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血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感谢新盟主Jasonaps:无罪大神的新书《剑王朝》已经在纵横上传,兄弟们可以去捧个场!)

    陈寻灰头土脸的从石缝里爬出来,走到寒潭沼泽边,就见已经从沼泽石地冲出来的阿青,站在一堆残木上咆哮,还颇有几分兽王之威。【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这会儿看到陈寻,阿青又摇着尾巴扑来,恢复原来那副备懒样子。

    阿青扑过来,陈寻直觉它的身子骨,比之前要沉了不少,身上虽然还伤痕嶙峋,但都开始在长新的皮肉,愈合度远胜以往,心知鹏蛋对阿青来说,也是大补之物。

    虽然鬼奚部族人走得仓促,但双头鹫与妖蟾的遗骸都叫他们拿走。

    妖蟾身上有价值的地方,几乎给陈寻收割一空,剩下一副残骸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双头鹫的遗骸,竟然鬼奚部顺手牵走,陈寻就颇为遗憾了。

    不过想想,双头鹫是比妖蟾更高阶的荒兽,应该远没有到凝液成丹的境界,强就强在肉身上。

    而双头鹫与妖蟾恶战一天一夜,就算全身是宝,也就早被打得千疮百孔。

    而双头鹫是被妖蟾长舌刺破心脏而亡,也就意味着,鬼奚部得到双头鹫的遗骸,甚至都采不到双头鹫的心头血。

    这么说来,叫鬼奚部得去的双头鹫遗骸,价值也实在有限得很。

    陈寻猜测有可能是鬼奚部遇到什么巨大变故,叫楼离等人仓促撤走,也有可能楼离等人没有看透他的虚实,被他吓走……

    想想也是,谁能想到他借助分影诀与云遁术,在妖蟾以及成百上千异蟾的追杀下,强闯石地?

    谁又能想到,双头鹫的老巢里,有两枚巨蛋藏在恶臭的排泄物里面,而恰是这两枚巨蛋叫负伤而归的双头鹫,不顾一切、了疯似的将妖蟾拼残,最终叫陈寻有机可趁,杀了妖蟾?

    谁又能想到,陈寻拿不走所有的凤血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凤血木石地里拔出来后,带不走的都沉入潭底?

    想到这里,陈寻忍不住想笑。

    凤血木极其坚硬,根系深入石地之中,要不是阿青食下鹏蛋后,无处泄,他想要将十多株凤血木拔出来,必然会累个半死,但没有想到会将楼离等人吓走。

    楼离、楼适夷怀疑有谁在暗中助他也就不奇怪了。

    他们怀疑谁,怀疑苏棠吗?

