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铜殿秘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解释一下,真君是指铜殿的前主人,跟六臂魔君是两回事,之前给章节起的标题,有些误导了……)

    丹药以及炼制丹药的灵物,摄入虚元珠中,都会融解为珠中灵气。【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此前对此疑惑不解,只将虚元珠当成炼器材料的储物法器使用,没想到空间不过二十多个方的虚元珠,竟然是有灵世界。

    “你不会蒙我吧?”陈寻问夔龙,说道,“虚元珠里的空间,就二十来个方,你整个人蜷起来钻进去都塞不下,怎么可能跟云洲天域一样,是有灵世界,你不会认错了吧?”

    夔龙释出一道霞光,将虚元珠托到身前,说道:“储物法器怎么可能开辟出灵气空间?虽然说不能抹去你的神魂气息,我无法使用这枚虚元珠,但里面的灵气还是能感应得到……”

    无论是云洲,还是云洲之外更为广袤无垠的修行世界,对陈寻来说有太多的空白。虚元珠虽然能遮闭还胎境甚至更高境界修者的窥视,但眼前这头老龙,修为甚至都在阴阳法相境之上,看透虚元珠里的虚实,自然不成问题。

    “一方天域就是一个世界,虚元珠虽然连小千世界都算不上,却是有灵,或者说是空间种子更恰当一些,”夔龙说道,“虚元珠落在你的手里,没有太大的意义,倘若落到法相真人手里,则能开劈灵天洞府……”

    听夔龙这么说,陈寻倒明白过来,问道:“你是想借虚元珠,将这铜殿悄无声息的搬走?”

    “你修炼天赋是差,但脑子凿实不差,难怪连赵真阳都拿你无可奈何。”夔龙叹道。

    “这铜殿应该也是灵天洞府一级的至宝,为何要借虚元珠才能移走?”陈寻又问道。

    “真君殒世时,铜殿损毁严重,禁制十存其一,失去好多神通,已经不能随便移走。不然,我何苦与老蟒在这玉柱峰下守护它数千年?”

    陈寻这才知道,夔龙的前主子,那个鬼捞子真君竟然跟六臂巨魔一样,都是被人家活生生给打死的,他还以为这个真君牛逼到能傲天独立,最后活腻味了,才抹脖子坐化呢。

    夔龙想起往事也是唏嘘不已,知道陈寻脑子里在胡乱想什么,也无以为计,就不再遮遮掩掩,用金属撕磨一样的声音说道,

    “七年前,我受古仙道虚的紫宵神雷所伤,血肉尽毁,留一副骨骸落在蟒牙岭也无力取回。不然的话,就算铜殿的秘密无法再遮掩下去,也不用惧沧澜学宫这样的小宗门来夺。而此时我只是附在铜殿之上的一缕残魂,看到情形不对劲,就算想避风头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陈寻咂咂嘴,这时才知孤崖石柱所释的电蛇雷光,实是夔龙神念所化的攻击。

    夔龙失去肉身,仅剩一缕神魂寄附铜殿之上,而铜殿的禁制又十毁其九,攻击手段就变得极其有限。

    陈寻又问道:“你肉身既毁,但夺舍对你来说,应非难事。”

    夔龙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在铜殿之内仿佛雷霆滚动,面对陈寻的警惕跟狡黠,他禁不住摇头苦笑,说道:“夺舍确是不难,但若是易事,云洲天元境的小修,就可以无限重生下去,但你再看看云洲天域,近万年来,有几人能脱生死?你小小年纪,警惕力倒是极强啊……”

    陈寻嫩脸一红,抹了抹鼻子,指着无声无息躺在殿门之外的姜冰云,说道:“我就没有想到她会背叛苏家啊,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不能不防!”

    “夺舍不是易事,特别是你的肉身早就叫六臂魔君的真血洗炼过,谁想在你身上动夺胎的主意,只会自找苦吃。我就算肉身不毁,神魂也就剩下千年的寿元,肉身毁去,更是断了晋入涅盘的念想,”夔龙声音苍老的说道,“再者,等你活到两万岁的时候,就会现,活着并无太大的意义了……”

    天人境!

    陈寻没想到眼前这头老龙,修为竟然达到堪与上古神魔相比并论的天人境,或者说,这头老龙就是上古神魔的一分子,都活了两万岁了。

    可惜他的肉身已毁,仅剩一缕残魂法力有限,不然整个云洲再大,怕也没有几人堪与他为敌吧?

    天人境有天人五衰之劫,渡过天人五衰,才能脱生死,晋入涅盘境,而对晋入天人境的修者而已,夺胎已经是完全没有意义。

    “你心里还有什么疑惑,尽可以一起问来?”夔龙问道。

    “还有一个问题,”陈寻竖起手指,问道,“青阳子近在咫尺,你为什么不把他给杀了?虽然铜殿的秘密很难保住,但杀了青阳子,至少能赢得一些缓冲时间;苏家与玄寒宗,都不可能急着将秘密泄漏出去的。”

    “赵青阳为筹谋今日之事,修炼两重魂甲,我仅仅只击毁他一重。而苏家的那个小妮子凿实不弱,反手一击都差点将我的一把老骨头拆散掉……”夔龙说道。

    陈寻心想夔龙所说的苏家小妮子应该是指活了有三四百岁的玉瑶子吧?

