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六章 做一回渔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土豪、感谢新盟主Jasonang的慷慨捧场,今天应该会有三更,敬请期待。【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兄弟们,继续投月票啊……)

    看到双头鹫与妖蟾恶战,打得寒潭沼泽一片狼籍,寒水滔天,泥浆翻涌,陈寻也是目瞪口舌。

    双头鹫中他的计,误以为妖蟾食了禽蛋,铁喙铁矛、铁爪如钩,即使身受重伤飞回,但不惜燃烧最后的命元,也要与妖蟾以死相搏,陈寻能够理解。

    只是妖蟾与他恶斗时,表现出不一般的灵慧。

    这时候妖蟾看到双头鹫过来拼命,不说潜入寒潭避一避,反而也豁出去,跟双头鹫恶斗,就有些叫陈寻难以理解了。

    这头妖蟾真要这么蠢,他何苦跟它缠斗一夜?

    但看到双头鹫与妖蟾恶斗间隙时,会将一起围攻的蟾子蟾孙一口吞下,陈寻明白过来了。

    阿青作为蛮荒异种,血脉之纯,绝不在双头鹫及妖蟾之下,但第一口吞下黑蟾,眼珠子也要给毒得绿,折腾得好半天才化解蟾毒。

    双头鹫连着将蟾子蟾孙吞下好几只,都没有半点事,反而气血迅恢复,似拿蟾子蟾孙当丹药补品,看来平时没有少吃这些黑蟾。

    妖蟾应是也对双头鹫早就恨之入骨。

    只是双头鹫以石地凤血木为巢,要么就振翅飞上云端,妖蟾平时也奈何不了它。

    现在双头鹫主动扑下来,找妖蟾以死相搏,妖蟾自然也毫不示弱。

    以肉身强度而言,双头鹫比妖蟾要差一些。

    双头鹫也不像妖蟾那般能喷吐寒冰,只能以铁喙、铁爪肉搏;带着与楼适夷恶斗后的重伤飞回来,战力要差妖蟾一截。

    不过妖蟾此前跟陈寻恶斗了一夜,虽然没有受什么伤,但消耗甚剧,带来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双头鹫可以吞食黑蟾补充气血,妖蟾只能硬扛。

    而且妖蟾蹲在沼泽里,长舌卷刺顶天就能打出二十米远,口喷寒冰箭阵也只能覆盖三五十米的范围,相比较之下,双头鹫振翅扑杀,则要灵活得多。

    这么一来,一鹫一蟾就斗得旗鼓相斗,打得昏天黑地,从清晨打到黄昏,从黄昏打到月华铺地,再打到晨曦照彻天地。

    十数里纵横的寒潭沼泽,打得泥浆翻滚、灌木、蒲草没有一处完好,打得寒潭沼泽周边的密林树折石崩,一片狼籍。

    双头鹫仿佛神铁铸就的兽躯,没有一丝完好之处,巨翅不知道被妖蟾长舌刺透多少次,就像两张千疮百孔的破筛子,四处漏风,再也飞不起。

    妖蟾好不到哪里去,比足球不小的赤红巨目,被双头鹫铁喙啄暴一只;坚不可摧、陈寻挥斩数十击都不能破一击的妖蟾老皮,也给双头鹫的铁爪割出一道道口子,像是犁过的耕地,翻出猩红的血肉。

    但总体说来,还是妖蟾占到上风。

    妖蟾到最后也开始吞食黑蟾补充气血,而双头鹫的双翅被打成破烂,鹫蟾之战也就变得毫无悬念可言。

    此时不趁其病、要其命,更待何时。

    早就潜到沼泽外侧的陈寻,吞下一枚九阳丹,就拔出寒霜刀就加入战团,斩出一道道暴烈刀芒,劈向妖蟾完好无损的右目,右手不断聚出不同的青焰珠,释出一道道烈炎,轰击妖蟾后背翻开的血肉。