    想到苏棠,陈寻抬头往东南望去,也不知道苏棠闭关修炼三年,有没有晋入还胎境后期。

    ********************

    一场恶战,寒潭沼泽以及周边的山林,早就是面目全非,两三天时间过去,翻涌的泥浆已渐渐沉淀下去,潭水再度清彻起来。

    在这一战中,黑色异蟾不知道死去多少,还剩下的,大多都聚在沼泽中心的石地里,差不多有三四百只的样子。

    石地原是异蟾的禁地,但凤血木拔光后,竟成了异蟾新的巢穴。

    这些异蟾要是分散在沼泽里,陈寻还能杀一杀,现在三四百只狍子大小的黑色异蟾,都聚在石地里,看着心里就碜得慌,也不知道阿青从树坑里爬出来后,怎么闯出石地的。

    陈寻坐在潭边,赤足伸到寒水之中,透骨奇寒几乎要冰僵他的血液,暗感寒潭沼泽的深处,应有一处地穴,源源不断的往外释出极寒玄气。

    这种地穴,在沧澜虽然不罕见,但也绝对不常见,但绝大多数都被强族占据。

    陈寻吞下大半鹏蛋之后,筋骨皮肉淬炼以及气血精纯的上限,至少提高五成不止。

    而从妖蟾体内摘得那枚液丹,虽然不能助他直接晋入还胎境,但要能身浸寒潭中修炼三五个月,肉身强度、气力以及气血磅礴,必能倍增,到时候自有信心与楼适夷一战。

    只是楼离等人随时有可能回过味来,而这寒潭沼泽也已经不是什么绝境秘地,陈寻不敢单独留在这里修炼。

    在寒潭沼泽边休整了一天一夜,待伤势差不多不碍事之后,他就与阿青换了一个方向,往玉柱峰的东北方向而行……

    ****************************

    陈寻虽然才在寒潭沼泽滞留了七八天的时间,再接近玉柱峰里,两宗弟子比试,已见血腥。

    这种血腥,不是两宗弟子相互残杀,也不是两宗弟子在猎杀青狼时伤亡惨重,而是散修里一些厉害的角色,进入荒原后,纷纷露出獠牙,对弱小之人下手。

    只要有人进荒原,无意获得什么灵草宝药,无论什么神铁仙玉,而自身又无足够实力,在赶回营地之前泄漏消息,必会惹来频繁的血腥杀戮。

    事实上,无论是灵丹妙药,还是天材地宝,都会透漏极其强烈的气息,若无东西遮掩,极难逃过厉害角色的搜查。

    虽然进入玉柱峰周边的散修,差不多都有真阳境后期的修为。

    但同是真阳境后期修为,实力实际上有着千差万别。

    强者如陈寻,身具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异相,修炼缚龙诀、烈霜刀诀、九幽战矛、云遁术、分影诀等玄功秘术,两年前就籍虚元珠修炼出精纯灵力,肉身更淬炼到难以想象的强悍,身藏虚元珠、青焰珠、聚灵伏元阵等玄符法器,更有数以百计的丹药可以补充气血消耗,即使才有换血七层的修为,但实力之强,就与面对还胎境初期的强者,也敢一战。

    陈寻仗着实力强横,敢闯绝险之地,寻找他自己的机缘。

    然而,散修里有一些厉害的角色,论实力还不足以孤身强闯险地、寻找灵物、猎杀荒兽,又不擅与他人合作,这时都不想凑到两宗弟子跟前,一同去猎杀青狼,反而将主意打到比自己弱小的散修身上去。

    也是,就算猎杀青狼,可以跟两宗交换奖励,但哪里能有猎杀弱小散修,直接抢夺玄兵符甲、丹药灵宝来得痛快?

    寒潭沼泽位于玉柱峰的西北角,陈寻怕楼离等人回味过来,赶回来追杀,数日来潜行匿踪,往玉柱峰东北方向潜行,沿途就遇到好几起杀戮。

    荒原是无法之地,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

    寒潭沼泽在玉柱峰的西北角,而整个玉柱峰的北面,差不多是玄寒宗弟子及北方冰原散修及部族势力猎杀青狼的区域。

    陈寻所看到的几起杀戮,都生北方冰原散修之间,但他相信,玉柱峰南面,从沧澜涌入玉柱峰周边的散修,这样的血腥杀戮也不会少。

    前面两侧都是光秃秃的石岭,除了厚厚一层冰雪,没有林木覆盖。

    陈寻与阿青若是直接翻过石岭,就无法掩藏踪迹,而石岭之间的峡谷,则有两人对峙。

    地上还躺着三具就早死绝的尸体,血淌了一地,与污秽的雪水、泥浆混作一团。

    陈寻不知道楼适夷、楼离有没有回味过来,不敢轻易在其他散修面前泄漏行踪,眼前峡谷里这两人的实力都不弱,就与阿青耐着性子趴在石窝里,等这两人先厮杀完。

    一人身形瘦小一些,攻击以及防御符器颇多,看得陈寻眼花獠乱。

    而另一名大汉手持一柄银色巨斧,不管那瘦小个子祭出什么符器,都是一斧劈过去。

    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应该都是被大汉所杀,几乎都是被大汉的巨斧一劈两半,实在是血腥得很。

