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 锁魂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诺大的铜殿空寂无声,夔龙再无回应,陈寻枯坐石椅之上,莫名悲从心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他对夔龙始终都有戒心,但想到他人在地下灵穴之中,反正没有挣扎的余地,才任夔龙在他的魂海上放手作为。

    未曾想夔龙待他却无私念杂想,近乎耗尽最后的神力,助他炼化虚元珠,将六臂巨魔血摄入珠中,扫清晋入还胎境的障碍。

    对夔龙的恩情,他却无以为报。

    夔龙残魂寿元仅剩百年,除非秘殿复原如初,夔龙才有可能借助秘殿的禁制法阵延长寿元。

    而借此地灵穴所聚的灵气,秘殿想要复原,需要数十万年之久。

    夔龙长眠之前最后还传他两门秘术。

    夔龙炼阳术,实是修炼夔龙法相的根本法诀。

    陈寻看炼阳术的第一层法诀,与苏棠传授他的缚龙诀大同小异,但要更加完备。这时候他也能明白,青阳子当年观夔龙天图所悟的缚龙诀,实是夔龙炼阳术的简化版。

    夔龙炼阳术第一层法诀夔龙天音修炼有成,即能在魂海幻化玄钟梵音,而这夔龙天音有什么玄异神通,陈寻此前早深有体会。

    夔龙天音除有固神荡魔的玄妙之外,修炼到极致,一识可化九念,通过夔龙法相,能够同时控制九道法器或者九道灵诀……

    炼阳术第二层法诀,又名九气炼阳,是晋入还胎境修炼灵力的秘法。

    陈寻此时距还胎境还有半步之遥,还没有办法着手修炼九气炼阳诀。

    而夔龙炼阳术之后几层法诀,太过玄奥,陈寻此时境界不到,连参悟都不行。

    夔龙在长眠之前所传授的锁魂印炼制秘术,自然是为了方便他控制姜冰云。

    陈寻走到铜殿的西北角,揭开盖在姜冰云身上的薄被,就见五识被封住的姜冰云,仿佛被玄冰封印的睡美人,躺在石床上没有一点气息透出。

    陈寻昏迷之后,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此时见姜冰云丰润的脸颊都有些消瘦,暗感夔龙帮着炼化虚元珠虚用的时间凿实不少。

    姜冰云五识被封印住,五蕴皆闭,维持一线生机不灭,对气血的消耗极微,若说姜冰云的脸颊都明显削瘦下来,只能说明过去的时间还真是不短。

    陈寻从小乾坤袋里取出一枚真阳培元丹,伸手撬开姜冰云娇艳依旧的红唇,又将她的贝齿撬开,将真阳培元丹寒进去她的嘴里,当下就坐在姜冰云的身边,参详锁魂印的炼制之法。

    要保证铜殿的秘密不外泄,陈寻就不能将姜冰云放出去,但又不忍心将这娇滴滴的美人就这么宰了;何况他还要从她嘴里问出九转金丹的炼制之法。

    锁魂印炼制之法,与沧澜学宫的客卿印、学子印都有相通之处,但要复杂十倍不止。好在除了移植到外面石地的四株凤血木外,陈寻从北山城进荒原时,也准备了不少赤精铜所铸的坯印,大小规格都有。

    过去两年时间,他在乌蟒跟青木道人主要所学就是绘纹制器的本领,空白的符纸坯材倒是准备了不少。

    这些坯印放在虚元珠中用灵气洗炼,又在赤凤血木的树液里浸放许久,品质精纯无比,勉强可能用来炼制锁魂印这么复杂的顶级符器。

    再不行,他还有一把赤乌坯刀。

    他不能再在沧澜露面,就算要回沧澜,也必须改头换面,这把赤乌坯刀也不能再用。

    身在地下灵穴,多的是无聊时光,陈寻花了几个月的工夫,将锁魂法诀以及锁魂印的炼制之法琢磨参悟透彻了,才着手炼制,也差不多将几十枚坯印都耗用掉,才成功炼制出一枚完整的锁魂印出来。

    这几个月,有陈寻法时喂食丹药,姜冰云削瘦的脸颊又恢复丰润,双眸紧闭,但挑出的长睫毛有着说不出的诱人。

    陈寻将姜冰云宽衣解带,看她露出霜雪一般净白的挺翘娇乳,心里也禁不住砰砰乱跳起来,心里挣扎着要不要摸一把过过手瘾。

    锁魂印炼制成功,就将取姜冰云的心头之血,才能将她的神魂锁住,陈寻托住姜冰云的乳根,心里想,他这也是为了一次取血成功,叫她少受两针。

    赤精铜针,也是陈寻为取血专门炼制,细如毫米,被扎一下比蚊子咬还轻,但中心空管能将心血导出。

    陈寻静心宁神,摒去触手柔腻给他的旖旎之感,去感受姜冰云的心脉所在,确认准确的取血位置之后,陈寻就毫无犹豫的一针扎下,导出一滴至纯鲜丽的红血,滴进镂空的锁魂印中。

    陈寻嘴里念念有词,注入灵力,刻镂玄奥篆符的锁魂印迅捷释出数缕灵光,将血珠锁住,随即形成一粒血色光茧悬在镂空的锁魂印中,陈寻即有与姜冰云血脉相连、魂息相通的玄妙之感。

