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章 大逍遥剑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白金盟主461755026兄弟的慷慨捧场,加更送上,稍稍迟了一些……)

    陈寻心里生出无比荒诞的错觉。【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沧澜为夔龙天图争得头破血流,不知道多少宗门弟子为此抛头颅洒热血、殒命荒原,不知道暗藏多少奇谋险策、机心算计,而千剑宗竟然将藏有剑意的石像,公然放在山门石楼之上任凭天下人走近观悟……

    跟随纪烈选夫妇及纪东泽乘云登山,听纪烈详细说过,陈寻才知道山门石像都在千剑宗门历代祖师在坐化之前雕刻,以供后代弟子瞻仰。

    千剑宗四代祖师坐化之后,其仗之纵横云洲的大逍遥剑诀并未传世。

    直到四代祖师坐化近两千年之后,龙门宗祖师陶景宏拜谒千剑宗,过山门之时才无意发现大逍遥剑诀的剑意就藏在这祖师石像之中。

    说及剑意,实是近乎道意,近乎存于天地的大道法则。

    大道法则在世人面前并无丝毫的遮掩,却非谁都有悟彻大道法则的天赋。

    陶景宏之后,千剑宗并不限外人拜谒山门、观悟祖师石像,但一千年来并无外人能再从祖师石像中悟到大逍谣剑诀的剑意。

    渐渐的,也就没有人将这再当一回事。

    就算千剑宗近千年所传承的大逍遥剑诀,也是龙门宗祖师陶景宏在道法大成之后,将大逍遥剑诀推演出来送回千剑宗,以报当年山门悟道之恩。

    千剑宗百年内乱过后,元丹、天元境的强者或走或死,都损失怠尽,也是因为跟龙门宗祖师陶景宏有这么一层机缘在,才勉强保住山门不失。

    身为云洲屈指可数的天人境天尊强者,陶景宏视千剑宗为第二师门,故而千剑宗再没落、再不堪,栖云山等宗门也不敢轻易就灭了千剑宗的香火传承。

    然而就算千剑宗门内的弟子,打小修炼陶景宏送回的大逍遥剑诀,一千年来也仅有数人从祖师石像悟到剑意。

    而百年内乱中,大逍遥剑诀被一位元丹境太上长老带出千剑宗,再次失去传承。

    当年名不经传的弟子纪烈,决意要振兴师门,枯坐祖师石像之前,十年不食不休,才再次悟得剑意,将大逍遥剑诀补全,从而继承宗主之位,带千剑宗走上复兴之路。

    除纪烈一人之外,千剑宗此时千余弟子,还无一人能从祖师石像悟得剑意。

    故而,陈寻一个外人,竟然能再现千年之前龙门宗祖师陶景宏拜谒山门时所呈现的异相,自然叫千剑宗的一些弟子又忌又妒。

    听纪烈这一番解释,陈寻才知道千剑宗四代祖师留在石像之上的剑意,与法相天图并不是一回事,更准确的说是将四代祖师将从大逍遥剑诀所悟得的道意,以雕刻之法融入石像之中,以待后世有大机缘、有大道心之人。

    这剑意,就跟蕴藏大地山川之中的大道法则一样,能不能悟得,跟修为境界都无关系,只看有无道心。

    法相天图所蕴藏的道法玄诀,实比大道法则还要低一层次,但更容易解析参悟,同时又是天阶至宝,能演化法术神通,故而才被世人血腥争抢。

    就算如此,陈寻心里也为千剑宗四代祖师开阔的心胸叹服。

    千剑宗所传承的道法剑诀,绝不只大逍遥剑诀一种,但偏偏是大逍遥剑诀频频挽救千剑宗于危险之中。

    只是这事同时给陈寻带来一个极棘手的问题。

    陶景宏是云洲有数的天尊强者之一,要是陈寻观千剑宗祖师石像悟得剑意的事情传出来,自然是不难名动天下。

    陈寻若是有龙门宗这样天下可数的宗门庇护,巴不得能名动天下、纵意天涯;而他此时有如丧家之犬,藏踪匿形还来不及,哪里敢名动天下?

