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 地下灵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热烈欢迎书友2370650成为本书的新盟主,感谢……)

    陈寻也能感应到铜殿摄入虚元珠中,正急剧消耗虚元珠里的灵气,不敢耽搁,赶紧将铜殿从虚元珠中释出。【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铜殿落地仅三尺来高。

    灵穴之中的玄寒灵气受到搅动,形成漩涡,疯狂注入其中铜殿之中。

    然而铜殿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很快将之前充满整个地下洞穴的玄寒灵气都吞吸一空,而从表面看不出铜殿有半点反应。

    陈寻他人潜在寒潭水下,感应到这玄奇的一幕,随之释出法诀,将铜殿恢复原貌。

    铜殿恢复原貌之后,才更加衬出地下灵穴的巨大。

    高近两百丈、宽广两千丈的铜殿,也仅仅才占据地下灵穴的一角。

    “我怎么进去?”陈寻透过心念,询问夔龙,“还是说,现在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可以走喽?”

    “进入秘殿的法门,都是那禁制法诀之中,你自己参悟,不要什么都用我来教。”夔龙神念透来。

    陈寻无语的挠了挠脑门,但夔龙再不给回应,而他又不甘心真的就放下铜殿这个大宝藏,收回虚元珠拍拍屁股走人。

    陈寻盘膝坐在水下,观想夔龙法相,将禁制法诀所化的那片秘符龙鳞揭开,就见那片龙鳞在他的魂海之上,演化出无数繁杂玄奥的玄符篆纹,几乎将他的魂海遮闭得连一丝空隙都不剩。

    要不是陈寻随时可以将这些玄符消去,他都怀疑。看一眼,心神会不会彻底迷失在玄符篆纹所形成的迷阵之中出不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陈寻才找到进入秘殿的法门,手结法诀,安静的座落在灵穴洞底的铜殿射出一片霞光,透过厚透数千米的岩层,直接将他传到秘殿的外层大殿。

    除了姜冰云还恰无声息的躺在大殿上来,此时的外层大殿多了一套石桌石椅。

    此前陈寻将虚元珠所藏的凤血木等物都倒在铜殿里,此时都摆在石桌上。

    陈寻参悟进入铜殿的法门时,夔龙无聊就坐在石桌前翻看陈寻的那些藏物。看见他这么快就从霞光中走出来。说道:“人类肉身资质差,悟性却是要胜过一筹……”

    陈寻知道夔龙的身体,实是其神力所化,就不知道眼前这石桌石椅。是真是假。伸手摸了摸。就觉石质沁凉,不像是神力幻换而成。

    听到夔龙像铁刀对挫的声音,就觉得挠心的不舒服。问道:“老夔,你能不能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和一些?”

    “我肉身还在时,说话就是这个声音,不好听吗?”夔龙问道。

    陈寻摊摊手,实在不觉得两把铁刀对挫一样的音质,能有什么动听的磁性。

    “那好吧,我换个声音,你试着听听……”夔龙说道。

    “心里想什么,你都能知道,这让我们很难想处啊!”陈寻头痛的说道,他现在都不往姜冰云那里多看一眼,就因为怕被姜冰云那凹凸有致的娇躯跟绝美脸蛋所惑,有什么猥琐念头都叫这头老龙窥见,怪难为情的。

    “好吧好吧,”夔龙挥手释出一道灵光,落在陈寻的身上,说道,“这样我就没法窥探你的念头了。这个法门也相当简单,你得我传授真身法相,不难悟得。”

    陈寻想起在沧澜城里,左棘部就有修者能释出灵光罩遮闭外人的窥听。

    只是左棘部那修者的法力实在不强,陈寻当时轻易就突破灵光罩,听到院子里众人的密谈。

    想来这个法门学起来不会太困难,关键眼前这头老龙不直接传授他,而要他自己去参悟,也真是够叫人头痛的。

    听着殿外有水声传来,陈寻推开沉重的秘殿大门,赫然有一泓清水从洞顶流下,形成一小片水帘,甚至还有不少鱼虾等活物,随着流水从洞口一下泄下。

    此前这地下巨穴里,充溢着玄寒灵气。

    不断有玄寒灵气从洞眼散溢到地面的寒潭中去,同时也形成一个天然的罩子,阻止寒潭里的水从洞眼流下来。

    这时候地下巨穴里的灵气都叫铜殿吸噬了干净,没有灵气的阻隔,地面寒潭里的水,自然就不断从洞口流下来。

    地下洞穴也非幽黑一片,四壁以及顶部都有淡淡的萤光透出,看上去岩层里杂有不少发光萤石,为这地下巨穴提供微弱光源。

    地下巨穴穹顶高逾七八百米,左右前后纵深七八万米,陈寻能看到有淡淡的玄寒灵气从四壁渐渐透入,也不知道他之前放入孔窍之中的那两条幼蟒,钻到哪个石头缝隙里去了。

    陈寻想到聚灵伏元阵,看这地下巨穴的格局,实际就是一座天然形成的聚灵伏元阵。

    转头见夔龙亦从铜殿里走出,陈寻说道:“许多玄功秘诀,都有写‘天痕地势、道蕴天成’这几字,今天我看这巨穴格局,对几字的感受犹深。这处灵穴,差不多要将方圆数百里之地的玄寒灵气都汇聚于此吧?”

