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分一杯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祝兄弟们中秋快乐……)

    为清理石地聚集的异蟾,陈寻此次邀铁心桐等人,一同前往寒潭沼泽助战。【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沧澜学宫既然将奖励开出来,陈寻自然要对铁心桐等人有所交待,不能让他们白跑一趟。

    送走左丘,陈寻就找回铁心桐、古剑锋等人,商议了一个方案:

    此时所有助战的散修,都奖励价值五百符钱的丹药兵甲或符器;而像铁心桐、古剑锋、铁心梅等作战勇猛、贡献最大的十人,额外再奖励价值一千二百符钱的丹药或玄甲。

    陈寻要是贪心,将价值八万符钱的奖励都吞下去,也没有人能说他的不是,但他以后在玉柱峰周边就是一个人形宝库。

    除了这个原因,陈寻还信奉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他一人独斗妖蟾,在寒冰箭阵的攻势之下,没有还手之力。

    甚至那头妖蟾只要稍稍聪明一些,驱使三五只异蟾从旁助战,他此行也是有死无生,根本就没有机会闯入石地,诱双头鹫与妖蟾恶斗。

    而他倘若能与铁心桐、古剑锋再加铁心梅同行,进入寒潭沼泽与妖蟾恶斗,再不济也不会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最好的方案,陈寻独得一半奖励就足够了,剩下的一半都换成兵甲丹药符宝,分发给众人,将人心聚拢在一起,也提高大家的实力。

    这样他与众人才有资格去凑玉柱峰的热闹。

    **************************

    灰石岭营地里所聚集的散修,大多数人都不依附宗派势力。过惯了苦日子。

    这次助战,他们已经得到两百具异蟾遗骸,总计能从沧澜学宫换不少的奖励,他们就很满足了,没想到还能从那批凤血木的奖励里再分一杯羹。

    五百符钱,能换五百枚聚元丹,能换两到三件玄兵符甲。

    普通散修,不干打家劫舍的事,半辈子都攒下来这些身家来。

    陈寻如此阔绰,倒搞得大家不知道要换什么东西才好。

    而面对可能成百上千、甚至上万的青狼。陈寻则建议大家稍稍改变以往单打独斗的思维。

    气血雄厚者。多配备重甲、重盾、长兵重械;组阵时,可冲锋陷阵、守护侧翼。

    而擅使弓箭及法术者,组阵居于阵心,则要多准备威力大的特制符箭及玄符。

    这样才能将取长截短。将优势完全的发挥出来。即使面对三五百成群的青狼。也不用畏惧。

    热热闹闹讨论了两天,才将所需的兵甲丹药统计出来。

    陈寻直接带着众人,就浩浩荡荡的赶到学宫营地。拜见苏房龙长老,以示凤血木之事大家都有功领赏。

    苏灵音、苏孚琛等学宫长老,平时专心修炼,除了教授三五紫衣弟子修行外,就没有其他职事缠身。

    苏房龙是学宫的执事长老之一,修为虽然不比苏灵音、苏孚琛等人高,但统领内院执事,分管学宫事务,甚至诸府事务都能插一脚,算是实权派人物。

    要牺牲大量的修炼时间,去处理杂务,就算有实权,执事长老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一份苦差事;通常都有自觉突破无望,或者觉得需要世事历炼的人,才会担任。

    苏房龙看陈寻领着这么多人来领奖励,也暗暗钦佩眼前这少年看似嚣张跋扈,实有常人难及的气度。

    换了别人,谁舍得将自己应得之物的半数,拱手让给他人?

    他实也知道,这是陈寻当前最佳的选择。

    再看过他列出的清单,苏房龙也知道陈寻是要领这三五十人前闯玉柱峰。

    现在学宫这边需要一个好的典范,将散修们的士气带动起来,不然纯靠两宗弟子要将聚在玉柱峰最后的狼群清掉,极为困难,伤亡也重。

    “为这次两宗弟子比试,学宫专门多炼制了一百枚九窍养元丹作为奖励,但你们一下子就要二十枚,有些多了,我现在只能同意拿十枚给你们。这些玄兵符甲弓箭,这边都还算充足,我就如数给你,”苏房龙将清单的物品,盘算了一遍,又说道,“这张单子上的物品,加起来也有四万符钱,你大概不会要这些就够了吧?”

    “学宫列出来可换奖励的目录,没有入阶法器,我也很难选择。”陈寻老老实实的说道。

    苏房龙眯起眼睛,打量了陈寻两下,当初在入门大典上没有怎么在意,现在多少也有些喜欢眼前这个年少轻狂的少年,挑明了笑道:

    “也对,你再换三四万枚聚元丹回去,也不抵什么用。入阶法器,本来是紫衣弟子才有资格换得的奖励,但你这番立功不少,我可以给你开个特例……”

    “多谢苏长老成全。”陈寻谢道。

    苏房龙让一名手下执事,拿一本新的奖惩目录,让陈寻挑选里面所列的物品。

    陈寻手里有寒霜刀、有青焰珠、有九兽炼阳炉、有追魂印,除了再换几件三重金刚符甲外,普通符器再也不入了他的眼。

    陈寻接过苏房龙长老递过来的帛书,顿觉帛书咬手。

    里面随随便便一件入阶法器,就要两三万符钱,他心里直叫苏家跟沧澜学宫太他娘的心黑了。

    那批凤血木,沧澜学宫少说能炼制几十件入阶法器,而给他的奖励仅能换四五件入阶法器,不是心黑是什么?

    要是他自己能炼制法器,十多株凤血木,岂不是能炼制几十、上百件入阶法器来?

    陈寻此时就觉得,他就像是被迫拿原材料跟发达国家交换工业品的穷逼小国,心里满不是滋味。沧澜学宫这班孙子,真他娘会剥削人啊!

