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四章 分影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保底月票!)

    陈寻修炼云遁术十数日,就有一叶浮萍寄海波的境界。【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他此时游走密林间,身随风走,瞬息数丈,要比他施展御风术时,快上近倍.

    然而妖蟾看似体形笨拙,但动作不比陈寻稍慢,神铁铸就似的双足,踩树踏枝,一蹦一跳就有三五十米远,紧紧的咬在陈寻的身后,势要将这个滥杀它子孙的恶贼击毙才肯罢休。

    而更叫陈寻头痛的,妖蟾气息悠长,似乎无穷无尽,仅停歇数秒,张口就是一道寒冰箭阵覆盖十数丈方圆,石崩树折,山岭间竟无一物能逃避其摧残。

    陈寻也是数度用分影诀,才堪堪逃过。

    妖蟾在这寒泉沼泽不知道栖息了多少年头,也早生灵慧,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小贼如何逃过它的必杀一击,但数度无功之后,张口再喷射寒冰箭阵甲方,如索长舌也随即如矛刺出。

    妖蟾站立起来不过两米高些,然而射出来的长舌足有一二十米,叫陈寻根本逃之不及,这可真要了陈寻的老命。

    妖蟾张口喷射寒冰箭阵,要停滞数秒,而陈寻施展分影诀也不是不受限制。

    施展分影诀,除了分出一道神魂印记外,更是要抽掉陈寻近三分之一的气血神华。连续施展两次分影诀,加上补充金刚玄甲的消耗,差不多就能榨干陈寻的气血。

    以往气血榨干之后,服用丹药都需要十数秒的时间才能恢复气力。

    好在陈寻修炼七十二散手有成,哪怕是抱头鼠窜,身姿手足也都合道蕴拳势。

    而气血修炼到圆融无碍,有一个好处就是药力沸流一入百骸,就比以往更迅的转化为气血神华。

    就算数此,陈寻连续两次施展分影诀,中间也要间隔三五秒的时间。

    看长舌如矛刺来,陈寻躲无处躲,只能旋身挥刀暴斩。

    陈寻斩出的烈霜刀芒,就连神纹寒铁所铸的巨矛都能斩断,然而侧击妖蟾长舌,却像斩在软绵绵不受力的软索上。

    暴烈无比的烈霜刀芒不能断妖蟾其舌,陈寻就觉一点巨力从腰腹处透来,刻印三重金刚玄符的秘甲在暴出一团金光之后,并没能将长舌刺势悉数挡下,右腹当即被刺出两个血洞。

    陈寻施云遁术,忍痛逃出十数丈,然而一口气未喘,那头妖蟾又如影随形纵来,急得他一口气憋在咽喉处,再施展分影术,躲过寒冰箭阵。

    好在阿青看陈寻遇险,没有只顾自己逃窜,见妖蟾再次射出长舌,从侧面扑出来,一口咬住那根有如巨索一样的蟾舌。

    阿青牙齿锋利如刃,却咬不断妖蟾如神索坚韧的长舌。妖蟾随即倒卷长舌,将阿青庞大的兽躯裹了一个结实,就要吞入口中。

    阿青难得表现神勇,忠心护主,陈寻也不能弃它而去,转身就暴斩数道刀芒,极瞬之间都斩在妖蟾舌根之上。

    妖蟾长舌在外,无法释放寒冰箭阵,连吃数记刀芒,也是痛得咕咕雷吼,被迫松开长舌。

    妖蟾缩回长舌,腹下又是猛的一缩,陈寻顾不得榨尽气血,再施分影诀闪躲。

    好在妖蟾体内的极寒玄气到底不是无穷无尽,这一次的寒冰箭阵声势就要小一些,仅有一道冰刃扫中陈寻的小腿。

    陈寻低头见小腿给割掉一块,露出森森白骨,然而夷然不惧,妖蟾长舌之刺,不能不能破解,只能在千钧一之际,刀芒劈中长舌分叉处,就能以硬碰硬,躲过必杀之招。

    妖蟾却没有再度攻来,而时转身就跳回寒潭沼泽。

    陈寻松了一口气,心知妖蟾体内的极寒玄气消耗怠尽,但妖蟾跳回寒潭沼泽,他也无力追击。

    妖蟾长舌带有倒刺,陈青虽然避免沦为妖蟾腹中美食的噩梦,但身上叫长舌倒刺卷了这么一下,皮肉给扯落一大片,鲜血淋漓的露出嶙峋筋骨,痛得挨在陈寻的身边“嗷嗷”直叫。

    **********************

    陈寻与阿青逃到三四十里的石坳子里,筋疲力竭的爬上一棵巨树养伤调息。

    他这次出来,从寻仙斋拿了三百枚真阳培元丹带在身上,就想着跟楼适夷拼消耗。

    陈寻没想到还没有眼楼适夷交手呢,跟那头妖蟾才交手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就消耗掉近十分之一的丹药储备。

