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中间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武阳是苏家的天之骄子,自有资格冷傲,但陈寻在夔龙跟常真面前,一言不和也是做出拍拍屁股就走的姿态,苏武阳的这股冷傲劲在他眼里就有些可笑。【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首发}

    陈寻就没有再多看苏武阳一眼,直接与苏竣元、苏灵音谈到正题上:

    “想来一切事,苏棠都已经告诉府主与苏长老了,晚辈在这里就不赘述。夔龙天图搅得沧澜风起云涌,晚辈自知无德无能,不敢窃异宝而私藏,这才想着将夔龙天图拿到沧澜出手。晚辈也不是不想将夔龙天图献给学宫,实是晚辈资质愚昧,想将从夔龙天图悟得的道法修炼圆满,需要大量的资源……”

    “好了,夔龙天图乃天阶至宝,苏家也无德无能据为此己。”苏灵音说道,

    换了寻常散修,意外得到夔龙天图这样的天道异宝,第一个心思多半是找个地方藏起来潜修百年,但陈寻能做这样的决定不叫人奇怪。

    这些年的接触,苏灵音也确知陈寻此子擅谋算,心思机巧奸滑,实非苏家子能及。

    寻常人就算有天大的机缘,得到夔龙天图这样的天道至宝,但没有充足的修炼资源支撑,也绝难有什么大的成就。

    陈寻从夔龙天图悟出一些道法玄诀,继而拿夔龙天图换取足够支撑他未来数十年修炼的资源,也不能不说是一种选择。

    虽然说沧澜学宫也喜欢将夔龙天图这样的天道至宝据为己有,但青阳子叛出学宫,玉瑶师祖又身殒道消,苏家再将夔龙天图公然截留下来,只会加倍促使玄寒宗、夷山宗等势力对沧澜虎视眈眈。

    而苏灵音也知道,陈寻压根就无意将夔龙天图交给苏家,他暗中搅动这么大的声势,就是防备苏家从他手里吞下夔龙天图。

    虽然苏灵音心里对陈寻没有太多的好感,但千兰毕竟是他拿出九转金丹所救,继续说道:

    “沧澜学宫可以出面促成夔龙天图的交易,但照规矩,交易所得,学宫要拿走三成。”

    “这是应该的。”陈寻恭敬的说道,心里却将苏家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苏棠将青鸾蛋带回学宫,名义上就算是他付给学宫的报酬,没想到学宫还想再从夔龙天图的交易里抽三成水,真不能怨青阳子会暗中与玄寒宗勾结,换了他也早就反了。

    幸好他跟苏棠不分彼此,苏棠也早就滴血与蛋中胎鸟心息相通,不虞苏家有其他人能从苏棠手里夺走青鸾蛋,不然这次交易他心里得委屈死。

    苏棠知道陈寻心里在怎么想,只是尴尬一笑。

    陈寻又跟苏灵音说道:“对了,姜冰云死后,还有两件法器留下来,都是学宫之物,晚辈这将交给苏长老带回去……”

    “那贱人的东西,学宫无意收回。”苏竣元面无表情的说道。

    玉柱峰一战过后,青阳子外出云游寻药,随后楼离等人无故消失,沧澜学宫就看到一些蹊跷,而到千兰醒来,青阳子与玄寒宗勾结的真相自然也就一目了然。

    想到那么多的学宫弟子殒落荒原,听陈寻提及姜冰云那个贱人,苏竣元再好的秉性,也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自然不愿收回姜冰云“死后”留下的法器。

    而相比较夔龙天图交易所得,两件残破法器也实在不值得一提。

    陈寻默然,他也无意将黑蛟灵旗交出去,心想那套他与姜冰云坠入秘窟、姜冰云与异兽两败俱伤后他最后得渔翁之利的谎言,至少是叫苏竣元、苏灵音深信不疑了。

    既然要沧澜学宫当中间人,陈寻自然也要将夔龙天图拿出来,给苏灵音、苏竣元一鉴真伪……

    苏灵音、苏竣元二人自然认不得陈寻拿出来的夔龙天图实是九相灵旗之一,但见一张异兽大皮在注入灵力后幻化出的夔龙法相欲吞山河,搅得百里内的云气翻涌,也知眼前此物确是天道至宝无疑。

    “好了,确是夔龙天图无误,你随我们进沧澜吧。”苏灵音挥了挥手,让陈寻赶紧将天图收起来。

    这些天已有不少天元修士闻讯进入沧澜,此地云气呈现异相,很容易引起那些天元修士的注意。不要看大家都是有脸面的人物,但有机会杀人夺宝,天元修士可不会比其他人更收敛,他们还是要赶紧离开此地。

