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离开沧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一卷结束了,新书也累计有二十位盟主,感谢兄弟们一如既往的支持;也祝即将参加工作的副版修宝宝前程似锦、纵意花丛……)

    苏房龙这话一出,顿叫大殿里众人鸦雀无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此时进入沧澜城的天元修士,大多数都代表沧澜周边的诸大世族、宗门势力,既然夔龙天图是在沧澜城公开出售,而沧澜学宫又要与玄寒宗、夷山宗维持表面上的一团和气,那就不能拒绝玄寒宗、夷山宗派人到沧澜城参与对夔龙天图的竞购。

    虽说从夔龙天图悟出元丹、法相境的修炼道法,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万事都无绝对,更不要说夔龙天图本身就是一件天道至宝,有着种种神通妙用。

    要有可能,苏家怎么都要阻止天图落入玄寒宗、夷山宗两家手里。

    而如果苏氏能促成夔龙天图由元武侯府或栖云山获得,这都将有助于加强跟元武侯府或栖云山的关系,能减轻玄寒宗、夷山宗对沧澜所造成的压力。

    此时是想着压制北山一脉的崛起,还是想着尽可能促使夔龙天图最终落入元武侯府或栖云山之手,这其中的轻重缓疾,还需争辩什么?

    而现在沧澜城内风起云涌,诸大势力都派人过来,苏氏也不能强迫陈寻同意最终将天图卖给哪家,要想陈寻配合,将夔龙天图售给元武侯府或栖云山,那他们此时怎么可以拒绝陈寻的要求?

    “我与陈寻此子接触不多,但听闻其事,也知此子桀骜难驯,危验之时还是以安抚为先吧。”苏竣元这时才开腔表明态度。

    在沧澜城威势仅在老祖之下的苏守思,默然片晌,才吭声道:“这事就由房龙来处置吧。”

    **********************

    听苏房龙转述苏家内部好不容易才统一起来的意见,陈寻也知道他此时还要坚持夔龙天图由价高者得,就是不知死活。

    涂山以西,万里方圆内,沧澜学宫、玄寒宗以及夷山宗三大势力并尊。

    除苏家老祖,沧澜学宫原有六大天元修士,玉瑶子作为硕果仅存的天元后期,在玉柱峰身殒道消,对沧澜学宫实是极惨重的损失。

    青阳子借云游寻药未归,实同叛逃;除此之外,学宫就剩下苏氏宗主苏守思一人是天元中期,而其他三名天元初期,还有两人是外姓太上长老。

    苏家面临如此的局面,可以说是如履薄冰,行差踏错一步,很可能就万劫不复、千年基业也将毁于一旦。

    而陈寻想到保住虚元秘殿的秘密,需要沧澜学宫与玄寒宗、夷山宗之间的平衡不被打破掉,笑着跟苏房龙说道:“我对学宫始终还是有感情的,既然学宫希望夔龙天图最终能落到元武侯府与栖云山两家之一,只要不太亏我,我又怎么会有意见?”

    此外,他抛出夔龙天图,是转移他人视线的,就没有想过能从上面狠捞一笔。

    苏房龙也是代表学宫应允,在紫衣弟子的权限范围之内,陈寻及北山从学宫总计可以提前支取高达五百万符钱的丹药、法器等资源,但陈寻需要事前将夔龙天图交出来作为抵押。

    要不是沧澜学宫当中间人,陈寻想暗中跟元武侯府、栖云山这样的势力交易,多半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沧澜学宫拿夔龙天图跟元武侯府或栖云山交好,好歹还能剩点羹汁给他。

    陈寻也不多想,当着苏房龙的面,就将夔龙天图交给苏棠收好。

    苏房龙微微一笑,也不点破什么,默认夔龙天图在苏棠手里就算是陈寻交出来抵押了。

    九气炼阳诀是修炼道基的根本道法,籍之修炼晋入还胎境中期、后期,要比寻常的玄功道法有可能洗炼开辟出更多的灵脉,但仅附带夔龙灵甲一门防御神通,也是九气炼阳诀的缺憾之处。

