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章 火凤焰海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送上,感谢贴吧白金盟主whcy166兄弟的慷慨捧场。【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首发}九月能收获四千张月票,全靠兄弟们支持,感谢……)

    陈寻见那只腾空而起的巨大火鸟,炎型巨翅展开将有三四十米宽,仿佛从烈焰中浴火而生的火凤,张口喷出无数火雨,瞬息间将峡谷淹没。

    陈寻见双方的视线都被吸引到峡谷上方,就从溪水里爬出来,闪身躲入岸边的草丛里,这才看到刚才攻击他的那枚古铜镜,此时悬峡谷上方,撑开一面数丈方圆的灵光罩,将漫天喷洒的火雨挡住。

    然而千剑宗还有五名修士没有来得及躲进古铜镜护罩之中,只能御出自身法器苦苦支撑。

    汇聚天地灵气的火鸟喷出火雨仿佛无休无尽,那五名修士很快就会支撑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殒命火海之中。

    陈寻也不知道火鸟喷出的是何种火焰,落在光秃秃的石岭上还在燃烧,就像将山石都点燃了一般,百米宽浅的峡谷已是一片火海,火鸟犹在半空持续不断的喷射火雨。

    片刻之后,那枚古铜镜撑开的护罩开始晃动起来,显得有些支撑不住。

    以古铜镜为法器的,是千剑宗一名还胎境后期修士,身穿青黑长袍,在火光映照之下,他的脸扭曲而狰狞,看上去也是将灵力摧发的极致,才能御使古铜镜撑开这么大的防罩。

    就见这人一手掐住法诀,维持古铜镜悬在峡谷上空不落,一手拼命往嘴里塞丹药,维持灵力的消耗。

    谁都知道,一旦古铜镜释出的护罩被打破,在这暴炎火雨之中,谁都不要想能轻易生还?

    千剑宗的其他修士虽然不断的御使法器、施展法术,想要帮此人分担压力,但寻常法器、防御法术在火雨之中都坚持不住须臾片晌……

    看到这情形,陈寻才知道他与其他苦奴实际只是掩护中年文士潜入赤枫林的诱饵炮灰而已,而栖云山派出的这六名守堡修士,早就将赤枫堡法阵真正的核心阵眼转移到峡谷附近的赤枫林里。

    栖云山弟子就是算准千剑宗再次袭来,会在峡谷方位发动对赤枫堡的攻势,中年文士就要借机渡入赤枫林,方便就近操控阵势,施展火鸟强袭法术,将这些千剑宗的修士一网打尽。

    若不是阵势从赤枫堡地下灵泉里源源不断的汲取灵气,陈寻实难想象,哪个还胎中期的修士,能施展如此巨型的炎火术法,还持续这么长的时间。

    千剑宗修士大多将随身最强大的法器掣出,攻击赤枫堡的防护罩,哪里想到最大的威胁会发生在腋侧,法器不及撤回,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趁着千剑宗修士措手不及,身在赤枫堡内的三名栖云山弟子毫不犹豫,趁乱将赤枫堡上空的十数件法器打碎、打落,仅有不到一半的法器被千剑宗修士收回。

    千剑宗散修也意识到中了计,青黑长袍修者御使铜镜撑开护罩,其他十数修士同御灵剑,往喷射火雨的火鸟轰去。

    十数道灵剑灵动不休,虽然外围有两三枚灵剑被火雨毁去,但其他灵剑抵近火鸟就爆出十数巨大剑芒,顿时将火鸟绞得七零八碎。

    而在这时,赤枫林里又有一只超大型的火鸟腾空而起,往峡谷上空扑来。

    千剑宗的修士也知道最大的威胁实藏在赤枫林里,当即不再管腾空而起的那只火鸟,一起御使灵剑,化作暴烈剑芒往赤枫林斩去。

    一团团比烟花暴烈百倍的强光伴随雷鸣巨响闪过,在石溪岸边生长不知道多少年赤枫林,瞬眼间就被摧毁一尽。

    却见栖云山那三名修士身边有八樽火凤铜像立地生根,喷出数十只展翅仅一两米宽的小型火鸟,在赤枫林的上空形成火鸟环,将十数道灵剑挡在外围攻不进去。

    “竟然在四煞阵内暗藏火凤焰海阵!栖云山为了守住这眼灵泉,果真费尽心计啊!”千剑宗黑衫老者看到赤枫林里的真面目,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我栖云山在此筑堡生根已有百年,千剑宗百般挑衅,今日不将你们性命留下,给千剑宗一点颜色,只当我栖云山是好欺负的。”栖云山中年文士冷声喝道,手里催发火鸟往峡谷上空逼近丝毫不慢。

    “呸,栖云山无耻之极,趁我千剑宗内乱,将赤枫山连同云中郡多处矿脉夺走,然而赤枫之碑,千年前乃我千剑宗九祖所立,天下道修皆知。难道过去百年,你们以为毁去我千剑宗九祖所立之碑,就真能将这眼灵泉据为己有吗?”千剑宗黑衫老者额头青筋暴露,不知道他是气愤所致,还是在火鸟逼迫之下,灵力催发到极限所致。

