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章 千剑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九月虽然没能保住月票榜第三的位置,但更俗非常感谢兄弟们不懈的支持。【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十月,咱们接着再战月票榜!)

    布局灵脉或灵穴之上的阵势,可从地脉源源不断的汲取灵气,演化术法、神通,守护山门威势奇大,虽说有着不便随意移动的缺点,但强大的护山法阵依旧能远击千里之敌。

    栖云山弟子在赤枫堡所设的火凤焰海阵,虽然不能跟真正的护山法阵相提并论,但也绝不比陈寻藏在须弥戒里的四柱山河阵稍弱。

    虽然巨型火鸟需要庞大灵识才能驱使,但在栖云山中年文士的驱使下,火凤铜柱所吐、展翅仅一两米宽的火鸟可以直驱数十里外,频频化作一团火雨势要将携带千剑宗一老一少弟子逃命的陈寻淹没。

    陈寻随手释出重重叠叠的灵盾,勉强将火雨挡住。

    看火焰落在溪水里也不熄灭,陈寻也是胆颤心惊,暗感太过托大,没有事先将云辰衣穿上,要是灵盾诀不能将这些火雨挡住,被迫施展夔龙灵甲护身,那他的行踪就无法再藏匿了。

    陈寻脚下不敢有丝毫的停滞,带着千剑宗一老一少往石溪下游狂奔。

    有两名栖云山弟子从身后追来,早就认识从火凤焰海阵之下救出千剑宗李余之人竟是堡中苦奴,没想到半年多来竟然没人能识破这名苦奴的伪装,仅将他当成一般的散修流寇囚在赤枫堡里。

    这两名栖云山弟子脚下不停歇,强抑住胸臆间的滔天怒火,喝道:“乌寻,休要作死。你杀了二贼,我等必荐你进宗门!”

    “去你娘的,当爷跟你们孙子一样,都是蠢货!”陈寻回头见追来的两名栖云山弟子,其中一人就是时常折磨苦奴取乐的赵添贵,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转手就斩出一道剑芒,赵添贵急忙撑出灵盾将两人遮住。

    此时又有一只火鸟化作火箭流影疾掠而来,陈寻照例一剑将火鸟劈碎,然而用五六重灵盾将火雨御开,然而这短短两三息的时间,就叫赵添贵两人逼近到二十丈内。

    黑衫老者自爆法器,受反噬伤势极重,而那千剑宗少年御使一柄灵剑,修为颇为不弱,转身如猛虎下山,挥手之间就朝赵添贵二人斩出数道剑芒,四周哧溜溜的都是割破空气的异响。

    陈寻能分出六道灵识,能御使六枚剑诀,但看眼前这少年连玄窍都没有冲破,竟然挥手之道就斩出数道剑芒,想来应是千剑宗的秘技,或者是少年手里那把灵剑藏有神通。

    千剑宗以剑为名,纵横固山,自然也是玩剑的大家。

    借着千剑宗少年将赵添贵等人逼退,陈寻从怀里掏出一枚铁球,注入灵力后熠熠生耀,大喝一声:“赵添贵,今些日子你如何待爷,你都记在心里,今日送你一份大礼!”接着就将铁球往赵添贵怒掷而去。

    赵添贵不知道那苦奴御使是何种法器,当即掣出一块锦帕掷去,想将苦奴这枚铁球状的法器包住,却不想锦帕刚与铁球接触,铁球即“砰”的一声巨响震彻天地,爆出一团几乎要将人眼刺瞎的青焰强光。

    那副锦帕刚刚化形就被撕得四分五裂,无数青焰火星从青焰强光之中激射溅出,赵添贵撑在身前的灵盾顿时被打得千疮百孔而碎形。

    赵添贵惊骇欲绝,身形往后疾退十数丈,满面惊容的看着平时任他欺侮、不敢有一丝挣扎的苦奴竟凌厉到这种地步,也看不出苦奴所御是何种法器,自爆后威力竟然如此之强。

    他那幅锦帕虽然算不上多高档的入阶法器,但他浸淫修炼多年,专收其他法器,哪里想得到,铁球炸开后所释的青焰强光竟是如此轻易的将锦帕撕成四分五裂,而余势犹能打碎他释出的护身灵盾。

    赵添贵又不想明白,眼前这苦奴又是什么来头,为了救千剑宗的这两个余孽,竟然不惜自暴法器?

    难道他是千剑宗藏在赤枫堡的暗桩、眼线?

    这是赵添贵唯一能想到合理解释,再想到这苦奴是卫澈击溃沙盗后虏来充当苦奴,暗感千剑宗为谋赤枫堡,算计真是深沉啊,但可惜还是计差一筹,落入卫瓘的圈套之中。

    赵添贵待要与同门重振旗鼓再杀上去,却见那苦奴又从怀里掏出一模一样的乌沉铁球,才知道这苦奴刚才并非自爆法器,而是这种法器就是靠自爆伤敌的,与同门对望一眼,当释出数面灵盾护在身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

    ***************************

    陈寻将铁球收入小乾坤袋中,青焰霹雳子炼制不宜,他迄今才制出三枚,是他此时手里掌握的最大杀手锏,刚才已经用掉一枚,剩下两枚还得留着保命时再用,要不是赵添贵两人刚才追得紧,他还不想浪费在这种小角色身上。

    见千剑宗一老一小都对青焰霹雳子脸露惊容,陈寻也无意解释,说道:“快走吧,栖云山这些杂毛不会如此就善罢甘休的……”

