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守殿战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傀儡战兵!

    陈寻听青木道人说过云洲有一个叫大衍门的古老宗门擅长机关傀儡术,甚至能制造出堪比还胎境强者的傀儡战兵,但机关傀儡术是什么样子,不要说陈寻了,就连青木道人也只是耳闻,没有亲眼见过。【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看着眼前浑身都是铜铁铸就的傀儡战兵,看它们臂残肢断,握持的刀戟以及身上所穿的玄甲也都残缺不堪,但浑身透漏乌沉沉的光泽,堵在廊道里给他有势沉山岳的凝重之感,气势之强,竟然还真都不弱于还胎境强者。

    “擅闯秘殿者,死!”为的傀儡战兵喝道,吱呀呀的嗓音就像两道铁刀对挫,没有丝毫人类的情感,就仿佛是早就设定好的程序。

    陈寻不知道大衍门能造出什么样的傀儡战兵,心想眼前这傀儡战兵能开口说话,多半是极高级的那种,暗感这十数傀儡战兵看上去残破不堪,看上去也不容易对付啊。

    陈寻这时候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夔龙化成人身时张口说话,声音会跟铁刀对挫似的,敢情数千年的悠长岁月里,夔龙无聊透顶到竟然整日都跟这些傀儡战兵聊天。

    “咳咳……”夔龙神念透来,“真君所留下的这十数守殿战将,可不是普通的机关傀儡。他们都是真君当下的部属,殒世之后不愿意重入轮回,自愿将神魂禁锢在秘星铁所铸的傀儡魔躯之中,继续追随真君征战数千天域。真君殒世时,虚元秘殿受创,他们也都受损严重,实力不及最初的百一。然而这数千年来都陷入沉眠之中,唯有人打开试炼禁制,才会醒来一次……”

    陈寻这时才想到忘了施展禁断神识的法诀,又叫老夔直接窥得他心里的念头。

    而在陈寻刚要施展法诀,禁断老夔神念对他的窥视之际,又有一道神念透来:

    “夔龙,他就是你挑选的继承真君道统之人?资质怎么比乌蟒弱那么多?”

    陈寻恨不得对眼前这个守殿战兵竖起中指,你丫的要跟老夔神念交流,偏偏还叫他听见干甚?

    “乌蟒”想来是乌蟒先祖的真名,陈寻心里想,他晋入还胎境一次就开劈出六条灵脉,修炼资质能比乌蟒先祖差哪里去?

    “常真,你看我这副模样,我还能有其他选择吗?”夔龙神念透来。

    “咦,你怎么肉身也毁了?”名叫常真的守殿战兵惊讶不已,“真君殒世前要你守护秘殿,你是不是耐不住寂寞,去招惹这方天域的强者了?”

    陈寻无聊的盘膝而坐,心想虚元秘殿看上去很牛逼,原来也没有办法碾压云洲真正的强者啊。他托着腮邦子,任老夔跟常真借着他的身体进行神念交流。

    老夔将七八年前那场生在蟒牙岭深处的变故,原原本本的说给常真听。

    “这小子竟然是六臂那魔头的传人,真君道统怎么交由他来继承?夔,我看你是老糊涂了,”常真质疑夔龙,“当年那个乌蟒资质极佳,血脉与真君也近,能顺利进入第二层秘殿,之后为何就没有再露面?”

    “乌蟒寿八百岁就殒于肉身劫,而子嗣忙于征伐沧澜,千年前苏氏在沧澜崛起,乌蟒数代强者都被苏氏击杀。二百年前,我又选中一人,观我法相就悟出一套玄功秘诀,然而此人心机算计太深沉,要是真君还在世,未必就希望道统落在这人之手……”

    夔龙又透过神念,将近两千年来生的种种事情说给常真知道,也希望常真知道他选陈寻继承真君道统,实是迫不得已。

    “不行,此人断不能继承真君道统。”常真断然说道。

    “得,那我能拍拍屁股出去不?”陈寻在心里问道。

    他没想到沉睡两千年的常真,难得醒过来一次,竟然还是一个老顽固,没想到他对六臂巨魔还有这么深的成见。

    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人家不欢迎,他也没有必要强留下来,拍拍屁股就要站起来走人。

    “你若不甘心,可以全力向我攻来。你不能闯过试炼禁制,我取消你的侯选人资格,想来你也没有什么怨念。”常真带有钢铁意志的神念透来。

    你娘的。

    陈寻就不信眼前这十数滩废铜烂铁还能存有多强的实力,当即就挥动蟒铜杖,释出一道火蛇往常真狂卷而去。

    常真那乌沉沉仿佛黑色钢铁铸就的黑色双眸,蓦然闪耀两道精芒,就见他将右手的短戟往前一挥,随意劈出一道月牙状的弧状光芒,就将狂卷而去的火蛇劈成两半。

    “夔,此人实力太弱,连此时的我都逼不退,更不要说闯玄衍阵了。取消他的候选人资格,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哎!”夔龙神念传来一声长叹。

    陈寻也只能摊摊手,他没想到沉眠两千年的常真,看上去像一滩废铜烂铁,刚醒过来实力就这么强,极随意的一击就将火蛇消弥无形,更不要说他身后还有十数守殿战将能组成什么鬼捞子玄衍阵了?