    小妮子?

    想想也是,在夔龙面前,这方天域还有几人不是小娃娃?

    玉瑶子能反击将夔龙的神魂击伤,一方面是说明夔龙失去肉身之后,神魂也都将走到寿元的尽头,已经变得极其孱弱,可能被紫宵神雷击中时,正渡五衰之劫;另一方面也说明玉瑶子修为极强,可能已到天元境巅峰,在苏家可能是仅次苏家老祖的第二人。

    玉瑶子的殒落,对苏家来说,实是极其惨重的损失。

    鬼奚部、千幻门、楼适夷、姜冰云等等,都说明青阳子为今日之事实际上已经谋划了数十年,但陈寻也没有想到青阳子竟然算无遗策,连魂甲都修炼两重,心里想:青阳子有这闲工夫,还不真如直接冲击元丹境去?

    再想想,青阳子作为外姓弟子,就算功勋再大,在沧澜学宫都很难获得足够的修炼去冲击元丹境,这大概就是青阳子反水的关键吧?

    陈寻又问道:“既然青阳子是继承真君道统的候选人之一,为何铜殿的秘密又要瞒住他?”

    “准确的说,乌蟒那小子只能说是老蟒的传人,而赵青阳则是从我的法相悟出缚龙诀,但都还没有资格继承真君的道统,铜殿的秘密自然不会泄漏给他们知道;你跟那个小妮子,挖到铜殿外脚,实是意外。”夔龙说道。

    陈寻忍不住想翻白眼,这头老龙还真是蠢,这么大的破绽,还以为别人不能觉?他同时也没有想到,苏棠传他的缚龙诀,竟然跟眼前这头老龙还有青阳子有这么密切的关系。

    “赵青阳此时还不知道铜殿的秘密,以为石柱下所藏的仅是夔龙天图,而我仅仅是夔龙天图的守护,”夔龙不管陈寻脑子在胡思乱想什么,继续说道,“赵青阳实是想取苏家而代之,故以夔龙天图为条件,换得玄寒宗的支持。只要将铜殿移走,赵青阳拿不出夔龙天图交给玄寒宗,他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

    乌蟒先祖进石柱,在石窟里看到的是蟒图,而青阳子两百年前看到的是夔龙天图,实是夔龙为铜殿前主子挑选继承人。

    陈寻情不自禁的想,是不是夔龙活了这么久,太无聊了,才搞出这么多的玄虚来,临到头,还将他自己都玩进去?

    陈寻见夔龙老脸微红,心想这头老龙应该又是直接窥得他的念头,心想这头老龙,说话的什么都平易近人,老脸还动不动就红一下,看上去倒似不坏。

    而照时间推算,青阳子应该是进秘窟悟出缚龙诀之后,然而再投靠沧澜学宫,甚至将缚龙诀献上去,想从沧澜学宫换取足够的资源修炼,但没有想到沧澜学宫对苏氏嫡系以外的外姓弟子,盘剥是那么的苛刻,青阳子心里才会有取而代之的念头吧?

    想想也不怪青阳子,陈寻心想他缴上去的那批凤血木,少说能炼制近百件入阶法器,临到头学宫给他仅能换四五件入阶法器的奖励,心里也一肚子气。

    苏家对外姓弟子盘剥如此严重,他要进沧澜学宫,迟早也要反了苏家。

    陈寻又问夔龙:“你说乌蟒先祖是老蟒的传人,那老蟒在哪里?”

    夔龙挥手再御雾境,照亮另一侧的铜墙,陈寻就见大殿透明铜墙的另一侧又是一间巨殿,摆放两座巨大无比的青铜棺。

    “老蟒千年之前就已坐化,如今就剩一副残骸,”夔龙说道,“你倘若真能继承真君的道统,能不能先答应我两件事?”

    “什么事?”陈寻问道。

    “将我的骸骨从蟒牙岭取回,与老蟒的遗骸一起用天炎焚毁,而不用来炼器,不然的话,我与老蟒无法重入轮回。”夔龙说道。

    “你这不是为难人嘛?”陈寻头痛的说道,两万年的夔龙骨,放在哪个地方都是天阶或者道阶的至宝,不捡回来炼器、卖钱,还要千方百计的找到什么鬼捞子天炎之火焚毁,这压根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神魂寿元到尽头了,你得让我死去,而不能将我的神魂炼成铜殿的器灵!”夔龙继续说道。

    见夔龙瞪大小灯笼似的巨眼盯着他的看,陈寻头皮麻的说道:“我答应你就是,你总归不会要我指心立誓吧。”

    夔龙沉吟片晌,老目即泛起两道神光,直接透入陈寻的眼瞳之中。

    陈寻根本无法拒绝,就觉这两道神光从他的眼瞳,直接穿过他的肉身,照彻在他的金色魂海之上。

    久不见异动的金色魂海,雷鸣阵阵,仿佛有万兽深藏在魂海之下咆哮,掀起金色巨浪,直接将两道神光打成粉碎。

    然而这两道神光打成粉碎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迅即凝成一条小龙,盘垣在金色魂海之上,透漏无尽苍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