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利益为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新盟主书友2252206的慷慨捧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今明两天,都只能一更,万分抱歉……)

    陈寻硬着头皮,将九兽炼阳炉从小乾坤袋中取出来,说道:

    “从妖蟾身上,除了割下一堆烂皮外,还有就这些血肉跟心脏,陈寻愿意将这些跟凤血木都献给宿武尉府、献给十三爷……”

    虽然苏青峰、苏灵音这次的态度,叫陈寻略感心寒,知道他们更注重苏家及沧澜学宫的利益,而当下的情形,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抱苏青峰、苏灵音的大腿。

    见陈寻打开九兽炼阳炉的铜子,众人赫然看到那颗妖蟾心脏在摘下数日后,竟然还在砰砰跳动,心里都想,蟾类虽然低等,但妖蟾变异之后的血脉真是不弱,这颗蟾心必然能炼制多枚最上等的九窍养元丹来。

    蟾心这类能够改善血脉资质、提高修炼潜能的灵物,落在散修手里,用途不大,而那些会不惜一切代价培养自家子弟的大宗门、大世族,对这类灵物又格外的重视。

    姜冰云想不到,陈寻手里竟然还有小乾坤袋这样的好东西,但想到陈寻孤身一人,就敢闯寒潭沼泽这样的险地,手里能几样好东西,实不值得大惊小怪。

    姜冰云想到当日在沧月小楼里,陈寻面对苏灵音傲然所说的那句话。

    修行,乃一意孤行之事。

    这事听着叫人心不那么舒服,有时又不得不承认。还有那么几分道理。

    姜冰云打量陈寻,见他眼瞳游离,不知道他有什么油滑念头在他脑子里转动,却又觉得还真无法讨论他。

    苏孚琛、苏房龙听得陈寻愿意将蟾肉、蟾心以及这些凤血木都交出来,心里颇为满意,不然真叫他们硬着头皮开口讨要,传出去脸皮子总是难看得很。

    这么一想,陈寻此前的咄咄逼人、桀骜不驯,都不是什么大毛病了,年轻人总会有点小毛病。只要能识大体。就还是可以挽救的。

    陈寻又说道:“妖蟾还剩一副骨架子,以及那双头鹫的尸体,我都没来得及取,都叫鬼奚众人抢走了。这些。陈寻也都愿意献给宿武尉府、献给十三爷……”

    陈寻能忍一口气。对学宫诸人屈曲奉承。但对鬼奚部则没有什么好脸色,趁他们对他无可奈何之及,能再插一刀。就绝不会手软。

    听陈寻说了这话,楼离直觉眼前发黑。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小子才十六七岁,竟然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然而,一定要辩理,双头鹫的尸骸以及妖蟾那副骨架子,硬说是他们从陈寻那里抢得,似乎也说得通。

    要是陈寻跑过来,跟他们讨要双头鹫尸骸跟那头妖蟾的骨架子,他们大可以不理睬,但这小畜牲转头就说要将这些东西都献给苏青峰、献给宿武尉府,他们怎么办?

    而为这事,几大长老远行千里,跑到寒潭沼泽来,他们也要给个交待。

    楼适夷、楼爻都气得浑身颤抖,但在诸长老跟前,谁都不敢放肆。

    苏青峰挠了挠脑袋,看向苏房龙、苏灵音等人,才觉得陈寻这小子狡猾得真是叫人头痛。

    凭陈寻与铁心桐等人,根本没有能力,将这些凤血木安全带回营地去。消息一旦走漏,只怕玄寒宗的弟子都有可能出手抢夺。

    陈寻说是将这些凤血木以及妖蟾的血肉跟心脏都献给学宫,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还就真白拿这些东西?

    再个,双头鹫的尸骸以及妖蟾的残骸,落入鬼奚部之手,陈寻根本没有能力讨过来,然而话锋一转,他就得替陈寻,将这些东西从鬼奚部讨要过来。

    当然,他也不能说陈寻的不是。

    陈寻这次名义上是将这些东西,通过宿武尉府献给学宫,就是他十三爷的功劳,宗主那里应会有额外的赏赐给他,他也不能不出一点力,眼睛就阴阴的盯着楼离等人,总要想办法,逼他们将东西交出来。

    苏全冷哼一声,看那小子就觉得心里像塞了一团草,但这事他也不能再说什么,暗道那副蟾骨架子以及被打成一堆烂肉的双头鹫,也没有什么好争的。

    关键还是这批凤血木,陈寻愿献出来,苏全也都能看得苏房龙等人对此相当满意,就算苏孚琛都无话可话,他又能说什么?

    苏房龙与苏灵音等人交换眼色,稍作沉吟,跟陈寻说道:“这十多株凤血木与蟾肉、蟾心,价值连城,学宫也不会白得你的。你若有什么需要,等回营地,你告诉我等,自然不会亏你。另外,你与楼适夷之间的比试,暂时作罢,等这三个月过后,我等禀明青阳师祖,再做计较,可好?”

