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愚蠢的突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末休息一下,只有一更,抱歉……)

    神念袭来,仅瞬息之事,千兰退回来,只看到一蓬玉粉在陈寻胸前洒落。【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见千兰秀眸里皆是困惑,陈寻苦笑道:“那头凶兽就在铜墙的另一侧,追魂印被其一缕神念所碎。”

    千兰脸露惊容,虽说铜墙能够隔绝普通的攻击手段,虽说那头凶兽极可能被困在秘殿之中,无法控御秘殿禁制攻击他们,但仅凭一缕神念就破碎堪称顶级符器的追魂印,这是何等精深的修为境界。

    修为达涅盘境,修者方能脱轮回。

    云洲这方天域,千万散修以真阳境为筑基,以脱生死的涅盘境为究极目标,而在涅盘与真阳两境之间,修为层次又分还胎、天元、元丹、法相、天人五个境界。

    修为到神念碎器的程度,秘殿所困的凶兽,修为即使没有到天人、涅盘这两层次,也必定是体内结成道蕴天图、晋入阴阳法相境的大妖。

    也许在破开石壁、看到铜墙的那一刻,千兰就应该猜到秘殿里所困之兽绝非凡种,但真正的看到追魂印为一缕神念所碎,才真正傻在那里。

    千兰突然觉得学宫真是荒唐可笑,竟然妄想凭借两位天元境的太上长老与数百学宫弟子,就想打开秘殿的秘密。

    就算学宫有手段破开秘殿,但待这头大妖从秘殿之中放出来,又用何种手段制之?

    都说苏祖老祖与玄寒宗的宗主修为都深不可测,很可能都晋入元丹境,但在体内结出法相天图的大妖面前,又堪挡一击?

    见千兰满脸沮丧,陈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们俩小命都在,秘殿里的大妖应无恶意……”

    陈寻自认肉身修炼之强,在沧澜堪称真阳境之最,但也不能跟顶级符器追魂器相提并论。

    秘殿大妖就算被困铜殿之中,就算受铜墙阻止,很多手段使不出来,但其神念能透过秘殿铜墙将追魂印打成粉碎,想杀他们应该是易如反掌。

    秘殿大妖不杀他们,仅仅是将追魂印击碎,应该只是想他们两人知难而退。

    秘殿大妖似能听见陈寻的话,转而就见秘殿铜墙释出数道灵光,将左右石壁轰塌,陈寻与千兰被逼后退,就见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挖出来的百米深洞,瞬时就叫碎石堵死。

    “大妖是不想秘殿现世吗?”千兰困惑的问陈寻。

    “应该是吧?”陈寻迟疑的说道,看着情形,殿中妖应是有手段能控制私殿禁制。

    “那我们应该办?”千兰问道,看石隙里透出的一道道灵光,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看得来秘殿里的那头大妖,是要将这座洞穴都轰塌掉,彻底避免他人再从这处洞穴现秘殿的秘密。

    陈寻与千兰被逼钻入往上面溪谷方向挖出的狭洞里,似乎为了验证他们的话,就见从石壁深处透出的一道道灵光,将他们身后的石壁都轰成齑粉。

    陈寻与千兰被迫只能继续往上方挖开石壁,不多时就将石壁挖穿,一股水流从头顶倾盆泄下。

    他们恰好将孤崖石柱下游的溪谷河床挖穿。

    他们从溪水里钻出来,浑身湿透,就见溪谷里的河水拼命的往洞口灌。

    溪谷里的河水本来就浅,很快就泄之为尽,将满是嶙峋怪石的河床暴露出来。

    鱼虾乱蹦,还有几条胳臂粗细的水蛇慌不择路的往四周的林子里钻。

    唯有孤崖石柱屹立在天地之间静寂无声,仿佛一切事都未曾生过一样。

    “怎么办?”千兰惶然无措的看向陈寻。

    强者为尊的观念在她脑子里扎根更深,丝毫不敢有违拧秘殿大妖的念头,要是不能借用秘道,她实在想不出学宫众人又如何脱困?

    “你去峡谷,仅可能说服学宫众人撤往溪谷,但不要在青阳子面前露了破绽。”陈寻说道。

    陈寻也不知道妖殿大妖为何留他与千兰不杀,但不管怎么说,这里是他们唯一的生机所在。

    然而陈寻话音刚落,就有一股神念直接在他脑海呈现:“侥尔一命,莫要得寸进尺。”

    陈寻夷然不惧,面对孤崖石柱说道:“学宫众人叫群兽围杀,叫玄寒宗在这片荒原一家独大,你还想保住这里的秘密吗?就算玄寒宗无能打开秘殿,消息传出去,云洲百万之域,就没有一人能破开秘殿吗?”

