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妖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八月月票榜第三,都是兄弟们支持。【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九月新的一天,请兄弟们,先将手里保底月票投过来!)

    想想也不奇怪,凶禽喜欢将巢穴建在高崖之上,主要还是怕天敌侵来猎杀幼禽、偷食禽蛋。

    湖泽荒原,除四周的蟒牙岭、奚岭、涂山外,腹地并没有特别高耸的险峰,将巢穴建成沼泽的深处,外围有这么多的寒冰巨蟾,天敌想偷偷摸摸进来,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陈寻正胡思乱想,就见沼泽深处传来数声厉啸,继而见数团金光暴出,周边的蒲草顿时叫气浪摧折倒伏,楼适夷与那双头鳞鹫在沼泽的中心已经战成一团。

    陈寻这时才看到沼泽深处,竟是一片有数百丈方圆的石地,生长十几株形状怪异、树冠像珊瑚的怪树。

    凤血木!

    陈寻暗暗心惊,湖泽荒原还真是长好东西呢。

    这沼泽地看上去不起眼,不想竟然数以百计的巨蟾,还是双头怪鹫的栖息地,沼泽中心更是生长数十株凤血木!

    凤血木是二品灵木,拿刀割破树身,流出的树液鲜红,故名凤血木。

    凤血木的树液可以用来淬炼玄兵符甲,使其更为精纯,而同时凤血木除坚硬异常,其细腻纹理与人体内血脉经络极为相似。

    无论是真阳玄气还是灵力,通过凤血木,跟在人体内运行毫无两样,要么直接被用来炼制法器,要么用作玄兵的鞘柄配饰。

    而且普普通通的寒霜刀,都没有资格用凤血木做刀柄。

    这十数株凤血木,在沼泽中心的石地里,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平时与灌木、蒲草混杂一起,不走进沼泽,外人还看不出什么异常。

    此时楼适夷与双头鳞鹫在沼泽中心恶斗,气浪摧折,无数灌木、蒲草折断倒伏,唯有那些凤血木夷然无损,陈寻才看出异常。

    最高的一株凤血木,不过五六米高,就见树冠下有一处蒲草围成的巨巢,陈寻猜想那应该就是双头鳞鹫的老巢,心想这怪鹫强横归强横,脑子却蠢,被楼适夷捉了又放,却不知换个地方筑巢,注定是受虐的命啊!

    一人一禽恶斗没多久,楼适夷就窥得机会,又翻身骑上双头鳞鹫的后背。

    双头鳞鹫还是跟个没脑子的牲口一样,后背被人骑抱,也不说找邻居帮帮忙,而是直接一飞冲天,在云气之上翻滚,想要将楼适夷甩落下来。

    陈寻想到楼适夷刚才钻入沼泽的怪异模样,情知他跟双头鳞鹫交手不止一回了,双头鳞鹫想将他甩落谈何容易?

    就见一人一禽在半空横冲直撞的剧烈翻滚片晌,将大片悠悠白云打得四分五裂,很快消失在天际,不知道那头凶禽将楼适夷带到哪里去了。

    “干活了!”陈寻跳下树冠,踢了踢正从艰难蟾毒烧心痛楚中摆脱出来的阿青,一手拔出佩刀,一手拿一枚青焰珠在手,气势汹汹的往沼泽逼去,他要赶在受伤的双头鳞鹫被楼适夷放回来之前,潜伏到沼泽中心的石地里去……

    *********************

    三只其丑无比的黑色巨蟾扑来,陈寻神魂分出两道灵识注入青焰珠,迎面就打出一团烈炎狂卷而去,摧枯拉朽的将三道冰刃打碎,还将三只巨蟾烧得血肉模糊,空气飘荡一股诱人的肉香。

