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君传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姜冰云嫣然而笑,却叫陈寻不寒而栗,他警惕的往后退,不叫姜冰云有机会拉近距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虽然姜冰云害怕施展强**术会将神犼引来,但姜冰云修为臻至还胎境中期巅峰,真要想杀他,冒着暴露行藏的危险,必有手段能瞬息之际叫他万劫不复。

    “青璇那条理由,还不够吗?”陈寻见溪谷两侧各十数头青狼占据,而姜冰云又混在二三十头青狼之中,朝他逼来,他只能往孤崖石柱方向撤退。

    “当然不够,青璇不跟我们一起走,只是疑点而已……”姜冰云见群狼已经将溪谷围实,不怕陈寻能有缺口逃走,她反而不着急起来,更想知道陈寻到底知道多少细情。

    “那青阳子怎么确信我说楼爻、楼适夷相互残杀,是在骗大家?”陈寻问道。

    “适夷师弟随身所携的无影千雷剑,附有师尊一缕神念,适夷真要身异处,师尊即时便知,你想怎么欺瞒他?”姜冰云冷笑道。

    陈寻听姜冰云称青阳子为师尊、称楼适夷为师弟,才恍然大悟,原来姜冰云所出身的千幻门、沧月楼,实际跟鬼奚部一样,都是青阳子暗中培植的势力。

    而此前姜冰云借沧月楼助苏青峰压制鬼奚部、压制苏全,实际都是青阳子一手主导的一场戏。

    实在不能怨苏家愚蠢,竟然如此轻易就掉进青阳子与玄寒宗合谋挖下的陷阱中去,实在青阳子算计太深。

    “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姜冰云纤纤素白将一头体形颇大的青狼劈翻在头,水润润的眼珠子犹盯住陈寻,想知道陈寻到底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从青阳子出面阻止苏孚琛对他用搜魂之刑,陈寻就猜到青阳子没那么好骗。

    而青阳子单独派出楼离后,陈寻就怀疑实是青阳子秘令楼离暗中找到机会杀他。

    继而修为要比楼离更胜一筹的姜冰云,主动提出要陪他一起去牯牛岭找宗崖他们,青阳子又都没有任何阻拦的表示,陈寻要再看不出姜冰云有问题,就蠢到家了。

    见姜冰云此时竟然都没有想通其中的关窍,陈寻露出一脸的鄙夷。

    姜冰云见陈寻脸上竟然露出鄙夷之色,心肺都差点气炸,灵风幡释出数道细如绳索的旋风,朝陈寻周身缠来。

    陈寻连番施展分影诀、云遁术,都没能摆脱风索的纠缠,可见姜冰云就算用秘法将境界压制在青阳境,但灵念转动之,远非他所能及。

    数道风索缠住他的手脚之后,就合成一股风卷,瞬息之间将陈寻罩在其中,陈寻就觉得有无数风刃从飞旋转的风卷之中释出,将他身上的衣物割得支离破碎。

    虽然姜冰云怕惊动远处的神犼,不敢施展还胎境以上的强**术,但风刃狂卷也叫陈寻绝不好受,心知姜冰云作为还胎境中期的强者,所能有的杀敌手段,也远远乎他的想象。

    陈寻无法挣扎风索的束缚,筋骨皮肉再强悍,风卷释出的风刃再弱,也都有水滴石穿的一刻,而且姜冰云用风索束缚,竟是一点点将他往孤崖石柱那边推,显然是想借孤崖石柱之内的那头凶兽,将他击死,又顺利将周遭的群狼骇骨,好让她借助脱困。

    “最毒妇人心!”陈寻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声,以前还以为她对自己青睐有加,没想到一切都是她在演戏迷惑苏青峰。

    陈寻强催气血,心想他用沉如山岳的刀势将周遭的气流彻底打敌,自然就能限制黑色小旗继续施法。

    陈寻的想法不错,但姜冰云借助这面黑色小旗,释出风索的度之快,乎想象,陈寻每劈出一道乱流,乱流瞬息之际就生出新的风索缠来,陈寻就这样一点点的被迫退到孤崖石柱之下。

    “你去死吧!”姜冰云咬住红唇,恶狠狠的说道,黑色小旗释出一道风墙,直往陈寻压来,叫陈寻躲无处躲,只能往孤崖石柱脚下退去。

    陈寻心里想,要是殿中妖没有释出电蛇雷光杀他,姜冰云又该是怎样的表情?

    然而就在这里,尾附其他扑来的青狼之中,忽有一道青色身影扑出,轰出一道巨大无比的拳形虚影,将毫无防备的姜冰云打得横飞出来。

    看到楼离一脸的得意以及姜冰云满脸的惊骇跟悲愤,陈寻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想哈哈大笑起来,心里想:姜冰云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叫青阳子早一刻派出的楼离,竟然就潜伏在附近,趁机将她也杀了吧?