    北山众人要提高实力,还需要从学宫换取一些攻击、防御等辅助性的道法玄诀。

    而晋入还胎境后,虽然可以汲取天地灵气修炼灵力,但不意味着就可以摆脱对丹药的依赖。

    与敌搏杀时,还胎境修士仅靠汲取天地灵气,是无法维持灵力剧烈消耗的,还需要辅以丹药,才能更为迅速的恢复灵力。

    当然,乌蟒丹、聚元丹这些低级丹药,能提供的真阳灵力有限,就需要从学宫换取丹方,烧制九阳丹等更高级的丹药。

    法器以及法阵的炼制素来不易,同时也都是沧澜学宫概不外泄的不传之秘,陈寻这次也只能从沧澜学宫换出一些炼制成的法器、法阵。

    学宫同意陈寻及北山提前支取的修炼资源,看着数目极大,但稍微看着像个样子的中级入阶法器,就要数万,甚至十数万符钱,五百万符钱实际也只能换三五本还胎境修炼的道法玄诀、三五张丹方以及十一二件中级入阶法器而已。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想跟沧澜学宫这样的世族势力公平交易,无疑是痴人做梦;反正怎么都是个亏,陈寻也只能先咬牙认了。

    除了丹方、道法玄诀及诸多法器玄甲之外,陈寻还从沧澜学宫提前换了一套小型护山法阵。

    这套四柱山河阵是缚龙山中枢大阵简化不能再简化的版本,法阵部件也确实简单之极,一个阵盘,四根半米高的盘龙法柱再加上其他杂散构件,堪堪能将一只小乾坤袋装满,但就这么一套小型护山法阵,就要抵两百万符钱。

    在沧澜城里,能换得的最高级法器,大概也就是四柱山河阵了。

    作为缚龙山中枢法阵的简化版,四柱山河阵仅需四名还胎修士主持,就能抵挡天元强者的强攻,自有其过人之处,但护山法阵需要布置在灵穴或灵脉之上,才能汲取到足够维持法阵运转的灵气。

    若无灵穴、灵脉源源不断的供给灵气,仅靠主持法阵的修士或者法阵储存的灵气,法阵能多能维持半天时间的运转。

    这作为护山法阵来说,想要抵御其他宗门或宗族势力的强攻,是远远不合格的。

    蟒牙岭整个北坡,目前看上去能称得上是灵穴的,也只有天马湖一处。

    天马湖虽然像天然生成的巨形聚灵伏元阵,能汇聚天地灵气,但天马湖太大了,而四柱山河阵布置下去,顶天只能覆盖方圆里许的范围。

    而陈寻之所以不惜代价,换得四柱山河阵,也没有打算送去北山城。

    虽然沧澜学宫将法器、法阵炼制之法视为不传之秘,但陈寻得常真所传授给他的玄衍诀,所涉及到奇门遁甲、术数阵势之学,要远比沧澜学宫的深奥强大,但陈寻想要将玄衍诀悟透,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此前青木道人将他三十年所积累绘符炼器的经验倾囊相授,陈寻才能顺利参悟玄衍诀第一层法诀。

    然而青木道人在绘符炼器上的修为也相当有限,底蕴远不能跟沧澜学宫的天元修士相比。就算陈寻与青木道人不分开,在没有他人指导、印证的情况下,想参悟玄衍诀的后续法诀,会变得艰难无比。

    陈寻就想将换出一套四柱山河阵进行折解,从中摸索炼制法阵的学问,至少他在参悟玄衍诀,能有更多的印证。

    他若是能将四柱山河阵研究透了,差不多也就能将玄衍诀第二、第三层法诀参悟出来。

    *************************

    陈寻没有让青木道人再留下来,让他与左崇谷、南獠、宗桑、左丘等人一起,护送从沧澜学宫换得的法器、丹方、道法玄诀、丹药以及赤精铜、赤乌金等炼制材料,先行返回北山。

    陈寻没有资格直接与元武侯府、栖云山等宗门势力交易,他住在缚龙山巅,安心修炼从学宫换得的御气术,交易之事完全交给苏房龙、苏竣元等人出面商谈,他留在沧澜城就等最后一个结果。