    “千剑宗有能力就来夺走,说那么多的废话干什么!”栖云山中年文士冷声轻喝。

    陈寻倒没有想到千剑宗与栖云山此番开战恶斗,背后竟然藏有纠缠百年的恩怨。这也难怪,他此前身为苦奴藏身赤枫堡,堡里的栖云山弟子自然不会自曝宗门丑事叫他偷听去。

    看此情形,千剑宗自以为将栖云山天元境以上的强者堵在宗门不能驰援,就能将赤枫堡信手夺回,未曾想栖云山早有算计,早在赤枫堡布下火凤焰海阵,等着打千剑宗夺堡弟子一个措手不及。

    千剑宗有两名修士气愤不过中年文士的嚣张态度,见火鸟还未逼近峡谷上空,趁空隙化作流影疾掠而出,就近掣出灵剑化作十数丈长的暴烈剑芒,就往火凤焰海阵。

    而停在赤枫林上空的火鸟环迅捷分出两枚火鸟,化作火光流影往这两名千剑宗弟子疾射而去。

    千剑宗弟子挥舞剑器,将两只火鸟打碎,然而这两只火鸟被打碎后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作两蓬火雨将这两名千剑宗弟子兜头罩住。

    这两名千剑宗弟子施出的金刚玄符仅支撑一息时间就被火雨,沾上火雨浑身就像火人惨叫着死去。

    这一情形,陈寻看了也胆颤心惊,火鸟喷吐的火焰威力,实在不青焰莲火之下,暗感这火凤焰海阵真是玄奥莫测,难怪千剑宗修士看了会脸色大变。

    千剑宗黑衣老者情知这次载了一个大跟头,稍不留意很可能会全军覆灭,脸色变幻,摒指击在胸口,吐了一口命元真血,喷向头顶上空的铜镜,就见铜镜光华大作,舍去当空逼来的巨型火鸟,而往火凤焰海阵攻去。

    火凤焰海阵布在灵泉之上,有源源不断的地脉灵气可以汲取,拼消耗,千剑宗弟子都难逃一死,只有直接攻击火凤焰海阵本体,阻止阵势运转,才有一丝逃脱生天的希望。

    栖云山弟子在赤枫堡布下的火凤焰海阵,毕竟不是栖云山的护法大阵。

    没有有层层叠叠的防护小阵,火凤焰海阵是直接暴露在外,其攻强而守弱,未必就能摧毁的希望。

    配合黑衣老者的强攻,千剑宗弟子又掏出两枚灵光闪濯的玄符,化作流影没入石地,下一瞬地动山摇,陈寻没有防备,整个人都差点从草丛里颠出来。

    陈寻学过撼地诀,但可没有办法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心知千剑宗弟子刚刚掷出的两张玄符必是高级货。

    撼地符无法震断地脉,但如此剧烈的地动山摇,必然也将影响到地底灵泉对火凤焰海阵的灵气供给,在古铜镜的进逼之下,十数枚抵御的火鸟果真是火光渐渐黯弱,灵力有难维持的迹象。

    栖云山中年文士不得不将峡谷上空的那只巨型火鸟撤回来,压制千剑宗黑衣老者的铜镜法器。

    而在此时,古铜镜猛烈爆出一团光柱,一阵比撼地诀还要强烈十倍的震动,以赤枫林为核心,往四周迅速扩散,陈寻就觉得石地像波浪一样汹涌起来,忙施展落地生根诀,才没有被沿地面扩散的巨力掀出去……

    陈寻骇然失色,没想到黑衣老者竟然不惜自爆法器,也要先将火凤焰海阵毁去。

    铜镜爆开后,黑衣老者也是张口吐出一滩黑血,整个人萎顿不堪,叫一名千剑宗的少年弟子搀住,才没有倒在地上。

    这些千剑宗弟子趁着八根火凤铜柱暂地无法运转阵势之际,从峡谷抢出,御使灵剑往赤枫林攻来。

    中年文士将手中青玉柄紫扇抛开,一道道黑色火柱如狂龙卷出,威势竟不比小型火鸟稍弱,叫千剑宗弟子一时间竟难以逼进赤枫林。

    而此时,赤枫堡内那三名守堡修士,与守堡役卒、数十苦奴也一起杀将出来。

    就短短十数息时间,火凤焰海阵又恢复运转,一枚枚火鸟从八根火凤铜柱口吐出,往逼近赤枫林的千剑宗弟子杀去。

    这时候,千剑宗弟子也知大势已去,顿如兽散,然而火鸟去势疾如火箭,千剑宗弟子避之不及,纷纷被火团吞没。

    陈寻见那个千剑宗少年挽着那黑衣老者往他这边逃来,心里直喊晦气,只是情势由不得他有迟疑犹豫。

    而此时他就算诛杀这黑衣老者也无法再隐藏踪迹,无法再取信栖云宗的弟子,陈寻当即从须弥戒掣出灵剑,就朝如形随影追来的火鸟劈去。

    也不敢三七二十一,陈寻连着释出六道金刚玄诀,化出一道道护身灵罩,将那能熔金断铁的火雨挡在身外,拉着黑衫老者跟那名千剑宗少年弟子,就往石溪下游狂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