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章 苦奴协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白金盟主贴吧whcy166兄弟的慷慨捧场,第二更送上……)

    乌云遮闭星月,但极远处涂山之巅的天焰犹将艳紫色的幽光抹在荒漠沙海之上,永不沉沦。【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赤枫堡地牢里,百余苦奴挤挤挨挨躺着肮脏的草褥子上,臭虫满地乱爬,仅头顶三寸见方的小孔与地面相通,让新鲜的空气跟赤枫堡里的灯光透进来。

    苦奴也分三六九等,像陈寻这样有修为在身的苦奴,自然有资格舒舒服服的躺在通气孔的下方,周边也空出好一片草褥子,没有哪个苦奴不开眼挤过来。

    陈寻心神散开,能感应到上面守堡修士、管事们焦躁不安的情绪,为难以预料的命运而惶恐。

    陈寻抱头而枕,他跟地牢里的其他苦奴一样,对发生在栖云山与千剑宗之间的恶战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无论是栖云山守住赤枫堡,还是被千剑宗攻破拿下,想到采石筑堡、下坑挖矿,都离不开这些苦奴。

    还有好些苦奴的眼睛里都藏着隐隐的兴奋,暗中联通,打算趁赤枫堡被攻陷时的混乱逃出去。

    陈寻心里也有所犹豫,他倒不是对栖云山存有什么好感,而是除了赤枫堡外,他一时间也找不到既能藏身,又能修炼灵力、洗炼灵脉的地方。

    而同时赤枫堡真要被千剑宗攻破,千剑宗必然会对所有的苦奴再严加盘查一遍,重新施展别的控制手段,陈寻想留下来,就很难保证在这个过程中不露出马腿。

    陈寻此前之所以能轻易混入赤枫堡的苦奴队伍中来,实是栖云山真传弟子卫澈太骄傲了,不屑亲自出手对俘虏施展役心术,才叫陈寻轻易就蒙混过关,不然他很难在还胎境后期巅峰的卫澈面前,隐瞒修为。

    赤枫堡突的一阵巨震,几乎要将地面整个的掀翻过来,有些苦奴措不及防,被巨震掀得高高抛起,头顶砖石“哗哗”落下,砸得大家哭爹喊娘。

    陈寻透过通气小孔,看到赤枫堡外的一角夜空焰光大作、剑影纵横,从通气小孔外传来惊慌的尖叫声:

    “不好,千剑宗的人又来袭了!”

    陈寻心神一凛,不去管其他狼嚎鬼叫、躲避落石的苦奴,退到地牢的角落里,盘膝打坐,解去藏匿灵脉的法术,从玄冰火湖汲聚灵力,炼化将栖云山弟子在他体内施下的役心符。

    是走是留,可以看形势伺机而动,但在危急之刻,不能在自己体内还留着这道受制于人的玩艺。

    “乌寻!”

    地牢门外就一声大喝,陈寻心里一惊,抬头就见两名赤枫堡管事在外面大呼小喝,催促看守将地牢的铁门打开。

    陈寻没想到这么倒霉,刚将役心符炼化,赤枫堡的管事就跑下来找他。他不动声色的暗中凝聚两枚剑诀,直要这两名管事发生一点不对劲,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先杀出赤枫堡再说。

    “你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只要你们能协助守住赤枫堡,日后必会禀告宗门,解除你们的劳役之苦,任凭去留。不过,想来你们也不用我再提醒役心符的厉害……”两名管事挨着监房点名报姓,将有修为在身的苦奴都从监房里喊了出来。

    陈寻没想到两名管事下地牢来,竟是要他们上面协助防守赤枫堡,他心里直是冷笑,赤枫堡都到了要苦奴协助防守的程度,可见真是抵挡不多久了。

    陈寻对栖山云殊无好感,怎么会冒着暴露的危险去协守赤枫堡,但想到这无疑是他脱身的一个机会,一时不虞会被发觉异常,暂时也就按兵不动,与其他十七八名苦奴,跟着两名管事从地牢里爬出来,走到高墙。

    就在赤枫堡石溪对岸不到两千米外,有三四十个身穿朱黄两色衣裳的千剑宗修士,御使法器,气势汹汹的直扑防御阵势攻来,一时间法器爆出的灵光与阵势透漏的五色禁制光芒碰撞在一起,发出阵阵雷鸣般的爆裂巨响,又像一团团炸开的烟花也将幽暗的夜色耀亮。

    在如此猛烈的攻势之下,赤枫堡防御禁制看上去岌岌可危,禁制所形成的五色灵光罩波动不休,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攻破,要比上一次启动时弱了许多。

    栖云山六名守堡修士,都站在高墙之上,神情凝重的看着这一幕。为尽可能减少千剑宗之敌对防御阵势的直接攻击,一名身穿月白长衫的老者,率先放出一枚青玉珠,飞出防御阵后就倏然变大,仿佛散溢青色毫光的一轮圆月,在阵势后抵住千剑宗弟子御使的数柄飞剑。