    垂死挣扎的双头鹫,理解不了为何突然冲出一人助它搏杀妖蟾,扑动千疮百孔的双翅,冲上来啄杀妖蟾的独目。

    双头鹫的胸口叫妖蟾长舌刺穿,但拼尽最后一点生命潜能,将妖蟾的长舌啄断。

    妖蟾咕咕雷吼,独目又在瞬息之间,吃陈寻数道烈霜刀芒,最终撑不住炸开来。

    赤红的液体四处喷溅,陈寻避之不及。

    他身上刚换了一件鳞甲,但沾上这液体就滋滋直冒烟,眨眼间就锈蚀剥落,裸露的胳膊也沾了一滴,血肉很快被腐蚀出一个洞,里面露出森森白骨。

    妖蟾长舌已断、双目皆残,慌不择路往外围山岭跳,陈寻则不慌不忙的跟在其后。

    妖蟾厚皮被破开,翻开的血肉,强度则要差得远,陈寻斩出一道道烈霜刀芒,轰出一束束烈炎,终于在天黑之前,将妖蟾杀死在两百里外的一座石岭里。

    妖蟾周身是宝,陈寻先拿刀,沿着创口,将妖蟾的一身黑皮剥下来。

    与三重符甲一起,这把刀也跟楼礁搏命赢来。

    这把刀没有刻印玄符,通体乌黑,刀形短狭,仿佛一把剔骨刀。

    陈寻也不知道楼礁修炼的是什么刀术,竟持如此短狭的剔骨刀作为护身兵刃。

    这把刀,陈寻不能握来与敌搏杀,平时都丢在虚元珠里,但这把剔骨刀要比寒霜刀等玄兵都要锋利,甚至不比苏棠那两截乌金断剑差多少,这时候拿出来给妖蟾剔骨剥皮,正是适合。

    虽说妖蟾到最后也是被打千疮百孔,但腹下还是整块的完好蟾皮可以用来制甲,而零碎处则是极佳的制符材料。

    这头妖蟾蛰伏寒潭沼泽不知道多少年,一身老皮比三重符甲还要坚韧数倍,筋骨皮肉自然无是不是宝物。

    皮与筋骨,是炼器材料,直接丢入虚元珠没有问题,但血肉作为炼丹合药之物,直接丢进虚元珠,跟普通丹药一样,会化为精纯灵气。

    陈寻当下就尽可能割取完好的血肉,丢到九兽炼阳炉里盖起来;九兽炼阳炉闲着也是闲着。

    其他乌七八糟的血肉,就丢入虚元珠,无论融解,还是给青梧实或鹫蛋吸收,都无关紧要。

    而剔骨刀剖及脏腑,原来应该是毒蟾所在的位置,却是晶莹剔透、聚而不散的一团青色液体。

    妖蟾身死,这团青色液体似水似丹,透出淡淡的馨郁芬芳。

    陈寻透入一点灵识,就觉得这团青色液体灵蕴无比,比他以往所接触到的任何一种真阳玄气都要纯粹百倍、千倍,甚至比陈寻魂海之中,那缕两年苦修来的灵力,都要精纯十倍不止。

    陈寻愣在那里,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头妖蟾相比较人类修者,不仅已经跨入天元,甚至还修炼到聚液成丹的地步!

    这头妖蟾,也许再有一二百年修炼的火候,只要熬过雷劫,经天雷洗淬之后,就能结成妖丹!

    陈寻此时也深知荒兽与人的区别是何等的天差地别。

    换作修者,修为达到天元境中后期、聚液成丹的境界,不要说真阳境的修者了,就算还胎境的强者,也都是当成蝼蚁任打任杀。

    而妖蟾就算离凝结妖丹,就差最后几步,但终究不能算是结丹的妖兽。

    妖蟾仅以修为境界论,堪比人类天元境中期巅峰,但攻击手段单一、没有玄兵符甲护持,没有丹药补充消耗,灵智不要说比人类了,比寻常鳞甲类荒兽都要差一大截,除了寿元格外悠长,几乎就没有其他优势。

    想想也不奇怪,蟾虫等物,在荒兽之中,也只能算是最低阶的存在。

    即使这头妖蟾两三千年来,栖息在没有天敌的寒潭沼泽里,修炼到聚液凝丹的程度,也远不能跟天元境中后期的人类修者相比,更不能跟青鸾、蛟龙等高阶荒兽相提并论。

    若纯淬以战力比较,这头妖蟾大概比人类还胎境初阶巅峰的强者,要略强一些而已,不然陈寻也不可能跟这头妖蟾缠斗一夜,也不可能待其与双头鹫杀得两败俱伤之后趁虚而入。

    这头妖蟾唯有在结出妖丹之后,实力才会突飞猛进,而有些高阶荒兽,结出妖丹后,甚至就有能力幻化人形。

    陈寻心想就算今日不能除掉这头妖蟾,来日楼适夷也必会纠集鬼奚部子弟重返寒潭沼泽,这头妖蟾没有活到结出妖丹的机会。

    陈寻从虚元珠里拿了一只青铜瓶,将里面的几十粒真阳培元丹倒出来,小心翼翼的将这团可以称之为液丹或者假丹的青色液体,装入青铜瓶中。

    这团青色液体装入青铜瓶里,形状也没有破坏,还是天然凝成丹形,滴溜溜的停在瓶底,有着说不出的玄异。

    妖蟾的这枚假丹,虽然跟高阶荒兽体内凝聚的假丹远不能比,但也绝对不会比陈寻所食那枚鹏蛋差多少。

    虚元珠里的空间,塞不下整个妖蟾,陈寻就想着妖蟾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收割。

    不意间抬头,透过密林,陈寻看见远处石山岭有数道人影,正循着他与妖蟾打斗的痕迹往这边掠来。

    陈寻心里一惊,没想到楼适夷与鬼奚部的动作好快,当即慌忙将妖蟾的心脏割下来,塞到虚元珠里,抹去痕迹,钻入西边的密林之中。

    *************************

    看到石坳子里,被肢解得七零八碎的妖蟾,楼适夷心间掀起滔天恨火,释出一道灵光,将山头一块七八丈高的巨石轰得粉碎。

    “查出这孙子是谁!我定要将他撕成碎片!”楼适夷怒吼道!

    他怎么都想不到,一个多月的辛苦,竟然都为他人做了嫁衣,他恨啊,恨不得将眼前这片山林焚毁。

    陈寻静伏在另一侧的山崖之下,看着被楼适夷轰碎的青石哗啦啦的从崖头滚落,心里骇然。

    事实上,看到双头鹫与妖蟾恶斗一天一夜,陈寻就知道有把握降服双头鹫的楼适夷,仗着青阳子所赐法器,实力要强过他一大截。

    也无怪苏青峰、苏灵音断定他不是楼适夷之敌,但看他这含愤一剑,陈寻心想自己要是挨实了,难逃粉身碎骨的噩运。

    即使他体内六臂巨魔所化的魂海,能再救他两三回,但在楼适夷的眼前,他也难逃一死;唯一的机会,就是要将云遁术与分影诀修炼得更精妙、更娴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