    夔龙微微颔首,肯定陈寻的想法没有差。

    换作以往,陈寻必会觉得这处灵穴,灵气浓郁得超乎想象,是修炼者梦寐以求的宝地,但看到玉柱峰溪谷之下的那处灵穴垮塌,形成冲天玄阳火柱差点叫一名天元境的强者殒落之后,陈寻眼界就高了起来,心态也变平常。

    玉柱峰溪谷底下的那处灵穴,汇聚玄阳灵气的能力,几乎是这里的数倍不止,然而铜殿藏下玉柱峰溪谷之下将近万年,才恢复十之一二。

    要是藏在这里,仅剩从洞穴四壁透进来的玄寒灵气,岂非要几十万年才有可能恢复原状?

    不过对陈寻来说。哪怕是他晋入还胎境之后在此修炼,都是绰绰有余的。

    玉柱峰垮塌,会诱发怎样的乱局?

    苏家老祖与玄寒宗诸人的恶斗谁胜谁负,沧澜荒原及周边的形势会怎么发展?

    他们将垮塌的玉柱峰挖开,发现孤崖石柱消失无踪,又会是怎样的心情,会不会满世界的寻找消失无踪的孤崖石柱?

    宗崖、古剑锋、铁心桐他们跟阿青有没有顺利逃回北山?

    陈寻对这些都不得而知。

    陈寻只知道一点,楼离是眼睁睁的看到他与姜冰云被孤崖石柱所释的电蛇雷光击毙。

    不要说苏家很可能已经认定他是玄寒宗的奸细,他要想保住铜殿的秘密,他与姜冰云就绝不能再在沧澜露面。更不要说返回乌蟒了。

    一旦铜殿的真正面貌叫世人窥知。不要说苏家、玄寒宗,恐怕云洲更强大的宗派势力都会参与进来争夺。

    接下来,除了藏在这地下巨穴里修炼,陈寻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能干什么。

    胡思乱想了许久。陈寻抬头指着不断往下泄水的洞眼。跟夔龙说道:

    “这洞口要封起来。不然上面的寒潭沼泽水都漏空了,鬼都知道下面藏有蹊跷。”

    “上面正下着瓢泼大雨,潭子里的水一时半会还流不尽。”夔龙说道。

    头顶上方是几千米厚的岩层。陈寻灵识自然无法透过,去感应地面的情形,想来夔龙不算多聪明,但应该不会忽视这些细节。

    也知道夔龙神魂只能寄附在秘殿之上,要是这地下巨穴时没有一点活物,夔龙窝在这空无一物的地下巨穴里几十年不能出去,也是怪无聊了,他实是想将沼泽里的水引起来,在巨穴里造一处地方湖泊。

    流水不断泄下,往地穴低洼处聚集,但想到聚集成一片湖泊,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成。

    夔龙这段时间来消耗极剧,已经极度虚弱,此时重新化回神魂盘附在铜殿之上,吸吞从方圆数百里之地汇聚来的玄寒灵气调息休养,不再化成龙首人形,陪陈寻说话。

    陈寻走回外层大殿,坐到石椅上,看着他以前的所藏摆布石桌,也没有急于收回虚元珠中去。

    四株凤血木看着碍事,树身就有四五米长,陈寻将其丢到一边去。

    “这四株凤血木,你若是不要,我就拿去种到外面去。”夔龙神念透来。

    陈寻也不知道他会被困在这处地穴里修炼多久,要是整天面对光线昏暗,活物只有小鱼小虾,还有两条幼蟒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地穴,他也会无聊透顶。

    “四株凤血木叫我装入虚元珠里有一阵子了,还能活?”陈寻问道。

    这四株凤血木,陈寻留着也没有用,他连还胎境的修为,无法将这四株凤血木炼制出什么厉害的法器。

    “虚元珠是有灵世界,凤血木根茎都没有大损,勉强能活。”

    “青梧实跟这堆赤阳草呢?”陈寻问道,他还记得在玉柱峰东坡的深穴里找到许多赤阳草的草籽。

    “我现在法力差不多尽失,无法催生青梧的生长,这颗青梧实你还是留着吧。青梧实所能炼制的法器,虽然不及虚元珠,而以云洲的标准,炼制一枚顶级的地阶木属性灵珠,还是易事。整个青梧山,可以也就这一两枚青梧实了。至于赤阳草,喜生阳火旺盛之地,这里长不起来。”

    “青梧山?”陈寻疑惑的问。

    “一万年前,真君携沧澜秘殿殒落云洲时,蟒牙岭的老名还叫青梧山。涂山中间的那条通道也是被沧澜秘殿砸出来的一道裂口,”夔龙神念透来,“而在那之前,云洲中陆的修者想要到这片荒原来,要从涂山两头的隘口绕好几万里。至于乌蟒、沧澜荒原、蟒牙岭什么的,更是老蟒那徒儿率部崛起后,都是新起的名字……”

    《沧澜杂录》记截一万年前天降异相,震裂涂山,才形成今日的沧澜大裂谷。

    之后才陆续有商旅、散修通过沧澜大裂谷,进入这片荒原。

    两千年前,乌蟒崛起。

    一千年前,苏氏举族迁入沧澜,占据沧澜大裂谷的西口要隘筑城。

    而在蛮荒部族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里,一万年前天降殒星,燃起的大火持续烧了三年才熄灭。

    原来这一切都是源自一万年前的那场大战啊。

    陈寻没有看到六臂巨魔与道虚恶战的精彩部分。

    他遇到六臂巨魔时,六臂巨魔差不多已经被打残,除了穿越空间疲于逃命,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要是六臂巨魔与古仙道虚以沧澜荒原为主战场,还不知道给这片荒原生存在的蛮荒部族带来怎样的灾难。(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