个身穿淡紫罗衫的姑娘,裙衫之下露出如雪似玉的裸足,说不出的诱人眼神。

    而那辆看似老旧的铜车迅速缩小,落到此女玉掌之中,竟然一辆小如核桃的紫玉车。

    老马褪去伪装,转头往来,狰狞头颅所嵌兽眸有如从九幽地狱摘下的宝马,透漏赤焰光芒,乌沉沉的甲鳞遍布周身,不是一头乌鳞狡是什么?

    陈寻探察不出这头鳞狡有无结丹,作为狡兽,血脉要远比陈寻此前在寒潭所遇到的那头妖蟾清纯得多,就算没有结丹,这头乌鳞狡也绝非寻常还胎境修士能强。

    紫衫女竟以乌鳞狡为座骑,看她气势淡如远山青黛,在黑甲武将的进逼之下看似柔弱,却飘忽不定叫人琢磨不透。

    陈寻暗感晦气,他赶路都能随随便便撞到两个天元境强者,云洲的天元境就这么廉价?

    陈寻肚子里骂了一声娘,勒马转身就走,他现在只想趁着两伙人对峙之时,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但也忍不住扭头观望天元境强者对战的情形。

    紫衫女提起玉足踏空轻踩,也不见她御气,仿佛空中就有台阶存在,紧接着就见她足下生出一朵朵灵气凝聚的青莲,往那边黑甲武将飘去。

    气劲炸得空中有如雷鸣,元武候府十数强者竟叫这数朵看似无害的灵气青莲逼得勒马直退。

    陈寻快马加鞭。

    “你这人好生无趣,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的风情,跟了我一路,看到有人欺负我,不说拔刀相助,怎么转身就走哇?”

    陈寻抬头见紫衫女瞬息之间就飘至他的头顶,笑盈盈的跟他说话;乌鳞狡自有灵性,在后面踏蹄有如一道流影追来。

    拔刀助你个大头鬼,陈寻心里大骂,看着元武候府十数人勒马追来,也不知道那鳞甲异兽是什么蛮荒异种,竟不比乌狡兽稍慢,他要是再这么慢腾腾的骑马跑下去,眨两下眼就会被追上。

    喝凉水塞牙缝,赶路能摊上这无妄之灾,陈寻暗感倒霉透顶,知道元武侯府的人一旦误会他跟这紫衫女是一伙的,绝不会给他解释的时间,当即弃下那匹陪他有六七天的野马,以灵力在灵海幻变夔龙法相,将云遁符鳞一片片的揭下化为灵诀,顿时也化作一道流影,往北边的荒山野岭逃窜。

    奈何紫衫女没有跟他分道逃命的意思,跟着往北边的荒山野岭逃窜。

    陈寻御剑能战千丈之敌,但元武侯府的这票黑甲骑将所持宝弓张张都是顶级的入阶法器,十数道秘符箭就如流星一般从身后疾射而来。

    陈寻骇然失色,顾不上掩藏行踪,刚要施展夔龙灵甲护体,踏空而行的紫衫女张手弹出十数道灵光,将秘符箭一齐击碎。

    陈寻心里这女的还算有些良心,但心想要不是她,他早就逃出生天了,心里生起的一点感激也就荡然无存。

    “你实力不弱啊,怎么也搞成这样子赶路?”紫衫女踏空御气而行,衣袂飘飞,仿佛仙子,见陈寻所施展的云遁术实在算不上什么高深法门,但难得的是陈寻施发云遁术毫无见停歇,实在不知道他一个小小的还胎境修士,怎么能做到这一点?换作别人,就是手里拿着上百张云遁秘符,都未必能跑得这么顺溜。

    要不是见不得人,谁乐意这么赶路啊?陈寻心里郁苦。

    夔龙法相有集九法于一相的神通,这使得陈寻施展集于夔龙法相之上的术法神通,根本就不需要再额外凝灵力以聚纹,揭下秘符龙鳞就是一道灵诀。

    这也是夔龙法相最为强大之处,也是当初老夔直接将夔龙法相打入他魂海深处时衍生出来的神通,要比夔龙天音、夔龙灵甲更为实用、玄妙。

    换了别人,就算有天资异秉,差不多要将夔龙炼阳术第四层法诀悟透,能自行凝聚法相之后才能掌握这门神通。

    陈寻也是依靠这门神通,拥有比还胎境巅峰甚至天元境修士更快的施展速度,但他玄冰火湖凝炼的灵力有限啊……

    玄冰火湖凝炼的灵力一旦耗完,就算吞服九阳丹,灵力供给也将严重不足,就没办法再跑得跟匹野马一样拉风了。

    陈寻现在就指望紫衫女能良心发现,赶紧将元武侯府的这伙人引到别路去!

    紫衫女似乎能猜到陈寻心里所想,说道:“姜行空这讨厌的家伙,仗着人多势众欺负我,要不你帮我拖住其他人,让我能腾出手将姜行空给灭了?”

    除那些叫姜行穴的家伙,其他元武侯府的黑甲骑将都有还胎境中期的修为。

    陈寻能拼两个黑甲骑将,但对方有十三人,看着纵御鳞甲异兽的队形,似乎也暗合某种玄奥阵势,而紫衫女修为比姜行空要略胜一筹,被迫东奔西藏,多半是畏姜行空与十三黑甲骑将所合的玄奥阵势,心想他要转身去拖住这十三人,还不如找块石头撞死算了。

    但看紫衣女不像有放过他的意思,陈寻只能祭出雷殒剑,转身劈出一道剑芒,就朝姜行空斩去,喝道:“我拖住这小子,你杀其他人!”

    “有志气,你要能挡姜行空三招不死,我就回来救你!”紫衫女娇笑道,在空间旋身立足,**玉足又踏几朵灵气青莲,舍开姜行空,往其他黑甲骑将杀去。

    陈寻心里郁苦,也知道以下驷对上驷的道理。

    他与十三黑甲骑将对抗,也许能多拖几招,但紫衫女几招之内绝不可能将姜行空杀死。

    虽然紫衫女认定他顶多能挡住姜行空三招不死,但三招之内,紫衫女只能将杀了一两名黑甲骑将,叫元武侯府的这伙人数残缺摆不出那玄奥阵势,他们说不定还有一丝赢面。

    不过,说到底也是他晦气之极,凭白无故的就卷入紫衫女与姜行空的恶战之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