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浮屠重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一辆辆铜车,实是一座座移动的军火库。【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他们一次要领走这么多的奖赏,差不多要清空一辆铜车。

    为两宗弟子比试,沧澜学宫前期就备下三十多辆铜车的物资,底蕴之深厚,还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

    苏房龙还要抓紧时间潜修,交付玄兵符甲等事,自是由下面的执事处理。

    从学宫营地到灰石岭营地,有三四十里崎岖险道,散修之间并不平静,免得节外生枝,陈寻在学宫营地里,就将这批玄兵符甲分放下去。

    大家当场就兴高采烈的兵甲换上,大家都有鸟枪换炮的兴奋。

    学宫营地里,除了学宫弟子以及各府的执事、客卿、役卒外,也有不少散修将机缘偶尔的灵物拿过来,跟学宫交换奖赏,看到陈寻、铁心桐他们如此,眼睛里都情不自禁的透漏贪婪而羡慕的目光。

    以往散修,手里能有一件符器,就会引得他人血腥争夺,中小部族能有一件,都能当成镇族之宝供起来。

    如今陈寻他们这个小团队,几乎人手两件玄兵符甲,怎么可能叫他人不眼馋?

    “难道就任这杂碎耀武扬武?”隔着窗帷缝隙,藏在阴影深处的楼爻看着学宫营地里的这一幕,眼睛里射出怨恨的火焰。

    这批风血木若为鬼奚所得,不知道能炼制出多少入阶符器,如今竟叫陈寻折腾成残次品,跟学宫换了这点奖励。竟还在学宫营地里当场就分发给众人,楼爻心里如何能忍下这口气?

    “我们以前还是轻视此子了。”楼离微微眯起眼睛,将眼瞳里的凶光藏起来,微带感慨的跟楼爻、楼适夷说道。

    楼适夷沉默着没有说话,俊朗的脸藏在阴翳里,眼睛盯着窗外。

    “适夷见过那头妖蟾已至凝液成丹的层次,那枚液丹要是没有损毁,那就应该会还此子手里?”楼爻问楼离,“渠帅,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更高一些?”

    “此子奸滑。我想苏青峰、姜冰云等人都有感受。也不要想有谁能他嘴里掏出真话来。”楼离想到以往种种事,都禁不住有些头痛,以实力计,鬼奚部早就可以将这小子挫骨扬灰一万次。然而在此子吃尽苦头。颜面尽失。又偏偏奈何不了他。

    “不管如何,我将此事禀明师尊,师尊自会处置。”楼爻说道。

    “不要。此时不宜再轻举妄动了,”楼离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将妖蟾残骸交上去,苏房龙等人应不难判断这头妖蟾修炼到什么境界。苏房龙等人不提,自有他们的道理。就算妖蟾真凝成液丹,叫此子采去,那也是此子之物。献与不献,都是他的自由,学宫那边没有强迫他交出来的道理。其次,他或许早就将此物暗中献给苏灵音或者苏青峰。我们要是公然将这事捅出来,可能会叫苏灵音、苏青峰难下台阶。另外,我怀疑他甚至有可能还将两三株凤血木藏在别处……”

    “渠帅,你事后潜入寒潭,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楼爻问道。

    “此子看上去嚣张跋扈、不知好歹,但做事滴水不漏,寒潭下并无破绽,但我们走后第五天,苏灵音才找到他,这段时间足够他将一些凤血木藏到别地。”楼离说道。

    “我每次刚进石地,都叫双头鹫第一时间觉察到,少不了一番恶斗,也没有细数寒潭生长多少株凤血木。师尊或许还记得,我要不要赶回去,跟师尊说一声?”

    “你此时不宜离开这里,”楼离说道,“就算知道数量,又能有什么用?荒原灵物,都是无主之物,他人任取之,没有一定要交给学宫的道理。”

    “苏灵音、苏青峰应不会再帮他说话。”楼爻说道。

    “此子此时对苏灵音、苏青峰还有用处,就算叫苏灵音、苏青峰对此子心生间隙,他们只会加强对此子的控制,于我们还是无益。”楼离摇头道。

    “那是不是将消息散出去?散修里贪婪者不在少数,知道消息必来一探虚实。”楼爻问道。

    “怕是没用,”楼离摇了摇头,说道,“你看此子在外面得意猖狂,然而也有告诫其他散修之意。就算有三五散修不死心,只要陈寻不与铁心桐等人分开,三五散修也难对他们形成什么威胁。”

    想了片晌,楼离从怀里掏出一只手掌大小的锦盒,递给楼爻,说道:“这颗沧海珠,你拿去献给苏孚琛……”

    “这怎么可以?”楼爻微微一愣,这颗沧海珠是渠帅耗尽半生私藏所换得的灵物,一头灵蚌的万年精华都结于此珠之中。

    他知道渠帅打算等此间事了却,就闭关炼化此珠,打算一举突破还胎境初期的桎梏,不想他此时竟然将此珠拿出去,要献给师尊苏孚琛。

    “苏灵音生性淡漠,可能不会多想,但苏房龙、苏青峰都不是好糊弄的角色,他们心里必然会想,青阳师祖为何当初不取凤血木,为何不让学宫弟子去取,而留给我们鬼奚去取?”楼离满含忧虑的说道,“你拿此珠去跟你苏孚琛说,我们打算取得凤血木之后,就偷偷献给适夷师尊跟他的,没想到叫陈寻得了先。苏孚琛生性贪婪,只要收下这珠子,他日苏房龙、苏青峰再提起凤血木之事,我们就可以推到他身上去。”

