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 死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听陈寻要她将衣裳都脱下来,千兰一张如粉似玉的俏脸羞得通红,明澈动人的杏眸盯着陈寻的脸,一时间不知道该要怎么反应。【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始终将一缕灵识透过追魂印,关注着崖洞外的动静,一边从小乾坤袋里掏出一套衣裳,递给千兰,说道:“你拿这个换上。”又见千兰羊脂玉一般剔除的精致美脸,跟喝醉似的染得通红,才知道小丫头想歪了,但也觉千兰此时格外的明艳动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千兰见陈寻将一套袍裳递过来,才恍然明白陈寻想做什么。

    陈寻在群狼面前,伪装成异兽将她捋走,正常的说来,她应该早被那头异兽分尸吃掉才是。

    青狼,特别是体形巨大的头狼,灵慧不弱于人类。

    戏要演就得演全套,在青狼面前也不能留下破绽,陈寻是要将她所穿的衣裳撕烂丢到林子里,这样才能彻底骗过青狼或者其他什么有心人。

    与青狼一路缠斗,千兰所穿内甲所刻印玄符,早就被摧毁,衣裳也早就破破烂烂,勉强遮住玉体。

    陈寻不说,千兰还不觉得,这时候才觉得暴露出来的冰雪肌肤,未免太多了一些。

    千兰红着脸,接着陈寻递过来的衣裳,遮住隐约能见的玉体,冲陈寻嘤嘤喊道:“你转过身去……”只是说过这话,她耳根子都烧了起来,心如鹿撞,低下螓,不敢再看陈寻一眼。

    陈寻转身朝洞口而坐,思考事情。

    崖洞极浅,千兰就算是尽可能躲到里面,与陈寻也就隔着三五丈,安静的连彼此体内血液的流动都能听见。

    虽说陈寻转过身去,但千兰始终觉得有双眼睛盯着她看,心砰砰乱跳,仿佛鹿撞,直觉身体内的血液都烫、要沸腾起来,身体散出一种淡淡的处子幽香。

    千兰好不容易将衣裳换好,羞红脸将换下的衣裳都递给陈寻:“诺,给你。”

    闻得千兰身上此时透出清郁香气,陈寻说道:“你身上好香,刚才怎么没闻到?”

    千兰的娇嫩小手一颤,碰了陈寻的手心一下,仿佛给极细的电流打了一下,惊惶缩回来。

    “你身上这么香可不行,”陈寻蹙着眉头说道,“除了气息感应之外,狼鼻子比什么都灵,还要给你身上涂点东西……”

    见陈寻将那件沾满狼血跟排泄物的狼毛捡起来,千兰吓得直往后躲,直摇手道:“不要,不要,我自己能收住这香气……”也不好意思承认刚才是乱了气息,才叫清郁香气透出来,要是将身上搞得如此腥鼻,她宁可不活了,当即调整气息,不让那清郁的香气从身体里透漏出去。

    陈寻见千兰这丫头进沧澜学宫三年,变得宁死不臭,也无可奈何的笑了笑,从小乾坤袋里掏出一块青狼肉,递给千兰,说道:“还是要遮掩一下。”

    千兰接过狼肉,捏住鼻子,涂了些狼血在身上,又将狼肉丢给陈寻。

    陈寻三五下就将换下来的衣裳,撕成碎片,见千兰鸦色长垂落,差不多将她娇小的身子都遮住,让她过来,齐腰裁断,又乱七八糟的扯成数十缕,跟破碎衣裳混在一起,拿出赤乌刀,在崖洞里伪造人兽打斗的场景。

    “是不是要洒些血迹在这洞里?”千兰凑过来问道。

    “你身上这么香,我要是一头青狼,肯定连一滴血都舍不得浪费了。”陈寻笑道。

    千兰娇嗔的横了陈寻一眼,还是割破手臂,将鲜血洒得满洞都是;陈寻看了都颇为不忍。

    陈寻与千兰破洞而出,又在洞外伪造一番,就悄然潜往南面三四里外的一处断崖,趴在石窝子里,拿枝叶遮住两人的身体,透过树叶的缝隙,目不转睛的盯住崖洞方向。

    过了好久,都不见有什么异常出现,千兰问陈寻问道:“我们还要等多久?”

