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七章 素女玉丹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只有一更,抱歉……)

    “说实话,我醒过来后就想直接将你杀了,但想到被困在这地穴之中,也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脱困,真杀了你,岂不是都要把自己给逼疯了,”陈寻叹了一口气,信口开河的胡扯道,“但是我这个人胆子又小,又怕解开你的禁制,你反过来杀了我。【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只要解开我的禁制,我决不会杀你。”姜冰云强抑住心间的恼恨,和颜悦气的说道。

    “我要是能相信你的话,我早就帮你解开禁制了。”陈寻摊手说道。

    姜冰云气苦,想以往千幻门以及沧月楼的弟子、仆役都将她当成神灵供奏,就到受师命潜伏到十三爷的身边,十三爷也是千方百计的宠着她,哪里想到今天竟然要搜肠刮肚编话,去哄眼前这小贼的欢心。

    陈寻见姜冰云才说两句话就没词了,心里直骂她笨,又问道:“对了,你怎么确信我没有毁你的清白?此前我说你又老又丑,其实是骗你的,你真是很漂亮,但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要是这个误会解释不清,我可不敢放开你的禁制。”

    提到这个,姜冰云就是一肚子火,她事后冷静下来,当然知道陈寻没有毁她的清白,但陈寻解开她的衣裳、看到她的身子,也足以杀他一百遍才解恨。

    想是这么想,但此时神魂受制,打又打不过,而为了骗取眼前这小贼的信任,又不得不将心底最深处的秘密说出来,想到这个,姜冰云更是一头怒火。

    姜冰云强颜欢笑,微低螓,说道:“我从小修炼**玉丹诀,玉丹修炼到大成,能助道侣突破一个境界,而修炼未成之前,则需守住处子之身。我没有散功,自然知道之前是误会了你……”

    陈寻心底将姜冰云骂了一个狗血喷头,都知道是误会了,每次还像到疯狗似的扑过来,累不累啊?

    他知道云洲有男女双修的秘术,**玉丹诀等秘法都赫赫有名,但怎么修炼从来都是大宗门的不传之秘。

    他没想到青阳子将姜冰云收入门下,竟然让她从小修炼**玉丹诀这样的男女双修秘诀。

    姜冰云将这样的秘事说出,心里多少有些尴尬,粉脸红晕,出尘脱俗的仙姿美脸透出诱人之极的媚态来。

    陈寻看姜冰云媚态,禁不住心里也是一荡,问道:“在你**玉丹诀将要修炼到大成之时,你说青阳子会不会找个机会,将十三爷给干掉?”

    “你!”姜冰云没想到陈寻问出这样无耻的问题,她气得再顾不上半点含羞矜持,扑上来粉拳就怒砸陈寻的鼻梁。

    陈寻释出金刚灵盾,与姜冰云游斗,边打连说:“青阳子这种人自私自利透顶,你真要能修炼到玉丹大成,他怎么可能便宜外人?你自己想想看嘛,我有没有说错?楼离要不是担心你会成为他的师娘,反过来骑到他头上去,怎么可能突然出手杀你?”

    “闭上你的脏嘴!”姜冰云都气糊涂了,粉拳如狂风骤然,向陈寻击去。

    “你们这些人,平时一个个看上去聪明绝顶,但事情涉及尊长,又都蠢得跟榆木疙瘩似的,”陈寻在姜冰云拳风脚影之下游刃有余,只能注意不让她凝炼灵力即可,嘻皮笑脸的说道,“青阳子可真是聪明人啊,他一心想着将苏家从沧澜连根拔掉,他要取而代之,怎么可能舍得女弟子千辛万苦修得的玉丹,便宜苏家人?”

    “你怎么知道这些,你是不是搜过我的神魂?”姜冰云没想到师尊多年来的图谋,竟叫陈寻一语道破,而她在陈寻面前承认他是青阳子门下,实是以为必能杀死陈寻,但也没有吐露更多的消息。

    “我要是有能力搜看你的神魂,就没有必要做其他手脚了,”陈寻说道,“而事实青阳子的阴谋并不难猜测,他将你与楼离等人秘密收到门下,传授你们玄功秘诀,让你们对他忠心耿耿,他再助你们在各自部族、宗派之内建功立业。等你们的翅膀渐渐丰满起来,能够控制所在的部族、宗派势力,实际等若他的羽翼也丰满起来,就有了拔除苏氏、取而代之的基础……”

    姜冰云内心惊骇,她是知道眼前这小贼奸滑无比,但怎么都没想到,他竟能将大体情形都无误的猜测出来。

    想起往事,姜冰云心有苦涩,她父母原都是千幻门的嫡传弟子,但在她十岁时,在一次变故中双双丧命,从此之后,她在千幻门的地位一落千丈,此后三年的生活不堪入目,要非青阳子将她暗中收入门下,她唯一的结局就是沦为门中某位长老的玩物。

    她秘密修炼**玉丹诀,又得青阳子采炼的灵丹圣药,修为精进飞,在千幻门绽放光芒,地位也日益重要,二十岁就晋入还胎境,代表千幻门成为宿武尉府的客卿;继而晋入还胎境中期,更是成为千幻门的长老。