    看法器爆出的灵气强弱,陈寻估计千剑宗这次出动的还胎境修士足有二十人,其中还胎境后期修士也有四五人,比第一次突袭,战力几乎增强了一倍。

    赤枫堡的防御阵势还有欠缺,陈寻可不觉得凭借六名守堡修士能够打退千剑宗的强攻。虽然他们走上高墙后,有一名身穿文士长衫的中年修士,将管事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还激励人心的许诺他们这些苦奴,只要协助防守赤枫堡立下大功,就能加入栖云山宗门的机会,陈寻心里只是暗暗琢磨脱身之策。

    栖云山宗门此时都没有派遣援兵过来,要么千剑宗实施的是围点打援之策,以赤枫堡为饵,实际上在半道上设下重兵,已经将栖云山派出的援兵给干掉了,要么千剑宗直接派出人手,将栖云山也都围困住,叫栖云山根本没有能力派出援兵。

    不管哪一点,栖云山都自身难保,此时连小命都未必能保住,就算有机会加入栖云山,也没有太大的诱惑力。

    不过心里想归想,陈寻还是与其他苦奴乖顺的接过守堡修士发下来的兵刃。

    “擅长什么兵刃?”

    “剑。”陈寻说道,从那名中年修士手里接过一柄乌铁重剑。

    身穿文士长衫的中年修士,手持一柄青玉柄紫扇,与另两名年轻的还胎境修士,带着陈寻他们这些苦奴走下高墙,从赤枫堡的暗门潜出,分成三股往石溪对岸包抄过去。

    晋入还胎境之后,修炼灵力,御使法器、剑诀、术法,威力之强大远非真阳境的散修能远,但说到肉身强弱,除了走神魔炼体路数的修者外,普通的还胎境修士还真不比青阳境武修、蛮武强多少。

    中年文士意图带他们潜行包抄,贴近后与千剑宗的修士贴身肉搏,陈寻能够理解,但不明白中年文士有什么自信确定千剑宗修士没有一点防备,就叫他们悄无声息的接近?

    虽然中年文士许下诛杀一敌可入宗门的诺言,陈寻还留了一个心眼,手里拿着乌铁剑,不动声色的落在包抄队伍的后面。

    前方刚趟过石溪,前方石地忽然以峡谷中心,腾起一只直径足有百丈的巨大火环。

    火环火柱升腾而起,足有七八丈,走在最前面的两名苦奴措不及防,当即叫火柱烧成灰烬,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

    虽说千剑宗临时布下的火环阵,没有扎根在灵脉或灵穴之上,无法持续运转太久的时间,但提醒示警则是足够了,转瞬之间,就见千剑宗修士从攻打赤枫堡的法器之中,分出十数枚剑光,朝这边斩来……

    当前的三五苦奴当即就被切瓜剁菜一般,被剑光斩得身首异处,陈寻以乌铁铁为盾,横在身后,挡住一道斩来的剑芒,借势滚下石溪,避开千剑宗修士的视线。

    手里的那把乌铁剑则断成两截,还有少许剑气侵入体内,陈寻潜在溪水之下,悄然将剑气化去,一时间也拿不定注意,是继续冒充死尸潜伏在石溪里,还是跟在其他苦奴身后逃回赤枫堡。

    千剑宗诸修士发现赤枫堡苦奴出堡包抄,当即御使剑芒诛杀而来。

    千剑宗以剑为名,青阳境巅峰弟子御使的剑气就凌厉无比;还胎境修士所使剑芒,更是能斩断一切凡铁。

    赤枫堡一名苦奴竟然能以凡铁震裂剑芒,对这样的人物,不亲眼看到他死,怎么能叫人放心?

    陈寻还在迟疑不决,就有一枚青滢古镜飞到石溪上空,一道清滢灵光从古镜射出,透过溪水直接落在他的身上。

    陈寻就觉得他扒光后被人围观一样,心念转动之际,在原处留下一道神魂分影,真身往水底又潜入一丈。

    下一瞬,青滢古镜射出一道雷光,透过溪水,直接将陈寻留在原处的神魂分影打散,涌动的水流直接将溪水里一截枯木压在粉碎。

    陈寻暗暗心惊,没想到这枚古镜法器竟如此厉害,要不是他脑子更聪明一些,就要被迫露出行迹了。

    仅剩七八个苦奴逃回赤枫堡,但那中年文士与另两名守名修士并没有撤离,陈寻心里暗暗奇怪,心想那中年文士有还胎境中期修为,另两人年轻一些,也晋入还胎境,总不可能就这样被千剑宗无声无息的干掉了吧?

    就在陈寻捉磨不透之时,石溪西岸骤然响起一声凤鸣,一只巨大的火鸟从西岸赤枫林里升腾而起,往两百米外峡谷里的千剑宗修士猛扑过去。

    千剑宗修士想将赤枫堡上空的法器撤回已是不及,当即立即掣出其他法器抵御火鸟,而火鸟扑至峡谷上空又是一声厉啸,张口喷出无数火雨将峡谷淹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