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自证清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两更任务完成……接下来三天是中秋假期,有同学过来聚会,估计一天只能有一章更新,抱歉啊!兄弟们骂归骂,月票还是要投啊……)

    双头鹫、妖蟾既死,寒潭沼泽除最后三五百头异蟾外,不再存在其他威胁。【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铁心桐持双戟、古剑锋持盾矛,与陈寻等穿重甲以及多重玄符秘甲的一干人组成前阵;宗崖、古风等人穿轻甲掩护侧翼,铁心梅等持弓箭,与擅长远程术法的散修,集中在阵心,近四十人组成锥形阵,趟浅水,往沼泽中心的石地推进。

    此外还有近二十擅长遁法的散修,结成两队,留在岸边以作后援。

    仅用小半天,就将聚集在石地上的异蟾打得落花流水。

    除了近两百只狍子大小的异蟾,横尸石地外,其他异蟾都四散逃入密林之中。

    虽说铁心桐等人,为此付出不少代价,没有死人,总算是万幸。

    不说潭底的凤血木,就石地上两百多只异蟾遗骸,就能弥补兵甲、丹药上的损失。

    陈寻将寒霜刀系回腰间,唤回到处追咬异蟾的阿青,拱手朝崖上袖手观战的苏房龙、苏孚琛等人说道:“十多株风血木,都叫我沉入寒潭底,片刻之后就知!”

    此处离地穴最近,潭水奇寒无比。

    其他人气血都不足抵御这透骨奇寒,陈寻也不敢劳苏灵音等人出手。

    他与铁心桐两人,在腰间系了长绳。潜入寒潭。

    寒潭沼泽,绝大多数区域都是浅水,唯有靠近石地周边才是深潭。

    就见石地之下,有着大小不一的数百孔窍,极寒玄气都是从孔窍透漏而出,浓郁得在水底都绽出天青色的微芒。

    陈寻心里想,要是有哪家势力,能将这寒潭占下来,无论是炼器,还是弟子修炼。都是极佳宝地。

    妖蟾及近千头异蟾能在这边成气候。能有十数株凤血木生长石地,都是跟这玄寒地穴相关。

    不过,陈寻也知道他此时没有资格独占寒潭。

    而随着两宗进一步开发湖泽荒原,这处寒潭要么落入沧澜学宫之手。要么落入玄寒宗之手。其他弱小势力妄图想占下这处寒潭灵穴。只会惹来杀身之祸。

    寒潭倒是不深,百米就见到底,那十数株凤血木都安静的沉在潭底。

    陈寻与铁心桐忍住刺骨的奇寒。将凤血木都绑在长绳上,又见潭底还有妖蟾吃剩的蛋壳,陈寻也随手将捡了起来,再浮出水面。

    看着一株株凤血木吊出水面,苏房龙看了直是咂舌叫奇:“真都是千年凤血木啊!”看茎干粗细,都足有千年,苏房龙说话的声音都有颤抖起来。

    苏灵音、苏青峰等人多少也为眼前这堆价值连城的凤血木所惊,才知道,他们有可能真是误解陈寻了。

    当下的情形也不再那么难猜测,玉柱峰之下,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跟宝藏,还要等外围的青狼清除之后,他们才能进去一探究竟。

    倘若陈寻真与外人勾结,得到这批凤血木就应该收手。

    不然的话,他们就算掺合到玉柱峰里去,又能得到多大好处?

    楼离也是傻了眼,他们此前随适夷赶过来,看到双头鹫横尸寒潭之畔,妖蟾也在百余里山岭外横死,而仅剩三五百异蟾聚集石地,凤血木不见踪迹,理所当然的认定陈寻与外贼合作,杀死双头鹫、妖蟾,将这批价值连城的凤血木先一步运了出去,哪里想到陈寻竟然将这些凤血木都沉在潭底?

