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四章 物是人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到堵在廊道里的十数傀儡战兵,又在一片光华之中重新变成核桃大小的雕像隐入两侧的铜墙之中,坐在廊道外看着这一切的姜冰云,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变故。【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姜冰云以为陈寻进入廊道,会经历一番激烈的搏杀,未曾想陈寻除了攻出一招外,其他时间都坐在廊道里默想着什么,手还不时背在身后竖弄手指,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怪癖。

    与夔龙、常真结束神念交流,陈寻没有立时就站起来,而是将玄衍诀从神魂深处释出参悟,然而玄衍诀仅第一层法诀就玄奥异常,就算是掌握傀儡战兵的控御之法就极为不易,更不要说炼制了。

    陈寻站起身来,转头见姜冰云还目瞠口舌的站在廊道外,说道:“我还以为要大打出手呢,没想试进入第二层大殿的炼禁制竟然是我要解题。亏得我打小学究天人,不然还真要给几道衍术小题难住……”

    虚元秘殿的真正秘密自然不能说给姜冰云知道,陈寻口不遮拦的胡乱吹嘘,也不虞姜冰云能窥破。

    姜冰云对陈寻的胡扯将信将疑,但绝想不到刚才陈寻坐在冰冷的地上,是在跟两个古老神魂通过神念交流。

    **********************

    陈寻还留着无形屏障,将姜冰云挡在外层的真阳殿,他独自往还胎殿走去。

    虽说老夔说他现在能自由进入第二、第三层大殿,不受试炼禁制的限制,但陈寻知道他此时有几斤几两,第三层天元殿所藏根本就没有他此时能用的法器宝物,这次他也无意进去,心想这时省得看花眼,反而会削弱他修炼的意志。

    第二层还胎殿,在他之前就有三人进入过,老夔告诉他已有不少法诀、法器已被前人取走。

    陈寻做好心理准备,但真正走进去,看到就剩几十件废铜烂铁凭空悬在大殿之上,心里还是有着说不出的失望。

    看来真君殒世一战,打得还真惨烈,心里想他就算进入第三层秘殿,也未必能有几件完整的法器。

    除了几十件残缺玄兵、法器外,还有十数本银书悬在大殿之中。

    这些银书都是加了禁制,不能解开禁制,通体看上去像是白银所铸,流光溢彩,却无法翻开来看里面的内容。

    通过试炼禁制的人可能挑选一本带走,陈寻身为秘殿守护传人,跟老夔、常真讨价还价,可以挑选两本秘诀修炼。

    陈寻随手将银本法诀招来,解开禁制翻看……

    “九劫炼体诀……”

    “玄阳真修……”

    “金刚太玄经……”

    这十数本银书所载,绝大多数都是跟夔龙炼阳术一样、修炼神魂法相的根本玄法。

    这些玄法都不比夔龙炼阳术稍差,但也不比夔龙炼阳术强到哪里去。

    陈寻现在修炼夔龙炼阳术已经有了一些根基,除非《赤明天图》等极品货,不然陈寻此时没有必要放弃夔龙炼阳术,重修其他的玄法。

    常真所授的玄衍诀,除了是炼制傀儡战兵的秘法外,更是一部阵势法诀。

    而夔龙炼阳术是修炼夔龙法相的根本,但不附带强力的攻击神通。

    陈寻此时虽然洗炼开辟六条灵脉,实力不比普通的还胎境中期修士差多少,但与敌搏杀的手段极为有限。

    然而这十数本银书所截多是修炼玄法,真正的攻防法诀极少,更不要说找到与陈寻神魂本相契合的水火两相道法了。

    血脉神通一时间是无法指望了,不过陈寻还是找到一本《雷音剑诀》,看上去值得一修。

    《雷音剑诀》是与夔龙炼阳术契合的道法,第一层法诀修炼有成,就能将夔龙天音幻化剑气雷光释出;修炼到大成,更能像夔龙守御孤崖石柱时那般,释出遇鬼杀鬼、遇神杀神的电蛇雷光。

    陈寻都怀疑是不是老夔怕第二层还胎殿没有什么好东西,偷偷摸摸将《雷音剑诀》从其他大殿移到这里。

    陈寻没有看到还有哪种玄法是他此时想要修炼的,就将《雷音剑诀》摄入小乾坤袋,将其他银书都恢复成封印状态,看了一眼悬在大殿里的数十件残破法器,心想他此时还没有能力修复这些顶极的入阶法器,只能作罢。

