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二十章 交换秘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推荐萧潜萧大的《霸天雷神》,超级精彩的玄幻小说……)

    楼适夷此次绝不会善罢甘休;不过要有机会,陈寻绝对会到玉柱峰看一眼,不然他也不会甘心。【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在那之前,陈寻则希望古剑锋、宗崖他们能按兵不动,尽可能团结一些散修,保存实力,不要真做了两宗探雷的棋子。

    陈寻犹豫再三,还是跟铁心桐说道:“我有一件事,在铁兄面前,不知道当不当提?”

    “有什么事不能说?”铁心桐问道,“你我相见虽然才十数日,但神交已久。”

    “我虽然随青木前辈等人修行,将一身气血修炼得圆融无碍,但与敌搏杀的手段实则有限,三年前没能进入沧澜学宫,也颇为遗憾,”

    陈寻沉吟稍久,将他的想法说出来,

    “那日在沧澜城外,我看铁大姐露了一手分影御敌的本事,我想用修炼气血的七十二散手跟铁兄交换修炼秘诀,不知道提出来会不会太唐突了?要是这分影奇功,是铁家的不传之秘,铁兄就当我没有提及过。”

    散修艰难,最难还是缺在修炼玄功上。

    沧澜学宫有三千余卷秘藏,任何一人、在任何修炼阶段,差不多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修炼玄功。

    而散修可能终其一生,死守一两种玄功秘法修炼,不要说与敌搏杀的手段有限了,修炼一旦遇到瓶颈,想要突破更是千难万难。

    然而,散修将玄功秘诀看得比命还重要,除了散修之间存在残酷的竞争之外。一旦修炼秘诀泄漏出来,实际也是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他人知道。

    宗门弟子入门第一件事,常常先要立下心誓,绝不泄漏宗门绝学给外人知道。

    而很多凭借机缘获得的玄功绝学,就不在此限之内,但谁也不会轻易传授他人。

    陈寻实是异数。

    陈寻心想他这辈子,或许没有机会再进沧澜学宫修行,他想要突破,迟早需要主动去改变那些陈规旧俗。

    陈寻这么说,铁心桐也是一怔。沉吟片响。说道:“分影诀倒不是什么不传之秘,我只怕太过粗陋,抵不上你的气血修炼之法?”

    “修炼之法,不分强弱。实用为先。”陈寻说道。“说句实话,铁兄真阳境将要圆满,再修炼七十二散手。用处可能不大,铁兄愿意交换,实是陈寻占你们的大便宜,日后必会报答……”

    铁心桐哈哈一笑,说道:“说这些做什么,说心底话,我也觉得散修过日子不容易,应该无通有无。我们铁氏一族,就剩我们兄妹俩艰难活着,也就没有什么师门之秘不师门之秘。只要分影诀,不落入宵小之手,就可以了。”

    陈寻赤手空拳打死有巨魔傀儡术加持的楼礁,七十二散手又经学宫长老苏灵音肯定,在北山城已经赚得不小的名头。

    陈寻将大鹏秘拳及七十二散手的妙用说给铁心桐听,铁心桐无需再淬炼脏腑,但将气血修炼到圆融无碍,或能离还胎境更近一步;而铁心梅也将晋入真阳九重,错过修炼七十二散手的最好时机。

    铁心桐同意交换秘诀,还是他们吃亏的,但铁心桐也未介意。

    陈寻这几天花时间,抄录了两本七十二散手拳谱,掏出来递给铁心桐,又问周贽:“周兄要学这气血修炼之法?”

    周贽沉吟片刻,说道:“我现在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秘诀跟你换,待日后再登门学你这气血修炼之术,到时希望你不要拒我于门外……”

    周贽不愿交换,旁人也不说他。

    铁心桐从怀里掏出一本破旧的兽皮书,递给陈寻。

    陈寻翻开一看,除十数图谱外,所书密诀竟然都是鸟篆古字,心想,看来在蛮文出现之前,这鸟篆古字就是这片大地曾广泛存在过。

    铁心桐说道:“分影诀,我也是无意间所得,上面的古字,费了好一番心血,才找人译成云洲文字。译成云洲文字的帛书副本,我藏在别处。这本书你先收着参悟图谱,秘诀我说给你听……”

