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六十章 法相神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点月票……)

    直到玄冰火湖异相完全消失,也意味着神魂命元完全融入血脉之中,此时总共洗炼开辟出六根主灵脉来……

    陈寻心想他晋入还胎境,能洗炼开劈出六根灵脉,修炼资质就算不是旷古绝今,也应该勉强合格了。【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也自知是天赋很普通的人,能晋入还胎境,开辟出六根灵脉,没有什么不满足的,心想这多半还是这些年服下那么多灵药以及九转金丹品质格外精纯所致。

    而神魂命元融入灵脉,也是晋入还胎境混元相成的特质。

    之后除非晋入还胎境中期、后期,不然就极难再开辟出新的灵脉来。

    陈寻存思观想,就觉六根主灵脉还需要时时洗炼,才谈得上稳固,当即就修炼起九气炼阳诀,吞吸天地灵气,经百骸灵脉,炼化成丝丝缕缕的灵力暖流,继而在两肾之间汇聚成微小的玄冰火湖相。

    那里就是储存灵力的灵海。

    陈寻没想到灵力汇入灵海,竟然还能形成玄冰火湖相,这也意味着他此时也算是货真价实的荒古血脉之身。

    荒古血脉冲破玄窍要比寻常修者困难,但晋入还胎境之后,将神魂异相炼入一门法术之中,可以形成与神魂息息相关的血脉法术,不仅能随念头起灭而施,威力也异常强大。

    血脉法术同时也是血脉神通,一经修炼无法更换,故而不能为图方便,随随便便就修炼一门到后期有可能沦为鸡肋的普通法术。

    老夔说他的神魂是水火两相,资质算是不错,而水火两相的法术通常都颇为强大。

    虽然水火两相的法术通常都是古老宗门的不传之秘,散修想要修炼极难,但陈寻只要能通过秘殿的试炼,进入第二层大殿就会多种入门灵诀。

    这些灵诀虽然从还胎境入门修炼,但就算修为到天人境都未必会被淘汰,是真君留存在秘殿里的真正道统之一,比夔龙炼阳术只强不弱。

    夔龙炼阳术仅有六层功诀,只能修炼到天人境,就需要寻找新的功诀修炼。

    不过天人境对此时的陈寻来说,实在太遥远了,陈寻压根就不考虑那么久远的事情。

    在云洲,能比夔龙炼阳术更精妙玄奥的修炼秘诀,即使有,也屈指可数,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古老宗门、世族的不传之秘。

    这些宗门、世族绝非苏家能比,都是上万年甚至数万斤的传承。

    陈寻也不奢望能拜入这些宗门去学什么不传之秘。

    夔龙炼阳术是修炼夔龙法相的根本,夔龙法相本身就有“诸法归一”的神通,故而夔龙炼阳术附带的神通法术就相当有限,每一层的修炼法诀仅附带一门神通。

    夔龙炼阳第一层修灵法诀,能幻化夔龙天音;陈时此时玄窍已开,幻化夔龙天音就不再限制在魂海之中,与敌搏杀时,虽对实体的攻击力极为有限,但对灵体的攻击则极为凌厉。

    而夔龙炼阳术第二层法诀九气炼阳,修炼到小乘时,也有一门叫夔龙灵甲的附带神通可以修炼,要远比陈寻此时从金刚玄符悟得的金刚护身术强大得多。

    灵脉开辟之初,还没有完全固形,炼化灵力的度很有限,但也要比陈寻以往那种原始修炼手段高效百倍。

    陈寻静坐修炼七天七夜,玄冰火湖相就停滞下来,不再凝聚灵力,这意味着他的灵海已经储满。

    果然,他七天所修炼的灵力,比用最原始手段修炼两年所得的灵力都要充沛。

    陈寻取出黑蛟灵旗,注入灵力,看着一道风索瞬间成形,往开辟石屋时挖出的几块巨石缠去,片刻工夫就见巨石咔咔作响,很快被风索绞成粉碎,威力端是惊人。

    以往陈寻虽然能修炼灵力,但灵力得以不易,故而仅用灵力淬炼筋骨,未敢奢侈用灵力来御使法器、施展法术。

    此时两相比较,陈寻心里想,虽然气血神华也能御使法器、施展法术,但精纯程度仅有灵力的三分之一。

    这也意味着,同样一种法术,用灵力凝诀施展,威力要强大三倍以上。

    再有灵海可以储存凝炼的灵力,即使不依赖丹药,晋入还胎境之后,持续作战的能力增强三五倍都不止……

    *********************

    陈寻关闭大殿离开时,没有解开捆绑姜冰云身上的绳索。

    大殿闭合之时,巨穴里的灵气没有一丝一缕能透漏进来,姜冰云自然也无法凝炼灵力。

    而陈寻捆绑手法十分有技巧,姜冰云稍有异动,就有气血逆行之虞,她就这样姿态别扭的被丢在大殿冷如玄冰的地面上,苦苦煎熬了大半个月。

    夜不能寝,又无法运转气血,就睁着看着高近三百米的空旷大殿,身边没有一丝的声音,这比杀了她更叫她难受。

    她情不自禁的想,要是陈寻没能冲破玄窍,反而因修炼缚龙诀出了岔子暴毙而亡,那岂不是她要这样被永远的困在大殿里?

