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青焰莲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末休息一下,就一更,抱歉……)

    “这是青鸾蛋?”

    陈寻将那枚孕育胎鸟的巨蛋从小乾坤袋里取出来,他知道这枚看上去不比篮球稍小的蛋里所蕴的生命精元,比他与阿青吞食的鸠鹏蛋还要精纯,但也没有想到会是传说中远古荒兽青鸾所产之蛋,他甚至一直都以为是双头鹫所产之蛋,将信将疑的问老夔龙,

    “沧澜数千年来,何曾出过青鸾?这枚蛋结胎顶多数年,怎么可能是青鸾蛋,你不会蒙我们吧?”

    “你们所看到的,仅仅是西荒一角,也仅仅是云洲之微末。【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这方天域虽然不能算大千世界,但在中千世界里也算是翘楚,青鸾这样的异禽并不罕见,只是你们限于沧澜,未曾见过罢了。不过话说回来,我肉身未殒时,也只敢蜷缩这一角,连涂山都不敢闯……”夔龙叹息道。

    涂山绝岭之巅,整日叫天焰罡风笼罩,那里是修士的禁域,就算天元境强者进入天焰范围,瞬息间也会身亡道消。

    也正是因为这个,沧澜大裂谷才成为涂山之中衔接西荒与云洲的唯一通道。

    要是说连肉身完好之时的夔龙都对涂山心存余悸,陈寻心想涂山绝岭之中除了那天焰罡风之外,说不定还真藏有什么远古凶兽。

    陈寻当时从双头鹫的老巢里,掏出两枚蛋,一枚经苏青峰等人鉴定是鸠鹏蛋,而另一枚孕育胎鸟的禽蛋一直被陈寻藏在虚元珠之中。

    陈寻一直都以为内孕胎鸟的那枚禽蛋是双头鹫所生,而双头鹫从别处盗来鸠鹏蛋,是打算给幼鸟出生后滋补生命精元的,哪里想到他从头到尾都猜错了。

    这枚孕育胎鸟的禽蛋竟然是青鸾蛋!

    夔龙活了两万多岁,自然不会看错。

    细想想,苏青峰曾说过双头鹫喜窃同类的禽蛋孵育,而这枚禽蛋内孕胎鸟,所透漏的生命精元甚至要比鸠鹏蛋还要精纯、旺盛,怎么可能是鳞鹫这种低级灵禽蛋?

    听老夔详细说过御灵符与护法灵兽的妙用,陈寻也确知御灵符看着寻常,但若真能祭炼化入青鸾胎鸟的神魂,确实不比一件最顶极的地阶法器差,甚至还要强上许多。

    陈寻修炼夔龙炼阳术,将来也不需要与青鸾魂息相通,去参悟什么青鸾法相。

    夔龙在沧澜蛰伏万年,虽然不为世人所知,但对这片土地的了解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无论是青阳子的缚龙诀,还是苏氏籍以立足的洞玄经,与苏棠的神魂本相都不是十分的契合,故而苏棠到现在连血脉神通都没有着手修炼。

    青鸾胎鸟的孵化也极不是什么易事。

    当年夔龙肉身被毁,分出一缕神魂叫玄豹受孕,阿青在母腹里足足孕育了三四年时间,都还远没到瓜熟蒂落的程度,最终还是陈寻从死豹体内剖腹取出。

    阿青生来神魂命元孱弱,故而刚出生的前两年唯一的爱好就是嗜睡,待分食鸠鹏蛋后,才稍稍补回一些神魂命,才露出峥嵘兽王之姿。

    而就算如此,现在要是告诉别人说阿青是夔龙血脉,只怕也会笑掉无数人的大牙。

    双头怪鹫将青鸾蛋盗回,不知道孵育了多少年,之后陈寻又将青鸾蛋置入虚元珠中吞吸灵气。在虚元珠纳入神魂深处之后,这枚青鸾蛋就被他丢在小乾坤袋里,但这枚青鸾蛋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看着根本就不像是要孵化的样子。

