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强闯石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六千字的大章,让兄弟们爽爽——爽过后,是不是投两张月票?)

    那头妖蟾栖息寒潭沼泽不知道有几百年,应是肉身最柔弱的长舌,也都修炼得比神绘寒铁还要坚韧数倍,陈寻挥斩烈霜刀芒都不能伤,是陈寻修炼有为以来,遇到的最强之敌。【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暗想,就算是还胎境中期的强者,肉身修炼,都未必能这般强悍吧?

    不过妖蟾平素与双头鹫为邻,没有其他什么天敌,养尊处优惯了,除了会喷射寒冰箭阵跟长舌卷刺之外,没有其他克敌致胜的招数,看上去极其强悍,实际上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陈寻回想与妖蟾一战的种种细节,心知他修炼云遁术与分影诀的时日太短,才刚刚入门,还远没有掌握这两门奇术的真正精髓。

    他倘若将云遁术与分影诀配合施展,能再精妙一些,完全可以在瞬息之间,就脱离开妖蟾寒冰箭阵的攻击范围,也不受妖蟾长舌卷刺的攻击。

    而这两门奇术能与烈霜刀诀配合施展,他的攻势才变得更凌厉,更难叫敌手琢磨。

    待伤势没有大碍,陈寻就又摸到沼泽边,先以烈炎冲术焚毁寒潭边的灌木、蒲草,轰杀黑色巨蟾,引妖蟾上岸搏杀。

    妖蟾养尊处优惯了,但作为生出灵智的荒兽,绝不是蠢货。

    妖蟾再度上岸,一改前战华而不实的战法,张口一团寒雾,咕咕雷吼声中,寒雾瞬息间化作无数飞旋冰刃,顿时就将陈寻与阿青都罩在其中。

    每一片旋冰刃的威力都不算大,但千百冰刃飞旋而来,当即就将阿寻、阿青打得肉血模糊,抱头鼠窜。

    与妖蟾缠斗一夜,陈寻将云遁术、分影诀掌握得更加精妙,几乎达到一念分影、一念云遁的境界,在妖蟾攻击的瞬间,能留虚影承受攻击,而他人能遁至百米之外。

    只要妖蟾的攻击范围不过百米,几乎就没有伤到他的可能。

    然而每战过后,妖蟾控制寒冰法术也越精妙。

    陈寻也是欲哭无泪,他本来还想借与妖蟾相战,将云遁术、分影诀修炼得更精妙一些,彻底掌握这两门奇术的精髓,未曾想妖蟾也是越战越强。

    在妖蟾的攻击下,他借云遁术与分影诀精妙配合,即使能瞬息遁逃百米之外,但气血消耗极大,而妖蟾两三纵就是百米,常能在他喘息之间缠上来,实叫他越打越觉艰难。

    一夜苦斗,阿青浑身也没有一处完整,露出脊骨嶙峋,但表现出比陈寻更强的生命力。

    此时阿青浑身浴血,兽狰狞,倒有几分兽王之姿。

    它扭头舔舔身上的血,津津有味的巴咂了两下,似乎打上了瘾,扭头催促陈寻再摸下去,引妖蟾上岸再斗。

    “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陈寻挠了挠脑袋,轻抚阿青染满血迹的脖子,也不知道是阿青的血,还是他的血,反正他的寒霜刀连那头妖蟾的表皮都没有破开过。

    现在双头鹫随时有可能带伤飞回,而再过三五天,楼适夷会再次赶到沼泽来降服那头双头鹫,留给他们伏杀双头鹫的时间有限。

    再者,他这次出来,随身携带三百枚真阳培元丹。

    这个数字叫普通散修听了,会瞠目结舌,哪个散修能阔绰到随身带上价值千余符钱的丹药?

    陈寻也以为储备这么多的丹药,有资格跟楼适夷打一战消耗仗、持久战。

    未曾想,与妖蟾打了一夜,真阳培元丹就消耗掉近三分之一,要是跟这妖蟾再缠斗下去,将随身携带的丹药都耗完,他接下来,还要怎么跟楼适夷打?

    他还要怎么去凑玉柱峰的热闹?