    楼离想想也是,不是所有长老得到天材地宝,都会拿出来交给学宫集中处置的,这些年大家也都默认这个事实。

    总之不能叫他人联想到这批凤血木,实际是青阳师祖想交给鬼奚部的。

    “妖蟾液丹及凤血木数量要不要提?”楼离问道。

    “隐晦的提一下,但不可明说;不能再叫此子有机会将矛头指向我们……”楼离说道。

    ****************************

    左丘处理好杂务。回到学宫营地,看到陈寻给众人分发玄兵符甲,忍不住微微摇头,他知道陈寻如此做法,不是摆阔,而是要告诉天下人,他从学宫得到的好处,都分出去了,避免他一人被全沧澜的散修追杀夺宝。

    “我有事务在身,不能随你们赶往寒潭沼泽。你不会怨我吧?”左丘走过去。跟陈寻说道。

    “怎么会?”陈寻嘿然一笑,左丘或许跟南獠一样,心思细腻,又过多的将左棘族的责任背在他的身上。此时更多的时间用于辅佐左崇谷治理北山城。甚至连自身修行都耽搁下来。

    跟他这个飘萍无根的人不同。左丘受部族牵累,难得自由,事事都需先替左棘部的利益考虑。陈寻又怎么能怨他?

    “你来试试我这把刀!”陈寻将赤乌刀递给左丘。

    赤乌刀无锋而厚拙,长近五尺,勉强可以放入小乾坤袋。

    左丘见这把刀通体乌沉,刀刃上皆是天然冰花细纹,问道:“怎么是没有炼制过的坯刀?”接过手时没有太在意,差点让这柄八百斤重的赤乌刀砸脚背上,“怎么这么沉,你怎么使这刀?”

    “现在气力不足,还要修炼一段日子。”陈寻笑着将赤乌刀接过来,背到身后,拍了拍腰间的寒霜刀,示意他现在还要靠这柄刀御敌。

    “千兰她人呢?”陈寻又问道,他们去寒潭清剿异蟾,千兰就没有跟在苏灵音的身边,此时回来又没有看到千兰的身影,他有些奇怪。

    “千兰就叫灵音长老派往玉柱峰了,跟其他学宫弟子在一起,”左丘说道,“此时两宗弟子与散修,将青狼压缩到离玉柱峰两百四五十里的区域内,这边能抽调的人手,这两天都会上去。”

    陈寻心想苏灵音或许不想千兰跟他们有太深的瓜葛吧?亦或许左崇谷那边不希望千兰跟他们太亲近。

    这时候,学宫执事又捧来四副铠甲,这是陈寻单独跟学宫换得的奖励。

    陈寻脱下兽袍,将一件银丝软甲贴身穿在袍衣里面,又将其他三副浮屠重铠给了铁心桐、古剑锋跟宗崖。

    浮屠重铠都是用棘虎兽皮嵌入赤精铜炼制的甲板制成,虽然不会像金刚玄甲那样能形成对周身都有效的防护法力,但赤精铜炼制的每片甲板,都刻印浮屠秘符,保护躯干等要害部位的防护力要远胜金刚玄甲。

    普通修者,喜欢防护周全、没有一点纰漏的金刚玄甲,而铁心桐、古剑锋、宗崖,都更专注武道修炼,身穿浮屠重铠才能最大增加他们的战力。

    那头神狼不用去考虑了。

    他们只是真阳境后期的散修,就算能众人一心结成战阵,但也扛不住神狼三五下冲击就会崩溃。

    到时候只能看谁能跑得更快、谁的命更大,不被神狼盯上。

    陈寻此时主要考虑的,是他们应对普通狼群的问题。

    规模较大的狼群,通常都有千余头青狼,狼群里,战力特别强的头狼级巨狼,差不多会有两三头。

    那种全身毛色金黄的巨狼,三年前乌蟒就遭遇过。

    最终是将头狼诱入寨中,合阿公宗图与南獠、宗桑多人之力,才费尽千辛万苦,将那头金色巨狼杀死。

    而那一战宗崖左臂残断、阿公宗图透支命元,差点战死。

    陈寻估计着,就算是铁心桐,也需要穿上浮屠重甲,才有资格独挑一头金色巨狼。

    陈寻此时加强铁心桐、古剑锋、宗崖的防御力,就算他们遭遇的狼群,有两三头金色巨狼,也不能保证不被冲溃。

    陈寻将承担冲锋陷阵、防护侧翼的责任交给铁心桐、古剑锋他们承担,他则能更灵活一些。

    而他只要将云遁术与分影诀修炼得更娴熟,又无需承担掩护侧翼或冲锋陷阵的责任,也无需再穿重甲。

    而陈寻特意选一件银丝软甲穿在里面,倒不是特别看重这件软甲的防护力,而是猎杀荒兽或与人争斗时,动不动袍衣就打成稀巴烂,多穿一件软甲,以后可以避免赤身裸露的尴尬。

    而虚元珠贴身而藏、小乾坤袋系在腰间,也需要多一层防护,不然叫敌人打落在地,捡跟不捡,都会叫他纠结。(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