    想来想去,都是他们自乱阵脚。

    要不是他们慌乱退走,只要将沼泽中心石地上的几百只异蟾清除掉,自然不难发现沉在潭底的凤血木,何苦闹这么一出乌龙?

    楼离是满心苦涩,面对苏灵音等人若有若无扫过来的眼神,只想挖个坑将自己挖进去。

    楼适夷心情更是恶劣到极点,他回想这一切,无疑这一切都是他太过自负造成,他以为降服双头鹫后,杀陈寻易如反掌,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会尾随他的身后,到寒潭沼泽来。

    而他对苏棠又心存畏惧,楼离说出苏棠有可能藏在暗中,他也没有多想一想,就直接皇然撤走,实是大错特错。

    陈寻瞥眼看着死沉着脸的楼爻、楼适夷等人,问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一人不能将这么多的凤血木带走,所以断定我勾结外敌?”

    苏孚琛顾不上去管陈寻借机奚落楼爻等人,禁不住伸出手,抚摸那叫木质有如神纹寒铁的凤血木。

    凤血木比神纹寒铁、赤乌金都要坚硬,而内部纹理又与人身气穴脉络相似,是炼制法器的极佳基材。

    这么多的凤血木,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苏家要是能将这批凤血木据为己有,可以说此行的目标就已经完成了一半。

    陈寻将这些凤血木沉入潭底,此时又从潭底捞出来,苏孚琛也不相信他背后还会有什么高人。

    苏孚琛颤巍巍的抚摸树身,就像抚摸女人比绸缎还光滑的肌肤,转眼发现这些凤血木竟然都割破过,树液已经放尽,不知为何如此,心底痛得滴血,转头质问陈寻:“这些凤血木怎么都被你割过?”

    “异蟾畏惧树液,我自然要割取树液,驱赶妖蟾了。”陈寻撒起谎来都不眨眼,但见苏孚琛一脸紧张,心里想,难道凤血木的树液更加珍贵?

    “你真是会糟践好东西!”苏孚琛再看十多株凤血木,树液都被放尽,当真是气得无语。

    “亏得割破树身后,就沉下寒潭。有寒潭水浸透,树脉应该还没有闭合。不然品质还要再降一级。”苏青峰也颇为惋惜的说道。

    陈寻摊摊手,表示他又不懂这些东西,就算将这批东西糟踏了,也不能怨他。

    苏房龙不说话,与苏灵音逐一施展法术,将这些凤血木都封印起来,避免浸入凤血木之中的寒潭水流失。

    如此一来,也能断定陈寻背后没有什么高人相助。

    陈寻不知道如何处理凤血木很正常,入阶法器不是普普通通的散修就能炼制的,但还胎境中期以上的强者都不清楚凤血木的特性。还任陈寻这么糟踏这些宝木。那可能显然是极微。

    看到陈寻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楼爻气不打一处来,质问道:

    “那双头鹫与妖蟾又如何而亡?”

    “我们是人,不是禽兽。你用点脑子好不好?”陈寻一脸鄙夷的说道。

    楼爻气得热血往脑子里冲。要不是苏房龙、苏灵音等一干人在。他必拔出剑,将这杂碎剁成真正的杂碎!

    不过苏灵音等人都有同样的疑惑,看过来。等待陈寻的回答。

    陈寻问楼适夷:

    “你前几次闯入石地,是否见到巢中有大量秽物?”

