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禁忌洞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平静的看着楼适夷、楼爻两子借密林掩护远去,直觉得千兰叫他握在手心的小手渐寒,转头见小丫头那双秀眸里满是杀气。【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待楼适夷、楼爻走到,千兰才渐收敛秀眸里的杀气,但难抑气愤的跟陈寻说道:“师尊特意吩咐我们突围出来后,分头赶去沧澜报信,就是怕玄寒宗半道会埋伏人手截杀,无法将消息传回沧澜去。没想到他们第一念头,竟然是要杀我灭口。”

    陈寻摊摊手,要不是他赶到玉柱峰,千兰在突围时遭受青狼重创,定难逃楼适夷、楼爻的毒手。

    “现在怎么办?”千兰拜入苏灵音门下,一心修行,还没有怎么经历艰难世事,面对眼下的困境自是一筹莫展。

    “不去管它。”陈寻说道。

    千兰心绪复杂莫名,她再不谙世事,也能看清眼下的情势。

    楼适夷、楼爻转道过来寻她灭口,就证实青阳子及鬼奚部都有问题。

    那青阳子落下溪谷遭受重创,就只是掩人耳目之计而已。

    有可能青阳子所受伤势,根本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重;也有可能青阳子伤势虽重,但事前早就做好准备好疗伤的圣药,随时都能恢复到天元境的修为。

    楼适夷、楼爻此行赶往沧澜,必是配合玄寒宗,想从学宫多骗几名强者掉入陷阱进行围杀。

    当下的危局,已经不是她有能力改变,但要叫她放弃苏灵音、左丘、宗崖、古剑锋等人,独自逃生,她绝难办到。

    更何况,她要是能忍下心袖手而走,不要说以后无法再回学宫,就连左棘部都回不去。

    “你可有什么信物,仅苏棠一人认得?”千兰咬着牙齿问陈寻。

    陈寻见千兰决意想只身返回沧澜,摇头说道:“就算你能说苏家相信青阳子已然背叛学宫,也不能救得玉柱峰众人。”

    “为什么?”千兰不解的问道。

    “对此时的苏家来说,比青阳子、玉瑶师祖同时殒落更不堪的,就是玉瑶师祖殒落,而青阳子叛投玄寒宗。前者意味着苏家损失两名天元境强者,后者不仅意味着苏家损失两名天元境强者,还意味着玄寒宗多出一名天元境高手,”陈寻说道,“苏家真正了解到玉柱峰当下危局,以他们的尿性,更有可能会选择丢车保帅,彻底放弃救援玉柱峰众人。”

    “要是学宫不清楚真相,受楼适夷诱骗,贸然闯进玄寒宗所设的陷阱,又要如何是好?”千兰问道。

    “学宫此时还按兵不动,说明他们已经认识到局势的诡异,绝非楼适夷、楼爻赶回去三言两语能骗,”陈寻说道,“就算我们要找苏家说清楚情况,也要等苏家的援兵赶到玉柱峰才行,不能提前将援兵吓跑了……”

    听了陈寻这番话,千兰晓得有些事情当真不能操之急切。

    陈寻见千兰恢复了一些信心,他心里轻叹。

    就算苏家能派一两名天元境太上长老过来,也未必能解玉柱峰之危。

    他不会去管学宫众人的死活,也知道群兽一旦彻底攻陷峡谷的防御法阵,神狼一级的异兽必然会盯上苏青峰、苏灵音等人,古剑锋、宗崖、铁心桐他们反而能有突围的机会。

    他眼下要做的,就是做好接应古剑锋、宗崖他们突围的准备。

    千兰这丫头心思太单纯,对其师尊苏灵音存有感情,多半不会弃苏灵音而独生,陈寻暂时也不忙将他心里的打算说出来。

    ********************

    陈寻与千兰直接翻过玉柱峰,潜行到北坡溪谷上方的断崖。

    不知道有多少青狼、异兽都聚集西坡二三十里的纵深之地里,陈寻与千兰翻越玉柱峰,如入无人之境。

    沿途密林里仅有三五成群的青狼在游荡、警戒,陈寻就算没有追魂印这一件顶级符器,想要从哨狼之间的缝隙穿过,也易如反掌。

    千兰到底也顾不上干不干净,知道要在玉柱峰潜伏下来,要等到苏家援兵过来,告之真相,她与陈寻就不能露出一丝马脚,不能叫漫山游荡的青狼现一点异常,也学陈寻那样,从一头死狼身上剥下狼皮,披在身上贴身而行。

    断崖高千余米,陈寻当年就是在此处,抱着苏棠纵身跳下,诱杀那头恶猿。

    崖头原本是一块纵横十数丈的巨岩,此时却仿佛被什么神兵利器削去,仅留下平滑如镜的断面。

    周边百丈之内的树石都成齑粉,看不到原先的模样。

    看得出青阳子应是在此处假装受被玄寒宗偷袭,然而诱玉瑶子与他一起跳下溪谷,被困在孤崖石柱里的那头凶兽释出电蛇雷光重创。

    当时学宫应该还有其他高手,如苏灵音、苏青峰等人在场,才没有叫玄寒宗的人有机会彻底杀死玉瑶子。

    沧澜此时已是开春时节,玉柱峰外的荒原也不再寒气逼人,冰雪也渐渐融化,而溪谷里的气温要更高一些,溪畔的草坡都有斑斓小花绽开,春意融融。

    要不是西坡震天彻地的兽吼禽鸣,要不是时时射往半空的刀芒剑气,任何人都会为溪谷里所独特呈现的春意所化。

    “咦……”

