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怪我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二章合一,求点月票;ps:无罪大神的新书《剑王朝》已经纵横布,大家可以去捧下场……“

    看着大汉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飘然而去,陈寻嘿然一笑。【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地上小盾、袖剑,想来是瘦小汉子从其他散修那里抢来的符器,这大汉风骨这么高,竟然都不屑取之,陈寻就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将古铜小盾跟那柄古朴袖剑捡起来,塞虚元珠里,陈寻又忍着血腥气,将瘦小汉子两片尸体合到一起,仔细搜寻,见其腰间竟然系着一只金丝绣织的小袋,没有掉下来。

    小袋瘪瘪的,看不出里面藏有什么东西,陈寻翻来履去竟然找不到开口在那里,见金丝诱织的符纹异常的繁杂玄奥,心知此袋不凡。

    陈寻想透一点灵识进去,却不想袋中空空荡荡,似无一物。

    不是不存一物,而是这金丝袋里别有空间。

    小乾坤袋!

    陈寻异常欣喜,没想到这瘦小汉子看着不大起眼,腰间系的竟然是储物法器小乾坤袋。

    “真是蠢呢,”陈寻自言自语道,“刚才明明看到这厮像变法器似的往外掏符器,就该想到他身上藏有储物法器……”

    陈寻心想刚才那大汉,必然也知道这厮身上有储物法器,就算不想跟他起冲突,能如此轻松的飘然而去,也真是了得。

    说及储物法器,小乾坤袋可以说是最低级的一种,也是沧澜最为常见的储物法器。

    由于炼制材料极为难得,哪怕最低级的储物法器,也都价值连城。

    沧澜学宫也因为缺乏关键材料,都没有能力炼制储物法器,需要拿丹药或其他天材地宝,花大价钱跟云洲的其他大宗门交换。

    沧澜当下还胎境中后期的强者,都未必能有人手一件储物法器。

    知道储物法器的珍贵,陈寻更不能让虚元珠的秘密泄漏出去。

    他这趟出来,还特地编了一只药篓做掩护,寻常丹药、器物都放药篓里,就是怕外人看出他身藏虚元珠的秘密。

    不过,这种掩护也很难真正的遮人耳目。

    他与人恶战时,玄甲都有可能打碎,药篓自然难保。

    一旦药篓都打碎掉,他还再接二连三的往外掏出丹药、法器来,傻子都能看出他身上藏有储物法器。

    小乾坤袋的储物空间很有限,正常的话,可能仅三尺见方,一立方米左右,仅虚元珠的十几二十分之一。

    不过,有了小乾坤袋当掩护,陈寻就不用再担心外人能猜到他身藏虚元珠。

    这个叫韩二的瘦小汉子,虽然有那么多的符器、法器,但在巨斧大汉面前不堪一击,实力在真阳境后期修者当中,只能算中游水平。

    他身上能有小乾坤袋这样的储物法器,陈寻猜测他多半是跟血剑门的其他同门师兄弟,一起从哪个落难的散修手里抢过来的。

    苏丹当年被恶猿所伤,内甲都被打得四分五裂,随身丹药、法器,都尽数就丢在奚岭南面的荒山野山,之后也无力捡回,都不知道便宜到谁了。

    韩二附着在小乾坤袋上的神魂气息不强,陈寻不稍片刻,就将其抹去。

    陈寻待要重新祭炼这小乾坤袋时,想看看里面还有怎样的惊喜,忽听阿青朝天低吼,他抬头见远处云际有一点流影,往这边的山谷疾掠而来……

    陈寻心里惊悸,从怀里掏出一把丹药,塞了一粒入喉,就要与阿青往山后逃,就听见一缕似弱还强的声音从云际飘至:

    “陈寻莫走!”

