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巢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还是一章,抱歉啊。【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以后每周会控制十到十二章的更新!)

    湖泽荒原上,崇山峻岭极少,但分布大片低矮的山岭,覆盖着茂密的原始密林,常常连绵数百里、上千里都不断绝;而低陷区域则是大片此时叫冰雪覆盖的湖泊沼泽,每到春夏季,就洪水泛滥。

    此时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冰坚雪厚,湖泊沼泽与原始密林的边缘区域,成为挺进玉柱峰的便捷之路。

    车队差不多行进到离玉柱峰四百里外停了下来,依一座侧崖险峻的石岭伐木造墙,将随同的铜车衔接起来,两天工夫就造成一座临时的营寨。

    营地是沧澜学宫的营地;散修除了拿猎杀的青狼过来交换奖厉,否则不允许进入营地的。

    学宫弟子没有在营地多作停留,就分队继续往玉柱峰方向开拔,两三千散修也蜂拥而去。

    闹哄哄的营寨,在建成翌日的黄昏,就冷清下来,里里外外都看不到还有几个人在。

    站在寨墙上,看着兴高采烈远去的学宫弟子跟散修,楼适夷的嘴角浮出一丝诡异的笑,夕阳的余晖打在他略高出的额头上,却怎么都照不亮他眼睛里的阴翳。

    楼爻走进营寨,远远看到楼适夷站在寨墙上,眺望玉柱峰方向。

    学宫长老及诸府随行的尊长,大多在铜屋车或帐蓬里入静潜修,楼爻怕说什么事情落进他人的耳中,给楼适夷施了一个眼色,示意出营地说话。

    楼适夷走出营地,到一座松树岭里与楼爻见面,这时楼离也闻讯赶过来,问楼爻:“你们盯上陈寻没有?”

    “渠师所料不差,我们远远盯在北山诸人身后,在苍龙岭果真看到他们跟陈寻汇合,”楼爻说道,“陈寻见摆脱不了我们,第二天就独自离开,行踪诡异难测,应该是躲到那个旮旯里藏起来了。我们就盯着北山那几人,多绕了两天路赶了过来。看北山那几人联络散修,没有急着赶去玉柱峰,看他们的架势,我怀疑陈寻有机会,还会赶回来跟他们汇合。我们是不是把他们给做掉?”

    “苏灵音盯在这边,没有机会下手啊!”楼离摇了摇头,让楼爻不要鲁莽行事,说道,“眼下还是适夷的试炼要紧,青阳师祖也是这个意思……”

    楼爻想想也对,楼适夷三年被陈寻所辱,心结甚深;青阳师祖力排苏灵音、苏青峰等的阻拦,同意楼适夷邀战陈寻,也是基于此。

    而以青阳师祖的眼界,压根就不会管鬼奚部与北山九族的恩怨。

    要是鬼奚部一定要将适夷拉入跟北山九族的恩怨中去,说不定还会惹得青阳师祖不高兴。

    不过怎么说,此时杀陈寻的目标是一致的。

    楼爻说道:“我这趟也不去玉柱峰,就盯着北山的这几人……”楼爻说道。

    楼离作宿武尉府的客卿随行,说不定什么时候,会被十三爷遣到什么地方去干苦活,他师父以及四爷,都希望适夷能杀了陈寻,但显然不会出手做什么事,铁心桐、古剑锋、宗崖那几个,身手不弱,也就需要楼爻留下来盯着。