    陈寻此前还打算万一炼制九转金丹失败,就拿这枚青鸾蛋冲开玄窍。

    听老夔说青鸾乃烈炎之禽,孵育需汲取玄阳灵气,陈寻才知道双头鹫将青鸾蛋盗来,放到寒潭石地的树巢之中,青鸾胎鸟没有暴毙而亡,实是生命力足够强的缘故,根本就没有孵育的可能。

    沧澜能有的玄阳灵穴屈指可数,玉柱峰溪谷之下的那处玄阳灵穴已然垮塌。

    除了苏棠将青鸾蛋带回沧澜学宫,借助缚龙山的玄阳灵穴孵化之外,此时也没有其他能叫青鸾胎鸟出世的更好办法。

    而青鸾胎鸟出世之后,到真正长成出雏鸾凤鸣,犹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跟资源。就沧澜来说,目前也只有沧澜学宫有这个实力。

    **********************

    看着苏棠从指尖凝出一滴闪熠灵光、蕴藏神魂命元的血,与御灵符一起化入青鸾蛋中,陈寻都替苏棠捏一把汗。

    要是祭炼不成,御灵符没能成功融入胎鸟神魂之中,反噬的威力足以叫苏棠跌回到还胎境中期去。

    受苏棠命元之血的滋补,久不见动静的青鸾蛋猛烈的爆出一团霞光,转瞬之后,霞光又收敛回去,在青鸾蛋之前幻化出一只拖曳长尾的青鸟虚影,站在烈炎之中仰天鸣啸。

    这是青鸾神魂所化的异相,也是青鸾法相。

    虽然陈寻修炼夔龙炼阳术之后,不需要修炼其他道法玄诀,但这一辈子能看到青鸾展示法相的时机实在是有限。一旦错过这个时机,只有与青鸾心息相通的苏棠,才能看到青鸾神魂所化的异相。

    陈寻也不想错过这个时机,盘膝打坐,入静参悟青鸾神魂异相所蕴藏的玄奥道意,一种明悟在胸臆之间升腾。

    陈寻修炼过的火系道法实在有限,除了烈炎冲击术之外,他还从九兽炼阳炉之上,参悟出将天地玄气转化为玄阳之火的法门。

    他当即将这两种道法灵诀在神魂之上刻画出来,与青鸾神魂异相彼此印证参悟,并尝试演化新的火系灵诀。

    陈寻这时才深刻体会到天图法相的珍贵,只要他是朝正确的方向演化新的灵诀,青鸾神魂异相给他的明悟之感,就会越的清晰、越悸动人心……

    苏棠将御灵符彻底融入胎鸟神魂之中,青鸾神魂所化的异相也即消失不见,陈寻所演化的新灵诀也就此而止。

    他再在神魂之间幻化出夔龙法相,将新生成的灵诀一口吞下,片刻之后,就从化成一片新的秘符龙鳞出现在夔龙法相的右腋,仿佛一枚青色的火焰苗刻画在龙鳞之上。

    陈寻睁开眼睛,见苏棠正好奇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你参悟出什么来?”

    陈寻伸手释出一缕青焰给苏棠看,说道:“就这团小火苗。”

    “这么短的时间内,你竟然能悟出青焰莲诀,比起你的资质来,你的悟性真是要强了很多啊……”夔龙苍老的声音传来,也为陈寻的悟性颇为震惊。

    “一团小火苗能有什么用?”陈寻笑着问。

    夔龙挥手从内殿招来一截断刃,递过来:“你试试青焰莲火的威力……”