    ***********************

    沧澜学宫要从这笔交易里抽三成水,自然也要为这笔交易出些力气。

    陈寻的要求很简单,在交易完结之前,沧澜学宫要保证他们的性命安危,同时也要由沧澜学宫出面,与这些天进入沧澜城的天元修士以及各家宗门、世族派出的代表商谈价码;交易完成之后,他携交易所得的资源离开沧澜城,之后是生是死,与学宫再无干涉。

    进入沧澜城,陈寻、青木道人以及南獠、赵屠等人直接住进缚龙山巅的别院,左崇谷、左丘也被苏灵音安排坐在这里,正好方便大家见面。

    缚龙山是学宫内院驻所,平日只有紫衣弟子能随意进出。

    玉柱峰一役,沧澜学宫有近半的紫衣弟子殒命荒原,使得此时缚龙山巅的别院里显得格外冷清。

    “九转金丹跟三十株赤阳草,都叫元武州燕家买去,这是十二万斤赤精铜跟一万斤赤乌金。”赵屠将三只小乾坤袋拿出来,交给陈寻。

    云洲修士之间的交易,都以炼器材料或丹药结算。

    赤精铜是云洲最为普遍使用的炼器材料,也是消耗最多的炼器材料;赤乌金与赤精铜伴生,产量要比赤精铜稀微,也更为珍贵,都是云洲修士之间交易最佳的等价物。

    十二万斤赤精铜、一万斤赤乌金,听上去相当可观,但实际上也很有限。

    赤精铜、赤乌金入手极沉,相当体积的赤精铜大约要比沉檀木沉二十倍,六枚四四方方、每枚重两万斤重的赤精铜锭,仅用两只小乾坤袋就能装下。

    而赤乌金比相当体积的赤精铜还要沉上三倍,一万斤重的赤乌金锭,也就两只篮球大小,仅够铸制十二把赤乌坯刀而已。

    赵屠又说道:“燕家知道夔龙天图一事后,有意出资买下,还暗示我们不需要再找其他买家……”

    “一枚九转金丹还不至于叫燕家抹下脸皮强抢,但夔龙天图就难说了,”陈寻对苏家都信不过,又怎么会去相信不知根、不知底的燕家,说道,“燕家既然对夔龙天图有意,还是让他们跟学宫谈价码吧……”

    陈寻接着就将装有赤精铜、赤乌金的小乾坤袋递给南獠,说道:“夔龙天图问世,不知道会搅动多少风云,就算顺利交易,我也不敢再留在沧澜。南獠叔,你与左族主、左丘,还有宗桑叔等人,先将这些赤精铜、赤乌金先带回北山吧……”

    一枚九转金丹就换得如此巨量的赤精铜、赤乌金,实不难想象,要是在沧澜学宫的支持,交易能顺利进行下去,夔龙天图能换得的修炼资源将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天量数字。

    陈寻要是将那么多的修炼资源都带回北山,只会叫北山永无宁日。

    左崇谷心里想留下来看夔龙天图脱手的盛况,但也知道有些热闹不好凑,此时带着这些赤精铜、赤乌金先回北山,才能避免节外生枝。

    南獠长叹一声,跟陈寻说道:“你待乌蟒情深意重,乌蟒却难回报万一……”

    “说这些做什么,”陈寻哂然一笑,说道,“南獠叔,你与左族主离开沧澜之前,我与你们一起再去拜见一下苏竣元,还有苏房龙苏长老……”

    虽说乌蟒与苏家存有旧仇,但那已经是七八百年前的旧事了,苏家眼下面临玄寒宗、夷山宗两家势力联手所造成的迫切威胁。

    玉柱峰一役后,宿武尉府所属的还胎境修士十损七八,已经很难再有效控制沧北荒原以及蟒牙岭的局面。

    特别青阳子叛出宗门一事水落石出之后,占据蟒牙岭南麓白狼河流域的鬼奚一族则就成了苏家在北面最大的一个隐患。

    而为了安抚学宫两位外姓太上长老,苏家还不能对鬼奚一族骤施毒辣手段,予以诛除;他们同时也不清楚玄寒宗、夷山宗有没有派人渗入鬼奚部,不敢轻易激化矛盾。

    如何牵制鬼奚一族,以及继续保持在蟒牙岭的影响力,这也是苏家当下所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

    陈寻相信苏竣元在当下的形势之下,应愿意与北山九族合作。

    而南獠、左崇谷等人将十二万斤赤精铜、一万斤赤乌金带回北山,仅这些资源还不足将北山九族的根基稳固下来,陈寻希望趁着沧澜城都被夔龙天图吸引住之际,能从沧澜学宫多换些资源,让南獠他们带回北山去。

    而且夔龙天图的交易,最终都会以赤乌金、九幽铁这样的炼器材料结算,但陈寻他自己同样需要从沧澜学宫换一些丹药、法器等其他的修炼资源……z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