    而拿命相搏、杀死楼礁赢得的那件三重符甲,放到沧澜城,三千符钱都有人抢着要,就这么毁了,更是叫陈寻欲哭不得。

    不过,陈寻也亏得这件玄甲才躲过必杀一击,不然手忙脚乱之下,肉身必会被妖蟾的长舌一下子刺透掉,难逃命丧当场的厄运。

    湖泽荒原真正的凶险之地,还真不是普通散修能闯的。

    就算分影诀再玄奇,没有丹药支撑消耗,施展两三次就会榨干气血,很难逃过强大荒兽的追杀。

    而就算有足够丹药的支撑,分影诀也不是万能。

    倘若妖蟾两次释放寒冰箭阵的间隔能再短一两秒,或者妖蟾开始就学聪明,将寒冰箭阵与长舌刺杀结合起来攻杀,陈寻心知他今日都再难逃亡的结局。

    陈寻也没有气妥,武修必需要通过这种生死搏杀,才有可能真正的成长。

    经过此战,陈寻也深知分影诀的玄奥,值得进一步的挖掘。

    武道修炼容易被人忽视,不是没有缘故的。

    到了真阳境后期,神魂修炼滋生灵识。

    不管多精妙的搏杀招术,只要被对手灵识锁住,除了灵识比对方强大数倍、能挣脱灵识锁杀外,哪怕多平淡无奇的一招法术,都极难躲避,通常只能以硬碰硬,拼个强弱生死!

    这使得真阳境后期的修者,都一味追求战武及术法的强大威力,而不会去想着说,要将招术修炼得更精妙一些。

    这也使得弱者在强者面前,只能胆颤心惊的生存,根本没有什么尊严可言,一旦激怒强者出手,弱者甚至连逃命的机会都极其渺茫。

    陈寻掏出铁心桐交给他的兽皮古书,不知道分影诀是何人所创,这本兽皮古书用鸟篆古字写就,年代也久远到不可考证。

    分影诀建立神魂、灵识修炼基础之上,修炼有成,能分出一道带有神魂印记的虚影,代替真身承受敌手的灵识、神念锁杀,实是一门以弱避强的奇术。

    刚才他要不是以分影诀,数度逃过寒冰箭阵的中心区域,如今只怕早就变成一堆冰渣子了。

    ************************

    黄昏将至,双头鳞鹫还没有飞回,但陈寻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实在有限,待身上的伤势没有大碍,就跳下树冠,收拾行囊,就想再度往沼泽边摸去。

    阿青咬住陈寻的裤管不放。

    “你是怕我不是那头妖蟾的敌手?”陈寻笑着问。

    阿青点点头,表示听得懂陈寻的人言。

    “虽不知道楼适夷用什么秘术,能避开这些恶蟾的感应,悄然走到沼泽中心的石地上去,”陈寻感慨的说道,“但楼适夷与双头鹫恶斗时,沼泽地里的恶蟾也没有动静,想来那片石地必有叫恶蟾不敢、或者不愿接近的东西存在。我们只要想办法,跑上那片石地,就安全了。咱们可不能放任楼适夷降服双头鹫后,再满世界的来追杀我们啊……”

    双头鹫既然能在沼泽中心的石地筑巢,陈寻猜测,很可能是石地上生长的凤血木能克制这些巨蟾。

    虽然以他此时的实力,还杀不了那头妖蟾,但妖蟾刚才追杀他与阿青时,其他黑色巨蟾都无动静,心想,他只能逃过妖蟾的追杀,还是有一丝机会冲上那片石地的。

    阿青将陈寻脱下那件破烂铠甲叨过来,丢到他的脚下。

    陈寻摸了摸阿青染红血迹的颈毛,笑道:“那妖蟾并不可怖,最后那几下,我要是实力更强一点,或者手里的兵刃能更趁手一些,说不定就能将那根遭人烦的长舌斩断掉——”

    陈寻修炼分影诀与云遁术时日还短,只能说是刚刚入门,刚才与妖蟾恶斗,时间虽短,但叫他感悟良深,倘若能将这两门奇术与烈霜刀诀结合起来,更精妙的控制搏杀节奏,他的实力必能再上一层次。

    陈寻想了片晌,他此时没有玄甲护身,出不得半点偏差,好在阿青要远比普通的荒兽灵慧,能知人言,有阿青配合好,他不是不能破解妖蟾的攻势。

    只是阿青以前幼小,陈寻还没想到借助阿青之力,与敌搏杀,人与兽的配合不是十分默契……

    身受重伤的双头鹫随时都有可能飞回来,要是不能在那前,提前潜入石地,就会失去伏杀双头鹫的机会。

    陈寻没有时间与阿青去演练人兽配合战术,只能拿妖蟾边战边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