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地穴中的日常生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一拳将姜冰云打翻在地,将她拖回铜殿,说道:“咱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

    姜冰云抹去嘴角的鲜血,咬牙切齿的盯住陈寻的脸,恨不得扑去咬断这小贼的喉管,怎么都想不透她堂堂还胎境中期强者,竟叫真阳境的小散修困在铜殿里,没有还手之力。【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如今叫小贼在她的魂海做了手脚,她不能凝炼灵力不说,甚至都不能在魂海凝聚灵符,而小乾坤袋以及几件仅存的法器都叫这小贼摸走。

    肉身强度不能跟眼前这怪胎相比不说,甚至她伤势刚好一些,这小贼就会追上来将她再度打成重伤。

    她想尽办法,还是没有办法从铜殿逃脱出去。

    姜冰云强撑起身子,靠在比寒冷还要冷的铜墙壁上,吐去嘴里的血沫,说道:“你要么解开我的禁制,要么杀了我,那么废话做什么?”

    “我说你能不能讲点道理?”陈寻苦恼的敲了敲**的铜墙,说道,“你真要想死,这铜墙足够硬了,你一头撞上去,应该能解决问题,哪里需要我帮你?你自己明明就不想死,而且还处心积虑的想杀我。你看,我也没有对你怎么样,你咬牙切齿的恨我,实在没有理由啊!你修为比我高,又有杀我之心,我现在就解开你的禁制,我还不如一头撞墙上,把自己撞死得了……”

    姜冰云俏脸如寒霜笼罩,一双美眸有着说不出的阴柔。

    陈寻叫姜冰云这双毒眼盯了心里寒,知道此时的她比美女蛇还要凶烈,只敢远远的蹲在一旁,手搁在膝盖上,咧着嘴笑道:“我们困在这里,谁都出不去,要不能好好相处,这日子可就难熬了?”

    “这里是哪里?”姜冰云寒脸问道。

    “我也就比你早醒过来一个多月,刚巧还认得几个鸟篆古文,学会部分禁制秘法,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我也不知道哇,”陈寻摊开手,满口胡言道,“可能还在玉柱峰底下吧,应该是石柱里所困的那头凶兽,将我们困在这里……”

    “那头凶兽,为什么没有杀我们?”姜冰云问道。

    陈寻摊摊手,表示他也找不到人问。

    从陈寻几次与鬼奚部的冲突交锋,姜冰云早就认清他奸滑无比,难从他几句话里判断真伪,然而不要说她现在神魂受制于陈寻,就算她实力完好无损,她的灵识也无法透过数千米坚厚的岩石,感应到地面上的情况。

    秘殿、夔龙、他身具的六臂巨魔血以及虚元珠,对姜冰云来说都是不解之迷,陈寻看着姜冰云的美眸狐疑不定,知道她没有那么好骗,但也知道就算姜冰云再聪明一百倍,也绝不可能想到秘殿竟然叫他与夔龙联手摄入虚元珠之中,从玉柱峰带出来,然而后再藏到寒潭底下的灵穴之中。

    就算姜冰云再不信任他,他所胡扯的这番话,也是姜冰云所能推测的最合理解释。

    见姜冰云半晌无语,陈寻问道:“除了在你身上下了禁制,我真没有对你怎么样?再说你又老又丑,我还有哪点会看得上眼?”

    “你……”姜冰云听了这话,就像一头疯的母豹子,当即暴起就朝陈寻扑过来,身如林中散花,身形诡异到极点。

    陈寻想也不想,当即释出一道金刚护身灵诀,化作一面灵盾挡在眼前,他人在灵盾之后,举手求饶,说道:“好好好,这话你不爱听,咱们聊点别的……”

    姜冰云想不明白,陈寻施展法诀的度竟会如此之,就算她恢复还胎境中期的修为,也没有办法在瞬息之际凝成灵诀释出,而她知道以她此时的状态,想要打破眼前这面灵盾,陈寻足以再释出十面八面灵盾来,吐了一口血,恨恨的再缩回墙角去,但也没有再理会陈寻的意思。