    而得师尊青阳子的授意,姜冰云与苏青峰结为道侣,才是这几年才有的事情,除了师尊青阳子的秘密支持,更是得借宿尉府的势力,她在千幻门之外创立沧月楼,算有了安身立命之地。

    但她从来都敬师尊有如天人,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师尊青阳子让人从小修炼**玉丹诀有存不堪入想的私欲。

    陈寻这样的脏话,她恨不得释出剑气,将他捅出千疮百孔来,然而她神魂受制,拼尽全力才能打爆一面灵盾。

    而陈寻一次能释出两面金刚灵盾,任她怎么打都不成,她快气疯了,但也拿眼前这恶贼无可奈何。

    然而这恶贼竟然还满口的淫语秽语不休,师尊怎么可能是这种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陈寻见姜冰云打不动,接着问她。

    “有道理你娘!”姜冰云气得破口大骂,但气血枯竭,举手都没有力道。

    姜冰云打得满口喷血,再无气力打出一拳,瘫坐在寒冷如冰的地面上,心里直想哭,怎么都想不到她堂堂的沧月楼主人,堂堂的还胎境中期巅峰强者,竟受这小贼百般欺侮。

    瘫坐在地,隐约又觉得这贼说的有些道理,要不是师尊对她有所偏心,在大事未成之前,楼离为什么突然出手,将她推到孤崖石柱之下?

    陈寻从小乾坤袋里掏出一条烤鱼丢给姜冰云。

    姜冰云理都没理,任烤鱼落到地上。

    “这么说,楼离还有其他什么人,应该都是青阳子暗中收入门下的弟子,”陈寻拿出一条烤鱼,远远的蹲在一旁啃得津津有味,也不记试探姜冰云的口风,“这么看来,鬼奚部三十多年前,将乌蟒驱走,占据白狼河立基,也多半是青阳子在背后动了手脚——青阳子还真是聪明呢……”

    “说了这么多,你能解开我的禁制了吧?”姜冰云寒脸问道。

    “我不想杀死你,留我一个人独困地穴之中,但我一个小小的真阳境散修,打不过你,怕你杀了我,你让我怎么办?”陈寻涎着脸问道,“要不你告诉我,我怎样才能晋入还胎境,过后我再解开你的禁制,好不好?”

    姜冰云霜脸冷笑,说道:“你的用心果然险恶?”

    “你想杀我,害我被困地穴之中,我不找你报仇,仅仅是问你一下突破之法,难道比你们处心各虑的图谋苏氏还不要脸吗?”陈寻正义凛然的问道,“要不是不想跟你搞砸关系,一个人独困地穴,我有一千种办法,从你嘴里撬出些东西来?”

    “你试试?”姜冰云冷脸说道。

    “我把你关秘殿里,让你慢慢枯瘦而死,”陈寻邪笑道,“以你现在的气血,大概能熬一年,但这一年内,你的气血会慢慢枯竭,会变成皮包骨头的丑八怪。你觉得这么做,怎么样?”

    “你饿得受不了,我丢一条活蛇进来,看你生吞活蛇,你觉得这场景美不美?”陈寻涎着脸继续说道。

    “这都不行的啊?那我到外面做一只大的石缸,将你扒光了、手脚捆住丢大缸里,然后扔十条八条见洞就钻的小蛇进来,你觉得这场景美不美?”陈寻问道。

    “你……”听陈寻越说越下流无耻,姜冰云又暴起玉足化作漫天星辰朝陈寻暴跳而去。

    “千幻星空步果真是一绝啊,但是你传我的云遁术溜得更快呢,”陈寻观想夔龙法相,揭下龙鳞即化一道法诀释出,陈寻施展云遁术比姜冰云都要快捷一分,早一刻闪出姜冰云的攻击范围之外,然而口里犹是未停,“要不是念在你以往对我还算不错,我是真没有这些耐心跟你商量,不过,我的耐心也有限度的。”

    “你到底想怎样?”姜冰云气喘吁吁的收住脚,寒脸问道。

    “缚龙诀与九转金丹,是晋入还胎的内外兼修之道,你既然是青阳子门下,必知缚龙诀与九转金丹的炼制之法,”陈寻说道,“我只要需要晋入还胎境,不怕你来杀我,我就解开禁制……”

    “我怎么信你?”姜冰云问道。

    “我们被困此穴之中,谁都逃不出去,只能彼此做个邻居,只要你不能杀我,我还何需要再限制你的自由?”陈寻问道,“你自己想想看,这些天,你对我喊打喊杀,我有没有对你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我将九转金丹的炼制之法告诉你,你又能凑足炼制的灵药?”姜冰云问道。

    “哼,”陈寻冷哼一声,说道,“我进入荒原,难道真的就是想要跟楼适夷那二货比斗?要不是为了寻找能让苏棠帮我炼制九转金丹的灵药,我早就远走高飞了!现在我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九转金丹的炼制之法,只能问你了。”

    姜冰云打心底不相信眼前这个奸滑无比的恶贼,但又想不出他的话里有什么破绽,对于散修而言,一生奔波确是为晋入还胎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