    再者感悟剑意,但离真正掌握大逍遥剑诀还早得很。

    就像夔龙法相早就藏在他的神魂深处,而他此时也只掌握夔龙炼阳术第一、第二层法诀而已。

    陈寻将他的意思,诚惶诚恐的跟纪烈挑明:“晚辈是一个打家劫舍之徒,要是将这事传出来,怕是会连累千剑宗的声名……”

    “乌少侠怕不是担心这个吧?”纪烈哈哈一笑。

    陈寻摸鼻而笑,尴尬的坦言说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要是龙门宗的弟子知道晚辈跟他们祖师有一样的壮举,纷纷跑上门来挑战,晚辈就只有死翘翘的份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纪烈重复陈寻所说的这句话,这话听着粗鲁法堪,但诸多道理说得明明白白,忍不住哈哈一笑,安慰陈寻说道,“知道这事都是我门下弟子,乌少侠不用担心事情会传出来。”

    陈寻又问及李余,心想他在山门石像下站了七天七夜,千剑宗应该早就派人将李余接回山门。

    听陈寻提及这事,纪烈禁不住一声长叹,说道:“李余师兄自囚沙盗残寨,愧回宗门,我也束手无策。种种事,责任在我,害李余师兄自责如斯,我心里有愧。”

    陈寻没想到李余还真是一个死心眼,他那么重的伤势不回千剑宗,留在沙盗残寨要到驴年马月才能治好?而且一旦消息泄漏出去,栖云山弟子又岂容他留在沙盗残寨?

    不过这是千剑宗内部事务,陈寻不会多嘴。

    “乌少侠,你于李余师兄、犬子有救命大恩,你有什么要求,尽请提来,亦容千剑宗能稍表达谢意。”纪烈说道。

    陈寻心想他都从千剑宗祖师石像悟得剑意,这可以说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哪里还会不识抬举,不知好歹的向千剑宗百般索求?

    陈寻完全看不透纪烈修为的深浅,猜测他应是早就晋入元丹境,才能在千剑宗如此青黄不接之际,孤身一人将宗门撑起来。

    纪烈心胸看上去并不狭窄,陈寻暗道,就算千剑宗此时看上去犹为破落,但能跟这样的人物结个善缘,以后自会有极大的好处。

    “晚辈当年也是被迫落草为寇,知道仗义援手乃我辈应行之义,报酬之事,请前辈不要再提了。”陈寻正义凛然的说道,心里又想,你一定要给我,我也没有办法拒绝呀!

    “我看乌少侠悟得剑意之后,张口喷吐剑气之凌厉,实不在我宗大逍遥剑诀之下。而且剑气伴有雷鸣之音,我处恰有一柄九宵落雷所锻的坯剑,堪可给乌少侠炼成法剑,以助雷鸣之威……”纪烈从随身储物法器里取出一柄剑器,推到陈寻身前,一直坚持要他收下来。

    陈寻逃离沧澜前夕,得苏灵音赠送灵剑与灵音剑诀,然而这三年时间里他东奔西走,一直都没能将灵音剑诀与雷音剑诀悟透,也只是将苏灵音所赠的灵剑当成普通剑器,更没有办法将雷音剑诀炼入灵剑,将灵剑炼成与心念相通的法剑。

    陈寻也没有想到,会在千剑宗山门之前,观千剑宗祖师石像悟得剑意,他此前所无法参悟的灵音剑诀、雷音剑诀,在大逍遥剑意之前,竟然七零八落的被肢解成无数细微而具体的玄符剑意。

    陈寻在千剑宗山门之前,实际上第一眼就感悟到大逍遥剑意,入寂七天七夜不醒,实是参悟灵音剑诀、雷音剑诀所致。

    雷音剑诀本身就是夔龙炼阳术第一层法诀夔龙天音神通衍生出来的道法剑诀,而苏灵音参悟缚龙诀创立灵音剑诀,本源实际上也是夔龙炼阳术第一层法诀,故而灵音剑诀与雷音剑诀并无本质的不同,雷音剑诀可以说是灵音剑诀的完全版,修炼到大成,甚至可以剑击电蛇雷光,诛神灭魔。

    而倘若苏灵音的悟性足够强,也能继续补全灵音剑诀,直至成为与雷音剑诀并烈的道法剑诀。

    虽有苏灵音所赠的灵剑,但陈寻不会嫌剑器太多,他此时洗炼开辟出六根灵脉,能化出六道灵识,就能御六柄法剑,而到他晋入还胎后期,能御九柄法剑,就能修炼雷音剑诀的第二层法诀雷音剑阵,到时候就需要九柄入阶法剑……

    陈寻怎么可能嫌弃灵剑太多呢?

    他假意推辞了一番,说他已有剑器护身,推辞不过,才将纪烈所赠的这把神雷锻造坯剑收入小乾坤袋中。

    陈寻此时眼力非凡,看得出这把九宵落雷所锻铸之剑,实非易得之物,怎么也能跻入地阶法器之列。

    这把剑也是除虚元秘殿、虚元珠之外,陈寻得手的第一件地阶法器,真要能将雷音剑诀炼入其中,他就能御剑诛敌。

    只要不是跟卫澈这种满身法器宝物的宗门真传弟子相遇,普通的还胎境巅峰强者他已不需畏惧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