    ********************

    拿姜冰云无计可施,陈寻摊摊手便退去铜殿。

    秘殿共分七层,陈寻所掌握的禁制法诀还只能控制外层大殿的进出,其他几层大层需要他通过真君殒世前留下的试炼才有可能掌握。

    不过,这对陈寻来说已经足够,足以将姜冰云困在外层大殿里出不来;而且只要将外层大殿关闭,就不会有灵气进入,陈寻不用担心姜冰云能修炼灵力挣脱锁魂印的禁制。

    外层大殿高逾三四百米,也有三五百米的纵深宽广。

    这么一间大殿,对不足两米身高的陈寻来说,太高大了,人住在里面浑身的不自在。

    除了将姜冰云困在大殿里面之外,陈寻在地下灵穴的石壁上,用赤乌坯刀挖出几间石屋,他平时就住在石屋里修炼。

    此穴虽然能汇聚方圆数百里之地的玄寒灵气,但铜殿以及夔龙长眠之后要汲取巨量的灵气,能剩下的灵气就相对稀薄。

    不过陈寻有聚灵伏元阵,能再将地穴里的灵气聚集到石屋之中,形成灵气漩涡,也足够陈寻平日修炼所需。

    陈寻盘膝打坐,摒弃杂念观心入静,继而默诵夔龙炼阳术的第一层法诀,夔龙法相啸出天音,震荡魂海本相,很快就见露出玄冰火湖本相的魂海像火山一般,一道道神华喷薄而出。

    这就是神魂命元的力量。

    神魂命元不仅是从魂海内部冲破玄窍的关键,而在打开玄窍之后,唯有经神魂命元洗炼过的血脉,才能成为汲天地灵气入体的灵脉通道。

    唯有晋入还胎者,才真正意义上能称为修仙者。

    而晋入还胎境,能用神魂命元洗炼出多少根灵脉,则从根本上决定修仙者后续的修炼潜能。

    就算同是还胎境,洗炼出一根灵脉的修者,永远都不能可能跟洗炼出十二根灵脉的修者争锋。

    九窍养元丹的珍贵就在于此,杀死荒兽之后,炼取荒兽的命元聚入丹中,服用能够直接滋养神魂命元,提高修仙者的修炼潜能。

    陈寻的神魂能呈现玄冰火湖之异相,并非他天生就有荒古血脉的资质,实是他这些年来,服用的九窍养元丹可能比苏氏的嫡系子弟都要多得多。

    而且这些九窍养元丹,都是他与苏棠在玉柱峰采集大量雪猿一级的异兽心血命元炼成。

    再加上他又与阿青分食的鸠鹏蛋,反复大补之下,就算没有六臂巨魔血,他的神魂潜质,也不比寻常的荒古血脉差多少。

    夔龙炼阳术,就算放诸云洲,也是屈指有数的修炼玄功。

    这就意味着,就算姜冰云没有屈服,就算没有九转金丹的丹方,陈寻亦有可能调用魂海本相的命元之力,从内部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

    ************************

    陈寻自身的气血可以说是磅礴之极,但也只够他在魂海维持一个时辰的夔龙法相。

    玄冰火湖一道道神华喷薄而出,然而坚固如铁的玄窍就像磐石一样,仅仅是松动了一下,就又恢复原样,离冲破玄窍还有一段距离。

    夔龙天音能聚集的神魂命元之力,还有差了一点啊!

    陈寻想想也觉得晦气。

    据夔龙所说,青阳子当年悟出缚龙诀之后,很快就会调用神魂命元的力量冲开玄窍,而他经夔龙所传授的夔龙炼阳术,要比青阳子所悟的缚龙诀正宗得多,又有夔龙直接利用神力帮他凝聚的真身法相,然而多次尝试都差了那么一点,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玄窍,要比寻常修者坚固。

    凡事都是利弊相随。

    每个身具魂海异相的修者,神魂命元强大的同时,玄窍都异常坚固,这也都公认的事实。

    所以才需要九转金丹这些外物,在百骸形成药力沸腾,同时从外部冲击玄窍。

    这种体验,陈寻在服食鸠鹏蛋里,就清楚的感受到。

    虽然他手里已没有鸠鹏蛋,但还有一枚蟾丹,还有从玉柱峰下顺手牵来的那株石蛇莲。

    他相信,就算没有九转金丹,他将蟾丹与石蛇莲一起服下,借这两种灵药所化的药力沸流,再从内引牵引神魂命元的力量,也足以将玄窍破开。

    他没有这么做,实在是直接服食蟾丹与石蛇莲太浪费了。

    他估计着,以蟾丹与石蛇莲为主药,再合其他灵物,至少能炼制出十枚九转金丹,

    一枚九转金丹万金不换,就是沧澜学宫也只有帮人炼制,概不售卖。

    *************************

    地下灵穴没有日月,也不知天时,陈寻尝试了许久,都没能将玄窍多松动半分,他就收功站起来。

    陈寻走出石屋,感应大殿之中没有什么异常,就打开禁制,走进大殿。

    今日姜冰云倒没有再扑上来撕打,理也没有理会陈寻,而专心致致的盯着大殿高壁上的所刻印的鸟篆古字研究。

    这些鸟篆古字写的是开启秘殿试炼禁制之法,陈寻跟青木道人学过鸟篆,夔龙长眠之前就没有再跟陈寻做额外的讲解。

    姜冰云显然没有学过鸟篆,看她这样子,陈寻知道她是想将这些鸟篆古字都破译出来。

    虽说天下文字之间彼此都有渊源,但想到将这些鸟篆古字凭空破译出来,也绝非易事。

    秘殿分有七层,陈寻所处仅是最外层的大殿,要想进入第二层秘殿,非要有还胎境的修为不可。

    “今天怎么不打了?”

    陈寻都打上瘾了,每次能拿姜冰云炼手,他的修为境界无法提升,但观想夔龙法相,释放各种法诀越娴熟,实力一直都有所增强。

    何况将娇滴滴的美女打得满口吐血、有时候甚至还将姜冰云打得肢断骨残,心里也隐隐有一种难言的快感,见姜冰云今日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他都有些不适应了。

    “你要怎样才答应解开我的禁制?”姜冰云绷住寒霜一样的俏脸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