    断刃看着像是用一种与神纹寒铁相类似的铁料所铸,陈寻就将青焰弹落断刃之上,就见断刃在眨眼之间就熔出一个小洞,连带未熄的青焰落到铜殿地面上。

    铜殿地面有灵光护持,然而青焰落上去,却似要破开护持灵光,直接烧熔铜殿。

    一缕青焰所蕴藏的法力有限,很快就耗尽法力熄灭,但这一幕叫陈寻、苏棠看了都震惊不休。

    虚元秘殿虽然才恢复十之一二的禁制,绝不可能被一缕青焰破防,但从熔穿断刃以及欲破护持灵光的异象,都叫陈寻、苏棠认识到青焰莲诀的不凡。

    “天地道法所生炎火,分为九品,玄阳最末,青焰莲火排不到中上品之列,却也不凡。秘殿原有好几种青焰莲火衍生的道法,但都已秩失,只能靠你自行参悟去了。”夔龙感慨的说道,似乎还沉浸在虚元秘殿往日的荣光之中。

    陈寻晋入还胎境之后,除了雷音剑诀,也缺少其他的道法神通,没想到能从青鸾神魂异相参悟出青焰莲诀,也实在不虚此行;只是青焰莲火看上去太小只了一些。

    苏棠将青鸾蛋收入小乾坤袋中,待日后拿回沧澜学宫孵育,陈寻拍拍屁股站起来,跟老夔说道:“我代你在外面收了几名弟子,继承你的衣钵,你是不是有什么见面礼,让我带出去送给他们?”

    青木道人、宗图等人,晋入还胎境之后,有九气炼阳诀可以修炼,但都没有趁手的法器。

    沧澜学宫连最差劲的入阶法器都标价两三万枚符钱,品相稍精纯一些的高档货,动辄要十数万符钱。

    就算将乌蟒榨干,青木道人他们也凑不出几件拿得出手的入阶法器来。

    “你不能这样得寸进尺啊,”夔龙深感头痛,就知道陈寻没那么容易打,也学陈寻那样摊手说道,“第二层还胎殿就剩那几十件废铜烂铁,你要看得上眼,就都拿去好了……”

    夔龙这么说,陈寻自然也不客气,与苏棠走进第二层还胎殿,挑选了十数件残破不那么厉害的法器、玄甲装入小乾坤袋中。

    这些法器、玄甲都残缺不全,但所刻印的玄符、阵法没有完全损毁,注入灵力还能挥一两成的法力;有总比无好。

    而且这些残破法器拿去给青木道人、阿公宗图他们修炼,能凑足材料,还是有可能将这些法器修复过来。

    不然的话,他们手里就算有充足的炼器材料,也没有办法从沧澜学宫换取真正的高级货。

    将这些事情做完,见老夔这边也实在没有什么东西给他敲诈,陈寻将九相灵旗掏出来,将他的真正计划说给老夔听:“一群疯狗围过来,想解围最好的办法,就将丢一根骨头出去,让它们疯抢撕咬……”

    听陈寻将苏家也比喻成疯狗,苏棠横了他一眼。

    陈寻摸头笑笑,问老夔:“你觉得怎样?苏棠将青鸾蛋带回沧澜学宫,应能叫苏家的那只老狐狸安顿一段时间;而夔龙天图问世,也应该能将其他人的注意力吸引开……”

    陈寻现在缺的是时间。

    苏棠将青鸾蛋带回学宫,孵化出自然是她的护法灵兽,而对沧澜学宫及苏家而言,同样也会将青鸾视为学宫与苏家之物,这样反而会安下心来,助苏棠孵育青鸾。

    就算苏家那头老狐狸还有疑心,陈寻猜想他短时间内也不会再想着将触手伸进荒原,毕竟更高级的宝物,也不是苏家一时半会能消化的。

    而得青鸾之后,苏家也就未必会再想着将夔龙天图强行留在沧澜了。

    “如今也只有此计可以一试了。”夔龙将九相灵旗接过来,颇为感伤的说道,“九相灵旗未毁之前,可将我等法相炼入其中,所组成的九相玄衍大阵,甚至能叫六臂魔君心生忌惮,未曾想今日竟沦落为他人施展诡计的道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