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灵世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点月票……)

    陈寻傻乎乎看高近百丈的铜殿穹顶,画有四季星相秘图,仰望如视星空,他禁不住心里想,谁他娘的神经病,将铜殿造得这么高这么大?

    “真君未曾殒落之前,身量就有百丈高,铜殿自然要造得比真君还要高,才方便走动,”夔龙又将神念直接传入陈寻的脑中,“真君在世时,修为可未必就比六臂魔君稍差……”

    “我真是给吓着了,”陈寻忙拱拱手解释,说道,“你既然跟六臂魔君认识,为何三年前,你还要打我那一下?”

    “你虽是六臂魔君的传人,但就是算道虚古仙的徒子徒孙闯入禁地,我也是照杀无误。【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再者说,我开始也没有认出你来,直到打中你之后,见你在山下现出六臂魔君的法相,才知道你就是当年六臂魔君带入这方天域的那个青年。”

    陈寻咂咂嘴,心想云洲知道他的真面貌,大概就眼前这头老龙了,问道:“既然不管是谁闯入禁地,你都要杀,为何这次又要救我?”

    “我被道虚的紫宵神雷所伤,仅剩一缕神魂逃回铜殿,倘若百年内无法替真君找到传人,我仅剩的一缕神魂也要灰飞烟灭了,”夔龙一声长叹,“你身上有六臂魔君的血,天赋又太差,我绝不该选你做真君的传人,只是时不待我……”

    不管怎么说,听得他人说自己天赋狂差,任何人都会备受打击。

    陈寻心想此时虽然没有晋入还胎境。那也是受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限制,但肉身修炼之强可以说是沧澜真阳境之最,不服气的问道:“真君传人不做也罢,我怎么就天赋差了?”

    “你莫得意,我与老蟒仅仅是替真君看护铜殿而已,能不能成为真君传人,并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自己。”

    “乌蟒先祖是不是也是真君传人的候选之一?”陈寻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问道。乌蟒世传的秘境图明确记截其先祖曾进入玉柱峰秘窟,观蟒图而悟九幽战矛。从此乌蟒遂霸沧澜。

    既然乌蟒先祖能进入秘殿。想必不会是简单之事。

    “不错,乌蟒那个小子,两千年前看过老蟒所现的法相,就悟出一套九幽战矛。天赋比你要强很多。只可惜他还是没有资格成为真君传人。”夔龙颇为遗憾的说道,“除了乌蟒那小子之外,两百年前还有一个候选者。天赋也要比你强很多……”

    “谁?”陈寻问道。

    夔龙伸手一挥,一团雾气从袖手释出,打在右侧的铜壁上,雾气渐渐散去,那处铜壁竟然渐次透明起来,透过铜壁,就见对面恰是陈寻与千兰早先挖出铜墙的那个洞穴。

    此时就见青阳子面壁而立,似乎在凝皱白眉思考着什么?

    “是他?!”

    陈寻怎么都没有想到两百年前就进入秘殿之人竟然是青阳子!

    接着,陈寻看到苏房龙等人陆续撤入洞穴之中,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才醒过来,但看得出苏房龙等人在离开溪谷之后,应又经历了一番恶战,被迫退入洞穴之中,又有不少人伤亡。

    那处洞穴狭长且深,却是避敌藏身、固守待援的好去处。

    俄而就见苏灵音抱着满身是血的千兰走进来,千兰在苏灵音的怀里,脸色苍白如纸,双眸紧闭,隔着铜墙看不到她还有半点的气息。

    隔着透明如镜的铜墙,陈寻握紧拳头,狠狠打向地面,他就知道青阳子绝对不会容千兰有活着说出真相的机会,千兰变成这样,必是青阳子暗中动了手脚。

    只是千兰决意要留在苏灵音的身边,他又能怎么办?

    赤精铜所铸的地面一点声息都无,陈寻的拳头却是鲜血淋漓,隔着咫尺,他对千兰所处的困境是爱莫难助。

    “那小丫头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断绝!”夔龙一道神念传来。

    陈寻面壁而坐,就见满面戚容的苏灵音亦盘膝而坐,法力自双手释出,履盖千兰的周身,转而就见千兰全身被一层玄冰彻底的封住;看此情形,陈寻也知道苏灵音是用玄冰秘术将千兰封印住,待日后突围赶回学宫才进行救治。

    苏灵音虽然对他谈不上是喜是厌,或许还是憎厌居多,但与千兰师徒三年,待千兰却是真挚。

    陈寻也知道青阳子主要目的只是阻止千兰此时说出真相而已,千兰此时封于玄冰之中,性命反倒无忧。

    “还有数人,与我关系密切,我无法对他们的安危坐视不理。”陈寻对夔龙说道。

    “你是说他们?”