    夔龙沉吟片晌,神念才继续透来:“常真,我们这样子,怕是都不能再坚守百年了。此子不能继承真君道人,那让他担任秘殿守护传人可好?”

    常真久久未见动静,在陈寻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才透来神念:“你愿意守护秘殿,为真君挑选合格的道统继承人?”

    陈寻心里想,他有一千根中指,一定会都竖给这个叫常真的废铜烂铁看。

    好好的继承人资格被剥夺了,转眼就要为那个殒世万年的真君打工,命还真苦。

    陈寻好想竖起中指爽气说,老子不干,不过他念头转了几转,又在心底又问老夔:“不会要我白干活吧?”老夔实在要比这个刚醒过来的废铜烂铁有人情味多了,也好打交道。

    “当然,真君真正的传承道统藏于第四、第五、第六层大殿。你若答应在我们百年之后继续守护秘殿,除了第四层往后的大殿,其他两层大殿,你都可以不用通过试炼,直接进入……”夔龙神念透来。

    陈寻心里一喜,没想到成为秘殿守护还有这待遇,早知道这样,他何苦扭捏成这样?

    第四层大殿往后的真君道统,他此时压根就没有去奢想什么。

    就算他保留试炼资格,第四层大殿需要他晋入元丹境才有一丝挑战的资格。

    他都不知道此生有没有可能晋入元丹境,要考虑那么远的事情做什么?

    他现在没有被直接赶出去,甚至不用通过试炼,就能直接进入第二层还胎殿、第三层天元殿挑选法诀、法器,可以说是挑到一个大便宜。

    “对了,为何就常真一人跟我们进行神念交流,其他的守殿战将都不见有反应?”陈寻在心念问老夔。

    “他们的神魂都已寂灭,仅剩残破魔躯。”夔龙神念里透来说不尽的哀伤。

    “就算仅剩我一缕残魂,我依旧能摆出完全的玄衍阵,你若不信,可以试试。”常真神念气势汹汹的透来。

    “试你老妹,你们既然选我当秘殿守护,我总得把秘殿的家底摸清楚,”陈寻手背到身后,悄悄的竖了一根中指,“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多危险,而且这时也不是久藏之地,随时都没有被现的可能。你们也知道我实力很差,守护秘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活。”

    “陈寻说的在理。你我肉身俱毁,此间天域哪怕是天元境的小修,都能对我们造成威胁。而陈寻实力太差,要守护秘殿,要替真君挑选道统继承人,实非易事。第三层大殿虽有几件宝物,但陈寻此时都能不能御使,而第二层大殿的宝物又所剩无几,我看你将玄衍诀授他……”

    “他仅有六根灵脉,连最基本的玄衍阵都摆不出来……”常真神念犹豫不决……

    “我修炼到还胎境后期,怎么也能开辟出九根灵脉,”陈寻不服气的问道,“到那时,我还能摆出玄衍阵不?”

    “想施展玄衍阵,至少要能分出十二道灵识,”常真神念透来,“我现在传你玄衍阵可以,但你不可以对外说是我的传人。”

    听常真的意思,明摆着是嫌弃他没有资格当他的传人,陈寻也只能无语的再竖一次中指。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老夔近两千年才选中两人,而近两千年来人,这片荒原滋息繁衍了好几十亿人,这个挑选比例也当真是够苛刻的。

    此时,一道无比强横的神念透来,却是一道灵诀直接打入他的神魂深处。

    陈寻心知常真传功跟老夔一样,玄衍诀的法诀直接打入他的神魂深处,他想遗忘都没有可能,但能不能参悟出来,就要看他的造化。

    “我能带几樽傀儡战兵走?”陈寻问道。

    常真沉默了许久,才透来神念:“好吧……”

    常真这一声“好吧”却有无尽的伤感深藏其中,陈寻也知道这些守殿战将虽然仅剩躯壳,但在神魂寂灭之前,都是常真的袍泽、部属,此时才感觉到常真也是有些人情味的。

    “还有,丑话说在前面,我既然答应你们,守护秘殿、为真君挑选道统继承人,绝不会有违此心,但我做事有我的风格,未必就一定会合你们俩的胃口……”陈寻又在心底说道,至少他不想百无寂聊的守在这地方洞穴里过一辈子。

    “一万年都没能选中合适的人,我们的老办法也确实要改一改了,”夔龙神念透来,“再说百年过后,就剩你一人守护秘殿,只要你不违此心就成。”

    陈寻见常真许久没给回应,心想还是老夔好打交道,再想常真只有在试炼禁制开启时才会醒过来,以后也实在没必要多理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