    “待我降服双头鹫,自有精力挖地三尺,将那杂碎挖出来千刀万剐!”楼适夷一想到那个名字,就恨得咬牙切齿,似乎吐出的每个字节都蕴藏滔天恨意。

    ************************

    楼适夷却是不知,陈寻与阿青始终都藏身在离营地三十里外的山岭,一直都极有耐心的关注着营地里的一切。

    虽然三十里已经过追魂印感应微弱气息的极限,但陈寻怕惊动营地里的强者,也不敢尝试靠得太近。

    他看到双头鹫离去,往西北而飞,他就守在营地的西北角方向,等着楼适夷出营来。

    怕被监视,陈寻也不去跟宗崖他们联系,知道他们平安赶过来,跟千兰见上面就好。

    三天之后,楼适夷才离开营地,背着一把剑刃漆黑无光的无鞘巨剑,身穿紫色袍衫,用斗笠遮挡风雪,独自往西北方向而行。

    陈寻与阿青一路上风餐露宿,远远的缀在楼适夷的身后。

    楼适夷修炼缚龙诀,灵觉也极为敏锐,更有习得追魂搜踪的秘术,但他此时专心致志,只想尽早将那双头鳞鹫降服,完全没有想到,陈寻此时非但没有千方百计逃避他的追杀,反而一路都远远的盯在他的身后,一同往西而行。

    两天之后,差不多绕到玉柱峰的西北方向,陈寻看到楼适夷独自进入一座藏在山岭与密林之间的沼泽地里。

    沼泽地看着不大,也说十数二十里纵深的样子,却有刺骨的寒气,从沼泽深处往外溢散。

    山外的湖泊沼泽,此时都履盖厚厚的冰层。

    而这处沼泽,明明要比山外更为严寒,然而拔开茂密的灌木跟薄草,就见枯枝腐叶下的寒水,没有半点要冻结的迹象。

    一路西行都肆无忌惮的楼适夷,进入沼泽地之前,就变得小心翼翼的起来,也不知道他使用什么功法,趴在地上,双手双脚触地而行,远看就像是一只大蛤蟆,悄无声息的钻入灌木与蒲草之中。

    这情形叫陈寻也心生警觉,不知道这座看似平静、叫无数灌木与蒲草遮盖的沼泽地里,藏有怎样的凶险,竟叫楼适夷也如此的谨慎,难道这里就是那双头鳞鹫的老巢,楼适夷以这种古怪的功法掩藏他的气息?

    陈寻没有急着跟踪楼适夷进入沼泽地,而是退到一座石坳里,祭出追魂印,去感应楼适夷的气息,看他进入沼泽地意欲何为,看那头怪鹫的老巢是不是就在沼泽地的深处。

    然而陈寻刚将灵识注入追魂印,赫然感应到沼泽深处竟然藏有数以百计的异兽气息。

    这些异兽气息看着不强,但数量极多,密茬茬的藏在蒲草深处,陈寻即使远在十数里之外,也觉得头皮麻、背脊生寒。

    不要说他了,就算是还胎境的强者,冒失的闯入这片沼泽,结果也是有死无生。

    陈寻与阿青悄然翻出石坳,潜到沼泽边缘,趴在地上,拔开蒲草,赫然看到一只比狍子都要大的黑色巨蟾,正趴在十数丈外的寒泉之中,鼓着丑陋的眼珠子看过来,冰冷无情的眼珠子透漏凶焰,舌头飞吐,似要将陈寻当虫子卷过去吃下。

    陈寻不及后退,那头有狍子大小的寒冰蟾极瞬之间由静转动,后足就像上了弹簧,猛的纵跳过来。

    巨蟾在半空中,没有刺出它像利剑一样的捕虫长舌,而张口就吐出一团白雾,瞬时在化作棱角锋利的寒冰巨箭,就朝着陈寻的脸面打来。

    陈寻摁住暴躁要扑出去的阿青,闪过脸面要害,胳膊硬生生的挨了这记寒冰刃,骨头给震得生疼,血肉也给打掉一大块。

    血还没有喷出来,胳膊上的伤口就给透漏而入的极寒玄气冰住,情况并不比血溅满地稍好,陈寻半片身子都差点僵在那里。

    好精纯的极寒玄气啊!

