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铸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姜冰云目瞠口呆的注视之中,黑蛟灵旗释出的六条狂龙风索汇聚成有直径有过三四十米的狂龙卷,无形屏障很快就被绞成细碎流光散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时进入第二层还胎殿的廊道真容也显露出来,仿佛水落石出。

    廊道高逾两百米,深有七八百米,仿佛一道开阔的陕谷。

    陈寻心想虚元秘殿的前主人,是跟六臂巨魔同一级数的远古神魔,身子都高得跟座山似的,洞府有这么大不难想象,但对他这样的寻常人族修士而言,那就是太巨大了。

    陈寻回头看去,见姜冰云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娇润的红唇张在那里,倒有些可爱的感觉,问道:“嘴巴张那么大,想吃什么东西?”

    姜冰云寒着脸,收敛惊容,但内心的惊涛骇浪怎么都难以平复。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刚晋入还胎境,竟然就能洗炼开辟六条灵脉。

    这怎么可能?

    听师尊说,就算苏棠晋入还胎境时,也仅开辟出五根灵脉而已,就已经是沧澜两三百年不世出的修炼天才。

    而在沧澜,千年以来就没有哪一个人能在晋入还胎境之初,就开辟六条灵脉。

    只有云洲的那些古老宗门,其嫡传弟子在母体里还没有出生之前,得秘法洗炼胎体,才有可能在晋入还胎境之初就开辟六条以上的灵脉。

    难道说陈寻真是哪个宗门遗落在外的弟子?

    陈寻说他幼时在蟒牙岭与其父走散,因此而被乌蟒族人收留至今——这一点在沧澜学宫倒不是什么秘殿,姜冰云身为苏青峰的侍妾,自然也知之甚详。

    当时就有人猜测陈寻是哪个宗门流落在外的弟子,当然更可能是哪个流落到沧澜的散修之子。

    如此看来,前一种猜测或许更接近真相,不然除了惊世绝伦的灵脉天赋外,他又从哪里识得鸟篆古字?

    见陈寻一脸得意的奚落,姜冰云只是转过脸不去看他,想看陈寻进入廊道之后,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陈寻却是没有急着走进廊道,老夔都明确跟他说了,破开无形屏障才是试炼的开始,进入廊道还有更严峻的考验,他自然不会冒失的闯进去。

    分出六道灵识,将六条风索化作狂龙卷,威力固然强大,但灵力消耗也是极剧,也差不多增加了六倍。

    陈寻花七天七夜修炼、储存灵海的灵力,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就消耗了近一半,他至少得等灵力补充过来,再考虑走入廊道。

    陈寻打开真阳殿的大门,让地穴里的灵气涌入真阳殿,又用聚灵伏元阵汇聚灵气,他一边吞吸灵气凝炼灵力,一边思考晋入还胎境之后的种种变化。

    没有那滴六臂巨魔血,陈寻相信他自身的修炼资质最多也只能算是平庸。

    之所能洗炼开辟六条灵脉,第一是肯定跟他此时服食大量九窍养元丹以及鸠鹏蛋等灵物有关。魂海所形成的玄冰火湖异相不是摆饰,正说明他几经奇遇之后的资质,不比真正的荒古血脉稍差。

    再一个,他服用九转金丹冲击玄窍时,九转金丹有剩余的纯阳药力与神魂命元汇合后一起冲击洗炼血脉,应是有十二转纯阳药力的金丹,助他多开辟了一两条灵脉。

    这么看来,他怀里还剩那七枚十二转纯阳金丹,价值要比他此前想象的,还要更高一些。

    而当下,除了御使黑蛟灵旗释出六条风索合成的狂龙卷,陈寻心想他此时能施展的最强道法,大概就是同时控御六枚青焰珠,施展六重叠加的烈炎冲击……

    只是每颗青焰珠都有龙眼大小,陈寻一手也抓不下六枚青焰珠,虽然能用灵识控制六枚青焰珠悬于身前施法,但一来会浪费一些时间,而来真要将六枚青焰珠都施法悬起,鬼都知道他能同时分化六道灵识,能打则打,打不过就会想办法逃命,根本不会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让他拿六重烈炎去轰击……

