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故人相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新盟主染霜客的慷慨捧场!)

    姜冰云苏醒过来,才确认陈寻并没有杀她之意,但她此时被陈寻又用那种羞人的方式捆得结实,睁眼看着头顶云锦织成的帐帷。【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她努力将帐维顶开一角,才现身处一间花团锦簇的卧房之中,雕花檀木窗高高吊起,露出一角青空,白云悠悠横卧远山之巅。

    虽然看不到更多的情形,但这卧房里的雕花大床、檀木窗、云锦所织的大帐,姜冰云看了是那样的熟悉。

    那恶贼将她带到沧月楼了!

    她沧澜诸城所建的沧月楼,几乎所有的房间布置都是这种式样。

    而看窗外的远山形状,姜冰云知道她就在北山城中。

    陈寻带她离开地下洞穴,悄然回到北山城了。

    虽然窗户洞开,若是大声呼叫的话,必能叫人听见,但姜冰云此时也不知道沧澜形势到底如何。

    要是师尊没能诛苏氏而代之,或者北山城此时由楼离主事,姜冰云知道她若是大声呼叫,暴露行踪,很可能叫她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姜冰云姿势别扭的在床上躺了一天,都未见陈寻回来,心里又琢磨起来:

    陈寻观悟夔龙天图,又得进入第二层大殿,不继续躲在地下洞穴里修炼,突然又跑回北山城来做什么?

    难道这里有他牵挂放不下的人跟事?

    ******************

    陈寻并未远离,一整天都坐在隔壁悄悄观察姜冰云的动静。

    目前沧澜众人都知道他与姜冰云在孤崖石柱之下同归于尽,他与姜冰云公开露面,稍微有些脑子的人都会产生丰富的联想。

    虚元秘殿的秘密一时半会还不会泄漏出去,但老夔释出的电蛇雷光能将沧澜学宫的太上长老重挫,可想而知,一旦他与姜冰云公开露面,玄寒宗与苏家都极可能蜂拥而至,从他与姜冰云的身上挖出孤崖石柱这下所藏的真正秘密。

    怎么保住虚元秘殿的秘密?

    陈寻曾想过将姜冰云一杀了之,或者将她囚禁在虚元秘殿,任她气血枯竭而亡,心想她曾试图加害于他,杀了她也于心无亏。

    陈寻转念想姜冰云心地实算不是多坏,明知青阳子牵着学宫众人的鼻子实是一个大陷阱,但她还千方百计的让青璇脱离学宫众人,分散突围。

    而他此前与鬼奚部针锋相对,她也暗中帮他良多;而他所学的云遁术实是千幻门的绝学。

    陈寻又怕将姜冰云带出寒潭,姜冰云会在外人面前叫破他的身份,所以才在她苏醒后,不动声色的藏在暗处观察她一天。

    整整一天时间过去,姜冰云都安静的躺在床上,陈寻才悄悄的撤去禁制,推门走进卧房。

    见陈寻推门进来,姜冰云别过脸看向窗外,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与你远日无仇、近日无怨,我杀了你做什么?”陈寻哂然一笑,又绕到床后,拖了一把椅子坐到姜冰云的面前。

    “你就怕我将秘密的事情说出去?”姜冰云寒着脸问。

    “你能将秘密说给谁听?”陈寻伸直腿,翘到床沿上,神态惫懒的问道,“你或许还不知道,玉柱峰一战已经过去三年,而青阳子等人在玉柱峰一战过后,就离开沧澜不知所踪……”

    “怎么可能?”姜冰云难以置信,师尊当年谋划如此稠密,怎么可能功亏一匮?

    “你我坠入地穴,玉柱峰就整个的垮塌了,如今还剩半截残峰留在原处。当年青阳子与玄寒宗勾结,在玉柱峰布下阵势,以学宫众人为饵,欲引苏家老祖入彀。然而阵势在玉柱峰的垮塌中意外崩毁,甚至还搭上玄寒宗一名太上长老的性命。后在夷山宗的说和下,玄寒宗与沧澜学宫两家不得不‘握手言和’,双方势力各自退到蟒牙岭、奚岭,”

    进入虚元秘殿,姜冰云有相当长的时间被老夔封住五识,故而不知玉柱峰垮塌之事,陈寻此时都一一给她道来,

    “其实就算玉柱峰不意外垮塌,青阳子与玄寒宗也没有可能诱苏家那头老狐狸入彀……”

    “既然玉柱峰垮塌,导致全局意外翻覆,那师尊为何又辞别沧澜学宫云游寻药?”姜冰云问道。

    “现在外所传的消息说楼爻被玄寒宗的弟子袭杀身亡,楼适夷随学宫众人突围时,被玉柱峰垮塌的巨石伤及神魂,形如死人,”陈寻冷冷一笑,鄙夷的说道,“事情不成,就算事后杀楼爻、楼适夷两人灭口,也很难将所有的蛛丝马迹都遮掩住,特别是苏家的那头老狐狸要比想象中更聪明。其实我们都知道,青阳子借云游寻药离开沧澜,实是怕苏家事后看出蹊跷。而玉柱峰一战之后,鬼奚部、千幻门等也很快衰落下来,楼离等人都不知所踪,若所料不差,这些人应该都是被青阳子暗中调走,以免被苏家斩草除根……”