    古剑锋、宗崖、周贽、铁心梅及古风守在崖洞口,陈寻随铁心桐走到里侧,听他传授分影诀的秘诀以及修炼的要点……

    铁心桐说分影诀是粗陋之学,实是谦虚的说法,实是一门奇术。

    修炼秘诀不足千余字,陈寻过耳一遍就熟记于心,难点还在图谱的参悟,也不用急于一时。

    接下来还有时间,陈寻就将他修炼气血、淬炼筋骨皮肉的感悟,与铁心桐切磋交流,也将修炼灵力之法,袒诚相告。

    只是陈寻没有说及此法是他在祭炼虚元珠时所悟,而是推托到青木道人的头上。

    这话也不是能说假,青木道人确是在其他古籍中看到过这种修炼之法,只是此法修炼的条件太苛刻,谁都不敢轻易尝试而已。

    气血修炼之术,对此时的铁心桐兄妹来说,可有可无,但有其他秘法能让真阳境巅峰就修炼灵力,却是铁心桐怎么都想不到的。

    只是籍此法修炼灵力,需要数年之久不能中断,消耗气血丹药不计其数,也绝不是飘泊不定、连安定之所都没有的铁心桐兄妹,有能力尝试。

    “此行过后,铁兄可去乌蟒做客两三年……”陈寻说道,他也在铁心桐如此爽利拿出分影诀,才确信他兄妹二人值得信任。

    既然阿公要给青木前辈护修炼灵力,那再多铁心桐一人,也不会添什么麻烦。

    而且数人之中,以铁心桐的修为最强,就差最后一点机缘就能踏入还胎境,陈寻希望他此行能尽量的保护宗崖、古剑锋、古风他们的周全。

    ********************

    楼爻等人守在山坳里,像苍蝇一般驱之不去。

    楼爻等人身为学宫弟子,陈寻没有办法向他们主动出手;出手也没有多大的胜算。

    翌日。陈寻不得不与宗崖他们分道而行,避免走进约定区域,他的行踪被楼适夷提早知道。

    临走前,陈寻将古剑锋喊到一旁,跟他密语:“周贽这人不大妥当,你们找其他散修汇合后,还要多小心。”

    古剑锋说道:“昨夜他怕你拿假拳谱骗他的秘诀,就知道此人应没有那分豪气……”

    陈寻见古剑锋诸事都能见微识着,也就放心他们能应付好一切。

    他手里还有一本七十二散手的拳谱,留着以后拿出来跟其他散手交换功法。喊宗崖过来。让他有空,就将大鹏秘拳、七十二散手及伏元功等,传授给古剑锋跟古风二人。

    不然以黑山部的狼武秘诀,修炼到真阳境九重容易。但想再突破一步。可能极微。

    与宗崖他们分道而行。陈寻也不怕楼爻等人能追踪到他,走到一处偏僻之地,拿出丹墨。将阿青一身像青色绸缎的油亮毛皮涂成漆黑,仿佛一头刚长成的健壮玄豹。

    就算如此,真阳境后期的修者带着一头玄豹行走荒原,也极其惹火,很难说瞒过鬼奚部布下的耳目。

    故而接下来数日,陈寻也是尽挑偏僻险峻之地而行,避免跟其他散修接触,从东面绕了一个大圈,进入两宗弟子约定比试的区域。

    ****千里,听上去不大,但区域面积算下来高达二十多万平方公里,比地球上的朝鲜半岛还要广袤。

    五六千真阳境修者,看着人数颇多,但从两侧进入荒原,就算都集中在玉柱峰周边千里****的山岭密林之中,也像几千粒沙子撒进深湖之中,很可能三五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除了少量的学宫弟子,将此行视作修炼、独行荒原外,更多的弟子都要集中行动。

    差不多在陈寻他们进入荒原三天之后,沧澜学宫方面的车队,就从北山城出发,浩浩荡荡北上,到第六天,才正式进入玉柱峰千里方圆之内。

    陈寻也没有离开多远,就潜伏在学宫弟子挺进玉柱峰的必经之路上。

    沧澜学宫这次派出六百名真阳境弟子参加比试,除苏灵音、苏孚琛两位还胎境后期的学宫长老外,各府派出的执事、客卿里,还胎境以上的强者,也将近二十人。

    上百匹鳞马,拖拽二三十辆铜屋车,装满玄兵宝甲以及丹药符兵,以便散修进入玉柱峰猎杀青狼,当场就能跟沧澜学宫交换奖励,也方便他们反复进入玉柱峰猎杀更多的青狼。

    此外还有千余散修跟随车队而行。

    而先行出发的散修,差不多走到距玉柱峰五六百里的距离,也停了下来,等后续的队伍上来汇合,再一起往玉柱峰挺进。

    再往前,就是狼群集中活动的区域。

    十数人一队的散修,看着颇为不弱,但要是遇到稍大规模的狼群,根本就不够看的。

    唯有集群行动的六百名学宫弟子,才是真正挺进玉柱峰猎杀青狼的主力。

    六百名学宫弟子,哪怕修为都仅是真阳境后期,也不是六百名散修能同日语的。

    六百名真阳境后期的学宫弟子,只要不畏死伤,听从号令,甚至能荡平山岳;而六百名真阳境散修,在真正的绝世强者面前,只有被屠戮、被杀得落花流水的可能。

    陈寻站在极远的山岭之巅,藏身覆雪的树冠之中,看着这一切。

    见车队核心除了学宫弟子、客卿以及诸多执事外,还有十数人身穿素白大袍,他心里想:这些人大概是来自玄寒宗,监视沧澜学宫这边在两宗弟子比试时,会不会动什么手脚。

    见车队渐近,陈寻待要与阿青折身潜往别处之际,天空传出数声尖锐惊啸,抬头就见远方云际,有一点黑影翻滚而来。

    晴空万里,众人的视野能看到极远,陈寻很快就看到翻滚的黑影是一头双头怪鸟!

    怪鸟看鳞甲、嘴爪、体形,都跟鳞鹫另无二样,但生有两只狰狞丑陋的长颈头颅,叫车队周遭的学宫弟子及散修们,看了瞠目结舌,不想刚进入玉柱峰的外围区域,就看到这样的异兽。

    双头鳞鹫!

    好些人都兴奋的取出巨弓,抽箭搭弦,瞅着那双头鳞鹫往车队的上空横撞而来。

    双头鳞鹫翻滚到飞近车队近二三十里许的距离时,大家才发现有如铁铸的鸟背上,如影随形的还骑着一个人,紧紧的搂住双头鹫的脖子,堪堪要被双头怪鹫甩落下来。(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