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五章 攻心为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还是一更……)

    楼离所持圆钹法器,银晕流动,初看直径不足一尺,但在楼离注入灵力催动之下,银光钹就仿佛充了气一般,急剧变大,变成一面直径足有四尺的大盾,悬在半空飞旋转,往他与千兰这边割来。【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看着银光钹四周锋利的刃口,陈寻心知就算不管银光钹所蕴的绝强法力,叫这飞旋转的刃口割过来,就是坚硬的金青石也会被剖成两半。

    陈寻虽然能施展分影诀,避过这一击,但他与千兰联手,未必就要畏惧楼离,当下手持赤乌刀,高高跃起来,冲飞割来的银光钹一刀劈去。

    楼离情急之下,想要杀人灭口,下手绝不留情,但赤乌坯刀就算没有炼制成法器,在云洲也是少有的坚不可摧之物。

    陈寻一刀劈去有万钧之势,与银光钹撞在一起,“哧溜溜”尖锐的厉啸,几乎将诸人的耳膜震破;就见银光钹火光四溅之中倒悬飞回,又重新落到楼离的手中。

    虽说陈寻将楼离这一击接下,但绝不好受。

    一股异力窜入他的体内,在脉络筋骨五脏六腑间横冲直撞,喉头一口鲜血没有压住,狂喷而出。

    楼离妖诡双眸透漏青滢寒光,颇为不可思议的盯住他以往视为蝼蚁的陈寻,暗道这小子难怪口气那么猖狂,确实有在适夷手下逃命的资格。

    不过,也仅仅是有逃命的资格而已。

    楼离用灵力定住银光钹,悬于头顶,口中喝道:“逆贼还不束手就擒!”下一刻银光钹再度飞旋转起来,刃口银辉大作,有如一轮银月在白昼升起,从空中缓落,仿佛山岳压来。

    千兰这时也回过神来,双指压住剑身,就将体内的灵力毫无保留的打往灵音剑中,御使灵音剑腾空而起,化作一道剑光,朝楼离凌厉斩去,剑光破开空气滋滋作响。

    千兰还没有从玉瑶师祖殒世的悲愤中挣脱出来,未曾想楼离见到他们,竟无半点心虚、能疚,竟然还想要杀他们灭口,将与玄寒宗勾结的罪名泼到他们头上来,悲愤喊道:“你们与玄寒宗勾结,害玉瑶师祖身亡,此时竟血口喷人,要杀我们灭口!”

    灵音剑与千兰心神感应,在半空中激斩而去,嗡嗡作响,有如悲鸣,以万钧之势朝楼离的六尺魁斩去。

    楼离见千兰拼尽全力化作这怒斩一剑,声势绝不弱者普通的还胎境初期虽者,他可不愿跟这臭丫头同归于尽。

    那银光钹可攻可防,楼离当即将银光钹撤回,护在身前,仿佛一面银辉巨盾将灵音剑光挡开。

    陈寻暗暗叫苦,楼离刚才贼喊捉贼,实际上还不能确认他们与青阳子的行藏已经败露,而是乍然看他与千兰出现在溪谷里,心虚之际才有灭口之心。

    只要他与千兰能坚持到苏灵音等人赶到,苏灵音等人必会出手阻止楼离他们灭口。

    千兰一下子将鬼奚部与青阳子的行藏叫破,就连一点余地都没有了,楼离与青阳子必会千方百计的杀他们灭口。

    他与千兰手里没有直接的证据,此时指责青阳子与玄寒宗狼狈为奸、害死玉瑶师祖,能够取信于谁?

    青阳子是学宫的太上长老,地位尊崇无比,又岂会受小辈半点无礼,就算当场将他们击杀,苏灵音、苏青峰又能替他们说半句公道话?

    听着千兰悲愤叫喊,楼离妖诡双眸里流泄阴狠无情之色,异常俊美的妖诡粉脸微微扭曲起来。

    他刚才见陈寻与千兰二人站在溪谷之中,心里是又惊又疑,不知道楼爻、楼适夷怎么没有杀千兰灭口,还让千兰与陈寻混到一起去了。

    他不知道是楼爻、楼适夷杀千兰灭口时被陈寻撞见,还是楼爻与楼适夷根本就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不管怎么说,大事将成之前不能出一点纰漏,赶在苏灵音过来之前,将这两人杀了灭口,就算苏灵音不服,有青阳师祖在,他也不怕苏灵音敢拿他怎样。

    然而陈寻竟然能硬接他银光钹法器一击,楼离极为意外。

    而待千兰一口道破,他更清楚他们的谋划已然败露,猜测楼爻、楼适夷两人很可能已遭陈寻、千兰杀害,那他就更不能留下这两个活口。

    楼离御使银光钹横在身前,挡住灵音剑光的斩杀,暗中则咬破舌头,将一口含有生命精元的鲜血喷在银光钹的背面,就见密如蛛网的血色符纹诡异的从银光钹浮现出来,更是取出数道蕴藏强力法术的玄符拿在手里。

    陈寻见银光钹浮现血色符纹,而他体内金色魂海受气机牵动,一时间波澜大作,情知他与千兰的生死就在一线,亦将平时都舍不得半点消耗的灵力,注入赤乌刀。

    乌刀坯刀光华大作,刀芒滋长十数米方休,陈寻御使刀芒朝银光钹怒斩而去,边杀边喊:“楼爻与玄寒宗弟子勾结,杀害楼适夷,是我亲眼所见。等我禀明青阳师祖,看你们鬼奚部这次还要做何狡辩……”

    千兰听得陈寻在那里哇哇大叫,全是胡说八道,一时间也不知道陈寻的用意,但她心里的悲愤难消,全力催逼灵音剑朝楼离怒斩。

    楼离听了陈寻这话,则是又惊又疑:楼爻与玄寒宗勾结杀害了适夷?