    两个月后,他才在苏房龙的引荐之下,与元武侯府的一名供奉见面。

    栖云山与元武候府都位于涂山以西的元武郡境内,与沧澜隔涂山相望,要说到传承,栖云山的传承更为久远。

    陈寻原以为苏氏会更乐意借夔龙天图跟栖云山结盟,借栖云山的支持减轻来玄寒宗、夷山宗的压力,未曾想苏氏竟然更希望夔龙天图落到元武侯府手里。

    苏氏意图与元武侯府结盟,陈寻也假装糊涂,与元武侯府那个有天元境修为的太上执事谈了片刻,见他打心眼底瞧不起他这个捡了狗屎运的臭小子,也就假模假样的犹豫了片晌,就同意了元武侯府报的价码。

    扣除沧澜学宫的分水以及前期从沧澜学宫提前支取的法器、丹方等,陈寻将其他所得都换成一锭锭的赤乌金、九幽铁等炼器材料,装入一枚须弥戒中……

    须弥戒看着不怎么起眼,储物空间比小乾坤袋仅大小五六倍,但沧澜学宫太上长老都未必能人手一枚。

    又由于须弥戒所辟空间要开阔许多,之前许多尺寸较大的玄兵、法器,放入须弥戒就绰绰有余了。

    ***********************

    明月仿佛玉制圆盘,悬于云雾之上,散发出皎洁的光辉。

    陈寻与苏棠谁也没有惊动谁,悄然离开缚龙山,出南城门潜入鱼龙混杂的南城。

    南城有一座破落的小院子,还是当年北山少年刚进沧澜城时的落脚之地,此时长成一片竹林。

    苏棠早就在竹林里布局小迷踪阵,此时与陈寻藏入其中,不怕有人能窥视。

    “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吗,有我、有四叔祖替你担保,你可以随便拜入哪个太上长老的门下修炼,”苏棠卓手而立,但想到今夜别后,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心里满是惆怅,忍不住想要陈寻能留在沧澜,“你的机缘、你的天资悟性,我想宗主他们都看在眼底……”

    看着苏棠的绝美脸蛋,在皎洁的月辉下是那么的出尘脱俗,仿佛从月宫走出的仙子,陈寻看了心旌摇荡,不舍的摇了摇头:“我就算拿出夔龙天图、拿出青鸾蛋,别人必要也会认定,我从玉柱峰秘窟得到好处绝不止这两样。所以只有我走,才能真正的将众人的视野转开……”

    除了那遥不可及的地球外,他已经将沧澜当成故乡、当成家园。

    要有一丝可能,他也不想远走他乡,他还想要与苏棠长相有厮守,共修道法呢,但在这强者为尊的天域,他一个还胎境修士,也太渺茫了一些。

    这段时间来,他小心翼翼的游走钢丝之上,稍不注意,就是万劫不复的结局。

    他还要修炼,就不能一直都过这种胆颤心惊的日子。

    除非苏棠晋入天元,能在沧澜学宫独成一系,或者他晋入天元,能有更强大的实力守护虚元秘殿的秘密,不然,他唯有离开沧澜,才能叫风浪稍稍平静一些。

    “苏棠、陈寻,我过来了……”千兰启动禁制,悄无声息的潜入竹林里。

    “没有惊动你师父吧?”陈寻问道。

    千兰俏脸微红,说道:“出山门时,我被师父拦住,她好像猜到你今夜会走,让我将这东西送你,说她就不过来给你送行了……”

    陈寻微微一怔,苏灵音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闭关修炼,还以为千兰到南城跟他见面,不会惊动到苏灵音。

    千兰递来用荷叶包裹的一件东西,陈寻接过来打开竟是一枚两尺长的无鞘小剑,剑身明亮如水、青光湛湛,还没有刻上一丝玄符法诀;剑下压着一本帛书,手书“灵音剑诀”四字……

    没想到苏灵音平静待他冷漠,临了非但不阻他离开沧澜,还拿她炼制将成的灵剑与剑诀相赠。

    陈寻心里是百味陈杂,将灵剑与剑诀收入须弥戒中,又释出一团雾气将自己遮住,将身上的衣物赤光溜溜的脱下递给千兰。

    满怀惆怅的看着苏棠与扮成他模样的千兰走远之后,陈寻钻入竹林下的秘道里,换上一套全新的罩袍,潜入一家货栈的马棚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