    千兰这才知道陈寻这是在跟殿中大妖说话。

    然而过了许久,未见孤崖石柱再有半点反应。

    “唯有之计,就是要沧澜学宫与玄寒宗势均力敌,相互牵制,叫他们谁都没有能力驱赶群兽、独占玉柱峰,这方有可能保住玉柱峰下的秘密。”陈寻继续朗声说道。

    两头青狼追逐一只山鹿闯进溪谷,不意间看到陈寻与千兰两人。

    山鹿惊慌逃往密林,两头青狼呲牙往两人扑来,孤崖石柱释出两道电蛇,瞬息之间,就击中数里之外的两头青狼。

    除了两缕青烟被山风吹散外,两头青狼似乎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去了。

    紧接着又有一道电蛇释出,击中逃入密林里的那头山鹿,同样是毁尸毁迹。

    以往人与荒兽只有在进入孤崖石柱范围之内才会被无情击杀,此时见三道电蛇雷光射杀远离孤崖石柱三四里外的猎物,陈寻知道殿中妖实是出手告诫他们。

    就在陈寻恍惚之间,西坡忽有一道金色光柱从峡谷冲天而起,金色光柱的顶端是一只巨大的梭形虚影,透漏无上的威势,叫人一时忘却殿中妖是何等之强。

    看这情形,必是峡谷里有人祭出梭形法器,而前戏声势就如此浩大,陈寻实难想象此招真正施展出来有没有可能将玉柱峰打塌一角。

    之前数日,陈寻见苏灵音御使七剑诛杀青狼,实力最强,此时见金色光柱带着梭形虚影冲天而起,心里想,难道是青阳子、玉瑶子有一人恢复到天元境?

    陈寻心里想,青阳子居心叵测,就算恢复到天元境,必然也会隐藏实力,待学宫援兵赶来之际,给予致命一击,不可能此时施展法术助众人诛杀群兽;多半是玉瑶子伤势恢复。

    想到这里,陈寻禁不住兴奋起来,真要是玉瑶子恢复伤势,修为回到天元境,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然而陈寻转头见千兰泪水从两颊扑扑滑落,他心底一沉,知道玉瑶子不是伤势恢复,而是拼尽最后的命元,孤注一掷助学宫众人突围。

    “那是玉瑶师祖的法梭,玉瑶师祖伤势这么严重,早就不能驱使法梭御敌,此时定是将受创严重的神魂命元都注入其中,作最后一击。”千兰说道。

    千兰话音刚落,金色光柱腾空有两三千米高时,那只巨大的梭形虚影就化作一层层金色光波,仿佛沸腾的水浪一般往四周翻滚而去。

    金色光波仿佛触及的范围,无一不是山石崩裂、树木摧折,千丈范围之内的青狼、异兽,无不被金色光波打得骨断肢残,就算神狼一级的异兽,也在金色光波涌来之前,腾身退走……

    金色光波消散无形,西坡之巅倏然现出一片七彩霞云,这是天元境强者殒世才会显现的天地异相,也实是玉瑶子残存世间最后的数缕精气神魂所化。

    由不得陈寻与千兰在那里伤心落泪,就在峡谷千丈方圆之内的群狼、异兽被玉瑶子最后一击打得死伤遍地之际,困守峡谷多日的学宫众人也终于突然动起来,从峡谷里一涌而出,往四面八方突围……

    “蠢货,他妈都是蠢货!”

    看到这一幕,陈寻气得大骂,他没想到学宫众人过惯单打独斗、唯我独尊的安逸生活,竟然会如此愚蠢,竟然会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

    玉瑶子拼死最后一击,为众人赢得的难得机会,也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

    玉瑶子拼死一击,除了近万头青狼、异兽死残外,更为主要的,是将合围峡谷的兽群打散。此时学宫集中千人之力,无法往哪个方向突围,都能大量的杀伤群狼,再度杀溃兽群,从玉柱峰突围出去的问题不大。

    群兽很可能是受秘殿大妖驱使,与玄寒宗合谋的可能性不高,只要学宫众人能从玉柱峰突围出去,又聚在一股力量,狼群很可能就会放弃追杀。

    就算狼群想要重新聚集起来追杀,也需要时间,足够让学宫众人逃出三五百里,赢得一些缓冲时间。

    他没有想到学宫众人竟然选择分散突围,这样,神狼一级的异兽,只要盯住还胎境中后期的强者,而神狼之下,任何一头金色巨狼都可以率领三五百头青狼,追杀众人,最终还能几人逃脱生天?

    陈寻气得无语,就见有百余身影从峡谷西北角的石壁攀缘而上,趁狼群还没有回过神之前,往溪谷这边突围而来……

    “是师尊!”千兰叫道。

    陈寻看见苏灵音腾空而起,七道剑光环绕身侧,与乘黑鹏的苏青峰、姜冰云分别从两翼,掩护这百余人往溪谷这边撤离。

    千兰当下祭出灵音剑,就要赶过去跟苏灵音他们汇合。

    陈寻一把将千兰拉住:“要有选择,青阳子必定也会撤到溪谷来……”

    然而不待陈寻与千兰躲避,就见一道流影从密林里掠出,却是鬼奚部楼离一马当先,最先赶到溪谷。

    楼离看到陈寻、千兰两人时,也是怔愣片晌,忽的祭出一件钹状法器,朝陈寻、千兰当头杀来,呼喝道:“玄寒宗的逆贼,你给我纳命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