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六根灵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见老夔这时候从长眠中醒过来,陈寻欣喜异常,用心念与老夔交流:“老夔,你没有什么事情吧?这大半年都不见你有丁点反应,我还以为你已经过去了呢。【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将虚元珠强行纳入你的魂海,消耗对我此时来说,是大了些,不过,我也老成精了,还有百余年的寿元,怎么也能熬到那时候再死,”夔龙神念传来笑意,“你与那个女娃子相处很融洽啊,真没有想到……”

    要说整天打打杀杀是很融洽的话,陈寻心想他跟姜冰云相处是很融洽。

    不过陈寻也没有听出老夔有反讽之意,心里奇怪,神念透过铜殿,却见姜冰云竟然折了一根凤血木的树枝,蹲在外面的穴湖边去逗湖水里的鱼虾。

    陈寻微微一怔,他还以为姜冰云出去后,第一时间会凝炼灵力,然而千方百计的想着怎么杀死他,没想到她竟然蹲到湖边去犯傻了,难道老夔误会他与姜冰云相处很融洽。

    陈寻尴尬的摸了摸了鼻子,觉得此前的斑斑劣迹实在没必要跟老夔说清楚,指着廊道前的无形屏障,在心里问道:“是不是闯过那道无形屏障,就算是闯过一道试炼禁制?”

    “哪有那么简单,”夔龙神念透来,“不过以你此时的实力,想进入第二层大殿也不是没有一丝可能。”

    陈寻忍不住又想朝老夔竖中指,仅有“一丝可能”,还不如坦白了说他此时实力不济。

    “这层层大殿,到底有没有个名字,我看扁额怎么都是空白?”

    “真君战败,殒落云洲,羞于在他人面前再提名号,故而大殿内外的牌额题字都被抹除,”夔龙神念透来,“你一定要给秘殿起个名字的话,既然秘殿是随虚元珠迁出,那就叫虚元秘殿吧。大殿从外到内共分七层,每层试炼都需要侯选人有真阳、还胎、天元、元丹等七层修为,那就叫真阳殿、还胎殿、天元殿、元丹殿、法相殿、天人殿以及涅盘殿吧。等你进入涅盘殿,真正继承真君道统之后,自然会知道一切,我也不能违背真君的遗愿,将一些事提前说给你听……”

    陈寻心想六臂巨魔与古仙道虚那一层次的秘密,他现在知道只会压抑他的修炼求道之心,还不如蒙在鼓里为好。

    “要进入廊道没有多难,只要用你最强一击,将无形屏隙击碎即可。”夔龙神念透来。

    “老夔,你说起来容易,”陈寻气苦的说道,“九幽战矛,我就学了一势残招,而夔龙炼阳术第一、第二层法诀,又没有附带强力的攻击神通,其他所学烈霜刀诀、大鹏秘拳等玄功,以及黑蛟灵旗、青焰珠等法器,在老夔你眼里又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路货,能有多大的威力?”

    “这外层的真阳殿,是我直接把你带进去,就有违真君的遗愿,后面几层大殿就需要你自己去闯,我不能给你太多的提示。”夔龙神念透来。

    陈寻恨不得朝老夔竖起一根中指,既然都放水带他进入外层真阳殿,现在竟然又开始装一本正经了,真是拿他没辙。

    陈寻之前所学,都是真阳境的玄功,实在没有什么把握能一举将廊道前的无形屏障击碎,而黑蛟灵旗是他手里目前最强的法器,但他从姜冰云手里强行夺来,只会利用黑蛟灵旗释风索法术,威力也相当有限。

    想了片刻,陈寻问夔龙:“我拉外面那个女娃,一起闯这试炼禁制可成?”

    “理论上说,只要进入外层的真阳境,就有闯试炼禁制的资格,不过人心难测,你还是不要透漏我的存在。”夔龙神念透来。

    ******************

    陈寻走出秘殿,见姜冰云竟然还蹲在湖边看水里的鱼虾。

    见陈寻走出来,姜冰云寒着脸,问道:“现在可以解开我的禁制了吧?”

    陈寻跟姜冰云隔了一段距离,蹲下来涎着脸笑道:“你在传我的缚龙诀里动了手脚,你不会真指望我解开你的禁制吧?”

    与其说气愤,不如说惊诧。姜冰云是在缚龙诀里动了手脚,但修改处极不显眼,她怎么都不想明白,陈寻怎么可能会察觉出来。

    陈寻继续说道:“青阳子献给沧澜学宫的缚龙诀也非完整版本,你心里或许会想,就算苏棠私传缚龙诀给我,我也绝不会现在就觉察到你在功诀上动了手脚。不过,青阳子有没有实话告诉你过,他所学的缚龙诀,实际就是在这玉柱峰下所悟?”

    陈寻当即运转九气炼阳的法诀,迅捷聚集玄寒灵气在他身后形成一道张爪舞牙的夔龙虚影,见姜冰云满脸的难以置信,才将夔龙虚影散去,说道:

    “看来青阳子确是没有告诉过你,他当年就在玉柱峰下的秘窟里看到夔龙天图,才悟出缚龙诀的。不过青阳子他并不知道,他当年所进的秘窟,就是在我们眼前这处铜殿,他自然也就不知道铜殿实际分有好几层,他当年进入的仅仅是最外一层。以他的实力,要不是急于图谋苏家在沧澜千年所立的基业,应该有机会进入铜殿第二、第三层的……”

    “你又不解开我的禁制,说这么多做什么?”姜冰云寒着脸问道,见陈寻竟然在进入铜殿之后,也从夔龙天图上悟出正宗的缚龙诀,她自然无话可说。

    说到底,她还是上了陈寻的恶当。

    陈寻一开始逼问她缚龙诀与九转金丹的炼制之法,实际上只想知道九转金丹正确的炼制之法。她信以为真,以为在缚龙诀上动了手脚不会让陈寻觉察,竟然就轻易的将九转金丹正确的炼制之法说了出去。