    流影转瞬即至,苏灵音落在山头,看着谷地里散落四具死尸,秀眉微蹙,跟陈寻说道:“你随我回营地,学宫有事要问你……”

    看苏灵音那蹙眉鸟样,陈寻就知道她误以为峡谷里的四人是他所杀。

    只是陈寻也无从解释。

    除了瘦小汉子韩二在他脚旁分尸两半外,另外三个血剑门的师兄弟也都横尸不远处,有几样打残的兵甲散落在一旁,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跑过来捡起来。

    陈寻能解释什么,说有个持斧大汉,将这四人杀了,然后留下这些玄兵符甲让他白捡?

    见苏灵音一脸嫌弃的样子,陈寻心里腹诽道:你们苏家男盗女娼的事还做得少了?

    再想想,他这是连苏棠也一起骂了上去,堆起笑容,问苏灵音:“您老有何事找我?”

    “你随我到营地就知。”苏灵音没有多加解释,只是催陈寻随她回去。

    她虽然不喜陈寻如此血腥劫杀散修,但散修之间的厮杀抢夺,是荒原上无时不在生的事情。

    苏家及沧澜学宫,对这些厮杀从来都是袖手不管,她也不便说陈寻什么。

    陈寻没想到苏灵音追过来,开口就要他回营地去,问道:“那我与楼适夷之间的比斗怎么办?”

    苏灵音能远隔千里精准找到他,必然是沧澜学宫的那件强**器在挥作用;而他在这山谷里滞留的时间又有些长了。

    青阳子大概不会允许楼适夷借用那件法器,在千里之外就探察到他的行踪。

    楼适夷想要追杀到他,特别是在双头鹫被杀死之后,就不再是一件容易事。

    不过,现在他就这么跟苏灵音回去,行踪必然会暴露在楼适夷及鬼奚部的跟前,想再楼适夷及楼离等人的眼鼻子底子藏匿行踪,就不是一件易事了。

    “我与苏孚琛长老等人商议过,你与楼适夷的比斗暂停五日。你随我回去,我们有些问题要问你。”苏灵音说道。

    陈寻心里迟疑不定,心里想:难道楼适夷他们还没有回味过来,认定苏棠暗中助他?

    但想想又不对,就算苏棠暗中助他,只要没有对楼适夷直接出手,楼适夷也不应该跑回青阳子、苏孚琛等人跟前去诉苦啊?

    又想这次是苏灵音找上门来,而不是苏孚琛杀过来,问题应该没有他想象那么严重,陈寻心里将鬼奚部的祖宗十八代都操了一遍,但也只能恭敬的跟苏灵音说道:“那请苏长老先行,陈寻三日之内赶回营地!”

    这次中断比斗,请陈寻回营地解释疑问,本来就有些破坏规则,但苏灵音也想不透陈寻孤身一人,怎么就能攻破寒潭沼泽?

    陈寻答应三日之内赶到营地,苏灵音也无意为难他。

    再者她御气而行,千里之地,消耗也是极大,多带一人,就很难直接从青狼聚集的玉柱峰上方通过。

    绕道的话,说不定叫苏孚琛误会她在暗中帮陈寻动什么手脚,说道:“那行,三天之后,我在营地等你……”

    陈寻在肚子里将苏家人挨个骂了一遍,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苏灵音、苏青峰此时还是偏帮他的,