    换作别人,绝对不会相信陈寻胡扯,而在楼离心里,却不觉得陈寻是在胡扯。

    青阳师祖既然能背叛沧澜学宫,那玄寒宗暗中引诱楼爻出卖鬼奚部,实在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青阳师祖在沧澜学宫虽说地位崇尊,但终究不能跟苏氏嫡系出身的玉瑶子等太上长老相提并论,就算百年前就晋入天元境,但能从学宫获得的修炼资源甚至都不如三令六尉府的府主。

    就算这次沧澜学宫能从玉柱峰挖出一些宝贝,必然也是优先满足玉瑶子等人修炼所需。

    这才是青阳师祖决意跟玄寒宗合作、倒伐苏氏的关键。

    楼爻会不会受玄寒宗诱惑,暗中出卖鬼奚部跟青阳师祖?

    楼离相信极有这个可能。

    鬼奚部与青阳师祖这些年来,全力培植适夷,而将资质同样不差的楼爻送到脾气极差的苏孚琛门下小心伺待。

    三年前为救适夷一命,部族甚至不惜忍受眼前这小儿的羞辱,将十件上品符器拱手送上。

    楼离也知道部族里有许多子弟,甚至包括楼爻在内,心里都有所不满。

    楼离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楼爻竟然在节骨眼上敢暗中再与玄寒宗勾结,联手杀害适夷。

    楼离此时头痛万分,他们原计划与玄寒宗合谋,将沧澜学宫一两名太上长老诱入荒原进行诛杀,到时候玄寒宗就有能力将苏家从沧澜彻底驱逐出去。

    玄寒宗的目的是独占玉柱峰,而青阳师祖则想借助玄寒宗之力,顶替苏家,在沧澜开宗立派,大家是各取所需。

    但听了陈寻的话,楼离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万万没有想到玄寒宗的算计要比他们所想的还要阴险百倍,除了独占玉柱峰还不够,还想将沧澜、将苏家的基业都占过去,并无意助青阳师祖在沧澜开宗立派。

    楼离心里惊骇万分,实不知这样的局面,鬼奚部与青阳师祖要如何化解,相比较这事,诛杀眼前两小儿灭口,就变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杀伐之道,攻心为上。

    陈寻才不相信青阳子、鬼奚部能与玄寒宗毫无保留的通力合作,而心怀鬼胎之人,最容易被他人攻破心防,他见楼离那双鬼眼惊疑不定,情知攻心之计已然奏效。

    不管这些伎俩能不能瞒过青阳子,但陈寻此时只能将水搅浑下去,不然他与千兰绝难有活命的机会。

    陈寻嘴里胡说八道不休,手里也不停下,挥舞赤乌刀,带动刀芒,大开大阖朝银光钹劈斩而去。

    楼离心里惊疑不定,再不敢拼耗命元,杀陈寻、千兰灭口,在陈寻、千兰的狂攻怒斩之下,甚至不得不频频后退。

    “住手!”苏灵音眨眼间御剑飞至,不知道陈寻、千兰怎么会在要老命的时刻与楼离拼死搏杀,祭出一道剑光,将两边隔开,将陈寻、千兰喝止,但也将一道剑光悬在楼离身前,防备他对陈寻、千兰不利。

    “师父!”千兰悲愤叫道。

    “楼爻与玄寒宗弟子勾结,杀死楼适夷,又欲杀千兰灭口。若非我及时赶到,千兰已遭楼爻毒手。我与千兰赶来报信,楼离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我跟千兰灭口!”陈寻怕千兰说破口,抢着说道。

    “千兰,可有此事?”苏灵音知道陈寻此人奸滑无比,信不过他的话,直接问千兰是否生这事。

    千兰这时候还没有将陈寻的用意想透过来,但她对陈寻信任无比,知道陈寻这么说必有他的用意,当即毫不犹毫的点头,说道:“确有此事。”

    千兰满脸悲愤,作不得半点假,苏灵音也没有想到千兰会与陈寻联手蒙骗她,当时撤下逼开陈寻的剑光,厉眼看向楼离,阴沉着脸问道:“楼离,你意欲何为?”

    楼离撤回银光钹,说道:“诸长老要千兰等人突围后,就去沧澜报信,绝不可有半点延误。我见千兰竟在溪谷出现,只当她与陈寻两子,已经背叛学宫!”

    “胡闹!也不看什么时候了。”

    一名白眉老者在苏房龙等人护持之下,从密林里钻出来,喝斥楼离。

    陈寻见苏灵音撤下剑光之后,对他这白眉老者面露崇敬,心知这人就是青阳子。

    “爻儿绝不可能背叛师门,”苏孚琛从青阳子身后走了,断然不信陈寻的话,厉声喝问,“倒是你,三个月不见行踪,看到我们突围就跑出来说爻儿背叛师门、杀了适夷,我看你才是玄寒宗的奸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