    “我们不能再这么打下去,”陈寻轻抚阿青狰狞的脑袋,告诉它,“你潜到沼泽西边去,我从东边引妖蟾相斗,到沼泽中心的石地汇合……”

    阿青歪着脖子,不知道陈寻如此安排是何意。

    占不了上风,只能强闯了。

    陈寻心里巴望着沼泽中心的石地真有克制妖蟾之物,不然他与阿青被这头妖蟾跟成百上千的蟾子蟾孙,围在沼泽中心,就算体内藏有六臂巨魔血所化的魂海,这趟多半也会有死无生。

    *********************

    陈寻放弃与妖蟾缠斗,强闯沼泽中心的石地,倒是不难,一念分影、一念云遁,瞬息百米之外。

    陈寻早前绘制好的数十张金刚玄符,这时也挥起作用来。

    一张金刚玄符,护体法力有限,根本不能抵挡那头妖蟾的攻击,但注入一点灵识,施展金刚护体术,抵挡沿途蟾子蟾孙扑上来喷射的寒冰刃,还算勉强。

    妖蟾在沼泽东岸追击陈寻;阿青从西边强闯沼泽,只能硬生生强扛蟾子蟾孙的攻击。

    好在从沼泽边缘进入中心石地,只有七八里的距离,陈寻转折百息间,就带着一身伤闯入石地,然而这百息时间里,真阳培元丹他又狂吞下四五十枚。

    阿青的爪子没有人手灵活,在它动身前,陈寻往它嘴里塞了两枚九阳丹,价值也要百余符钱。

    看着妖蟾与上千只蟾子蟾孙,围住七八十丈方圆的石地,陈寻心里忤,但看石地上除了凤血木与双头鹫的巢穴外,别无他物,断定正是这凤血木克制妖蟾不敢闯入石地。

    陈寻也管不着双头鹫赶回来时,看到沼泽周边打得一踏糊涂,会不会引起警觉带伤逃走,他服了两枚丹药,顾不上身上的伤势,踩着凤血木状如珊瑚的树冠,就走到双头鹫的老巢前。

    陈寻差点叫一股恶臭熏倒,捏着鼻子见巨巢里一堆堆都是双头鹫的排泄物。

    要是阿青敢这么不讲卫生,陈寻早就将它抛弃了。

    也不管巨巢里有无宝物,陈寻没办法忍住恶心,伸手到这堆恶臭的排泄物中拨找,当即拔出寒霜刀,就是一顿乱斩。

    巨巢眨眼间就让陈寻拆成零碎,筑巢的枝草以及双头鹫的排泄物,从凤血木枝桠间隙落下,却有两只比蓝球还要大上三分的巨型禽蛋,卡在凤血木的枝桠间。

    两只巨蛋,一青一黑,看着竟像是不同的品种,陈寻煞是奇怪,双头鹫的老巢,怎么会有两种不同的鸟蛋?

    难道双头鹫跟阿青它娘一样,喜欢乱搞?

    而这瞬时,有一缕精纯无比的生命气息,从这一只黑色巨蛋之中透漏出来,想来也知这只巨蛋里正孕育着一只生命力极其旺盛的胎鸟。

    陈寻还记住当年剖开玄豹的肚子,救出阿青那瞬间所感受到生命气息,这只巨蛋虽然跟阿青不能相比,但也绝对不是简单的鹫蛋。

    双头鹫将排泄物都堆在老巢里,不是不讲卫生,实是要遮掩这只孕育胎禽的鹫蛋所透漏的生命气息,以便它外出觅食时,不会诱来强大的天敌。

    陈寻环视左右,虽然妖蟾畏惧凤血木的气息,但在他拆掉巨巢,巨蛋透漏生命气息的一瞬间,妖蟾就变得极其亢奋,几乎要冲上石地。

    阿青显然也感受到巨蛋里的生命气息,兴奋得就跳上凤血木的树冠,但它此时伤痕累累,连站都勉强,跳上凤血木的树寇,四蹄顿时就卡在珊瑚状的树桠里动弹不得。

    “蠢货!”陈寻气得骂道。

    阿青伸出大舌头,舔着给冰箭冰刃割得叉开的鼻唇,一脸可怜的盯着陈寻。

    孕育胎鸟的巨蛋自然不能给阿青吃了;陈寻用刀挑起另一只青色巨蛋,抛给阿青。

    虽然那只巨蛋有阿青小半个头颅大小,也不知道阿青怎么做了,竟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巨蛋吞了下去,但下一瞬时又将巨蛋吐了出去。