    “不错。”楼适夷说道。

    “你那知道秽物藏有什么?还是以为双头鹫天生就是喜逐污秽?”陈寻又问道。

    楼适夷一愣。

    他当时就想着早日降服双头鹫,然后再领鬼奚部的精锐子弟来探寒潭,就算他早想到排泄物下藏有东西,在降服双头鹫之前,也腾不出手来去取。

    他却没想到,将双头鹫引开后,反而便宜陈寻闯入石地,从双头鹫的树巢找到好东西。

    想到这里,楼适夷更悲愤莫名,却无法说出一句话来,说到底还是他太自负,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会尾随他到寒潭沼泽来。

    陈寻将从潭底捡回的蛋壳举给苏房龙等人看,说道:

    “我是跟踪楼适夷,才发现这处寒潭。我也知道一旦叫楼适夷降服双头鹫,我难逃他三个月的追杀。所以,我才想着先下手为强,带着阿青,强闯寒潭,伏杀双头鹫;这也不能怪我呀。但在进入石地之后,我在巢穴发现一枚鹫蛋……”

    陈寻尾随楼适夷,意欲伏杀双头鹫,这事自然不能怪陈寻;难怪是陈寻将楼适夷伏杀了,都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比试,旁人不能多嘴。

    苏灵音、姜冰云等人都神色古怪,才想到一个人太自负,总不是什么好事,楼适夷三年前也是太过自负,才被陈寻生擒的吧?

    苏房龙伸手接过蛋壳。

    蛋壳虽然只是一小片,但从外形不难判断,完整时会有多大。

    陈寻继续说道:

    “在双头鹫带伤赶回来的时候,我将这枚鹫蛋送给妖蟾吞下去,诱双头鹫与妖蟾恶斗。你们看周边情形,都是双头鹫与妖蟾恶斗所留。妖蟾要比双头鹫略强,但双头鹫时时吞食异蟾,恶战一天一夜才亡。而双头鹫死后,妖蟾双目皆残,肉身也给打得稀巴烂,在山岭乱窜,叫我抓住机会杀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竟叫鬼奚如此构陷害我!”

    苏房龙从陈寻手里接过蛋壳后仔细辨别,俄而又轻叹一口气,交给苏灵音看:“好像不是鹫蛋……”

    “鸠鹏蛋?”苏灵音有些不大确定,又递给苏青峰看。

    “鹫巢怎么会有鸠鹏蛋?”姜冰云好奇的问道。

    “鳞鹫喜窃其他异禽蛋孵化,”苏青峰就有一头黑鹏当座骑,自然清楚这些异禽的习性,都忍不住埋怨陈寻,“你真是会糟践好东西……”

    “陈寻连命都保不住,鸠鹏蛋也好,凤血木也好,于陈寻不过都是浮云。”陈寻一点没有负担的说道。

    “你跟这头豹子,分食了鸠鹏蛋,再拿空蛋壳陷害妖蟾,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苏青峰没好气的说道,“这么一个好东西都让你糟糕了,我们也不能叫你吐出来。”

    姜冰云对陈寻也是无语,没想到这一步,他说话还是真中掺假,想混淆他人的视线。

    陈寻离开北山城之前,苏青峰特地见过他,他当时的底细,姜冰云从旁也看得一清二楚,此时的陈寻,气血更见磅礴,自然是这一个月内遇到什么机缘。

    不过姜冰云转念又想,鸠鹏几乎是沧澜所知异禽中的王者,所孕禽蛋内含的生命精元是何等的精纯磅礴,普通真阳境修者服食入腹,没有暴毙而亡,就足以冲破肉障、晋入还胎境,而陈寻此时还停留在换血七层,也甚是奇怪

    难道这枚鸠鹏蛋,都叫他身边那头玄豹吃掉?

    这么想,倒也合常理。

    玄豹本就是荒兽异种,特别是陈寻身边这头玄豹,血脉精纯,未必就在苏青峰那头黑鹏之下,但玄豹一类的荒兽,寿元极长,长成也极缓慢。

    这头豹子看似幼小,但头角已露峥嵘之姿,必然是吞食了什么灵物所致。

    姜冰云也想陈寻如此机敏一人,不可能将鸠鹏蛋整个塞给妖蟾,顶天是拿空蛋壳陷害妖蟾,使妖蟾与双头鹫拼了个两败俱伤。

    这么想,这小子还真狡猾啊!他杀死妖蟾,到底得了多少好东西?(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