    陈寻琢磨了许久,将小乾坤袋翻了个底朝天。

    赤阳草等灵药还剩一些,但用不上,炼器的材料除了十数斤赤精铜、那把价值两万符钱的赤乌坯刀外,还有一些废铜烂铁,都是群兽围杀的散修遗落之物。

    绝大多数的玄兵符甲损毁之后,都无法重新利用,但玉柱峰一役,殒落的散修及学宫弟子数量之多,可以说是数百年来罕见。

    陈寻此前有虚元珠可以储存大量的材料,只要稍有价值的损毁符器,都尽可能的捡起来。

    置入虚元珠中洗炼过一段时间,倒也叫他攒下不少炼器材料。

    绝大多数的材料都会阻隔灵识透入、灵力流转,比如说岩层、比如说河水,能叫灵力无碍流转、灵识无碍透入的材料,才是炼制之极品。

    沧澜真阳境修者所使的玄兵,多以神纹寒铁为主;符器多以赤精铜为主。

    九兽炼阳兽能将玄寒灵气转为玄阳之火,不仅能炼丹,而且能用来熔炼一般的炼器材料。

    姜冰云见陈寻走出大殿,剖石制模,然而重新祭出九兽炼阳炉,将转化的玄阳之火从炉底导出,将几件品符器残次品取出来溶炼后流入石槽之中,花费数日之夫,才铸出一根粗糙不堪的铜杖来,实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赤精铜杖长不足三尺,所铸的杖头奇丑无比,像一只带六个空腔小铁锤。

    姜冰云接着就见陈寻掏出六枚青焰珠放入杖的空腔之中,然而精后铸造了一只吞口蟒,将杖头包住。

    这时候姜冰云才知道陈寻铸造这根蟒铜杖,实是方便他同时控御六枚青焰珠施展法术。

    “你要不要试试我这根蟒杖的威力?”陈寻见姜冰云脸上有鄙夷之色,挥了挥巨杖问道。

    姜冰云嫌弃的别过脸去,知道陈寻没有学过阵法,只能用这种最简陋的办法将六枚青焰珠嵌入杖头之中,但也知道陈寻此时能化出六道灵识,六枚青焰珠在他手里,威力绝不会低于顶级的入阶法器。

    姜冰云心想她手里要是有黑蛟灵旗或能与陈寻一战,但现在她身上仅剩不多的法器都叫这恶贼抢走,她还真不敢去试那根蟒铜杖的威力。

    陈寻将一段神纹寒铁所铸的断剑放到洞穴石地上,释出灵识激活六枚青焰珠,就见一道青黑色魔炎从蟒口喷薄而出,瞬息狂卷形成长达二三十米的火蛇。

    神纹寒铁所铸的断剑都没能坚持数息,就像晒融的奶油一般迅化为一滩铁水,但犹有几粒细小的铁粒子在火蛇喷卷之下岿然不动。

    陈寻暗感奇怪,没想这几粒比粟米大不了多少的铁粒子竟这么顽强,不断往青焰珠注入灵力,想看这铁粒子能坚持多久才会熔毁。

    “神纹寒铁可提炼九幽铁,就算你有天元境的实力,御使玄阳之火都未必能将这几粒九幽铁熔毁……”姜冰云见陈寻竟然对铁精一窍不知,忍不住幸灾乐祸的提醒他道。

    “九幽铁?”陈寻没想这几粒细的小铁粒竟然还有这么威武霸气的名字,心杨要是将两三百斤重的断剑熔毁,仅有提炼这么几小粒九幽铁,这九幽铁看上去还真是有些不简单啊……

    姜冰云没想到陈寻竟然什么都不懂,忍不住说道:“九幽铁又叫铁精,神纹寒铁就是融有铁精,才有种种特性,你现在将这几粒铁精熔炼出来,剩下的那滩铁汁就成了废铁。九幽铁极难熔炼,沧澜学宫控制一处玄阳火穴,每年也就能熔炼出百十斤的九幽铁,看来你有这门手艺,倒不愁没饭吃了……”

    陈寻不理会姜冰云的奚落,蹲下来将那几粒九幽铁捡起来放在手心掂量,暗感入手比赤乌金还沉上一倍,心想用九幽铁铸一柄剑,岂不是要重愈千斤。

    而要是一柄九幽铁所铸的坯刀坯剑,沧澜学宫都要花费十年时间筹备材料,其珍异昂贵实难想象,心想到乌蟒先祖两千年前,曾从虚元秘殿带出一支九幽战矛,不知道是不是九幽铁所铸。

    几小粒九幽铁自然不抵什么用,陈寻随手丢进小乾坤袋里留着玩,拿起铜蟒杖,同时又祭出黑蛟灵旗,心想这是他目前唯有的两件强力法器,能不能闯进第二层还胎殿,就看到这两件法器的表现了。

    黑蛟灵旗可以当月牙短戟使用,陈寻持之右手,左手持蟒铜杖,然而就在他踏步跨进廊道,身后就又荡起水波状的异动,转头见廊道口又形成一道无形屏障,将廊道与外层真阳殿隔开。

    陈寻心想这或许是老夔防止姜冰云有可能从后面干扰甚至偷袭他,但廊道口重新形成无形屏障,也就意味着他必须一鼓作气的通过试炼禁制,进入第二层还胎殿。

    陈寻挥动铜蟒杖,往廊道释出一道长达三十米的魔炎火蛇去触动试炼禁制,就见廊道两侧的铜墙释出十数道精芒,就见有数十核桃大小的人形雕像募然从两侧铜墙弹落在地,

    紧接着,这些雕像见风就长,最终化成十数头傀儡战兵堵在廊道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