    陈寻抱头而躺,透过茂密的枝叶,看着一碧如水的青空,说道:“反正我们也没有地方可去,在这里多留两天,观察形势总非坏事。”

    “师尊让我们突出重围,是要我们一刻都不停留就赶去沧澜城。玉柱峰这边的情势已经十分危急,怕是支撑不到三五天。”千兰此时还惦记着苏灵音的师命。

    学宫营地被摧毁后,大量的兵甲、丹药都丢失一空,这是最为致命的地方。

    从这点看得出,统御狼群的神狼,实有战略家的灵慧,不然狼群跟异兽,很难跟学宫众人拼消耗。

    虽然还胎境的强者能够直接汲取天地灵气修炼灵力,但深峡那边的恶战无时或休,仅靠汲取天地灵气补充灵力消耗还有严重的不足。

    苏青峰、姜冰云乘黑鹏冲上高崖与两头神犼再战之时,已有疲态,哪怕是还胎境中期巅峰的强者,灵力耗尽想再恢复,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而普通的学宫弟子与散修,更是只能依赖丹药补充气血消耗。

    可以预见,一旦学宫众人的丹药耗尽,就是峡谷攻陷之时。

    到时候能有几个人突出重围活命,纯看各人的气运。

    丹药跟玄兵符甲不同,体积极小,一小乾坤袋足可以装下一万枚灵丹。

    千兰只要将消息传回去,沧澜学宫只要能派出一名太上长老,带上两三袋灵丹赶到玉柱峰,就能改观这边的局面。

    眼下被困玉柱峰的学宫众人之中,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青阳子、玉瑶子两位太上长老,都受到极严重的伤势,此时仅剩还胎境初期的修为。

    而且当下也只有沧澜学宫才会有救治青阳子、玉瑶子伤势的圣药。

    只要青阳子、玉瑶子恢复到天元境中后期的实力,被动挨打的局面就能彻底的改变过来。

    现在沧澜学宫应该不难猜测众人被困玉柱峰,但玄寒宗居心匿测,沧澜学宫又不清楚玉柱峰这边的情形,自然不敢轻易派出援兵。

    “楼适夷师从青阳子,习有一门秘术,能在兽群之中藏匿气息,他与楼爻逃出生天的希望,比你要大。青阳子要没有问题,他们自会想尽一切办法赶去沧澜报信。”陈寻说道,他不关心学宫众人的死活,但宗崖、古剑锋等人都被困在峡谷之中,他也替他们的命运担忧。

    而越是这样,越是要冷静,才能从这必死之局中找到一线生机。

    “你怎么会怀疑青阳师祖有问题?”千兰问道。

    “我也是瞎猜,有些事可能纯淬是青阳子私心所致,不至于背叛沧澜,也可能纯淬是我看他们那些人不顺眼,”

    陈寻撇嘴一笑,知道千兰心思单纯,还识不透人心的险恶,说道,

    “孤崖石柱藏有凶兽,三年前我与苏棠就领教过了。苏棠是不会将玉柱峰的事情告诉宗族,但学宫怎么可能对玉柱峰一点都不了解,就与玄寒宗一起设下弟子比试的迷局,诱天下散修入彀?而倘若学宫能对玉柱峰多一些了解,青阳子与玉瑶子两人又怎么可能轻易被玄寒宗偷袭,打下溪谷,受电蛇雷光重创?”

    听陈寻这么说,千兰倒是也想到一些疑点。

    青阳子、玉瑶子都是一百年前就晋入天元境,实力之强乎想象,就算被多名天元境的强者偷袭,不能力敌,逃命的能力应该还是有的。

    青阳子、玉瑶子两人,很可能压根就没有意识到孤崖石柱的凶险,很可能是被玄寒宗偷袭时,无意退入溪谷,才被石柱内所困的凶兽重创。

    问题又回到起点,沧澜学宫与玄寒宗借弟子比试,诱数千散修一起逐杀青狼,就是为了探究玉柱峰里的秘密,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孤崖石柱里所藏的凶险?

    最大的可能就是,最初跟学宫汇报玉柱峰之事时,有人故意隐藏了一些极关键的信息,没有如实说出来。

    不过千兰又有一点不解,问道:“青阳师祖也身受重创啊,而且这些年青阳师祖一直闭关不出,也无法故意误导学宫?”

    “青阳子身受重创,并不能排除他的嫌疑,”陈寻说道,“青阳子八十年前,就知道寒潭沼泽的存在,还特意设下禁制防备外人闯入,你说他当时有没有可能就进入玉柱峰?”

    听陈寻这么问,千兰倒也觉得真阳子身上确有很大的疑点,担忧的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辙!”陈寻摊手说道,“我更希望是我猜错,不然玉柱峰就是一个死局,苏家再有一两天元境强者来援,也是送死。”

    “我一个人回沧澜。不管能不能说服学宫,我总要试一下。”千兰毅然说道,师尊对她有传道授业之恩,她不能将学宫众人丢在峡谷里不闻不问,当下就想站起来往山下潜去。

    陈寻将千兰一把拉住,压住她的肩膀,低声说道:“有人来了……”

    千兰挨着陈寻趴在下来,透过茂密的枝叶,就见楼适夷、楼爻两人也贴地模仿兽行,循着他们故意遗留下来的痕迹,走到崖洞前。

    楼适夷与楼爻钻进崖洞,片刻之后出来,手里拿着有意撕碎的几片衣裳。

    虽然听不见楼适夷与楼爻在说什么,但为她的“不幸”,他两人脸上非但没有半点惋惜,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狰狞之色,就算远隔两三千米之外,千兰也觉不寒而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