    ****************************

    苏灵音化作一道流影走后,陈寻找了一处僻静的崖洞,花了一夜时间,就将小乾坤袋重新滴血祭炼过,透入一点灵识,心念就随之进入小乾坤袋中。

    小乾坤袋里,除了十多瓶形形色色的低级灵丹、上百张低级玄符跟两件低级玄甲外,就剩下一些没有多大价值的杂物。

    看来瘦小汉子,从其他散修哪里打劫来的玄兵符器,大多数都在抵挡方起灵时被击毁了,就剩那柄袖剑跟那面小盾。

    陈寻此时与人搏杀,一手持刀一手持青焰珠,小盾对他来说是多余之物,就连同袖剑,一起丢进小乾坤袋中。

    跟陈寻以往所看到的资料所述没有两样,小乾坤袋储物空间,仅三尺见方。

    储物法器炼制极为不易,但这么小的储物空间,能给修者提供的方便,也实在有限。

    要是一件玄兵,长愈五尺,过储物空间的对角线长,就装下去。

    换了陈寻,就算制造两只坚固的背囊,让阿青替他驼着,都未必比小乾坤袋麻烦多少。

    相比较之下,虚元珠内的空间要大十几二十倍,就要实用得多,四五米高的凤血木都能勉强塞四五棵进去。

    陈寻还注意到一种情况,有些灵丹就直接放在小乾坤袋里,没有额外用瓶子装,没有出现药气溢离的现象,更没有像虚元珠中,丹药直接融解、化为纯净灵气的情况生……

    如此看来,虚元珠与小乾坤袋相比,并不是仅储物空间大了十几二十倍这么简单。

    陈寻此时就将丹药、九兽炼阳炉、小盾、袖剑等常用之物装入小乾坤袋中,系在腰间;而将凤血木、追魂印、妖蟾假丹、聚灵伏元阵等一些不怎么能见得了光的东西,继续留在虚元珠里贴身藏好。

    既然苏灵音说了他与楼适夷之间的比斗暂停五日,陈寻接下来也不再刻意的隐藏行踪,从玉柱峰的东侧密林穿过,两天后赶到沧澜学宫设在玉柱峰正南方的营地里。

    ************************

    这些天,陈寻一直都在外围区域,没有靠近玉柱峰,也不知道两宗弟子挺进玉柱峰猎杀青狼的情况。

    赶到营地,陈寻才知道情况一开始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乐观。

    他还没有走进营地,就见有不少学宫弟子残肢断腿,从玉柱峰方向撤回来;散修的情况,要更凄惨一些。

    世间虽有断肢再生的灵药,但显然不是青衣弟子跟普通散修所能够享用。

    营地是学宫所建,散修除了拿猎杀的青狼进入交换奖励外,平时都在外围择地风餐露宿。

    分别之前,宗崖滴血将神魂气息附在追魂印上,陈寻很快就在学宫营地西北角,二十里外的一座石岭里,找到宗崖他们汇合。

    说来也巧,陈寻半个月就藏在附近,等楼适夷出营地,才跟上去追踪双头鹫在寒潭沼泽深的巢穴,也没想到宗崖他们也选择在这里宿营。

    相比较其他散修风餐露宿,或简单找处崖洞栖身,宗崖在石岭宿营则要考究得多。

    营地里除了用圆木搭建的十数座木屋外,还造了栅墙围了起来。

    在东南角,用巨木造了一座高达二三十米的哨楼。

    陈寻不用爬上哨楼,就能知道,站在那座哨楼上,能看到学宫营地里的动静。

    铁心梅与两人站在哨楼上,阿青跟陈寻风餐露宿多日,吃了不少苦头,这时候看到熟悉的人,就欢快的朝哨楼撒开腿狂奔过去。

    哨楼虽然离地有近三十米高,但在哨楼东侧相叠的巨石,阿青身形矫健,踩树踏石,最后一纵,整个庞大兽躯化作数道残影,往哨楼扑去。

    铁心梅也是阿青掠至百米处才惊觉,其他两人直看到一颗颇大狰狞的兽头,在眼睛前急放大,连背后所背弓箭都不及取出,慌乱出拳,冲阿青的铁铸头颅攻去。

    阿青看到熟人撒欢,哪里想到刚扑上哨楼,迎来却是密如狂风骤雨的拳风脚影,连挨好几拳,一声兽吼就要朝那两人咬去,好在铁心梅及时拦住。

    阿青一声怒吼,有若雷霆震动山岳,铁心桐、古剑锋、宗崖等人在屋里,不知道生什么事情,祭出兵甲冲将出来,才看到陈寻笑盈盈的站在栅墙外。

    “……”古剑锋等人都不知道陈寻因何赶回,赶紧将他请到屋里,讶然问道,“楼适夷这几日就在营地里,你怎么也赶过来了?”