    这时候想吃后悔药都迟了,姜冰云也知道陈寻不会轻易解开她的禁制,当下又蹲下来去看湖里的游鱼,不理会他。

    陈寻见姜冰云反应平静,倒觉得有些奇怪,迟疑片刻说道:“我虽然识得鸟篆古字,悟出缚龙诀,也知道怎么进入第二层铜殿,但在进入第二层铜殿有几道禁制不是我此时能解……”

    “你不解开我的禁制,我怎么可能助你?”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陈寻问道。

    姜冰云转过头去,不再理会陈寻。

    陈寻起身走进外层青阳殿,见姜冰云也随后走了进来。

    见陈寻嘴角带笑的看过来,姜冰云寒着脸说道:“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休想我这次还会上你的当!”

    “那你离我远点,我怕你偷袭我。”陈寻说道。

    姜冰云走到百米外盘膝坐下,见大殿左侧打开的廊道深不见底,而她试图将灵识透进去,却叫廊道口的无形屏障封住。

    她看了看铜殿内所留的刻字,心里想,难道这小贼真是从这些刻字里,悟出开启铜殿禁制的办法?

    陈寻摇出黑蛟灵旗,释出一道风索往无形屏障绞去,然而能绞碎巨石的风索在无形屏障之前显得软弱无力。

    无论陈寻往黑蛟灵旗里注入多少灵力,无形屏障在风索之前,都岿然不动。

    黑蛟灵旗在入阶法器里都要算高级货,本身是一座玄奥的法阵,而不是单道的玄符那么简单,灵识透入灵旗之中,能觉仅风索法术就有九个控制阵眼。

    陈寻眼见一道风索不行,就再注入一道灵识,释出第二条风索往无形屏障绞去。

    “你的资质倒不算差,晋入还胎境竟然洗炼出两条灵脉……”看陈寻利用她的黑蛟灵旗竟然能同时释出两条风索,姜冰云开口说道。

    不过姜冰云也是说说而已,晋入还胎境就能洗炼开辟两条灵脉,资质算不上差,但也算不上天赋异禀。她看到陈寻拿廊道口的无形屏障无可奈何,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姜冰云是说者无心,陈寻则听着有意。

    他在真阳境修炼缚龙诀就能一识两用,魂海就能化出两道灵识施法御器,还没有想到这跟开辟灵脉的数量有什么关系。

    他转念又想,他此前在真阳境之所以就能一识两用,除了缚龙诀玄妙之外,最根本的原因还在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异相上。

    陈寻突然想到夔龙那狡黯的笑意,也想到自己竟然笨到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有想明白过来,在晋入还胎境之后,神魂命元都融入灵脉之中,可不就是多开辟一根灵脉就能多分出一道灵识?

    陈寻停止施法,将黑蛟灵旗放在膝前,重新参悟夔龙炼阳术第一层法诀,尝试依托灵脉分化灵识。

    果不其然,依托灵脉果然就极其便捷的就分化出两道灵识,很快第三道灵识也顺利分化出来。

    这时候夔龙传来一丝笑意,陈寻恨不能举个中指给他看。要不是姜冰云无意间道破,他坐在廊道口的无形屏碍前,不知道要死多少脑细胞才会想到这事上去。

    一般说来,晋入还胎境中期、后期,还能开辟新的灵脉出来,陈寻心想,苏灵音此时能御七剑,那岂不是说苏灵音到还胎境后期,也仅洗炼开辟出七条灵脉?

    而葛异曾说过,寻常修者,差不多到还胎境中期,才能一识两用。

    那岂不是说寻常修者,刚晋入还胎境的修者,仅能洗炼开辟一条灵脉,而到还胎境中期才能再开辟一条灵脉?

    陈寻还以为他晋入还胎境,洗炼开辟六条灵脉,资质只能算是普通,要是拿苏灵音跟其他普通修为相比较,他的资质还真不能算普通啊。

    ********************

    见陈寻无声无息的坐在廊道之前三天三夜后才睁开眼睛站起来,姜冰云禁不住幸灾乐祸的说道:“你晋入还胎境就能开辟两条灵脉,资质算是不差,但离破开这无形屏障还差了一点,或许等你修炼到还胎境后期,再尝试更好一些。”

    姜冰云猜测陈寻多半知道离开地穴的秘法,她知道陈寻不可能解开对她的禁制,现在只能鼓动他带自己先出去,到了外面再慢慢想办法。

    “你现在开辟出几条灵脉?”陈寻问道。

    “我资质太差,晋入还胎境中期,也才开辟出五条灵脉。”姜冰云禁不住有些得意洋洋的说道,师尊说她的资质,就算比苏灵音都不差半点,待晋入还胎境后期巅峰,能开辟九条灵脉,就有望晋入天元。

    陈寻祭出黑蛟灵旗,先释出两道风索往无形屏障绞去。

    姜冰云忍不住冷嘲热讽道:“黑蛟灵旗最多能同时释出九条狂龙风索,但你只开辟出两道灵脉,仅能挥其两三成的法力而已,还妄想破开无形屏障……”

    然而姜冰云话音未落,就见又有一道狂龙风索从黑蛟灵旗释出,她张开的嘴都忘了闭上,没想到陈寻资质竟然不比她稍差,刚晋入还胎境就能开辟三条灵脉、分化三道灵识……

    而接着陈寻释出第四条、第五、第六条风索时,姜冰云娇润的红唇已经张开能直接吞下一只鸡蛋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