    他心里想,虚元珠里所藏的那四株凤血木,怎么都不能再卖给苏家了。

    “这赤乌金坯刀是什么,怎么没有写上介绍?”陈寻问道。

    帛书上所列的入阶法器,都有详细的介绍,唯有翻到赤乌金坯刀,仅列一个简单的名字。

    “哦,”苏房龙耐心的解释道,“这刀是赤乌金铸成。是炼制上品玄刀的坯刀。有些修者会换回去自行炼制玄兵。这坯刀除了重些,你要找不到人帮你炼制玄兵,换回过也没有用。”

    “单把赤乌刀有多重?”陈寻问道。

    “除鞘净重八百斤。”苏房龙说道。

    陈寻想到苏棠落在玉柱峰里的那两截断剑,想必也是用同样的坯材炼制。

    乌金剑刃狭长。就有三五百斤重。这柄坯刀铸得厚拙一些。有八百斤真是一点都不叫人奇怪。

    不过,不是有八百斤的气力,就能使八百斤重的刀械。

    武修刚入门所使的刀剑。仅十数斤重。

    晋入真阳境中期,武修所使兵刃就会分出很大的层次来。

    但就算南獠、宗桑等人,以气力见长,到真阳境后期巅峰,双手握持的巨矛,也仅有三百斤,恰能将九幽战矛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再重稍许,不仅战矛挥舞会有滞碍;而与敌搏杀时,还会额外的消耗气血,得不尝失。

    陈寻此时的臂力超过万斤,想要用好这把八百斤重的赤乌刀,还有些困难。

    而他此前服下大半枚的鸠鹏蛋,肉身潜力提高近五成,也就意味着他的气力短期还能提高四五成,到时候操持赤乌刀,必能将列霜刀诀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一力破百法。

    陈寻想到他在途中遇到的那个大汉方起灵,不管韩二祭出怎么符器,他都是一斧劈过去。

    在方起灵沉如山岳的斧势之前,韩二四五件看着不错的符器,都被摧朽拉腐的摧毁。

    陈寻不由得想,楼适夷、楼爻进入学宫,修炼的法术必然要比他想象的精妙,但不知道能不能抵挡他一刀刀劈去的万钧之势?

    想到这里,陈寻断然说道:

    “我就要这把坯刀,还望苏长老成全!”

    苏房龙讶然说道:“你就算能找到人帮你炼制这把坯刀,你此时的气血,还不足以御使这么强的玄兵。或许等你晋入还胎境之后,再来换这把坯刀更好一些。”

    赤乌金与赤精铜伴生,但一千斤赤精铜里,都未必能炼出三五斤赤乌金来。

    而千兰所使的灵音剑、楼爻所使的九劫残阳剑,以及楼适夷所使的无影千雷剑,都是以赤乌金为坯材炼制。

    故而任何一件赤乌金所炼制的玄兵,哪怕是没有印刻任何玄符法阵的坯刀,都要价值连城。

    一把赤乌坯刀,计价两万符钱,还是学宫内部价。

    两万符钱,陈寻可以拿去换好几件能增强自身实力的上品符器,苏房龙这也是好意提醒陈寻。

    “多谢苏长老提醒,陈寻此时没有上等玄功可以修炼,也就两膀子有几分蛮力,以往总觉得兵刀太轻,这把刀或许能勉强能用。”陈寻说道。

    “……”苏房龙他都不知道,整个沧澜有多少能单纯凭借肉身气力使用八百斤重的赤乌刀,讶然的打量了陈寻好几眼,见他眼瞳里透着自信,笑着说道,“看来那枚鸠蛋,真叫你吃下去不少。你如果走肉身成圣的魔炼之路,这把刀你或许能用……”

    陈寻知道有些事瞒不过苏房龙的眼睛,不承认也不否认,问道:“学宫有没有能增益气血的丹药?”

    陈寻服食鸠鹏蛋之后,最需要增益气血的丹药,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将筋骨皮肉淬炼到新的极致。

    “这次恰好有一些龙象丹带过来,”苏房龙说道,“鸠蛋等灵物,最能提高肉身潜能,而服用龙象丹则能将肉身潜能开发出来,但彼此助益,颇有讲究……”

    既然苏房龙有意指导修炼之事,陈寻当然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苏房龙作为学宫内院的执事长老,虽然修为不比苏灵音、苏孚琛等人高,但长期担当职事,说到博闻广识,则要强过苏灵音、苏孚琛等人。

    只是龙象丹的价钱,乃学宫众人共议,要一百符钱一枚,陈寻也只能咬牙换下一百枚。

    除此之外,陈寻换了一些零散丹药,换了四副铠甲。

    执事清点兵甲丹药之时,苏房龙从内室取出一样东西,递给陈寻,说道:“你与楼适夷之间的比斗,暂缓下来,这枚客卿印就先还你……”

    陈寻接过客卿印,心里想,苏青峰、苏灵音支持他,更多是利益使然;苏房龙能这么痛快的将客卿印还给他,还指导他肉身修炼之事,心思实比苏青峰、苏灵音要纯粹得多。

    这枚客卿印附有他的神魂气息。

    他此前远在学宫营城千里之外,都被苏灵音轻易走到,就是因为学宫可以籍这枚客卿印所附神魂气息,追踪到他的行踪。

    他若想远走高飞,可不想这枚客卿印还落在苏家的手里。

    而苏房龙正式将客卿印交还给他,就意味着他再也不受此前的限制,哪怕扭头离开玉柱峰附近,学宫也不会阻拦他。

    想到这里,陈寻对苏房龙长老也甚是感激,换了苏孚琛,定不会将这枚客卿印还他。(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