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血战十三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挥刀将一头背脊比他人还要高出些许的巨大青狼劈作两半,刀势看似缓慢,却将狼血逼得往两侧喷溅。【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铁心桐亦一戟从眼前青狼颈项刺入,看身上铠甲叫狼血溅染赤红,跟陈寻苦笑道:“我说,你爱干净,也没必要将狼血都洒我们身上来呀?”

    古剑锋也是满身狼血,独陈寻袍衣完好如新,歼灭五六十头青狼,竟然连一滴血迹都没有沾上,也都忍不住摇头苦笑,说道:“我们身上染些狼血也就罢了,学宫那边只收完全的颅骨,这给你一刀劈成两半,还不如让你在后面歇着。”

    青狼颅骨可用作炼器的材料,但完整的颅骨价值最高,叫陈寻一刀劈成两半的颅骨,价值就剩四分之一不到。

    这一战陈寻与铁心桐、古剑锋同居阵前,挡住数十头青狼的冲击,他一人独斩杀六头青狼,都是一刀劈成两半,想想也是挺叫人肉痛的。

    这时候有一头残狼欲逃,阿青从阵后风驰电驰纵出,一口咬住那头残狼的脖子,拖回来献功。

    只要不遭遇大股的青狼,三五十成群的青狼,陈寻他们都能易如反掌的拿下。

    有专人负责清理狼尸,陈寻拿出一张兽皮,将赤乌刀刃上的血迹擦净,带着喘气的笑道:“你们再吃两天的苦,等我将这血战十三式琢磨得更深一层,就不会将狼血洒得到处都是了……”

    “你自己不占一滴狼血,都洒我们身上来。还嫌血战十三式钻研得不够透彻啊?”铁心桐笑着问。

    龙象丹作为增益气血的奇丹,服用之后,并不需要刻意的修炼。

    像陈寻这般,剿杀青狼时,超负荷的换上赤乌刀作战,每一招每一式,都几乎要将身体内最后一滴气力都榨出来,龙象丹的药力也随之渗透到肉身的每一细微之处。

    陈寻服用鸠鹏蛋之后,肉身潜能的极限又提高近五成。

    近一个月来,他与众人向玉柱峰挺进。参与剿杀青狼。以生死搏杀,将肉身潜能一点点的催发出来,臂力已然暴增到一万四千余斤这个匪夷所思的程度上,已经勉强可以挥动赤乌坯刀施展烈霜刀诀。

    然而这一个月来。陈寻发现就算他的臂力再有增加。也无法用烈霜刀诀将赤乌坯刀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

    烈霜刀诀说到底还要将玄寒气血神华融入刀势之中。才有极大威势。

    而赤乌坯刀重愈八百斤,无需在刀势之中融入气血神华,挥舞就重愈山岳。有着无坚不克之威势。

    故而陈寻想着新创一种刀术,以便将赤乌刀的优势彻底发挥出来。

    陈寻将凤血木的奖励都拿出来与众人分享,交换修炼秘法,大家对他也没有了什么好保留的。

    这一个月来,陈寻与诸散修中的刀术高手,一起推敲琢磨,集众人之智慧,创立血战十三式。

    血战十三式不是武修秘势,修炼不能籍此开悟蛮魂,也无法将气血神华融入刀势增强威势,而是纯粹借鉴众家刀术偏重击战技的精华,形成十三式威猛暴烈的战刀,追求以一力破百法的效果。

    虽说在铁心桐等人看来,陈寻以血战十三式御使赤乌刀,声势已是极致骇然,但在陈寻他自己看来,血战十三式还只是雏形,与他所设想那种能斩断山岳的刀术相比,还只找到一点影子而已。