    阿青差点就给巨蛋上的排泄物熏晕过去,伸出血红舌头,挣扎抽出两只爪子扒拉着,想要将舌头上沾染的排泄物拨掉。

    陈寻施展净水术,将那只里面孕育胎鸟的黑色巨蛋洗净,祭出虚元珠待要将巨蛋收入其中,然而有一道强烈无比的神念从巨蛋透出,抵挡虚元珠的捕捉。

    陈寻心里奇怪,虚元珠无法摄入活物,但鳞兽鸟禽所生的蛋,不在此限之列。

    他此前试过几回,哪怕蛋中孕有胎禽、胎兽,都可以跟其他物体一样,摄入虚元珠之中。

    陈寻倒是没有想到今天会遇到这种情形。

    陈寻听青木道人说过,神念也是一种异力。

    跟融炼灵识修炼灵力不同,上古所传有一种燃灯秘法,纯淬修炼灵识神念,大成者能燃山煮海。

    陈寻以往也只是听青木道人说说而已。

    他修炼灵识,甚至比刚入还胎境的强者还要强一大截,但除了感应敏锐、操控术法、祭炼法器、修炼灵力外,并没觉得他此时的灵识,能将哪怕仅有一根针重的轻物举起。

    不要看他此时施展烈炎冲击术,能将巨石炸成齑粉,但说到纯粹的精神之火,连一根灯芯都点不燃。

    燃灯燃灯,第一步就是要修炼纯淬的灵识神念,将灯点燃。

    不要看小小的一步,可能就意味着好几个境界的差距。

    陈寻源源的往虚元珠注入灵识,保持虚元珠射出的灵光不消,始终罩在巨蛋之上,他倒要看看是巨蛋里的胎鸟神念厉害,还是他的灵识够强。

    坚持了近一个时辰,巨蛋透漏而出的神念渐变得黯淡,终于叫陈寻摄入虚元珠中。

    陈寻心念延伸到虚元珠之中,就见那只巨蛋刚入虚元珠之中,里面的灵气顿时像云雾剧烈翻滚起来,似乎将巨蛋融炼成纯粹虚元灵气。

    这个过程,倒跟陈寻直接将丹药放入虚元珠会直接融为纯淬灵气一样。

    此时巨蛋绽放淡淡毫光,似乎有纯粹的生命力在这一刻点燃,拒绝虚元灵气的融炼,过了一会儿,就恢复平静,巨蛋似乎还隐隐的吸收虚元珠里的灵气。

    此时虚元珠里,除了九兽炼阳炉、十几瓶丹药、几十本帛书、两三百张符纸、玄符以及一些兵甲弓箭外,真正跟巨蛋一样,直接暴露在虚元珠充裕灵气中,还有传说长成后能引来青鸾落地的青梧实。

    陈寻将青梧实放进虚元珠中,也极其缓慢的在吸收虚元珠里的灵气。

    只是传说青梧长成需要万年,而虚元珠里的灵气充裕到难以想象,陈寻对青梧实吸收灵气这事,也置之不理,没想到现在将黑色巨蛋放进去,巨蛋也开始吸收灵气起来。

    陈寻就想,要是等巨蛋吸足灵气之后,再取出来孵化,会不会孵出比双头鹫更强横的凶禽?

    不过双头鹫怎么看怎么丑,不符合陈寻的审美观,他一直都想着,以后还要能像苏青峰那样,驯服一头黑鹏异禽飞山越岭,该他娘的多威风?