    就见夔龙挥袖,就将那团薄雾从铜壁上剥离出来,不过就在铜壁恢复原状的前一刻,陈寻蓦然看到楼离与满身是血的楼适夷钻入山洞里来……

    陈寻想明白过,楼爻、楼适夷确实没有必要两人都赶回沧澜去,但有“师命”在身,楼适夷也不能赶回来跟青阳子他们汇合。

    楼离出去跑一圈,将楼适夷带回来,实是青阳子为了在苏灵音、苏房龙等人面前拆穿他的“谎言”,就连千兰也都是受他“诱骗”……

    如此看来,在苏家被青阳子玩残之前,他是连沧澜都回不去了。

    接着,夔龙从铜壁抽离出来的那团薄雾,悬在半空中凝成一面明亮的镜子,雾镜照见一处山谷,就见宗崖、古剑锋、铁心桐等人被数百头青狼围困在石崖下,而阿青跳在一块巨石上冲着狼群咆哮。

    两个多月未见的阿青,体形越发雄伟壮硕,陈寻虽然听不见它的咆哮声,但能看出群狼对它似存畏惧,畏畏宿宿不敢朝宗崖等人进逼。

    看到阿青竟然安然无羡,还跟宗崖他们在一起,陈寻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了,转身面对夔龙盘膝而坐,说道:“你救我进秘殿,想来并非真要我做什么真君传人,有什么话,咱们往明白里说成不成?”

    “……哈哈,六臂魔君的传人,果然非同一般。”

    夔龙已有好些年没有开口说话,说话声听着就像两把铁刀对磨,听得陈寻浑身不舒服,心想还不如真接用神念交流,问道:“阿青跟你有什么关系?”

    “想到百年过后,就要身消道殒,我难免也会起凡尘俗念,”夔龙说道,“还未谢你三年多来照顾阿青。”

    “我还以为阿青是神狼所留血脉呢,没想到是你跟那母豹子有一腿。”陈寻拍了拍额头说道,心里却想,夔龙起了凡念,竟然找一头母豹子媾合,神兽的世界果真不是常人能懂。

    “咳,咳,咳,”夔龙咳嗽起来,庞大的身躯都跟着震颤,他忙为自己解释道,“阿青实为我一缕真阳神魂所孕,我所说的凡尘俗念,跟你想的不一样。”

    陈寻心想夔龙没有将那头母豹四肢按住干事,还算不是太猥琐,问道:“阿青既然是你的血脉,你为何又任它流落在外,不怕那么多的凶险伤到它?”

    “因由缘起,既遇凶险也是它的因缘。”夔龙神神叨叨的说道。

    陈寻没兴趣跟夔龙就这个话题继续探讨下去,说道:“真阳子两百年前就进入过秘殿,今日再与玄寒宗密谋回到溪谷,想来你所施的幻术,已经不能完全瞒过他了。照你的说法,真阳子还无资格继承真君的衣钵,你应该是要阻止铜殿的秘密为真阳子、玄寒宗识破。只是我小小一个真阳散修,想不通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我想借你身上一件东西。”夔龙说道。

    “什么东西,”陈寻将背上的赤乌刀、腰间的小乾坤袋以及贴身收藏的虚元珠都拿出来,见夔龙的目光落在虚元珠上,将虚元珠递过去,好奇的问道,“你们这些牛逼到一踏糊涂的人物,想要什么东西,伸手就会拿去,怎么会想到跟我好生商量?想来你跟六臂魔君也不是多熟,不然当年在蟒牙岭,你就会与六臂魔君联手对付那个道虚了……”

    “咳咳咳,”夔龙叫陈寻一语道破,老脸也是面红耳赤,说道,“我跟六臂魔君没有多熟,倒是真的,而六臂魔君破开空间落到蟒牙岭,把我也一道给害了,他要不死,我还得甩他两尾巴。不过,面对道虚古仙的紫宵神雷,老夔实在也是没有还手之力。”

    陈寻想想也是,当年夔龙刚裂地而出,就被紫宵神雷打得血肉皆消,仅剩残魂逃回秘殿,实在想象不出,古仙道虚的实力强到何等境界,又问夔龙:“既然虚元珠,对你有用,你为什么不直接拿去?”

    他身上之物,以虚元珠最为玄奇,猜测夔龙眼馋的应该就是虚元珠。

    “你这张嘴巴还真是不饶人啊。”

    “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有些话我还能藏着不说?”陈寻问道。

    “你连六臂魔君的法相都不能观想,实力确实是太勉强了一些。”夔龙说道。

    陈寻忍不住都想翻白眼,他知道自己实力是差,但老听别人在耳朵边提起,心里也不会太爽。

    夔龙继续说道:“你此时的实力是差,但六臂魔君的真血融入你的魂海之中,说到神魂,在这方天域,你则是罕有之强。故而他人杀你易如反掌,但想灭你神魂则难。经你神魂祭炼过的法器,就算是我,想重新祭炼都要费一番手脚。”

    “那就虚元珠有何玄异之处,叫你如此看重?”陈寻好奇的问道。

    “也确实,虚元珠对此时的你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最多当成储物法器使用,但虚元珠却是有灵世界……”(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