    *************************

    收拾战场之后,众人就往左翼转移,爬上一座看上去不高,但险峻异常的石岭,找了一座易守难攻的险地,打算在这里宿营数日,再做其他打算。

    宗崖跑过来,说在营地东面发现一处深潭。

    荒原还是未开垦的处女地,谁都不知道哪个旮旯有没有凶险藏匿。

    铁心桐他们安排宿营之事,陈寻拉着古剑锋,跟宗崖去看那座深潭里有无异常。

    这处深潭离众人选择的宿营地仅两三里,破开厚冰,露出冷沏的潭水。

    潭水清澈无比,不过三五亩方圆,但水呈深青色,不知道水下到底有多少深。

    不知道水下有无异常,陈寻也不敢轻易潜入探察,祭出追魂印,就见四方小印清莹莹的玉身,映出潭底有数条微弱蛇形灵光游动。

    潭水有遮掩灵识的作用,灵光看着微弱,但水底所藏的蛇形异物强弱到底如何,还要潜下水才知道。

    陈寻招来阿青,从小乾坤袋里掏出一根乌黑长索。

    这根黑长索,用乌铃子草炼制,没有其他玄异,就是坚韧无比,陈寻与铁心桐两人都拉不断,还能抵御寻常的刀剑劈斩。

    阿青呜咽着往后躲,不乐意陈寻这次又拿它下水当诱饵。

    陈寻从怀里掏出一枚龙象丹,还没有朝阿青那边挥舞一下,阿青就摇着尾巴蹭过来。

    除了极少数的荒兽生来就能吞吸日月精华,绝大多数的荒兽都是通过无何止的厮杀跟不断吞食其他荒兽的血肉,挖掘自身肉身的潜能。

    龙象丹就是采集多种荒兽的血肉精华炼制而来,只要有潜能可以挖掘,服用龙象丹,增益气血都有奇效。

    云洲灵丹宝药无数,通常可以分作两类,一类是能提高潜能的上限,一类是将潜能发挥出来。

    陈寻经过一个月的修炼,肉身已经修炼到新的极致,臂力也增加到一万四千余斤,再服用龙象丹的效果已是极微。

    相比较之下,阿青离将肉身潜能都发挥出来,还有很长一条路可走,龙象丹对阿青来说,才是大补之药。

    陈寻将一枚龙象丹塞阿青嘴子,又拿黑索绑在阿青的腰上,让它潜下水去。

    俄而潭水剧烈搅动起来,仿佛烧沸腾的开水,三五亩大小的深潭,竟激起十数米高的浪花。

    过了一会儿,见阿青没办法挣脱出水面,陈寻与古剑锋就拉起长索,就见两条黑色巨蟒将阿青缠裹得严严实实,被一起拉出来水面。

    这两条黑蟒不知道在这潭底蛰伏了多少年,眼珠子已经退化成一条狭长的细缝,但蟒首狰狞,露出獠牙闪烁冷冽寒光。

    陈寻他们在荒原,见过两三人都抱不过来的巨蟒,这四条黑蟒算不很粗,只比宗崖的大腿略粗一些,缠住阿青拼命收缩蟒身。

    进入荒原之后,特别是经历寒潭苦战之后的阿青,早非当初任人欺负的小豹子,扑纵有万斤之力,爪牙也异常的锋利。

    然而阿青给两条黑蟒缠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给拉出水直翻白眼,堪如神铁的骨骸给勒得咔嚓作响,差一点就要给两条黑蟒绞成粉碎。

    陈寻与古剑锋一起动手,将两条巨蟒从阿青身上强拉下来,阿青就夹起尾巴,跌跌撞撞跑回营地去搬救兵,丢陈寻他们在那里独斗黑蟒。

    黑蟒甩尾如鞭,打得石崩树裂,蟒身其滑无比。

    陈寻手持赤乌刀,无论多坚硬的狼骨都要一劈即断,斩在蟒身上,力道却奇异的被滑开;身上被黑蟒抽了一下,就皮开肉绽。

    不过黑蟒被拉出潭水,终究没有主场优势。

    宗崖持刀守在潭边,阻止黑蟒逃入潭中,陈寻与古剑锋与黑蟒缠斗十余招,终发觉黑蟒腹皮要软弱一些,在铁心桐他们赶过来之前,将这两条黑蟒开膛破肚。

    除了这两条黑蟒外,潭中还有数条幼蟒。

    只是接下来不敢再怎么诱骗阿青,阿青都不肯再下水去当诱饵。

    没有办法,陈寻只能在自己腰间绑了长索,潜入潭底,费了一番气力,将六条幼蟒都捉上岸来。

    蟒兽的灵智,要比蟾虫类略强一些。

    玄豹、青狼一类的幼兽极难捕捉,也有不少散修将幼蟒捉回来豢养护家。

    除了留下两幼蟒放回深潭外,其他四条幼蟒都叫他人分走。

    可能整个云洲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修炼资源日益紧缺。

    湖泽荒源虽然广袤无垠,但叫沧澜学宫、玄寒宗两宗弟子以及那么多的散修涌入,百年间这些山兽潭怪,除了少数会逃往涂山深处,大概一两百年间都会陆续灭绝。

    两条黑蟒异种,也不知道生存多少年。

    陈寻将最珍贵的蛇胆、蛇心摘下来,以及蛇肉给大家晚上加餐外,其他筋骨及黑韧老皮,可以用来炼器制甲,都交给铁心桐去处理。

    见陈寻将两条幼蟒放回深潭,而他又要潜入深潭修炼,铁心桐问道:“没什么问题?”

    “阿青骨头都没有我硬,两条幼蟒还勒不死我,”陈寻笑道,“刚好可以借它们来修炼……”

    真阳境第四层圆满,寻常武修就能将皮肉修炼到坚如木石的程度。

    但“坚如木石”四字只是一个形容词,不同的真阳境修者间,有着千差万别,一定要有个衡量标准,铁心桐持戟全力一击,能轻易打暴两重金刚符甲,却很难透过皮肉,伤到陈寻的筋骨,更不要说伤到陈寻的脏腑了。

    陈寻潜入深潭修炼,借水压及幼蟒的缠裹,还可以进一步将龙象力的药力渗入百骸、脏腑之中,强化肉身。

    “你打算将肉身修炼到何种程度,才尝试突破?”铁心桐讶然的问道。

    这也陈寻此时在考虑的一个问题,是不是还要停留在换血七层,继续强化肉身?(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