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扑朔迷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楼爻、楼适夷此时应该已到沧澜城,有千兰配合他,在此混乱、危急时刻,陈寻还以为他的话能容易唬过楼离、青阳子及学宫众人,却没想到苏孚琛第一个跳出来质疑他。【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苏孚琛其人虽然蠢笨如猪,但他如此迫不急待的跳出来替楼爻辩解,也说明他没有什么问题。

    心怀鬼胎者,多半会跟楼离一样,乍听到这消息会被一头打蒙掉。

    越争论破绽越多,陈寻面对苏孚琛气急败坏的质问,淡然说道:“我在寒潭潜修两月,近日出寒潭才知玉柱峰生变故。在潜修之前,宗崖、剑锋等人曾跟我说过,他们会与学宫弟子汇合猎杀青狼。生变故后,我不能弃他们而去,所以才跑来玉柱峰看个究竟……”

    “此事非同小可,你有何证据证明楼爻背叛学宫?”苏青峰一脸疲态,两眼死死的盯住陈寻,问道。

    此事非同小可。

    他们派遣楼爻、楼适夷、千兰三人突围,前往沧澜救援,要是楼爻与玄寒宗勾结,沧澜派出的援手,极可能会被楼爻诱入玄寒宗的陷阱。

    玉瑶师祖已然殒落,青阳师祖也身受重创,苏家要再有一两名天元境强者被玄寒宗诱杀,怕是连基业都保不住。

    “楼爻与玄寒宗勾结,杀楼适夷时,是在东坡崖洞之中,当时玄寒宗有诸多高手在,我不敢出手相救。当然,我与楼适夷有旧怨在身,也不想出手相救,”

    陈寻嗅了嗅鼻头,他额外加一句,实是要学宫众人对他心生厌恶,不至于细想太多的事情,又接着说道,

    “其后我循迹先找到千兰。千兰当时在南坡崖洞才摆脱狼群的追杀,身受重伤。我将她救下,告诉楼爻背叛学宫一事。千兰起初也不肯信我,但听我计策,将衣裳撕破,弃在荒洞之中,伪装被狼群碎尸,过不久楼爻寻来想杀千兰灭口,千兰才确信我的话没有骗她……”

    “此事可真?”苏灵音问千兰。

    “我与陈寻藏在暗处,楼爻从崖洞里捡到我的衣裳,脸露狰狞杀气,千兰无时或忘。”千兰想到楼适夷、楼爻当时脸上露出的狰狞之色,此时仍不寒而栗。

    苏灵音打心底不信陈寻,心想此子奸滑,又能言善道,不用搜魂之术,谁都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但她与千兰师徒相处三年,知道千兰天性纯真,不善作伪。

    此时看她神色,苏灵音心里已经信了七分,颇为无措的看向苏房龙、苏青峰等人。

    “是真是假,搜他魂魄便知。”苏孚琛恶狠狠的说道,他对奸滑的陈寻早就看不顺眼,而此事关于苏氏生死存亡容不得半点虚假,此时不对这小子用搜魂之刑,还待何时?

    千兰脸色大变,没想到苏孚琛对陈寻成见如此之深,竟然要用搜魂之刑验证他话的真假,但看她师父、苏青峰等人都是意动,她惶然不知道要如何才能阻止。

    “够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要胡闹下去?”青阳子厉声喝斥道。

    苏孚琛一脸讶然,不知道青阳师祖这时候怎么竟然也偏袒此子,但青阳师祖话,就再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苏青峰等人皆面面相觑,既然青阳子都确信陈寻所言不假,他们也不再多说什么,问道:“青阳师祖,此事该如何是好?”

    青阳子白眉微蹙,吩咐楼离道:“楼爻确实有可能为奸妄诱惑,楼离你赶去沧澜,提醒学宫查清相,”又与苏青峰等人说,“我们要赶紧离开此地,不宜久留……”

    狼群在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又从外围的林子里围杀而来。

    神狼与那八头最为强横的异兽,也都各乘一头巨枭腾空而起。

    他们要再不从玉瑶子以命搏来的缺口突围出去,一旦叫这些异兽缠上,很快就会有越来越多的青狼、荒兽聚集过来,再次将他们彻底围死在溪谷之中。

    当此危急之时,苏青峰等人也没有办法想得周全,只能听从青阳子的安排,由楼离先单独突围出去报信。

    见楼离收敛气息,钻入密林之中,陈寻心知青阳子太上长老的威势不容众人违拧,但他也只能看着苏青峰等人被青阳子牵着鼻子走。

    “学宫于我有恩,楼爻与玄寒宗勾结一事,我不能不赶过去报信。而既然孚琛长老始终都不信我,我也无话可说,那我们就在此别过吧。”陈寻说道,他拱手跟学宫众人行了一礼,又看向千兰。

    青阳子不是心慈手软之人,陈寻心想青阳子必然是猜到他在说谎,故而才会阻止苏孚琛等人用搜魂之刑逼他说出真相。

    青阳子事后会不会派人追杀他们不知道,但青阳子此时既然无意揭下伪装,那眼前是他与千兰唯一能逃脱的机会。

    千兰摇了摇头,眼中神色坚定。

    陈寻心里一叹,人生来皆有一死,千兰决意留下来与苏灵音在一起,他也不再多说什么,就算千兰跟他走,未必就能活命。

    而苏青峰等人既然都不阻止苏孚琛对他用搜魂之刑,但之前的恩情也就了断了。说到底他们更看重的是宗族利益,他在他们眼底,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存在而已,陈寻也不会再为苏青峰等人的命运担忧什么。