    陈寻想是这么想,但要是鹫蛋真能孵出比双头鹫更强横的异禽,甚至不会比苏青峰的那头黑鹏稍弱,他又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陈寻任那只鹫蛋留在虚元珠里,与青梧之实一起吸收空间里的灵气,收回念头,见阿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用锋利的牙齿在另一枚巨蛋上钻出一个细洞。

    阿青正想独食那枚巨蛋,突然见陈寻回过神来正看它那边,又摇着尾巴过来咬陈寻破烂不堪的裤腿,让他先食巨蛋。

    不管这是不是双头鹫所生的禽蛋,有如此浓烈气息的生命精元,就算是乌蟒当年开魂祭兽筵时用铜鼎烹煮的那头乌鳞狡,都有所不及。

    被阿青破开的巨蛋,生命精元所透漏纯粹气息,竟在巨蛋上方凝成鹏形虚影。

    陈寻这才明白过来,他摄入虚元珠中的是双头鹫所生的禽蛋,蛋中已经孕育胎鹫,而这枚鹏蛋则是双头鹫从别处偷来,是打算等幼鹫出壳后给其滋补胎元气血。

    双头鹫大概没有想到,就如此活生生的便宜了陈寻跟阿青。

    陈寻伤势也重,而随身携带的丹药消耗近半,也顾不上跟阿青客气,当即就隔空如鲸长吸,将鹫蛋中的清液吸成一道细线入喉。

    跟丹药入喉化作药力沸腾渗入百骸不同,鹏蛋清液入喉,陈寻就觉肉身每一颗细胞都被点燃。

    鹏蛋所含的生命精元是那么的精纯,陈寻体内深藏每一颗细胞深处的生命力都被彻底的点燃,形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生命火焰。

    这一刻,气机牵引,金色魂海似也被生命火焰点燃,倏然开启,就见魂海之上掀起前往未见的狂涛巨浪。

    一道道金色神华似受百骸燃起的生命火焰吸引,从魂海汹涌而起,直接打在魂海的穹顶之上。

    虽然心眼看不到,但陈寻知道,魂海的穹顶处就是玄窍。

    只要冲破玄窍,就能破开肉障,魂海与肉身通过玄窍真正的连为一体,就能反转阴阳、横贯虚实,就能直接汲取天地灵气为己所用,就能晋入还胎境!

    陈寻没有想到鹏蛋所含的生命精元是那么的精纯,竟然能助他在换血七层就直接向还胎境冲刺!

    陈寻分出一道灵识在外,警惕妖蟾袭来,盘膝打坐。

    很显然,鹏蛋所含的生命精元,还不足以助陈寻最终冲破玄窍,熊熊燃烧的生命火焰很快就平息下来,陈寻此时则专注的炼化生命精元。

    每一时每一刻,陈寻都觉自己的生命力在疯狂的增强,变得更磅礴,更汪洋似海。

    过了良久,陈寻停了吸食蛋液,将剩下小半的鹏蛋留给可怜兮兮蹲在一旁落口水的阿青,心里多少有些惋惜。

    陈寻只留小半的鹏蛋给阿青服用,倒不是小气,实在鹏蛋所蕴含的生命精元太强烈,阿青要是将整枚鹏蛋吞下去,结局更可能是虚不受补,暴毙而亡。

    陈寻虽然不知道双头鹫从哪里偷来这只鹏蛋,但他知道,要是这只鹏蛋能孕育胎鸟,所孵化的鹏类异禽绝对比苏青峰那头黑鹏血脉更纯淬……

    虽然吸食大半鹏蛋,陈寻实力没有直接增强多少,但他生命精元变得更磅礴,约摸估计着,筋骨皮肉淬炼以及气血精纯的上限,差不多提高了将近五成。

    只要给他三五个月时间的修炼,他肉身强度、气力以及气血之磅礴,都至少能比以往提高五成。

    在石岭听青木道人说真阳境肉身圆满,陈寻也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境界,此时又觉得肉身圆满,或许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而吃下大半枚鹏蛋,都不能助他一举破开肉障,陈寻也知道想晋入还胎境,还需要继续加强肉身的修炼。