    双重烈炎冲击,威力可以说是真阳境的极致,然而三只巨蟾犹未死绝,四肢犹在挣扎着从半空坠落。

    陈寻体内气血运转极,转瞬气血神华注入右手寒霜刀中,反手劈出一道暴烈刀芒,将还未死绝的一只巨蟾劈作两半。

    阿青的动作也不稍慢,从陈寻身边猛扑过来,巨风带动草叶飞卷,咬住一只巨蟾,就身形在半空猛的一甩,四蹄没有踏水,就能奇异的折向,甩了甩尾巴又跳到岸上来。

    数冰刃险险贴着阿青像巨弓隆起的背脊,将岸上的树木射残一片。

    沼泽里蟾声大作,“咕咕咕”声如雷鸣,不知道有多少巨蟾叫陈寻与阿青的袭扰激怒,就见灌木、蒲草像水浪一起起伏振荡,“滋滋”的蛇游之声,叫人听了不寒而栗。

    三五只寒冰蟾,陈寻是手到擒来,但三五十只巨蟾将扑上岸来,陈寻头皮都要炸开。

    他换了两枚青焰珠在手,就往最先要冲上岸的数只巨蟾打出一团暴炎。

    暴炎仿佛从九幽地狱释出烈火,狂卷而出。

    暴炎将灌木、蒲草、泥浆打得暴飞,而那数只巨蟾还没有离水,混在泥浆里,给暴炎夹杂的巨力往沼泽深处轰飞,却无大碍,看样子暴炎的威力被沼泽寒泉削弱了许多。

    此时,陈寻除了落荒而逃,没有别的选择。

    陈寻施展云遁术,身裹轻松,踏枝踩叶,钻过密林仿佛行云流水;阿青逃起命来,更是将一头豹子的天性挥到极致,窜得比陈寻还要快三分,还时不时的探头回陈寻有没有跟上去。

    陈寻与阿青狂奔了十数里,听得身后寒冰蟾没有再追回来,才停下脚步歇气。

    阿青讨好的将那只烤得半熟的巨蟾叨过来,要往陈寻身上丢。

    “你这孙子,想让我也感受一下蟾毒之苦?”陈寻将阿青连着死蟾踢到一边,不要说蟾毒了,看到巨蟾这一身的黑色疙瘩,就起鸡皮疙瘩。

    他如今有虚元珠在身,储备丰富,没必要再过茹毛饮血的艰辛生活。

    阿青伸出爪子,扒拉了几下,就将巨蟾剖腹剥皮,将内脏踢到一边,又死皮赖脸的将几十斤重的蟾肉,拱到陈寻的脚边。

    陈寻明白了,阿青是要他将蟾肉烤烤熟。

    “你倒会享受!”陈寻拔出寒霜刀,将蟾肉叉起来,又祭出青焰珠,注入少许气血神华缓缓释放青色火焰,将蟾肉烤熟。

    蟾肉烤熟后,闻着香,陈寻撕下一块尝了尝,带股子酸味,就将烤熟的蟾肉都丢给阿青享用去,他从那堆巨蟾内脏里,翻出鸡蛋大小的毒腺摘下来。

    ********************

    看着沼泽地渐渐恢复平静,陈寻与阿青又摸下去。

    摸到水边前,陈寻待要祭出追魂印,看看这附近水里有多少只巨蟾,忽的一道劲风仿佛千刀万箭从侧面席卷而来,凶煞杀气滔天,直欲将陈寻的神魂扑灭。

    陈寻想都没想,分出一道带有他神魂印记的虚影,留在原处,他整个人扑地翻滚,扭头就见一头比牛犊还大的黑色巨蟾从密林中扑出,张开巨口射出灵蛇一样的长舌,刺穿他留在原处的虚影,打在沼泽旁一颗三五人才能合抱的巨树上。

    诺大的巨树顿时射穿一个脸盆大的窟窿,巨蟾那跟带了钩子似的分叉长舌,从巨树后透出足有一丈,仿佛一枝色泽鲜红的巨矛刺出。

    陈寻背脊都吓出一层汗,他还以为狍子大小的黑蟾,就已经够叫人心惊胆寒了,没想到这沼泽里竟还藏有这么一头体形巨大的妖蟾。

    跟这头妖蟾比起来,那些狍子大小的黑蟾,就跟小蝌蚪似的,不值一提。

    妖蟾足比陈寻要高出两头,蛙立的双足,长满黑色的巨型疙瘩,黑漆漆泛着水光,仿佛刚出水的神铁所铸,压在一片灌木上,就像沼泽王者,鼓出的血红巨眼比足球小不了多少,透漏凶煞气息,恶狠狠的盯着陈寻这个外敌,塌下来的下巴抖动不休,出“咕咕”的雷鸣叫声。

    阿青知机不对,早就夹起尾巴,呜咽着瞬时逃出十数丈外,跳上一棵巨树,冲着妖蟾咆哮,然而它颈毛炸起,以它的天性直觉也知道眼前的妖蟾实是凶险无比。

    陈寻见妖蟾隆起的腹部猛的一缩,一道神念仿佛黑影欺来,压在他的魂海之上,叫他摆脱不得。

    陈寻情知这头异蟾杀敌索命的绝招,绝不仅限于它那条堪比神矛的长舌,没想到要拔出佩刀,与之硬拼一招,当即再施展分影诀,分出一道带神魂印记的残影留在原处,他整个人则贴着地往左侧闪躲。

    下一刻,异蟾张开的巨口,仿佛有一座玄寒冰山喷射出来,瞬时化作成百上千道的寒冰利刃狂卷而来,覆盖住十数丈方圆。

    陈寻施展分影诀,但人并没有逃出寒冰箭阵的攻击范围,后背瞬时叫数道冰刃击中,金刚玄甲暴出数团金光,将冰刃化解。

    阿青也叫一道冰刃射中,一大块肉血瞬时冻成冰渣子,从身上掉落下来,疼得嗷嗷直叫,往外围逃窜,再不敢跟这妖蟾对峙。

    陈寻抹去额头的冷汗,心想他要不是跟铁氏兄妹学了分影诀,叫这头妖蟾的神念锁住,无论是叫妖蟾的长舌刺中,还是被这千百道冰刃覆盖,他身上那件刻印三重金刚玄符的铠甲,即使号称真阳境防御之最,也难逃会当场打暴的结局。

    陈寻掏出真元培元丹,连服两枚,药力沸腾化作气血神华,疯狂注入玄甲秘符之中,补充刚才被十数道冰刃消耗的护体法力。

    陈寻施展云遁术,如一叶飘萍,跟阿青之后,往沼泽东抱头鼠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