    “那照你这么说,那苏家此时更应该看到疑点,而为何鬼奚部、千幻门仅是衰败,而没有被苏家斩草除根?”姜冰云对陈寻始终都将信将疑。

    “沧澜学宫硕果仅的四位天元境,还有两人是外姓太上长老,苏家没有抓到真凭实据,仅凭猜疑就要对鬼奚部、千幻门斩草除根,可不就是逼着这两个外姓太上长老脱离学宫吗?”陈寻哧然一笑,说道,“所以只要青阳子云游不归,苏家不会主动将这事揭破——这事还得有意思的……”

    “谁知道这不是你满口胡言?”姜冰云别过脸去,依旧不信陈寻会对她说什么实话。

    “你只要不逼我杀你,我也总不能将你永远绑在房间里。”陈寻说道。

    “那你还是杀了我。”姜冰云不愿意再在这恶贼前露出怯弱的心态,**的说道。

    陈寻解开绳索,将一套带帽兜的罩袍放在桌上,说道:“你要是想跟我出去转转,最好换上这身衣裳……”

    ****************************

    玉柱峰一战虽然已经过去三年时间,但北山城里的散修提起这事,犹津津乐道。

    玄寒宗那边涌入荒原的散修不计,仅从北山城进入玉柱峰范围的散修就过三千人,最终剩不到三百人逃出来。

    楼离在玉柱峰一战过后不知所踪,而楼适夷神魂受创,被青阳子带走寻医找药。虽说鬼奚部还有族主楼钧等数名还胎境蛮武,但楼爻等近百真阳境后期的子弟殒落荒原,受创严重。

    再加上66续续的一些子弟远游未归,鬼奚部占据蟒牙岭以前的白狼河已露疲态,就不得不放弃对东岸天马城的经营。

    然而在事情没有定论之前,天马城依旧是鬼奚部的产业,没人经营,也没有公然据为己有。两年前有湖怪出天马湖,将天马城北面的城墙撞塌,天马城就彻底破落不堪了。

    相比较之下,玉柱峰一战前夕,北山九族进入荒原的弟子极少,事后大多数人都安然返回;而铁心桐一干散修与北山九族交结,玉柱峰一战过后就在北山定居下来。

    在沧澜学宫的势力从北山城撤出之后,北山九族则真正成为北山城的主导势力。

    姜冰云低下头,让帽兜遮住脸。

    虽说对她与陈寻来说,用刀疤遮住原貌,过后想要叫刀疤消去也极容易,但姜冰云是爱美之人,换上厚沉如毡的罩袍之中,挺多愿意拿丹墨将脸涂黑一些,然后用帽兜尽可能的遮住脸。

    这三天来,姜冰云随陈寻在北山城里四处走动,确知陈寻跟她所言不差,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迷惘,就算陈寻此时解开对她的禁制,她也不知道有何处可去。

    陈寻暗中打量姜冰云眼神迷惘之余,从赵屠手里接过一块赤精铜锭,依着老榆木柜台惦量铜锭的重量跟成色,说道:“寻仙斋拿这枚铜锭,就想换我这株乌玉芷,是不是太心黑了一些?”

    “前辈,小店经营素来是诚信为本,无论你拿炼器材料过来换灵药,还是拿灵药过来换炼器材料,小店都是明码标价,除了从中截留两成的利润,绝不多赚。小店实不敢有半点欺瞒前辈。”赵屠满脸堆笑的说道。

    “好吧,吃亏也就这趟。”陈寻故作为难的将乌玉芷交出去,将重逾两百斤的赤精铜锭收入小乾坤袋中,未想三年多没见,赵屠鬃已经霜白,但奸商的本性倒没有更改。

    事情没有考虑完备之前,陈寻也不想急着跟赵屠等人相认,收起赤精铜锭就想与姜冰云离开寻仙斋,却不料一阵微风拂来,有一人带着帽笠掀开兽皮帘子走进来。

    姜冰云脸露疑色,以她的修为都没有觉察到此人接近,心想这人的修为怕是还在她与陈寻之上。

    玉柱峰大战过后,北山城竟然还有还胎境后期的修士滞留不去,北山城可真是罕见了。

    然而看到此人进来,赵屠眼珠子里都透漏笑意迎过去:“苏姑娘,你今日回北山城啊!”

    陈寻一时都没有觉察到穿着厚厚罩袍、带着帽笠之人,实是苏棠女扮男装。

    就见苏棠解下帽笠露出清艳明丽的真容来,陈寻心里荡起一股暖流,心想难怪北山城一片静谧详细的景象,散修之间也都不见有什么纷争,原来是苏棠一直都留在北山城修炼啊。

    “店掌柜,我还有一物,不要寻仙斋有没有人能识得?”陈寻心里起了一念,从小乾坤袋里取出青梧实递给赵屠看。

    赵屠哪里识得青梧实,接过去看了半天不知何物,抱歉的说道:“恕小的眼拙,前辈要不拿到别家店看有没有识得此物?”

    见苏棠满脸惊谔,陈寻微微一笑,收起青梧实,就与姜冰云出了寻仙斋,往城北的天马湖疾掠而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