    “苏灵音长老找到我,说我与楼适夷之间的比斗暂缓五日,有事让我过来。”陈寻隐约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但也不想让古剑锋、宗崖他们担忧,就没有说出来。

    学宫长老苏灵音专程找陈寻回来,必有要事,铁心桐、古剑锋他们也就不便打听,便说起他们近二十天的情况。

    “你说玉柱峰不易闯,我们到这边之后,就安心在这里扎下个窝,”铁心桐感慨说道,“我跟心梅以往所认识的散修,有不少也赶过来凑这场热闹。有人留下来,有人还想跑到玉柱峰去撞撞运气。留下来的人,也有三五天就按捺不住离开的;也有去过玉柱峰后回到这里等着时机的。现在差不多有五六十人住在这边。”

    相比较两宗弟子以及数以千计的散修,这边聚集五六十人,根本算不了什么。

    而这五六十人,也因为知道根脚,才较为放心的抱团在一起宿营,但彼此间不会听谁的号令行事。

    再者,即使知道玉柱峰十分凶险,最终不能闯一闯,只怕没有人会甘心。

    玉柱峰的青狼过十万头,三五百青狼成群,堪比还胎境强者的头狼就有三五百头,更何况在头狼之上,还要凌然群狼存在的那头神狼?

    面对这种情况,就是天元境的绝世强者都会心头忤,陈寻他们唯有抱团进退,才能稍稍安全一些。

    周贽在这边住了数日,就有些耐不住性子,与另外五名散修一起赶去玉柱峰,有好几天没有消息传回来。

    两宗弟子加上涌入荒原的散修,总共有六七千人,看着挺多,但撒进玉柱峰周边千里纵深之地,就像撒进湖里的几千粒沙子,可能好几天都见不到人,自然难有什么音信传回来。

    陈寻还想着跟铁心桐、古剑锋他们说寒潭沼泽的事情。

    要是可能,他与铁心桐等五六十人,可以再摸回寒潭沼泽。

    虽说还有三五百异蟾聚在石地里,但他们五六十人一起行动,将三五百只异蟾请除,不是难事,到时候就可以将沉入潭底的十多株凤血木捞上来,就绝对不虚此行了。

    这会儿有人从外面走过来,听到左丘跟铁心梅的说话声,陈寻探出头,见真是左丘跟千兰赶过来,笑着问左丘:“你怎么也进荒原了?”

    “我随十三爷、葛爷,押送一批补给过来,过了有两天了;才知道你今日回来。”左丘说道。

    左丘与千兰这么快就赶过来,陈寻心知苏灵音等人随时都在追踪他的行踪。

    “是不是苏灵音长老这就喊我过去?”陈寻问道。

    在铁心桐、古剑锋等人跟前,有些话不便多言,千兰也只是欲言又止的点点头。

    陈寻将古朴袖剑与古铜小盾从小乾坤袋取出来,分别递给铁心梅与古剑锋,说道:“我去去就回,这两样东西给你们用……”

    古铜小盾与袖剑,陈寻他自己都不合用。

    宗崖左臂齐肘而断,独断只能用刀;而古剑锋擅用短矛与刀,古铜小盾交给他祭炼,与敌搏杀时能极大增强他的防御。

    铁心梅擅弓术,但叫敌近身之后,缺乏一样玄兵;袖剑小巧,恰合她用。

    至于能将袖剑威力挥出来的绝武,就要铁心桐去想办法了。

    铁心桐在散修之中,威望之高。

    陈寻想跟其他散修交换修炼秘诀,还需要铁心桐帮他牵线,该讨好还得讨好。

    此外还有两件陈寻看不上眼的铠甲,都丢给宗崖。

    ************************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四天前楼离、楼适夷从外面回来,径直就找到苏孚琛、苏房龙长老,继而又将我师父、十三爷他们都喊了过来。他们在秘室争论了很久,最终由我师父出面,召你回来。但生什么事情,师父都没有跟我说。”千兰秀眉难掩担忧的说道。