    “不知楼兄意下如何?”陈寻瞥眼看向楼适夷。

    要以绝对实力计,就算难看一些,他想躲过楼适夷的追杀不是没有可能,想要无反败为胜就机会渺茫了。

    再说他还不想错过玉柱峰的热闹,能与楼适夷暂时罢战,那是真好不错。

    三个月一过,他就远走高飞,不突破肉障不回沧澜,到时候谁管楼适夷死活。

    楼适夷心里挣扎到极点,恨不能将这小子撕得粉碎,吞其肉啃其骨,但这件事完全是他们自己搞得一团糟。

    他要是咬紧牙关不同意推迟比斗,也不知道陈寻会如何胡搅蛮缠是一方面,同时也会惹得苏房龙等人不快。

    更关键的,发生这么多事,他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师尊青阳子说。

    “适夷谨遵房龙长老所言。”楼适夷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算了。

    楼适夷同意推延比斗,楼爻听了,下意识的握住手里的九劫残阳剑,关节都卡卡作响。

    这事说来他们也是冤枉,他们是怀疑陈寻背后有人,将这事说给师尊苏孚琛知道。

    最后是师尊苏孚琛与苏房龙等人,担忧玉柱峰的秘密泄漏出去,坚决想要将这事查清楚的,才将局面搞成这样,谁想到最后这黑锅还得要鬼奚部来背?

    楼爻想想心里也觉得冤,但他不敢对师尊苏孚琛以及苏房龙等人有什么怨言,但看陈寻小人得志的脸,就气不打一处来。

    见楼爻脸色阴晴不定,眼藏怨恨,恨不能将鼻息喷他脸上来,陈寻皱眉问道:“怎么,楼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与楼适夷暂且罢战,但你今日千方百计构陷我,这帐是不是现在就算?”

    “你!”楼爻当即就要拔出九劫残阳剑,将这杂碎剁成真正的杂碎。

    “够了!给我回去!”苏孚琛阴沉着脸,冲着楼爻厉声喝斥,转身就化作一道流影,先行离去。

    听师尊喝斥,楼爻吓得手脚发软,陈寻今日叫师尊丢尽了颜面,没想到师尊竟将怒气撒他们头上来。

    楼爻不敢再多半句废话,与楼离、楼适夷略作告别,缀着师尊苏孚琛在天际留下的流影,往玉柱峰南面追过去。

    苏全也无意留在护送这些凤血木回营地,冷冷的看了陈寻一眼,没有说什么,就袖手而去。楼离与楼适夷等人,也没有脸留下来,与苏房龙长老等人告别,自行离去。

    苏孚琛、苏全是受了怨气,但这么多的凤血木要千里迢迢运回营地,除了数以千计的散修外,还要防备玄寒宗得到消息后会起异心,苏房龙、苏灵音等人,就不能任着性子走掉。

    ***************************

    虽说学宫方面没有做什么准备,但陈寻带铁心桐、古剑锋、宗崖等人过来,有不少驼马,运走这些凤血木倒不缺畜力。

    十多株凤血木,从玉柱峰西侧绕道,千里返回学宫营地,倒是惹得相当多的人眼红,但有苏房龙、苏灵音、苏青峰等人护送,又有谁不开眼跑过来找麻烦呢?

    就算玄寒宗方面,知道消息后,也只是派弟子过来问候两声,想着能不能换两株凤血木回去。

    三天过后,陈寻他们回到玉柱峰南面的学宫营地就停了下来,苏青峰则继续带人,将这批凤血木护送回沧澜。

    苏房龙、苏灵音、苏孚琛等人,则继续留在学宫营地坐镇。

    苏氏也无脸将这批凤血木强占过去,但又怕陈寻不知好歹,胡乱开价。

    陈寻他们回到营地的第二天,左丘就跑过来拜访。

    通过左丘,陈寻大体知道他们可以从沧澜学宫,换得价值八万符钱的兵甲丹药及符器。

    这批凤血木真要拿到华阳坊或云洲出售,价值绝对远超八万符钱,但陈寻也没有什么不满足的。

    要不是苏房龙、苏灵音、苏青峰等人护送,他们就算能将凤血木从潭底捞出来,也没有能力万里迢迢的安全运到沧澜城出售。

    就算陈寻能用虚元珠,分几回将凤血木偷偷运回乌蟒,又能如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旦消息泄漏出去,就是大祸。

    现在虚元珠里,还藏有四株品相完好、生长年限更久的凤血木,陈寻根本就不敢让别人知道,更不要说拿出去卖了。

    现在以批发价,将这批残次凤血木丢给沧澜学宫处理,对陈寻来说,还算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局。(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