    陈寻当下跟伤势看上去颇重的苏房龙行了一礼,又问苏青峰:“十三爷,宗崖他们往哪个方向突围了?此行九死一生,倘若侥幸留得性命,陈寻他日再登门叩谢十三爷的恩情。”

    苏青峰老脸一红,分散突围,利用其他学宫弟、散修分散狼群的注意力,好方便他们从缺口突出去,是青阳师祖的决定,但他也知道陈寻此时必能看破他们的心思,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鬃散乱,然而一脸疲态都难掩绝世容颜的姜冰云,这时候跟苏青峰说道:“青璇跟北山诸人往牯牛岭方向突围,我终是放心不下。我与陈寻找到青璇,再过来跟你们汇合……”

    “也好。”苏青峰点头说道。

    **********************

    苏青峰等人收敛气息,很快就悄无声息的钻入溪谷东侧的密林之中。

    陈寻与姜冰云折身往西边的密林潜行,打算去牯牛岭找宗崖他们汇合。

    然而没走出数里地,就有一大群青狼从西北方向穿林而来,密密茬茬的,就见远处的林子像波浪一起晃动起来。

    而在狼群的上方,有一头神犼仿佛统兵大将,正驾乘一头巨枭,搜寻分散逃亡的学宫众人。

    陈寻与姜冰云不敢强闯,只能收敛气息再往溪谷那边退回去,藏在密林深处,想等狼群从他们身边过去后再作打算。

    以往姜冰云高不可攀,陈寻正眼都不大敢多看,怕惹人厌恶,没想到此时会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连日恶斗,叫姜冰云难掩疲态,脖子也不知道哪头异兽抓破,留下数道狰狞可怖的血痕。

    姜冰云这级数的强者,护身法器之强,远常人想象。

    陈寻见她的脖子都被异兽抓伤,而她此时手里拿着一杆黑色小旗,心想她数日之前那件释冰锥黑云的环状法器,应在恶斗中被毁。

    不过,就算脖子被抓伤数道血痕,也丝毫无损姜冰云的天姿国色。

    陈寻不知道姜冰云是晋入还胎境中期之后,容貌永远都停留在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还是说她此时仅有三十来岁,看她脸颊圆润,脖子纤长,胸脯高高挺起,水亮的美眸都透漏着千兰等少女难有的成熟媚艳。

    见陈寻无礼的打量自己,姜冰云秀眉微蹙,心里不悦。

    “青璇怎么会跟十三爷他们分开走?”陈寻问道。

    那头犼兽就在他们头顶之上,这边稍有动静就会被察觉,陈寻此时竟然出声说话,姜冰云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姜楼主的心思倒是不坏啊,大概是不想杀死十三爷时,叫青璇在场看见吧?”陈寻说过这话,即一跃而起,毫不犹豫的抽出赤乌刀,就冲姜冰云貌美如花的脸蛋斩去。

    姜冰云手里动作也丝毫不慢,左手黑色小旗释出一道极不起眼的细微旋风,就将陈寻劈来重如山岳的刀势吹歪一边,压着声音恼恨问道:“你什么神经病?”

    姜冰云一张俏脸仿佛寒霜一样的冻结起来,要是眼神能够杀人,陈寻已经给她戳得千疮百孔。

    姜冰云一脸无辜,但陈寻此时绝不会信她。

    她此时没有下恶手,实是怕惊动天上的那头神犼,叫她自己也脱身不得。

    陈寻不再掩藏行踪,翻身就往林子里逃窜。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惊动正从溪谷下游经过的狼群,当即就数十头青狼,从狼群分出来,往这边扑来

    姜冰云美眸阴恻恻的盯住陈寻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怎么就露出破绽,挥舞黑旗释出一道旋风裹往娇躯,当下也只能一声不吭的往陈寻这边追来。

    乘枭而行的神犼在空中悬停数息,双目射出金光,往这边扫视数眼,然而未见它有任何的动作,就见它呼啸数声,喝令狼群继续东行,似乎无意为两个真阳境的小散修浪费丁点时间。

    看此情形,陈寻心里暗暗叫苦,恨不能竖起中指,朝那头神犼捅两下,捅它下来。

    他此时突然作,无非是想诱那头神犼与姜冰云恶斗,他才有逃脱的机会。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姜冰云竟然有掩藏修为境界的手段,叫那头神犼对她视而不理。

    数道已从身后腥风扑来。陈寻挥舞赤乌刀,劈出沉如山岳的刀势,将两头冲他脖子扑来的青狼逼退,但他这一停,就有十数头青狼从两侧包抄他的前路,想要将他困死在溪谷之中。

    姜冰云也叫十数头青狼围住,但她要比陈寻游刃有余。

    姜冰云手里虽然持着黑旗法器,但怕施展强**术,会将那头神犼引回,只是纤嫩手掌像乱蝶翻飞,将一头头青狼劈开,身形诡魅的往陈寻这边欺来。

    “你真是不傻,不过你怎么就看出我有问题的,”姜冰云嫣然而笑,说道,“我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把你给杀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