    瘦小个子所祭出五花八门的符器,在巨斧势如山岳的劈斩之下,都如薄纸一般,常常三五下就被摧枯拉朽般击毁。

    “方起灵,我与你近日无仇、远日无怨,你杀我同门,我也不跟你追究,何苦再咄咄逼人!”瘦小汉子自知不敌,手持一面古铜色的小盾,冲着大汉含愤大叫。

    大汉只是不语,挥舞巨斧一势接一势的劈去。

    瘦小汉子见不能力敌,右手不知施展何术,释出一团五彩迷雾,将大汉挡住,他则撒脚就往陈寻这边纵来,想着逃命要紧。

    陈寻暗感晦气,情知再难藏身,就与阿青从石窝子里跳出来,往左侧的岭巅掠去。

    瘦小汉子不知前面的巨石竟然藏有一人一兽,吓了一跳。

    但见陈寻年纪轻轻,竟能敛藏气息,而随行灵兽看着更威武不凡,瘦小汉子情知想从方起灵斧下活命,只有寄望眼前这一人一兽身上,大喊道:“方起灵杀我同门师兄弟,还想杀韩二灭口,韩二不奢望高人仗义援手,但请高人将此事报知血剑门,血剑门必有厚酬……”

    陈寻停下脚步,将寒霜刀横在身前,冷眼看着韩二与方起灵。

    他不知道血剑刀是哪里的门派,心想这瘦小汉子明明想他出手相救,却说得这么婉转,真以为他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听了他这番话就会热血上头冲出来相助。

    大汉沉默寡语,双手握持巨斧,眼瞳射出冷冰冰的寒芒,见陈寻停下脚步,冷冰冰的说道:“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多管闲事。”

    听这大汉说话这么不客气,蹲在巨石上的阿青赫然站起来,声咆哮,惊得好不容易才敢落在雪地停歇的寒鹄鸟,又像箭雨一般冲向天际。

    陈寻蹲在巨石上,不理会大汉,笑盈盈的冲着瘦小汉子韩二说道:“我蹲这里看了半天,看你祭出五六件符器,身上藏货不少啊!”

    “高人若救韩二,韩二身上之物,都愿献给高人!”韩二见眼前这少年起了贪心,心里一喜,当即从袖子里取出一把袖剑,朝陈寻抛过去。

    陈寻看了一眼落在脚旁的袖剑,连柄仅长一尺两寸,但鞘柄古朴,看着不像凡物,又将袖剑踢给瘦小汉子韩二,笑道:

    “别人祭炼二三件法器,能修炼娴熟了,就算了得,我看你接连祭出五六件法器,却都生疏得很,看来你们所谓的什么血剑门,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啊。你这柄剑,我拿着怕脏了手,收回去吧……”

    韩二脸色一变,没想到眼前这少年不但不救他,还拖延他逃命的时间。

    此时大汉方起灵已经从后面攻过来,韩二情知逃命无望,在绝望中了狠,将气血神华都注入古铜小盾,在白昼都绽莹莹毫光,拾起袖剑,反朝陈寻扑过去。

    他想将陈寻拖入战局,要让他与方起灵两个陌生人之间有所忌惮,彼此牵制。

    看着瘦小汉子举盾扑来,陈寻未动,阿青咆哮一声就猛扑过去,仿佛一枚巨大的炮弹,狠狠撞在绽放毫光的古铜小盾上。

    瘦小汉子韩二哪里想到这一头看上去都没有长成的玄豹,冲击之势竟会如此威猛,古铜小盾能毫不费力的化解六七千斤重的冲击之势,但下一刻,还有一股沛然巨力沿着他持盾的手臂传来,将他整个人撞得往后摔去。

    大汉大巧若拙,看着韩二朝他摔来,巨斧挥舞,毫不犹豫的将他劈成两半。

    杀死韩二之后,大汉从韩二身上撕下一块衣料,将巨斧上的血迹擦干,朝陈寻这边看了一眼,才说道:“血剑门数十人进入荒原,劫杀散修,他们手里的符器,绝大多数是其他散修手里抢来……”说罢这话,大汉就飘然远去,对地上袖剑、小盾看都不看一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