    ********************

    似有玄钟梵音入梦,姜冰云倏然醒来,就见陈寻坐在他的身前,一双贼眼正盯着她的脸看。

    姜冰云一时间搞不明白是生是死,特别是被电蛇雷光击之前,楼离偷袭给她的打击太大,骤然醒来也难对陈寻生出什么敌意。

    说到底陈寻并无负她之处,反而是她处心积虑,想要将陈寻杀死,而她与陈寻一起被孤崖石柱所释的电蛇雷光击中,也是受楼离偷袭所致,说到底她心底对陈寻还有一丝愧意。

    “这是哪里,是九幽地狱?”姜冰云问道,她仰天而躺,直见高耸无比的殿顶绘满星辰秘图,而望四周,现她身处的大殿高大宽阔得乎想象,绝不是她所认得的人间景象。

    姜冰云手撑在冰凉的石床上要坐起来,掩在胸前的罗衫往两边滑开,露出欺霜赛雪的挺娇酥胸,姜冰云才惊觉罗衫早被陈寻解开。

    此时,姜冰云心底对陈寻的一丝愧意顿时烟消云散,一脚就朝陈寻的心窝踹去,喝道:“你个贼子,敢毁我清白!”

    陈寻见姜冰云刚醒来时看他的眼神里藏有柔意,心里没有提防,叫姜冰云一脚踹中心窝,整个人像滚葫芦似的往后翻滚出十数丈,没想到这婆娘刚醒过来,气力就如此之强,胸口如遭数千斤的大锤砸中,脏腑压点被涌入的巨力撕得四分五裂,狂喷一口鲜血!

    姜冰云心念感应不到小乾坤袋的所在,情知被眼前这个小贼拿走,也不管他,双手摒指,当即掐着法诀就释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就往陈寻头颅斩来。

    陈寻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怎么就忘了将婆娘的衣裳穿好,折身闪过寒气凛冽的剑气,忙说道:“误会,误会,我为救你,才不得不解开你的衣裳,实际连看都没敢看一眼。”

    姜冰云哪里会信,却不知道陈寻这小贼身手竟敏捷得惊人,竟然能在一刹之间躲过她斩出的剑气,这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剑气没有斩中陈寻,直劈铜殿地面,然而铜殿地面泛起水波状的灵光,就直接将这道凌厉无比的剑气吞噬无形。

    姜冰云顾不得去管大殿的玄妙,想她三十多年的身子冰清玉洁,寻常男人在沧澜都不敢正眼瞅她,哪想会今日竟然这个小贼亵渎?

    她是气得心血沸腾,心想这小贼躲得快,当即就要释出灵识锁住这小贼,然而她杀念刚生,就觉一股难言的惊颤震动她的魂海,灵力剑诀还未聚成杀人剑气随即就在魂海涣溃无形。

    受剑诀反噬,姜冰云直觉五脏六腑差点要被涣散的灵力撕碎,一口血就狂喷出来,铜殿染红一片。

    姜冰云还只当刚醒过来,身子有所不适,当即又在魂海凝聚剑诀,然而结果照旧不变,剑气未成,她再次被涣散的剑诀灵力打得鲜血狂喷。

    “你是杀不了我的!”陈寻抱手而立,但心里也是暗暗吃惊。

    姜冰云最初那一道剑气斩来,则是杀心未起、情急所致,他亏得通过锁魂印与姜冰云魂息相通,提前预感到剑气所斩方位,才勉强避开。

    之后姜冰云再释剑气都要先起杀念,却叫锁魂印神奇的化解掉。

    这么看来,锁魂印也不是万全之法,只能限制姜冰云无法对他心起杀念,还远远谈不上完全控制姜冰云的神魂。

    真是便宜没好货,陈寻就知道他自己此时还没有有办法炼制出什么高级货来,当然也不好意思将老夔唤醒再帮他一次忙。

    “小贼,你到底对我动了什么手脚?”姜冰云被封印这么久,体内灵力已经消耗怠尽,而受灵力剑诀两次反噬,更是身受重伤,背靠石床瘫坐在地,以她聪明机智,当然能猜到在她醒过来之前,陈寻对她动了什么手脚。

    “不要左一个小贼,右一个小贼的,听着多难听啊?”陈寻透过锁魂印,能感觉到姜冰云体内仅剩的灵力已经消耗光,而他又通透过锁魂印干扰姜冰云汲取修炼灵力,倒不怕她再能力使出刚才的剑气杀招。

    不过陈寻也不敢给姜冰云丹药疗伤。

    当时在溪谷,姜冰云为了避免为异兽觉,刻意将她的修为限制在真阳境。而就算如此,陈寻还是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被她逼到孤崖石柱之下。看得出姜冰云冶好疗,就算被他限制不能使用灵力、不能在魂海凝聚法诀,也同样有很多杀人讨命的手段。

    姜冰云那一脚,差点就将他踹闭过气去。

    “你要是好好听我说,这一切都是有缘由的……”陈寻拉了一把石椅子坐下来。

    “那你说。”姜冰云背靠石床而坐,她早就感应到这铜殿之内,有不弱的灵气存在,坐到石床上就欲悄然打开玄窍,将铜殿内的灵气导入魂海,再悄悄找机会杀了眼前这恶贼。

    然而姜冰云刚起这么念头,就觉又是一股震颤搅动魂海,叫她根本就无法凝炼灵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