    千兰与陈寻从断崖往西边的密林摸去,不想陈寻突然停下脚步,脸露疑色。

    “怎么了?”千兰问道。

    “狼群围住峡口以及峡谷两侧的石崖。东南角的高崖更是有两头犼兽坐镇,怎么在东北角方向空出一个口子?”陈寻此时与千兰爬到三千米的林子里,对玉柱峰西坡的情形又看得一目了然。

    “师父猜着异兽应是逼我们退到这边溪谷来,”千兰说道,“但那石柱所释电蛇雷光,连两位太上长老都被重创,大家自然不敢往这边撤。谁也不知道石柱里的那头凶兽,除了会释出电蛇雷光之外,还会不会其他玄异法术……”

    “也对,”陈寻说道,“峡谷里两侧还有石崖可以依靠,要是撤到溪谷这边来,背靠死亡石柱,这一战更没法打了。”

    “那我们怎么办?”千兰问道。

    陈寻摸了摸鼻子,说道:“四年前我与苏棠摸进玉柱峰里,都是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异兽的巢穴,所以玉柱峰里都没有怎么走动,现在机会难得,总要到处多走两圈……”

    玉柱峰的地形十分奇特,灵气聚集要远胜其他地方,应与孤崖石柱之下所藏的秘窟有关。

    然而四年前他与苏棠根本就不敢往灵气聚集的地方去找灵药,就是怕误闯强横异兽的巢穴。

    灵气如此浓郁,玉柱峰里的灵药自不会少。

    当年除了石蛇莲外,陈寻与苏棠就在玉柱峰里找到好几株乌玉芷,苏棠就是借乌玉芷渐渐恢复到真阳境巅峰的水平,然后两人才走出荒原的。

    此时满山的强横异兽都聚到西坡围攻学宫众人,对陈寻来说,没有比此时搜索玉柱峰更好的机会了。

    肉身圆满的境界太遥不可及,陈寻此时更多的将晋入还胎境的希望寄托在九转金丹上。

    九转金丹除了两味主药外,其他十六味合药之物都在二到三品之间,陈寻心里想玉柱峰里或许能找到几种。

    此外,古剑锋、宗崖他们等突围的时候,必定会弹尽粮绝、丹药用尽。

    陈寻囊中虽有二三百枚灵丹,要是仅他与千兰两人,能支持十多天。

    倘若古剑锋他们二三十人突围出来,需要他二人接应,二三百枚灵丹都未必能坚持两三天的消耗。

    陈寻也要趁这个机会,多采集一些药草,以备不时之急。

    而将玉柱峰的地形彻底摸熟,为突围创造条件,也极为重要。

    接连两天,陈寻与千兰都小心翼翼的避开山间游荡的哨狼,搜索以往他绝不敢轻易闯入的荒兽巢穴,石芝、青焰石等奇药灵物,给他找到好些。

    “啊,这些都是千年乌藤!”陈寻两人潜行到一处石崖下,有几根乌黑溜光的树藤从石崖上挂下来,千兰认出这是花果为三品灵药,藤茎可炼制顶级符器的乌藤。

    陈寻伸手拉了拉,几株乌藤的根茎都深入石崖之中,而乌藤本身坚韧无比,想要拔出这几根乌藤而不惊动两里外游荡的那几头哨狼,是不可能了。

    陈寻颇为遗憾的待要放弃,无意现左侧灌木丛深处遮掩着一个洞口。

    强横异兽都聚集在西坡围困学宫众人,这里离西坡有三五十里,还隔着玉柱峰,陈寻与千兰自然是逢洞必入。

    祭出追魂印,探察洞里没有荒兽气息,陈寻与千兰就钻进洞里,又用巨石将都没有一人高的洞口封住,在里面慢慢的探寻。

    洞口处极矮,但走进去两三百米,洞穴渐渐宽敞起来,一根根钟乳石从洞顶倒挂下来。

    寻常的洞穴本该阴寒潮湿,而陈寻与千兰身处此洞中,反而觉有有一股暖意从洞穴深处透出来。

    能看得出这处洞穴,时常有荒兽出没,坚硬的石壁上都留下爪痕,有些灵草仅留下根茎,花枝部分都被啃食掉。

    陈寻与千兰曲曲折折走了近二十里,才走到洞穴的尽头,打燃火镰,照亮四周都是青黑色的石壁,石壁长满色泽深紫的苔草,有浓郁的灵气聚而不散。

    千兰拈了一点紫苔入嘴,讶然说道:“这真是赤阳草,竟然都长成深紫色了……”

    《药典》记载赤阳草生长千年也不过赤红如血,深紫色的赤阳草谁都没有见过。

    赤阳草被药典归为一品灵药,但眼前这些赤阳草不知道生长了有几千年,药性只怕要二三品的灵药都要精纯浓郁。

    然而更叫陈寻所疑惑的,这处近二十里深的洞穴,前半段时有荒兽闯入,但到后半段就绝少看到有荒兽进出的痕迹,而尽头这些赤阳草生长数千年没有被荒兽啃食,看来这洞穴极深处跟孤崖石柱一样,对玉柱峰里的荒兽来说都是禁忌之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