    当年老夔说过,青焰莲诀修炼到大成,能衍生出诸多术法神通,青焰莲爆就威力奇大的一种。

    化出九道灵识释出青焰莲火,在同一时相合即成青焰莲爆,这术法听上去极为简单,但仅分化九道灵识一项,就绝非还胎境后期以下的修者能够施展。

    除此之外,青焰莲火还有一个“不落九幽铁”的特性,就是说用九幽铁炼制一种特殊的密闭盒子,就能将一枚青焰莲火永远悬空的关在这只盒子里。

    青焰霹雳子用九幽铁炼制,内藏九个空腔,每个空腔里悬置一枚青焰莲火,与敌搏战时,只要将铁球内隔开青焰莲火的薄片震裂,就能形成一记威力奇大的青焰莲爆伤敌。

    赵添贵刚才也是命大,恰好祭炼能包裹他人法器的锦帕,代他挡住必死一击,不要叫青焰霹雳子近身炸开,他与同门必死无夷。

    陈寻想想青焰霹雳子也是有些缺点,毕竟没有哪个修士会轻易让他人的法器近身,他应该将青焰霹雳子打造得更有迷惑性一些,要是叫别人千方百计的抢到手里再炸开,那才有意思。

    不过陈寻也无隙琢磨青焰霹雳子如何改进,眼下还是先逃命要紧。

    陈寻在这片沙海躲躲藏藏,加上落草为寇有一年时间,对这一片荒漠石岭的地形异常熟悉。他马不停蹄的带着千剑宗一老一少,东走西绕狂奔四五百里地,确认没有栖云山弟子追来,最后躲入他此前落草的贼寨里停下来歇气。

    叫栖去山真传弟子卫澈击溃后,贼寨已成一堆废墟,仅有的一处泉眼也被卫澈的身边人轰塌堵死,残寨里仅剩不多的几株老榆树也都枯死,仅剩残木矗立在龟裂的泥土里,还有半年前被剿灭的沙盗尸体遗弃在残寨里,百骸不全,已经暴晒成干尸。

    熹武帝朝的疆土,远没有陈寻之前所想象的那么花团锦簇,千剑宗一老一小挨着一堵残墙歇气,他则将残寨里的这些干尸都堆到一起,举火焚烧……

    “救命之恩,莫齿难忘,纪东泽敢问恩公姓名?”千剑宗少年看陈寻将残寨里到处横倒的干尸堆到一起举火焚烧,走过来朗声说道。

    陈寻看了黑衫老者一眼,见他眼睛流露无奈的神色,心想他多半是不想纪东泽表明身份,只是纪东泽没有听他的劝说。

    陈寻记得黑衫老者好像叫李余,但他对固山郡以及千剑宗的人物风情不甚熟悉,既不知道李余是谁,也不清楚眼前这叫纪东泽的少年,到底是千剑宗的什么重要人物,以致黑衫老者不惜自爆法器,而其他千剑宗的弟子不惜以性命相殉,也要为这少年创造突围的机会。

    “乌寻。”陈寻瓮着声音说道。

    千剑宗虽然没有识破栖云山在赤枫堡所设的陷阱,但千剑宗在赤枫堡内应有眼线,除了刚才赵添贵喊破他的名字外,他相信黑衫老者对“乌寻”这个名字必有印象。

    果不其然,李余听到“乌寻”二字,当即眉头就蹙起来,一时间没能镇住胸腹间的伤势,大口咯出黑血,看他模样应是最后自爆铜镜法器冲击火凤焰海阵时,灵脉道基都受到重创。

    陈寻从怀里掏一只羊脂玉瓶递过去,这只羊脂玉瓶里有一枚玉蟾丹,勉强能帮李余镇住伤势。

    李余也是识货的主,心里也为此前的多疑过意不去,待服下玉蟾丹镇住伤势,就直截了当的说道:“赤枫谷苦奴里也有一个叫乌寻的沙盗,但我记得他仅有真阳境六层修为……”

    “千剑宗没有调查清楚的事情多着咧。”陈寻朝着李余嘿嘿一笑,直接就戳到他的痛处。

    李余听陈寻这句话,难过得想大哭一场,要不是他大意失策,没察觉栖云山竟在赤枫堡布下火凤焰海阵等他们自投罗网,怎么可能会牵累那么多的同门葬身火海,怎么可能会牵累少宗主身陷险地?

    李余两眼摸黑,恨不得在残墙上一头撞死。

    看李余满脸老脸狰狞痛苦之色,陈寻知道他刚才那句话应是叫李余痛不欲生,但他不将李余的痛处狠狠翻出来的戳得鲜血淋漓,他的谎言哪怕编得再圆满,都未必能瞒过李余这双老辣的眼睛。

    陈寻挨着残墙一屁股坐地上,粗鲁的说道:“我就是沙盗乌寻,半年前还在此地逍遥快活。贼他娘的,栖云山卫澈小儿满口仁义道德、替天行道,却将老子手下儿郎虏往为赤枫堡为奴。我想着你们能给力一点,老子可以趁他们不备,杀他娘一个痛快,哪里想到你们倒先中了人家的圈套……”

    听陈寻的话,李余心里又惭愧又悲痛,要不是纪东泽将他抓住,他就要在这残墙上一头撞死,对陈寻藏身赤枫堡想报亡寨之仇的说辞,也深信不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