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秘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伸手贴到石壁,确有丝丝暖意从石壁里透漏而出。【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赤阳草喜生阳火之地,通常不会生长在洞穴深处,应是这石壁为赤阳草提供了生长环境。

    此时山外残雪未消,而孤崖石柱所在的溪谷里春意融融,生长斑斓花草,此时再见这石壁亦有阳火暖流透漏,陈寻怀疑他们所处之地,很可能就在溪谷的正下方。

    有这样的想法,陈寻就与千兰退回到洞口,才一步步的往里走,仔细丈量距离及方位,走到尽头,确认洞底与孤崖石柱所处的方位,前后偏差不过五百米。

    洞底甚是开阔,上下左右有三五十米深,生长石隙之间的赤阳草差不多有近千株。

    学宫控制着涂山西岭乃至整个沧澜荒原的丹药供给,每年从部族、散修以及宗派势力手里汇聚上来的赤阳草,差不多有两千株,但生长期大多不足百年。

    要有一株生长千年、药性纯正的赤阳草,在沧澜价值千金。

    九转金丹用千年灵草或者用百年灵草炼制,虽然都叫九转金丹,但压根就不是一个概念。

    前者所形成冲击玄窍的药力沸流,可能是后者的数倍甚至十倍之中,服用自然更容易破开肉障,晋入还胎境。

    陈寻看着这满洞的赤阳草,根根都长成深紫色,不知道在此洞里生长了几千年。

    所有能用来炼丹的药草,放下虚元珠中都会化为灵气,然而陈寻就算将赤乌刀等物都取出来背到身上,小乾坤袋能腾出的空间也极有限。

    两三百株赤阳草就将小乾坤袋塞满,看着大半的赤阳草都带不走,陈寻也是头痛:此时不取,这些赤阳草日后多半会成为玄寒宗的囊中之物。

    陈寻拔了两株赤阳草,丢入虚元珠中,茎叶很快就融解掉,与珠中灵气融为一体;不过比粟米还要细小数倍的七八粒赤红色草籽,却安静的落在虚元珠之中。

    草籽不能炼丹,也不能炼制法器,但日后找到灵气浓郁之地,可以种下长出大片新的赤阳草来。

    陈寻想到这里,就专门将石壁上结出草籽的赤阳草拔出来,丢入虚元珠。

    折腾了小半天,陈寻指着空出来的一片石壁,跟千兰说道:“你破开这片石壁,我们看看背后藏有何物,竟有玄阳之气透出来。”

    陈寻用赤乌刀也能将石壁轰碎,但动静也大,很容易惊动上方溪谷里游荡的哨狼。

    千兰掣出灵音剑,剑气闪烁,切入石壁。

    那一片深青色的坚硬石壁,就仿佛软豆腐一般,无声无息的被剑气一片片的切割下来。

    千兰累得气喘吁吁,陈寻就递一株赤阳草过去。

    直接吞服赤阳草,仅能炼化十之二三的药力,十分浪费,但比起陈寻身上的丹药,这么多赤阳草无法装入小乾坤袋中带走,浪费也就浪费了。

    陈寻无事也嚼两株赤阳草,将玄阳药力导入百骸进行修炼。

    小半天工夫,千兰御使灵音剑,就将石壁破开有百米深,已有淡淡的红光从石壁深处透出。

    “剩下来交给我来试试……”一直叫千兰当苦力,陈寻也不好意思,从虚元珠里取出寒霜刀,释出烈霜刀芒破斩石壁。

    刀芒刚切入石壁,石壁之中有一道灵光透出。

    陈寻也是措手不及,下意识之间,只来得及将寒霜刀横在身前,想挡住这道朝他胸口击来的灵光,根本不用想有时间去施展分影诀、云遁术躲避。

    一股难言雄浑的巨力,撞上寒霜刀,陈寻虎口当即被震裂,寒霜刀脱手又往他的胸口撞来,他整个人就被撞得横飞起来。

    千兰都没有来得及反应,陈寻就被狠狠的撞到洞穴的另一头。

    陈寻重重的落到地上,无数被震碎震塌的乱石又一起压到他的身上,整个洞穴都差点被撞塌掉。

    陈寻就觉整个人的骨架子都被拆散掉,被压在乱石下连一点气力都使不出来,直觉脏腑也给巨力看得四分五裂,满口吐血。

    千兰慌乱将陈寻从乱石堆扒起来,掏出丹药给他服下。

    好半天,陈寻才稍稍缓过劲来,却见寒霜刀断成数截散落在地,要不是有寒霜刀缓冲一下,怕是只能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才能再保他一命。

    陈寻挣扎着爬过去,将石壁扒开来,就见里面是一面光滑无比、可以照人的铜墙。

    铜墙表面有淡淡的红光流动,刚才那道灵光就是从这铜墙释出。

    “这是什么?”千兰看傻了眼,铜墙呈深赤色,又聚有灵光,显然不是普通的铜铁所铸,而是可炼制符器的赤精铜。

    他们破开的口子,仅有一两米大小,要是这面铜墙跟溪谷上方的孤崖石柱相连,到底要耗用多少赤精铜,才能铸成如此巨大的一片铜墙?