    苏灵音不将事情说给千兰听,是怕千兰偷偷的跑去找他通风报信。

    陈寻没有多说什么,就随千兰、左丘赶往学宫营地。

    才短短十多天的工夫,学宫营地里就建了数座高大的石殿,看来葛异这样真阳境巅峰的高手,留在营地没事干,都被派去干采石造屋的杂活了。

    走进石殿,陈寻除了苏孚琛、苏灵音、苏全、苏青峰、楼离等人外,当前在入门大典上露脸的青衫老者苏房龙长老,以及其他几名脸生、但修为都在还胎境中后期的强者,都坐在石殿之中,眼光齐刷刷的看过来。

    陈寻这才认定,苏家确实知道玉柱峰里不少秘密。

    两宗借弟子比试打掩护,实是想打探玉柱峰里的秘密,而他们此时最怕消息提前走漏出去,有其他不知底细的绝世强者插手进来,叫他们不能完全掌控局势。

    “陈寻,楼适夷说你勾结外贼,坏他降服双头鹫一事,你有什么话说?”苏孚琛见陈寻走进石殿左盼右顾,连半点忐忑神情都看不出来,脸色一沉,阴不阴阳不阳的问道。

    陈寻扫了楼适夷一眼,前些天他都只是远远跟在他后面,都没有怎么看清楚他的脸。

    楼适夷要比三年前拔高一截,面如冠玉,神采丰姿,闪烁神芒的眼瞳里,对他有着说不出的怨恨。

    陈寻肚子里将苏孚琛的祖宗十八辈挨个问候一遍,表面却不得不恭敬行礼,问道:“禀苏长老知道,自出北山城后,陈寻一直都如覆薄冰,小心翼翼的避开楼适夷,我未曾想,他降服不了双头鹫,反过来将怨气撒到我头上来……”

    “废话少说,你十数日前,一直都缀在楼适夷身后,我们都看得清楚。”苏全想到陈川那事,一肚子无处泄,但眼前关键要查清楚陈寻是跟谁勾结,耐着性子,训斥他道。

    陈寻跟苏全行礼道:“楼适夷在这里,请四爷不要怪陈寻不肯说实话。自出北山城,我与他之间就必有一战,我那点追敌寻踪的本事,在四爷眼里只是雕虫小技,但陈寻也不想这点底细叫楼适夷。”

    苏全老脸一红。

    陈寻与楼适夷此战,自然是要各凭手段。

    就算他们再怎么认定陈寻不是楼适夷的敌手,此时将他尾随楼适夷的事情拆穿,即使陈寻说他偏帮楼适夷,他也无言以对。

    退一万步讲,楼适夷想降服双头鹫以为助力,陈寻想尽办法破坏,这也不违背当初学宫给他们拟定的比斗规则。

    苏全冷哼一声,就寒着脸坐在一旁,不再吭声。

    青衫老者苏房龙是学宫的执事长老,清咳一声,将问话接过来,说道:“说你里通外贼也不恰当,只要你与楼适夷直接比斗时,没有人插手,平日跟他人联络,我们并不会限制。只是两宗弟子进入玉柱峰猎杀青狼比试,我们不拒绝真阳境的散修进来,但也不欢迎还胎境以上的强者掺和进来。那样的话,两宗弟子的比试,就很难平衡。所以,我们想知道,你在寒潭沼泽时,跟谁有过联络?”

    苏孚琛、苏房龙、苏灵音等一干长老在,他们要确定苏棠有没有出关,自然了如指掌。

    真要是苏棠在背后帮助,只要不直接插手他与楼适夷之间的决斗,他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鬼奚部也都不是善茬,楼离率上百鬼奚精锐子弟进入荒原,不可能对楼适夷与陈寻之间的比斗完全袖手旁观。

    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容忍,此时有不知底细的绝世强者,接近玉柱峰区域。

    陈寻扫了坐在下的楼离、楼适夷、楼爻三人两眼,淡然问道:“你们不能降服双头鹫,怪我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