    ************************

    陈寻从廊道里走出来,铜墙就自然闭合将廊道封住,姜冰云禁不住好奇的想,陈寻进入第二层大殿,到底有了怎样的好处。

    但又想陈寻不管得了什么好处,总归不会解开对她的禁制,而且陈寻的实力越强,她今生想摆脱陈寻的控制也就越难——想到这里,姜冰云那张绝美娇艳的脸蛋,顿时又布满寒霜。

    “我要修炼所得的秘诀,为免你趁机捣乱,我还得把你绑起来。”陈寻示意姜冰云转过身去。

    姜冰云想说陈寻都开辟出六根灵脉,实力未必就在她之下,而且她随身没有法器,更不可能是陈寻的对手。

    只是示弱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口,转过身去,双手伸到身后,任陈寻捆绑。

    见姜冰云这次竟然如此的配合,而透过锁魂印,确认姜冰云此时并无异念,陈寻颇为诧异,都有些不好意思下手。

    不过秘殿藏在寒潭地下的秘密不能叫姜冰云知道,陈寻掏出蟒铜杖,冲着姜冰云的后脑勺就狠狠的来了一下。

    姜冰云被这一下打了眼冒金星,没想到陈寻没有拿绳子绑她,反而拿蟒铜杖朝她的后脑勺砸过来,当即想到陈寻要杀她灭口,刚要凝聚灵诀反抗,又是一记狠的砸过来,当即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陈寻可不会老夔那禁闭五识的法门,只能用最原始的手段将姜冰云砸昏过去再说。

    身在地穴,不知道时光流转,陈寻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过去几年几月,也不清楚沧澜生怎样的变化,就没有耐心继续留在地穴里等雷音剑诀修炼有成再出去。

    见把姜冰云后脑血如注才砸晕过去,陈寻心里也有些小愧疚,当下将她灵海内凝炼的不弱灵力散去,又拿出炼制过的绳索将她捆了一个结实。

    小乾坤袋作为储物法器,不能放活物进去,陈寻只能取出一张大兽皮,缝成一口大麻袋,将姜冰云连头带脚都装进去,继而开启秘殿禁制……

    陈寻将姜冰云背在身后,从霞光中走出,有一种时空变幻的错觉,心里想,这或许不能算是错觉,霞光打开的也能算是空间通道。

    ************************

    寒潭沼泽又有不少异蟾聚集,周边山岭毁去的参天巨树很难恢复原样,但重新又长满蒿草跟灌木。

    此时正值残冬时节,皑皑白雪覆远近山岭,看着雪下那一人多高的枯萎蒿草跟灌木丛,陈寻心里轻叹,也知实是洞中无日月,山外已经年。

    陈寻背起姜冰云,往玉柱峰方向疾掠而去。

    陈寻就算还不会御气飞行,但他施展云遁术放足狂奔,度也不比御气飞行慢多少,半日时光就到玉柱峰下。

    玉柱峰垮塌后,就剩半截残峰还耸立天地之间,而以之前溪谷为核心,形成一座直径达二三十里、高近两千米的乱石山。

    原先溪谷之下的玄阳灵穴垮塌之后,就无法再汇聚周遭数百里之地的玄阳灵气,乱石山早皑皑白雪覆盖,其下也长有不少蒿草跟灌木。

    谁不知道玉柱峰垮塌之时,有多少青狼、异兽藏身乱石之下。

    陈寻从寒潭一路走来,到玉柱峰外,还能偶尔遇到游曳的狼群,但说到规模则远远不能跟玉柱峰人兽大战之前相比。

    那头神狼与另八头异兽有没有殒落,陈寻也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玉柱峰一役,除了数以千计的散修以及沧澜学宫数以百计的弟子殒命荒原外,荒原兽群的伤亡也是极巨。

    陈寻不知道他与姜冰云在地下巨穴里渡过了几年,心想十年一次的寒潮或者明年、或者后年就会再次降临,荒原兽群惨受重创,乌蟒等北山部族面对新一轮的寒潮兽袭,或许能好捱一些。

    陈寻也没有在玉柱峰多作停留,背起姜冰云就往天马湖方向疾掠而去。

    陈寻在地穴时,不仅将六臂巨魔血摄入虚元珠中藏于神魂深处,还成功炼制九转金丹晋入还胎境,他整个人在气质、气势上都生极大的改变,人也长高了两三寸。

    陈寻拿刀在脸上划出纵横十数道伤疤,刻意留着这些刀疤,整个人就像刀疤怪客,就算这样直接走进北山城,也不虞会有人能认出他来。

    不过,陈寻在走进北山城之前,还是特别偷了一身带帽兜的罩袍,将头脸都遮住,住进沧月小楼。

    此时的北山城外围已经完全用厚重的巨石城墙围护住,城内的铺石街道、店铺都十分整饬,只是远没有玉柱峰大战前数千散修齐聚北山的热闹,城中生活着更多的凡人,偶尔才能看到有三五散修穿街而过。

    而野马溪东崖的天马城更是荒凉跟没落下去,几乎都看不到鬼奚部还留有几个人手在那里看管城池。

    沧月小楼曾五层都是宴客的酒楼,没有那么多一掷千金的散修豪客,除了底层还继承作为酒楼经营外,楼上都改成容留商旅停居的客栈……

    从路人交谈间,陈寻才知道玉柱峰大战已经过去三年,一切都给人物是人非的感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