    “乌蟒先祖记载孤崖石柱下藏有一处秘窟石殿,奶奶的,没想到竟是赤精铜所筹的一座铜殿!”陈寻吐了一口血水。

    陈寻脑子里飞快转动,心想,要是从孤崖石柱往下的秘殿都是赤精铜所铸,岂不是得有好几亿斤赤精铜?

    他与青木道人为炼制聚灵伏元阵,让赵屠秘密购入五百斤赤精铜,就耗用上千符钱,要是将这座铜殿挖出来据为己有,整个沧澜学宫加起来都没有他富有。

    也难怪玄寒宗与青阳子要筹划百年,为苏家挖下这么个大坑。

    不要说秘殿里的宝藏了,就是这座赤铜殿,就值得玄寒宗跟青阳子豁出去。

    只有将苏家整残了,整得苏家彻底没能力将手伸到蟒牙岭北面,他们才有能独占玉柱峰,然后慢慢的将这座赤铜殿从地底挖出来。

    陈寻取出赤乌刀来,再度尝试去斩铜墙。

    千兰忙将他拉住:“秘殿通常都设有极其强大禁制,你刚才实是侥幸……”

    “我这次轻点用力。”陈寻一脸轻松的说道,刚才那道差点将他肉身打碎,但比起凶兽所释的电蛇雷光还是差得极远。

    陈寻一刀斩下,就见铜墙上流动的红光仿佛水波一样活泛起来,荡起一道灵光弹来。

    陈寻这次用力较轻,灵光释出的巨力,仅将他逼退十数步远。

    “不错,秘殿禁制是根据所加之力十倍反弹,好在我刚才没有用全力,不然被反弹震死,还真是冤枉啊。”陈寻苦笑道。

    千兰也是讶然陈寻肉身的强悍,陈寻刚才释出烈霜刀芒破开石壁,虽然没有用足气力,但十倍反弹的力道也是雄浑无比。

    换作她就算有血脉灵光换体,多半也会被打得神魂破灭。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千兰问道。

    “接下来,我们往上挖洞,”陈寻笑道,“那头神狼灵慧过人,但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们能挖出一条连接溪谷的秘道出来吧?”

    群兽逼学宫众人退入溪谷,是想借孤崖石柱所困的那头凶兽,诛杀学宫众人。

    倘若他们能挖出一条连接溪谷的秘道,这条秘道的出口在二十余里外,虽然不足以叫学宫众人悄无声息的逃出玉柱峰去,但只要苏灵音、苏房龙、苏青峰等强者,能潜到狼群后方,甚至都有可能出于不意的袭杀那头神狼。

    想到必死之局,竟然叫他们找到一线生机,千兰也难兴奋,退后数步,御使灵音剑就开始切割上方的石壁。

    他们此时在溪谷下方约四五百米的距离,倘若都是这种坚硬的石壁,他们有足够多的赤阳草能补允消耗,大概用两天时间也能挖透。

    见千兰干劲十足的去挖秘道,陈寻也没有阻拦她,但他知道青阳子才是大麻烦。

    不解决掉青阳子,他们就算挖出秘道,也解不了当下的困局。

    青阳子有可能伤势没有表面上看去的那么严重;也有可能藏有圣药,修为能够很快恢复到天元境。

    而青阳子身为学宫的太上长老,暗中培植的势力也不会小。

    除了鬼奚部之外,谁都不清楚被困的学宫众人以及沧澜城里,还有多少人是跟青阳子一起背叛苏家的嫡系。

    陈寻一边吞食赤阳药疗伤,一边胡思乱想,突然神魂骤起惊悸,俄而听得洞穴外有细碎异响传来。

    千兰很快就觉察到异常,走到陈寻身边来,问道:“生什么事情?”

    陈寻暗暗叫苦,必是刚才他被灵光反震,撞得洞穴地动山摇,惊动了山里的荒兽。

    他与千兰飞往洞口掠过,走到中段时就见前面有十数头青狼正循迹往里面搜索。

    看着千兰手持灵音剑就要杀出,陈寻忙将她拉住,挥舞赤乌刀,斩向石壁,顿时哗啦啦乱石如雨泄下,很快就将这段洞穴堵得严严实实。

    他们露了行藏,杀死这十数头青狼,很快就会引来更强横的荒兽。

    唯有将这十数头青狼堵在外面,才有可能拖延时间。

    回到洞底,陈寻让千兰继续往上方切割石壁,他则祭出追魂印。

    他不知道赤精铜壁能不能遮闭灵识,但他终归要尝试一下。

    然而他刚透过追魂印,将灵识往铜壁之中延伸时,一股沛然莫御的神念就从铜壁透出,反而循着他的灵识延伸而来。

    根本不待陈寻做出什么反应,那股神念延伸及追魂印,即化作一道精纯无比的神力,将追魂印轰成粉碎。

    看着青色的玉粉从手里洒散,陈寻一时骇然。

    他听青木道人说过,神魂修炼到足够强,纯淬的灵识神念就能点燃灯芯,他没有想到这股神念袭来,竟能将追魂印轰成粉碎。

    这是什么境界的修为?

    看着追魂印化为玉粉,陈寻心里更是苦涩。

    宗崖滴血将神魂气息附在追魂印上,有追魂印在,宗崖他们突围时,陈寻就能及时知道他们的方位,赶过去接应。

    现在追魂印被击毁了,这满山遍野的,他要怎么去接应宗崖他们突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