    **********************

    阿青哪里知道小小一枚鸟蛋里,有这么多的窍门,等陈寻半天才剩小半的鹏蛋给它食用,早就急不可待,扑上去咬住鹏蛋就翻身四脚朝天,将里面的蛋液从小孔往嘴里倒。

    待小半的蛋液彻底点燃生命之火,阿青才尝到苦头,也不管妖蟾还虎目眈眈的守在石地外,就要往寒潭里冲。

    陈寻吓得忙将阿青跑出去拦住,将它扔到凤血木丛中去接受生命火焰的洗炼,他看着石地那枚还没有完全破裂的蛋壳。

    凤血木枝如珊瑚,形成一座天然的牢笼,阿青给陈寻扔进凤血木丛里,横冲直撞,直想熄灭体内的生命火焰。

    阿青虽然还只是幼兽,但神力无穷,此时吃下小半枚鹏蛋,生命潜能都被彻底点燃,陈寻都不知道他此时有没有能力让阿青消停下来,但凤血木生长石地之中出奇的坚韧,就算经受阿青数十次、上百次撞击,被从石地里连根拔起,凤血木的枝叶却夷然无损。

    真是不亏可以用来炼器的二级灵木,陈寻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如此坚韧、又能炼制、通络气血的灵木。

    也亏得阿青吃下鹏蛋乱折腾,不然陈寻都不知道要怎么将这些凤血木从石地里拔出来。

    不过看到十来株叫阿青连根拔起的凤血木,陈寻也头痛。

    千年凤血木也不过四五米高,但虚元珠的空间更小,他挑了四株看上去年份最久的凤血木塞进虚元珠里,其他的凤血木只能破皮取其凤血树液,以便往后精纯符器。

    只是每株凤血木可以十多青铜瓶树液,然而虚元珠里仅有六只青铜小瓶空出来。

    陈寻想了半天,最终直接将凤血木的树液直接摄入虚元珠中。

    未曾想,凤血木的树液没有化为灵气,反而叫青梧实缓慢的吸收。

    陈寻也不知道他跟苏棠各一枚的青梧实到底有什么用,想要长成能引青鸾的青悟,需要万年之久,陈寻可没有这个耐心,不过,这么多的凤血木带不走,割取树液由虚元珠中的青梧实吸收,也没有什么不好。

    陈寻情知他走后,楼适夷还会再过来,故而他取尽树液,就将凤血木丢到石地外的寒潭去。

    陈寻现,让妖蟾及蟾子蟾孙畏惧的,是凤血木的树液,取尽树液之后凤血木只能吓一吓妖蟾,转即就沉入寒潭之中。

    陈寻知道此处地底有一处寒泉,他倘若能身浸寒泉,接受寒泉里玄寒之气的淬炼,效果甚至不会比十年一次的寒潮差多少,或许不需要两三个月,就能将肉身的强度、气力以及气血磅礴修炼到再提高五成,但除了妖蟾跟烦人的蟾子蟾孙外,楼适夷也随时都会返回。

    楼适夷此时专注降服双头鹫,但他一定不会对石地生长的凤血木以及满沼泽的异蟾视而不见,只时暂时腾不空手而已;说不定楼离及鬼奚部,都知道这处寒潭沼泽的存在。

    阿青折腾了半天终于消停下来,陷入似睡似昏的状态之中,能看到它气息明明还在,却怎么都感应不到。

    陈寻也不知道阿青在吃下鹏禽之后,陷入什么状况之中,是好是坏,还要过两天才知道,当即他就将阿青扔进一座树坑里,用碎石、枯枝败草埋住。

    天空传来凄厉尖啸,埋伏在树坑里的陈寻,抬头见一点黑影正急掠来,心想带伤赶回的双头鹫必是看到巢穴被毁。

    陈寻心计一计,人在树坑里,抬脚就将那枚让他跟阿青吃剩的蛋壳,踢向还守在石地外不去的妖蟾……

    妖蟾听到双头鹫的厉啸,但一时间也没有想明白陈寻为何将蛋壳踢给它。

    里面的蛋液虽然被食尽,但蛋壳对妖蟾来说,也是大补之物,它想也不想,就一口将蛋壳吞下口中,“喀吧”咬碎,迫不及待的吞咽入腹。

    双头鹫看到巢穴被毁,看到妖蟾将一枚蛋吞入腹中,在半空出如金石相击的凄厉鸣叫,像枝巨箭,从云端倒悬,决死往妖蟾直扑而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