    陈寻隐约听见到一声轻叹,紧接着就孤崖石柱的顶端释出两道电蛇雷光,往他与姜冰云狂卷而来……

    *********************

    陈寻醒过来时,躺在一处石头洞窟之中,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处洞穴的入口,在前面不远就是一个黑幽幽的通道,往下不知道通到哪里去。

    陈寻只觉身上有说不定的酸疼,好像全身筋骨都什么东西锤过一遍似的,但没有受什么伤,手脚都是完整的,没有像上回那般,整个后背的血肉都给蚀成灰烬,金色魂海也波澜不兴,应该是没有生什么大的变故。

    他昏迷之前驰射而来的电蛇雷光,只是看着声势骇人而已,实际上并没有伤到他,还将他带进这个陌生的洞窟中来。

    乌蟒先祖在秘境图里所书的百余鸟篆古字,实在太过简陋,陈寻也无从比较,这是不是乌蟒先祖当年所进的洞窟。

    他手撑着石地,转头却见姜冰云就躺在他的身边,吓了一跳,跳出来就想一拳将姜冰云美艳到极致的脸蛋拍成稀巴烂。

    “她被缚神诀锁住神魂,五蕴皆闭,对外界不会有半点知觉……”

    一道神念从洞穴深处传来,直接传出陈寻的钻入脑海之中。

    陈寻对这神念异常熟悉,就是那秘殿大妖,心想这秘殿大妖终是出手救他。

    他丢下姜冰云,矮身钻入黑黢黢的通道之中,往洞窟深处走去,走到通道的尽道,却是一座巨大无比的洞穴,洞顶离地底差不多有三十余丈,而在洞穴的中间,有一个身形奇伟无比的男子,背对他的坐在洞窟中间的石椅上。

    石椅足有四五丈高,陈寻猜不到那个男子站起来,会不会有二三十米高。

    竟然是个人!

    陈寻看到此人的背后,心里惊骇异常,他此前猜测孤崖石柱是所藏是异兽是大妖,但没有想到竟然是个人。

    “我不是人族!”

    石椅连着坐在其上的奇伟男人缓缓转过来,陈寻赫然看见这具奇伟无比、站起来可能有三十多米的身躯之上,竟然摆着一只颇大无朋的龙头。

    龙!

    陈寻此时的脑子就像给闪电劈了一下,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要是个人,他还能接受,没想到竟然是一头龙在这秘殿之中!

    那龙男人见陈寻竟然被他吓得一屁股坐地,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他的笑容在陈寻看来诡异到极点,额外支出两根玉质犄角,眼珠子仿佛夜明珠一般熠熠生辉,似乎是这洞穴里唯一的光源,但将高三十丈、周围百余丈的洞穴照得透亮。

    此时,眼前这龙头男人,给陈寻异常苍老之感。

    陈寻乍然又想到他刚给六臂巨魔带到这方天域时,曾看到有一条龙形生物裂地而出,在紫宵神雷的轰击之下,血肉尽消,仅乘一副骸骨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相当长的时间,陈寻都以为他当时看到的是幻觉,没想到进入石窟,竟然会真看到这方天域存在人身龙的大妖。

    他转念又想,玉柱峰距离蟒牙岭不过两千多里,不会两千多里地,就藏有两头神龙吧?

    “六臂魔君携你带这方天域,你所看到那头龙形巨兽,就是我,”龙巨人从石椅上站起来,能直接窥透陈寻心中所想,也是太久没有说话,还是直接用神念陈寻的脑海进行交流,“但我不是龙,上古人类称我们为夔兽,也可以说是夔龙,比起真正的八部神龙,要差得很远,你可以叫我夔……”

    陈寻坐在地上,突然之间闯入他脑子里的信息太多,有些转不过弯来。

    这夔龙七年前潜伏在蟒牙岭的地下,差点被紫宵神雷所灭,这就意味着他其实能自由进出秘殿,而不是以往他与其他人所推测的那般,他是被困在石柱之中的凶兽。

    这夔龙嘴里的六臂魔君,如果没有猜错,指的应该就是六臂巨魔,看上去他跟六臂魔君好像很熟的样子!

    陈寻伸手敲了敲屁股底下的石地,空空有声,问夔龙:“这里明明是处铜殿,你怎么搞成石洞的样子?”

    夔龙苍老的一笑,挥手撤去幻象,露出铜殿的真容来:

    “近万年以来,6续有些人机缘巧合的闯进来,不想他们有太多的贪心,故而才布置成石窟秘道的样子,希望他们找到一两处机缘就能知足而退。不过,这是幻术伎俩,实在是瞒不过六臂魔群的传人……”

    陈寻见姜冰云跟死尸一样,就躺在铜殿外,再想刚才他沿着黑黢黢的通道一阶一阶往下走,感觉又是那样的真实,心想这幻术,只怕还胎境的强者困在其中,都没有什么任何的感觉。

    他之所以能识破,实在是他与千兰明明挖到赤精铜所铸的巨大铜墙,自然不会再为幻想所惑。

    不过叫陈寻更想不到的,眼前这夔龙竟然有讨好他的意思,真是叫人奇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