    姜冰云越想越害怕,都后悔动了手脚,没有将完整的缚龙诀告诉陈寻,心想自己也许等不到气血枯竭而亡,就会被这可怕的幽寂逼疯吧?

    此时大殿铜墙殿顶透漏的灵光荡起水波状的异纹,姜冰云知道这是陈寻从外面开启秘殿禁制的迹象,忙扭过身去。

    陈寻见姜冰云背向他躺在地上,先用黑蛟灵旗释出风索将她缠结实了,然而再过去将她手脚上的绳索解开。

    姜冰云瘫在地上,见手腕又红又肿,差点就气哭出来:

    就算她父母双亡,在千幻门地位一落千丈,别人也只是觊觎她稚嫩而绝艳的容色,哪里像跟陈寻在一起,被他抓住要么打得头皮血流、肢残骨断,要么就像死兽一样被捆绑的结结实实,丢在幽冷的大殿孤零零十几天不闻不问?

    姜冰云咬住红唇,幽怨的盯了陈寻一眼,然而陈寻早就转头去看大殿内侧所刻印开启试炼禁制的办法,压根就没有再看幽怨的姜冰云。

    陈寻哪里知道姜冰云心里竟然滋生幽怨的念头,过了片晌才转身对她说道:“这洞穴里那两条黑蟒是我豢养之物,还有四株凤血木,你也不要毁了……”

    说罢这些,陈寻又转心致致研究开启试炼禁制的法门来。

    姜冰云一时间有些愣,听陈寻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允许她走出大殿,到外面的洞穴里随意走动,但又不是十分的确定,怕她有什么异动,又惹来陈寻无情的折磨。

    然而这个念起刚起,随即就有一股羞愧涌起,姜冰云想不到自己会对眼前这个小贼有了畏惧之心,当下心里又起杀念,就想趁陈寻背身没注意,将他一掌击毙。

    转念又想到真将陈寻杀死,自己孤零零的一人在这洞穴里苦熬百年,也会将自己逼疯吧?

    姜冰云神色黯然的收起手,心想陈寻确实没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她,转身走出大殿。

    ********************

    看到姜冰云悄然离开,陈寻心里还奇怪呢。

    他还等着姜冰云出手偷袭,看看自己晋入还胎境之后,实力到底变得有多强呢,没想到此前看到他就喊打喊杀的姜冰云,今日竟然一改常态、神色黯然的退走,真是叫他想不明白。

    女人心、海底针,还不琢磨为妙。

    陈寻暗暗摇头,施展禁制法诀将大殿重新闭合起来,避免他在闯试炼禁制时,姜冰云突然闯进来坏他的好事。

    陈寻照着大殿铜墙上所刻之法,往铜墙上一只青铜兽里打入一道法诀灵光,就见左侧的铜墙荡起一层灵光,倏然打开一扇门,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宽阔廊道出来。

    虽然整座秘殿看上去看有两千丈宽广,但进入第二层大殿的廊道也不应该给人深不见底的感觉。

    陈寻心里奇怪,心里想秘殿本身就是天道至宝,哪怕损毁后禁制才恢复十之一二,或许空间压缩重叠之类的秘术,对秘殿本身而言都不是什么难事。

    必须通过廊道才有可能走进第二层大殿,但陈寻不知道走进这条廊道会面临怎样的考验。

    在乌蟒先祖、青阳子之前的数千年悠长岁月里,还有四人曾被看守秘殿的老夔、老蟒选中,接受秘殿试炼,陈寻他算是第七人。

    此前六人受限于老夔所施展的幻术,都没有看到过秘殿的真貌,仅仅是“意外”的闯入一处秘窟,甚至都没有意识自己是在接受试炼。

    相比较他们,陈寻知道秘殿的真貌,甚至还得老夔传授秘殿的禁制法诀,但他不会因此就放松警惕,也不觉得他就有一定能进入第二层大殿的把握。

    青阳子两百年前观夔龙天图悟得缚龙诀就离开了,他再次返回玉柱峰,则是想将夔龙天图的秘密交换玄寒宗支持他驱逐苏氏,自然也就失去继承秘殿道统的资格。

    而在两千年前,乌蟒先祖曾进入第二层大殿,从第二层大殿带走九兽炼阳炉、炼魂旗、九幽矛、紫辰甲等强大的玄兵法器,但也止步于第二层大殿,终于一生都没能进入第三层大殿。

    要是在乌蟒族人心目里,有如神明的先祖都只能闯过第二层大殿的试炼禁制,陈寻心里也能想象这秘殿的试炼禁制到底有多难。

    小心谨慎为上,陈寻没有直接踏步走进廊道,而是释出一道烈霜刀气往深不见底的廊道劈去,看有无机关禁制。

    廊道口似叫一道无形屏障遮住。

    陈寻手里虽然无刀,但灵力凝取的天青刀气比他以往有刀在手还要暴烈数倍,然而劈在廊道口的无形屏障上,刀气就像震裂如无数细碎光芒散溢无形。

    “这……”陈寻蹙起眉头,心想要是连廊道都进不去,还怎么接受试炼?

    “唔,你都冲开玄窍,晋入还胎境了啊。”被陈寻触禁制惊醒的夔龙,在大半年后次传来神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