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异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点月票,又被超过了,哭……)

    陈寻浮出寒潭,直觉四野静寂,仅一轮圆月空寂的悬于夜空,照彻寒潭山野。【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不要说前些天在附近搏杀异蟾的三五散修了,就连异蟾气息也感应不到半点?

    难道逃入山林的三四百只异蟾,都叫那些散修搏杀干净了?

    这个可能显然甚微,这些异蟾七零八落之后,不足与散修为敌,但逃入密林山涧想要赶尽杀绝也是极难,应该是这周遭发生别的什么变故。

    陈寻祭出追魂印,发觉他晋入真阳境巅峰之后,灵识也要稍些增强,然而未待他透出追魂印感应更远处的气息,就听得数声狼嚎从极远处传来。

    寒潭离玉柱峰的直线距离超过四百里,他潜入寒潭修炼,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没想到他再出寒潭时,形势已经变化到这一步了,已经有青狼反攻到寒潭附近来了。

    陈寻收敛气息,循着狼嚎声往远处山岭潜去。

    陈寻素来奉行胆大心细的原则,并没有直接往狼嚎传出来的石岭纵去,而从相邻不远的一处密林里钻出来,眺望有数头巨狼站在远处的石岭之巅。

    那座石岭,陈寻曾经走过,知道石岭之巅的崖石有多高。

    与崖石相比较,那几头巨狼的体形竟然都有四米多高,每一头都比当年乌蟒所合力击毙的那头巨狼高大数分,在月下毛色都呈浅金色。

    而站在崖头的那头金色巨狼。体形更为硕大,毛皮在月华似流金闪耀,狼眸似嵌在夜空时的两颗宝石。

    这头金色巨狼正冲夜空之上的圆月嗥啸,如水月华在那头巨狼周遭形成极淡的青色晕芒。

    要不是他的灵觉过人,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还真感应不到太阴玄气的聚集。

    要是那头神狼能够吞吸日月精华,陈寻一点都不意外,而眼前这头金色巨狼,明显要比那头神狼低一级,竟然也能吞吸月华之中的太阴玄气。陈寻当真是有些意外。

    这几头巨狼潜到寒潭附近?

    陈寻心里困惑不解。又往另一处山头潜去,爬到一座高崖上,再看那头金色巨狼所立的石崖,石崖之下的山坳里。密茬茬赫然都是巨形青狼的黑影。

    这些青狼。比寻常能见到的青狼。体形都要壮大近倍,数量也谈不上很多,密茬茬潜在石崖之下。差不多有两百多头的样子。

    看到这里,陈寻头皮都要炸开。

    两宗弟子将青狼当成畜牲来猎杀,只怕很少会有人想到,青狼的灵慧实际不比人差半分吧?

    这群青狼在金色巨狼的率领下,潜到寒潭沼泽附近,分明是反过来猎杀散修的。

    陈寻晋入洗髓八层,气血比以往磅礴数倍,但也知在这群青狼面前,连盘菜都算不上,当即收敛气息往远处潜行。

    *******************

    绕过玉柱峰的外围,陈寻再回到学宫营地时,就见灰石岭密林上方,有成百上千头巨形凶禽盘旋,啄食到处都是的狼尸。

    鳞鹫、青鳞雕等凶禽,有那么多的狼尸可以任意啄食,反而叫陈寻能够轻易的进入灰石岭,学营营地早成一片废墟,灰石岭附近的密林更是一片狼籍,不知道有多少头青狼横尸山野,而以往聚集此数的散修、学宫弟子都不见踪影。

    陈寻潜入学宫营地,栅墙早就坍塌不像个样子,石殿、木屋崩毁,还有十数辆铜车都丢弃在那里。

    沧澜学宫所铸的铜车,是普通铜铁料里渗入大量的赤精铜所铸,车座又刻印玄符秘篆,能牵引天地灵气,坚固异常,可以说是移动的堡垒。

    然而留在营地废墟里的这些辆铜车,每一辆都被牙爪撕出巨大的裂口,撕得七零八落,严重变形,不得不丢弃在这里。

    要是这些铜车都是被巨狼的爪牙撕毁,陈寻都难想象巨狼的爪牙是何等的锋利跟神力。

    十数匹神俊不凡的鳞马,皮肉就叫给啃食一尽,巨大的骨骸散落得到处都是。

    鳞马的骸骨比神绘寒铁还要坚硬,非青狼能够啃食,但这些骸骨上都落下一道道啃食的痕迹,叫人看后心里也是不寒而栗。

    大量的狼尸、废弃的铜车以及那么多被咬牙的鳞马,可见学宫营地之战的惨烈。

    除此之外,陈寻倒没有看到还有其他的残骸遗存。

    但这不是说学宫弟子及散修没有伤亡,可能学宫从灰石岭撤退时,将这些人的遗尸都运走,更有可能是这些人连骨头渣都被青狼吞入腹中。

    学宫营地有苏房龙、苏灵音等一干学宫长老坐镇。

    就算学宫弟子没有及时从玉柱峰方向撤回来,留在营地里的诸府执事、客卿,像姜冰云、楼离等人,晋入还胎境的强者,还有二三十人,加上退回来休整或换取奖励的散修以及宿武尉府的役卒,经常保持在一两千人的规模,可能如此轻易的叫狼群摧毁?

    陈寻百般困惑不解。

    那头神狼能统御万狼,实力是强,但也不至于强到这种地步。

    难道是孤崖石柱里的那头凶兽脱困?