    随随便便一只赖蛤蟆,就能张口吐出如些精纯的极寒玄气,还能在瞬息凝成寒冰刃,还真是叫人惊叹。

    楼适夷就在十数里外的沼泽深处。

    陈寻要出手灭了这只巨蟾容易,但想不惊动楼适夷则难;再者,他压根就不知道沼泽深处藏有多少只巨蟾,要是在水边杀了一只,引来一堆,他就是自找死路。

    陈寻气血运转瞬搬运数周,就化解掉入体的寒气,拖着阿青的前腿往后走。

    那只黑蟾得势不侥人,像箭一样纵跳上岸,在半空中朝着阿青的豹子头,张口就喷出一团寒雾。

    阿青张开血盆大口,拦腰就将送上门来的黑蟾一口咬住,“啪”的一声,将那只巨蟾咬成两截,然而它也叫那团寒雾打了正着,瞬时就见一层寒冰将它的头颅冰住。

    阿青张开的血盆大口古怪张在那里,也没有办法合上去,整个兽躯就从半空栽下来。

    陈寻感应到有十数只巨蟾正从沼泽深处扑来,不敢滞留片刻,抱起重达六七百斤重的阿青,贴着地面就窜入密林深处,摆脱十数只巨蟾的纠缠。

    阿青除被寒雾打了正着之外,吞下的半截巨蟾还带有蟾毒,就见它半身不遂的躺在树窝子里,眼珠子都给毒得绿,满嘴都是寒雾凝出的冰渣子,动弹不得,就可怜兮兮的等着陈寻喂它丹药解毒。

    即使这头巨蟾长有狍子大小,但这点蟾毒还毒不死一头玄豹。

    陈寻也没有管阿青死活,让它吃点苦头,丢它在树窝子,他爬上树冠,继续盯着沼泽深处的动静。

    陈寻猜想沼泽深处应有一座巨型寒泉,灌木及蒲草深处的不冻寒水,应是都从地底寒泉涌出。

    巨蟾在这片人迹未罕的寒潭沼泽里栖息生长数百年,个个都长得跟狍子似的,没有什么好叫人惊讶。

    而叫陈寻心惊胆颤的,是沼泽里的巨蟾,数量多得乎想象。

    他没有激活身上穿的三重符甲,胳膊硬生生的受一击寒冰刃,只是给打掉一块血肉,但巨蟾可不讲费尔泼赖精神,要是有三五十只黑色巨蟾一拥而上,喷射寒冰箭,陈寻心想这身上这件楼礁拿命输给他的这件三重金刚玄符秘甲,瞬间就会被打成废铜烂铁。

    陈寻不想找个隐蔽之地挖坑跳进去,把自己埋三个月后,再去找楼适夷握手言和,玉柱峰的热闹,他还想跑过去看一看呢。

    然而,只要让楼适夷降服那头怪鹫,陈寻还想在玉柱峰周边活动,就会变得极为凶险。

    双头鳞鹫自身极端强横,甚至不弱于还胎境初期的强者,未必就比苏青峰所骑乘的那头黑鹏差多少。

    而更叫陈寻头痛的,是鳞鹫鸟目锐利,三四十里外的雪兔都难逃鹫眼的搜寻。

    同时双头鳞鹫气血雄厚、飞行极,楼适夷骑着双头鳞鹫,两三天时间就能将玉柱峰周边的区域搜索一遍,再有楼爻等近百名鬼奚部子弟在地面配合,陈寻到时候怕是连露头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当年诸葛亮降服孟获,还搞七擒七纵呢;楼适夷想将双头怪鹫降服,为己所用,也绝非一件易事。

    看到楼适夷在学宫弟子面前,跟那头怪鹫缠斗了大半天,最终还是将那头不甘驯服的双头鳞鹫放走,陈寻就猜测楼适夷还会再次摸到双头鳞鹫的巢穴里。

    看这情形,双头鳞鹫多半将巢穴,就建在这片沼泽的深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