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四十章 学宫危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点月票……)

    千兰、楼爻、楼适夷等人趁混乱突围,虽然不会引起神狼一级的异兽注意,其他的异兽,也不会轻易放走他们。【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也不敢轻易出手相助,生怕引起更多的异兽围杀,紧紧的跟在后面。

    千兰边战边撤,往玉柱峰南麓突围,但她翻山越岭,曲折奔行百余里,一直绕到南麓的密林里,始终都有二十多头青狼,在一头浅金色巨狼的率领下死死咬住其身后不丢。

    千兰能不被这些青狼围困住,已经殊为不易,从高崖突围出来,甚至还斩杀了十数头青狼,但那头浅金色的巨神异常神勇,统御二十多头青狼,越往后越叫千兰难有还手之力。

    看千兰再难支撑下去,又被围逼到一座断崖前,陈寻见时机难得,当机立断从密林里飞纵而出。

    陈寻此刻将云遁术催到极致,呼吸之间就化作一道流影,往千兰猛扑过去。

    陈寻双手双足都贴地而行,猛扑过来就像一头从密林里窜出的异兽,空气就像布帛一样被撕开,出滋滋的异响。

    千兰叫二十多头青狼缠斗这么久,放丹药的玉瓶也被打落,这时候气血已渐枯竭,有着遏止不住的疲态从身体最深处泛起。

    已是山穷水尽之时,再见一头凶猛无比的异兽从密林里窜出猛扑过来,千兰情知她自行难逃一死,只得及持剑反手斩杀那头威猛无比的异兽,就觉一股沛然巨力,将她扑倒在地,整个人被这头异兽带着往百丈高的断崖下摔下去。

    压断无数枝桠,滚入密林之中,千兰直觉浑身的筋骨都被巨木撞断,一口血喷出去,眼前也是被巨力撞得一时晕黑,就觉模糊树影在身侧飞往后退。

    她竟然被那头异兽咬住衣领子,拖着在密林深处飞奔……

    鼻间腥臭难闻,千兰极力提聚魂海之上的最后一点灵力,要将咬住她拖行的恶狼斩杀,却觉得身子陡然一松,俄而听得耳畔轻语:“是我……”

    听到陈寻熟悉的声音,千兰才陡然收住手,手里一软,灵音剑都拿不住落到地上。

    陈寻将灵音剑捡起来塞给千兰,又压在千兰的身上,一口将她的衣领子咬住,说道:“抱住我,不要停,还有恶狼从后面跟过去……”

    千兰不知道陈寻想干嘛,为什么双手都撑在地上、贴地而行,但打心底就信任他一人,当即就从底下伸出双手将陈寻缠抱,不让自己掉下来。

    千兰缠实过来,陈寻嘴巴空下来,跟她说道:“你随随便便砍两棵树玩,不要停下来……”

    陈寻将云遁术催到极致,千兰隔三岔五砍断一两棵树,很快就跟后面的青狼拉开距离。

    将那群青狼甩掉之后,陈寻才与千兰钻入一处崖洞里。

    陈寻取出赤乌刀削落一片土石,从里面将洞口完全封住,才祭出追魂印探察周遭的动静。

    追魂印散出青滢滢的毫光很微弱,但足以叫千兰看清崖洞里的一切。

    她见陈寻身上披了一件狼皮,狼头部分被掏空,像个兽形软盔戴在陈寻的头上。

    除此之外,狼皮上染满血迹跟青狼的排泄物,千兰闻到直想捂鼻的腥臭,就是从狼皮上散出。

    陈寻双手还绑着青狼的肉掌。

    千兰这时候才明白,为何那些青狼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对他们的追杀,陈寻这副模样,贴地而行,可不就像是一头体形瘦小的青狼?

    陈寻将狼皮外套脱下来,放到一旁。

    千兰这时才见到陈寻左肩有一道深愈见骨的创口,正往外滴血,心知是她刚才情急之下挥剑所砍,心里难受之极,喃喃说道:“你从林子里扑出来,我真不知道是你。”

    “……要不能骗过你,还能骗过那几十头恶狼?”陈寻嘿嘿笑了笑,扭头见银丝软甲给斩破不说,他坚如铁石的皮肉也没有完全封住千兰一剑的余势,左肩骨都差点被砍断,心想千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随手一剑还有这样的威力,实力真是不弱啊。

    陈寻从怀里掏出丹药给千兰补充气血。

    千兰让陈寻坐过去,坚持先给他的左肩敷药,柔声问道:“你这两个月都去了哪里?宗崖说你可能在凤羽岭潜修,学宫营地遭袭后,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凤羽岭找你,只知道那里有很多的异兽聚集,还以为你遭遇不测……”

    “我哪有那么容易死啊?”陈寻笑道,他没想到他潜下寒潭修炼,时光悄然流逝就是两个月,更没有想到两个月的时间,玉柱峰周边的形势竟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最关心宗崖他们的安危,问道,“宗崖还跟你们在一起?”