    是有这种可能,但可能也不高。

    那头凶兽要是能这么轻易从孤崖石柱脱困,也不会被困其中这么久了。

    ***********************

    灰石岭附近除了啄食狼尸的凶兽聚集外,倒没有其他凶险。

    陈寻探察灰石岭附近的珠丝马迹,确认仅有少部分人往天马湖方向撤走。从灰石岭往南大股青狼出现,但暂时还没有继续往天马湖进逼的迹象。反而开始往玉柱峰方向回撤。

    陈寻不知道青狼之间如何交换讯息,但很显然统领狼群的金色巨狼都有不弱常人的灵慧。

    既然大股青狼开始再度往玉柱峰方向收缩,陈寻有理由相信,应该还有大量的学宫弟子被困在玉柱峰附近的某处顽强抵抗。

    古剑锋、宗崖等人,要么已经葬身荒原之中,要么就是跟学宫弟子汇合后,也一起被困玉柱峰某处,撤回天马湖的可能性极微。

    狼群的活动区域又重新扩大到玉柱峰千里方圆,相比较之下,狼群之间的间隙变得极大。这给陈寻潜入玉柱峰提供了便利。

    昼伏夜出。陈寻三日之后,就看到玉柱峰高耸入云的山体秀立在月牙之下。

    在玉柱峰西麓的一处峡谷外围,有数万青狼聚集,陈寻隔得极远。都在看到深峡中频频有灵光闪现。学宫弟子若是被困。很可能就聚集那处深峡之中。

    神狼体形秀小,在密茬茬的狼群里找不见身形,但在狼群里有好几头体形格外巨大的异兽。是那样的引人瞩目。

    陈寻知道为何学宫众人在青狼面前不堪一击了。

    那头神狼不仅统御玉柱峰附近的十数万头青狼,玉柱峰剩下那最后八头、实力最为强横的蛮荒异兽,也都一起听神狼号令,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要是学宫那边疏于防备,被打个措手不及,实在正常得很。

    陈寻无法穿越狼群,直接进入深峡与学宫弟子汇合。

    同时他也不知道学宫弟子到处有多少人幸免,不知道苏灵音、苏青峰、苏房龙等人又没有被困在深峡之中;也不清楚古剑锋、宗崖、铁心桐等人到底有没有跟学宫弟子汇合。

    要是苏灵音、苏青峰等人不幸殒落,深峡之中仅剩苏孚琛、苏全、楼离等人主事,他闯进去不是自找死路?

    陈寻绕开狼群与学宫在西麓深峡正面的战场,多走两三百里路,绕到玉柱峰的南麓,寻了一处空隙,从巡游的狼群之间穿过,进入玉柱峰之中。

    玉柱峰比周岭的石岭高耸出四五千米,但山体十分的秀立,仿佛一座巨大的圆锥巨形直刺云宵,峰脚一周都不足百里长。

    清晨,陈寻就悄悄爬到玉柱峰的半山腰,居高临下,能从正面看到西麓深峡中的恶斗。

    就见有数道巨大灵光罩封住峡口,护住藏在深峡之中的学宫弟子。

    学宫弟子衣色统一,极好辩认,青衣弟子差不多还有三百余人。

    除此之外,还有衣色驳杂的四五百人,要么是散修、要么是诸府的执事、客卿或役卒。

    玉柱峰北面玄寒宗的情形,陈寻不甚清楚,但两三个月前,经天马湖涌入玉柱峰区域的散修就高达三千人。

    就算有一部分及时逃往天马湖,此时仅三四百散修与学宫弟子一起逃往深峡之中,伤亡也未免太惨烈了吧?

    人食荒兽,视荒兽血肉为大补之物;青狼食人,这些散修的血肉对青狼来说,又何不是大补之物?

    不要看此前的恶战,有好几万头青狼被剿杀。

    要是两三千散修惨死荒原,狼群的实力只会增强,不会削弱。

    看峡口的灵光罩,陈寻也知道深峡之中,必有学宫长老级的人物,主持防御法阵,挡住狼群的冲击,避免数百学宫弟子及散修,被数以万计的青狼冲进来撕成粉碎。

    而在峡口的正面,数以千计的青狼,奋不顾身的以血肉之躯,以铁爪利牙,扑击撕咬防护法阵所释出的灵光罩。

    玉柱峰西麓的天地玄息并不充足,无法靠汲取天地灵气维持防御法阵的运转,只能靠学宫长老自身修炼的灵力以及丹药,源源不断的提供防御法阵所需的法力。

    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消耗战。

    散修因为资源有限,故而多以武修为主。

    这时候,散修的弱点也暴露无夷。

    武修攻击距离有限,玄兵无法透过防御灵罩,去攻击峡口外的青狼,只能列阵两翼以备不患。

    擅使符法的学宫弟子,则集中在峡口的正面,祭出种种符器,释出无数冰刃寒霜火蛇攻击峡口的青狼,使其不能全力攻击防御法阵。

    普通青狼对防御法阵的攻击,只能靠数量取胜,一层层的将防御灵光磨得黯淡无光;而对学宫弟子藏在防御法阵之内的攻击,也略显孱弱,动不动就遗留数十头、上百头狼尸,一波攻势就被瓦解。

    相比较之下,混在普通青狼之中的金色巨狼,对防御法阵的威胁就严重了。

    就算有还胎境后期巅峰的长老主持,防御法阵要守住峡口正面七八百米的空档,每一处被摊薄后的防御力就变得有限。

    在数头金色巨狼一起全力冲击之下,防御法阵的灵光罩常常晃动不休,似乎随时都会破裂。(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