    “嗯,宗崖、古大哥、铁大哥、心梅,还有我哥他们都在,”千兰说到这里,语气又沉重起来,“就是阿青在混战中受了重伤,被一头凶禽抓走,没能救回来……”

    两个月前,学宫弟子还在离开玉柱峰近两百里外的区域剿杀青狼,无论是被青狼故意示弱所诱,还是杀到玉柱峰,此间不知道经过多少恶战。

    阿青重伤后被凶禽抓走,自然是凶多吉少,陈寻心里很不好受。

    沉默了许久,陈寻才问千兰:“形势怎么会恶化成这样子?难道学宫没有天元境长老,跟你们在一起吗?”

    “我们在推进到离玉柱峰一百里时,玄寒宗参与比试的六百弟子伤亡极其惨重,余下数十弟子就退出比试。学宫赢得表面上的比试之后,学宫诸府就将大部分还胎境的强者都派上阵,加快清剿青狼的度。当时进展是极快,三五天时间就推进到玉柱峰下,但谁都没有想到,狼群会在这时候袭击防备虚弱的营地。我们一直都在玉柱峰附近,但听苏房龙长老说,那一战更加惨烈,除了上千散修跟一百多退到营地休整的弟子战列外,还有诸府客卿、执事以及役卒拢共有四百多人战死,还胎境以上的强者也殒落八人。青阳师祖、玉瑶师祖其实一直都跟我们在一起,只是更让人没有想到是,青阳、玉瑶两位师祖,在与玄寒宗两位太上长老探察玉柱峰时,被偷袭打落下溪谷,两人都被电蛇雷光击成重伤……”

    陈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事前知道两宗弟子比试背后藏有猫腻。

    无论玄寒宗或者苏家,只是借弟子比试的名义猎杀青狼,应该都是剑指玉柱峰里的秘密才是。

    他也没有想到,玄寒宗的算计要比苏家更阴险数倍,竟然是利用孤崖石柱里所困的那头凶兽,诱杀沧澜学宫的两位太上长老。

    无论是玄寒宗还是苏家,天元境的太上长老殒落任何一人,都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苏家要是同时殒落两位天元境的强者,损失之大将难以想象。

    也难怪沧澜学宫再无援兵派出。

    两位天元境强者身受重伤,与苏青峰等一干还胎境的强者,被困玉柱峰,苏家不可能不想救援,但除了满山遍野的青狼跟异兽之外,玄寒宗强者隐藏在蟒牙岭一线的狙击更是致命。

    陈寻心想,他幸亏没有急着回天马湖,不然给玄寒宗潜伏在蟒牙岭北侧的高手觉,必是九死一生。

    陈寻估计,沧澜学宫自老祖往下,天元境的强者顶多也就三五人。

    青阳子与玉瑶子两位天元境身受重创,被困玉柱峰,就算消息能传回来,而苏家老祖要坐镇沧澜城,不能老家被人端了,能派出的援兵实在有限得很。

    而玄寒宗多半更巴望沧澜学宫能有一两位天元境强者掉进他们的伏击圈。

    这也难怪苏灵音等人不敢轻易突围,她们若是突围,半道等待他们的,可不单是异兽的追杀。

    就眼下的情形来看,玄寒宗跟神狼及八头异兽,应无合谋的可能,不然玄寒宗只要有一两位强者参与群兽攻打深峡,苏灵音等人绝难守住。

    很可能还是玄寒宗利用玉柱峰与青狼的特殊之处,利用苏家众人的贪婪,给沧澜学宫挖了一个大坑。

    当然也有一线可能,玄寒宗是利用被困的苏灵音等人为饵,引诱沧澜学宫派出援兵,好叫他们中途劫杀。

    孤崖石柱里所藏的那头凶兽之强横,也远陈寻的想象,他没想到沧澜学宫青阳子、玉瑶子这两位太上长老,被电蛇雷光击中后,也仅能逃过一死而已。

    不过,陈寻心里又有疑惑,苏氏与玄寒宗在这方荒原并存千年,彼此应该戒备极深,怎么就轻易上玄寒宗的恶当?

    陈寻蹙着眉头问千兰:“青阳子与玉瑶师祖,谁受的伤更重?”

    千兰不明陈寻此问何意,说道:“听师尊说,玉瑶师祖的修为,实比青阳师祖更深一筹,不过青阳师祖这些年来修炼出玉澜魂甲,跌下溪谷里,玉澜魂甲勉强替青阳师祖保住一命。要说到伤势,玉瑶师祖更重一些,性命虽然无忧,但两人都才恢复到还胎境初期的修为……”

    魂甲?

    魂甲是晋入天元境之后才能修炼的神通,防护力之强,远非寻常符甲能及。

    要是青阳子数十年之功所修炼的魂甲都被孤崖石柱里的凶兽轻松击毁,陈寻心想他当年能活一命,实在是侥幸之极。

    同时,六臂巨魔的那滴金血也真是强大到乎他的想象。

    “怎么,你怀疑青阳师祖有问题?”千兰见陈寻陷入沉思,疑惑的问道。

    “有没有问题,很好查验,”陈寻嘿然一笑,跟千兰说道,“你把衣裳都脱下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